老师 我好爽 还能再深一点 爽?好多水?老师好舒服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老师上前一步,直接握住了沐清桐的手。

“让宁老见笑了,我和桐桐还为爷爷准备了别的惊喜,所以需要先行一步,请宁老自便。”

转过头,老师的视线就落在了路婷玥的身上。

“玥玥也来帮忙吧。”老师显然是在警告路婷玥。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温度,沐清桐微微蹙眉。

老头子说过,不能随随便便被人摸手,这个老师还真不客气?

只是还没等她摆脱老师,就已经被老师拉到了一旁。

随后而来的当然还有路婷玥。

“霆渊哥,你为什么不让宁老说清楚?这个土包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胡说八道,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路婷玥没想到老师竟然会保护这个土包子。

害得她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脸。

“够了,爷爷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你难道要在这个重要的日子,惹爷爷不快吗?”老师眼神凌厉。

“我……”路婷玥刚想反驳,就被老师给打断了。

“还有,桐桐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你既然称她为小嫂子,就应该知道如何端正自己的态度,不要让别人以为我们路家毫无任何规矩可言。”

老师虽然也十分嫌弃自己身边这个村姑,但是却没有办法接受被人如此羞辱沐清桐。

毕竟羞辱沐清桐就等于在羞辱他。

路婷玥张了张口,知道老师是以大局为重,所以也不敢在这种场合造次。

“霆渊哥说的对,我知道了,只是也希望小嫂子以后不要乱说话,以免让别人耻笑我们路家。”

她就是不服气,这样一个土包子也能如此光明正大的走进路家?

“如果没有办法自己分辨出墨竹图的真伪,我倒是可以教你。”

“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先把你的那副赝品收起来,免得被宁老看见,想瞒也瞒不住。”

沐清桐直接甩开了老师的手,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

虽然老师看上去瘦不拉几的,力气还不小。

“你!”路婷玥是看在老师的面子上才没有继续与沐清桐争执下去,却没有想到竟然被沐清桐教育了。

“玥玥,快过来!”幸好一个声音直接把路婷玥叫走了。

老师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身边这个小女人,却好像没有任何的情绪。

“出席在这种场合,你还是少说话为妙。”

老师可不认为沐清桐每一次都能够‘歪打正着’。

“为什么?声明一点,我没想过要直接拆穿她,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你要是喜欢墨竹图,我把宁老的真迹送给你就是了。”

反正老头子也不喜欢这些东西,藏宝阁里不知道有多少字画,都快要蒙尘了。

老师根本没有把沐清桐的话放在眼里,暗自摇头。

本来这个小丫头出席这样的场合竟然没有一点怯场的表现,已经让他很是惊讶了。

现在沐清桐竟然把大话说的如此轻巧,他也懒得给沐清桐讲道理,只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听说今天晚上会有很多蛋糕,云会或许需要帮忙。”

老师声音一落,沐清桐的眼睛顿时闪现出光芒。

“那我去给云会帮忙。”沐清桐转身直接朝着远处走去。

云会是路家的佣人,自从沐清桐来到路家,便一直负责沐清桐的饮食起居,所以自然和沐清桐相处不错。

果然不出老师所料,沐清桐似乎是一个尽职的吃货。

远处,葛老转身便将一个信物交给了葛钦,附耳叮嘱两句,才算是放心。

葛钦环视整个大厅,都没有看到想见的人,刚有点失落,就看到角落里,站在餐桌旁,一脸享受模样的沐清桐。

“小师姑!”

沐清桐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嘴角的奶油还没来得及擦干净,转身便看到了一脸笑盈盈的葛钦。

“你在叫我?”沐清桐上下打量了一下葛钦,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早就说过,这里不是山上,你爷爷不用称我为师姐,你也不用这样称呼我,叫我桐桐就好。”

沐清桐接过云会递过来的纸巾,擦去了嘴角的奶油。

“嘿嘿,小……不,桐桐,我是不介意这样叫你的,只是不知道爷爷介不介意。”

葛钦脸上堆着笑意,很担心沐清桐会记仇。

“对了,这个是爷爷让我交给你的,她说如果你遇到问题的话,随时可以去找他。”

“有了这个东西,只要葛家的人见到了,一定会倾尽一切,为桐桐你解困的。”

葛钦对沐清桐充满了好奇,至少他从未见过爷爷对哪一个人如此敬重。

沐清桐看着葛钦一脸讨好的样子,充满了防备。

可是想到葛钦是葛老的孙子,便也释然了,原本不想打扰任何人,可是葛老一片好意,她也只能收下。

“代我谢谢你爷爷。”

“桐桐,如果你真的想要感谢我爷爷的话,就把我带在身边吧!”葛钦神采奕奕。

“你初来乍到,一定对这里还不熟悉,带着我方便一点。”

葛钦是打定了主意,盯上沐清桐了。

毕竟爷爷说过,沐清桐的医术在他之上,他从不怀疑爷爷的话。

沐清桐蹙眉,犹豫了半晌,并未拒绝,在路家有云会帮忙,在药王堂的确需要一个帮手,便也点头答应了。

却没有想到,从这一刻开始,沐清桐就多了一个小尾巴。

葛钦几乎黏在了沐清桐身边一样。

虽然在这个婚姻自由,恋爱自由的时代。

但是沐清桐却是在四书五经的熏陶下长大的,她显然已经打算遵从师名,成为老师的妻子。

只是想着路家的浩大的家业,沐清桐担心自己的嫁妆似乎不太够……

于是翌日起,沐清桐在药王堂的传奇事迹便流传开来。

周围的人听说了药王堂来了沐清桐这位新药师,便在药王堂的门口大排长龙,求医问药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短短几日,沐清桐看着自己的小金库日渐丰腴,喜上眉梢,可惜有点太忙……

“葛钦,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够让我更快的赚到钱?”

葛钦一惊,不知道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师姑到底需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可是也只能尽量的为沐清桐排忧解难。

“桐桐,你知道为什么来要药王堂找你求药的人越来越多吗?”葛钦一脸神秘的靠近了沐清桐。

沐清桐摇头,满脸不明。

“那是因为有人说药王堂有人能够研制出延年益寿丹,大家表面上是来看病的,其实是来刺探虚实的。”

葛钦也想要知道这个小师姑的本事如何。

“延年益寿丹?师父的方子我知道,可是研制延年益寿丹需要时间。”

沐清桐打起了延年益寿丹的主意。

葛钦瞪大了眼睛。

“我们不能在这里销售延年益寿丹的,如果他们很轻易的就能够在这里买到延年益寿丹的话,我爷爷恐怕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葛家的一世英名恐怕也会被沐清桐的初来乍到给掩盖。

沐清桐若有所思。

“那我就算研制出来也没有办法卖给有需要的人……”

她从小隐居在深山,为人处世的想法自然单纯。

对商品的价值也没有任何概念,自从她将接手了药王堂,来看病的人询问价格,她都是让人看着给的。

有的时候葛钦站在一旁觉得对方给的钱太少了,还不够药材的成本,也不敢出声。

权当沐清桐在行善积德了。

“如果你真的急着出手的话,我可以帮你,既不会影响到葛家的声誉,也不会影响你售药。”

葛钦想到一个主意,顾不得爷爷会不会反对,只要沐清桐高兴就行。

沐清桐连忙点头,趁着天黑之前赶回到了路家,这是老师告诉她的规矩。

丢下山上的布袋,沐清桐看着餐桌上的晚餐就双眼放光。

“你最近都在忙什么?爷爷说整天都不见你的人影。”

老师早就已经坐在了餐桌旁等候沐清桐的到来。

没有想到这个沐清桐竟然比他路大少爷都忙,好像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够见到沐清桐。

路青为了让老师和沐清桐培养感情,特意让两人单独用餐。

并且还给老师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沐清桐娶进门。

“挣钱啊!”沐清桐可不希望自己因为嫁妆少,被路家的人耻笑。

而且她也希望尽快的找到那个老头子,好好算一算他们之间的账。

“我早就说过,你现在在扮演我未婚妻的角色,我自然而然不会亏待你的,你还是回到家里,陪在爷爷身边,只要让他老人家高兴就可以了。”

老师当然知道沐清桐每天在做什么。

只是看着沐清桐彻底打乱了药王堂的价格标准,老师觉得沐清桐真的不适合做生意。

沐清桐咽下了口中的食物,摇了摇头。

“我能够自力更生,不需要你的帮助,我还有事,你慢慢吃。”

沐清桐恋恋不舍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就起身朝着楼上的房间走去。

她现在要抓紧时间了。

老师皱眉,看着小女人把那个粗简的布袋紧紧的抱在怀里的样子,就无奈,虽然已经为沐清桐添置了许多衣物,可是沐清桐似乎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穿衣风格。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