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紧好湿夹太紧了好爽 爽?好多水?快?深点快老师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秦枫看着爷爷面色越来越差,而葛老的手还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小姑娘拉着。

质问出口,上前想要把人拉开。

沐清桐另一只手只不过上下挥了挥,别人也没看清她究竟做了什么,秦枫就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她手里的银针已经扎到了秦老爷子身上。

“把人带进屋再说。”沐清桐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竟有一种镇定人心的感觉。

“好好好!”葛老应的很快,招呼人把秦老爷子抬进房间。

这秦家老爷子的毛病,他研究了很多医书都没有办法,这不,方才的突发状况,逼得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一试。

可惜他的天问针法还没有学全,下针对了,秦老爷子能活,下针错了或者是不下针,秦老爷子都一命呜呼。

秦枫还没搞清楚状况,却只能赶紧爬起来,跟着进了房间。

秦老爷子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沐清桐抿着嘴,一脸的不悦,这老头子瞎传针法也不好好教,差点将人害死。

算了,她好心一回,替老头子把针法给教全了。

沐清桐指导着葛老施针,又几针下去之后,秦老爷子“哇”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秦枫脸色骤变,刚刚葛老听信这个姑娘,他就有点不满,但是老爷子的确恢复了一些,他便也只能憋在心里。

现在老爷子吐了一口黑血,直接晕了过去。

一八五的大汉直接掉泪:“你都做了什么,爷爷,爷爷你醒醒……”

“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家老爷子只是把这些年的积毒吐出来了而已,身体虚弱晕过去罢了。”

秦枫听着女孩清冷不带感情的声音,快步上前就要掐住沐清桐。

“秦少爷,你不要激动,老爷子的确如这位姑娘所言,只是虚弱晕了过去,姑娘刚刚的针法没有什么错处。”

“葛老,你不要骗我,她一个小丫头懂什么?”秦枫诧异地看着葛老,不过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子面色也确实是正在逐渐恢复。

他这才罢休,扑到床前照顾老人去了。

“你跟我出来一下。”沐清桐看了一眼葛老,背着手一脸高深莫测。

秦枫诧异看着这奇异的组合。

“师弟见过小师姐。”葛老恭敬地行了一礼。

“莫来那套虚的,你知不知道你方才差点就害了一条性命。”沐清桐并非是生他的气,只是恨铁不成钢。

不过她刚才也给秦老爷子诊了脉,情况确实危急难治,也不怪葛老会如此,换做是她,若没有天问针法,也不敢保证能不能救活。

“罢了,给我纸和笔,我把整个针法画给你,”沐清桐在心里回忆着详细的天问针法。

“好,小师姐你稍等。”葛老听到沐清桐这么说,一脸的狂喜地拿来了纸笔。

沐清桐清冷的脸有一丝丝龟裂,虽然叫小师姐没错。

“叫我桐桐,都说了多少次了,这么多年都不改。”话音落下,沐清桐好像想明白了什么,路家在江州,葛老也在江州。

葛老算是她唯二的熟人了。

想起路家人的态度,葛老算不算是师父留给她的帮手呢?

葛老此时才想起沐清桐的全名,好像前几天在哪里听过。

想了许久,终于想起路家听说带回一个孙媳,也叫沐清桐。

此沐清桐与彼沐清桐究竟是不是一个人?

沐清桐认真的画着图,葛老打量了一下她的装扮,若真的是同一人,小师姐的身份嫁到路家应该勉强算是门当户对了……

可嫁妆要是不够厚,路家那些掉进钱眼里,满身铜臭味的商人,怕是会小看了小师姐。

“给你!”沐清桐吹了吹画好的针法,交给葛老。

“师……”葛老想是捧着宝贝,就要开口喊师姐,沐清桐看了他一眼。

“桐桐啊,传闻路氏集团老师带回了一个未婚妻,是你吗?”

“嗯!”沐清桐点了点头。

葛老恍然,还真是。

沐清桐突然转头看向葛老:“这药王堂是你的?”

葛老点了点头,药王堂是他的,不过仅是名下医馆的其中一间而已。

突然,葛老灵机一动,有了。

“小师姐,你将这么珍贵的针法传给我,我将药王堂送给你当做报答,还望收下。”

沐清桐已经对师姐两个字无感了,叫就叫吧,只是她不过是想要在这里当个医师,有份工作罢了,没想到这葛老竟然直接把药王堂送给了她。

这老师弟这么会做人?

葛老见沐清桐要推辞,立刻开口道:“若是刚刚,师姐你不出手相助,得罪了秦家,毁的不仅是我的名声,也是我葛家呀,药王堂不过是一个小医馆,师姐就不要推拒了。”

沐清桐抿了抿唇:“也罢!”相比天问针法的价值,这间药王堂就不算什么了。

等到账户解冻,她将钱打到他的账上算是买下了药王堂,现下说再多估计也拒绝不了这老师弟的热情。

沐清桐又交代了一些天问针法的问题,答应明天来上班,顺便指导他学习针法,这才回去路家。

沐清桐出去转了一圈,没找到工作,却认了一个小师弟,还得了一间医馆,在这江州也不算是举目无亲,心情正好。

一进家门就看到老师坐在沙发上:“回来了,找到什么工作了?”

不知哪座山里冒出来的野丫头,想在这寸土寸金的江州找到工作,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她现在的身份是他的未婚妻,若是她敢找个饭店的洗碗工,酒店的清洁工,这样的工作丢他的人,他就打断她的腿。

并非是他看不起洗碗工,清洁工,而是外头的人会笑话路家连一份体面的工作都给不了未来接班人的未婚妻。

一想起那日接她来的时候,被人拍下了与她拉扯的照片登了报,他就火大,他何时有这样有失身份过。

“你在等我?”沐清桐撇撇嘴,这瘦不拉几的冰块脸果然难相处,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想的,让她跟这种人定亲。

明明挖矿的工头大壮,就很帅啊。

“是不是出去撞南墙了,想自力更生是好事,你一没文化,二又土气,小爷大发慈悲让你做小爷的助理,以后跟着小爷,听小爷的话就好了。”

老师敲了敲桌子,看着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所期待的感恩戴德,欣喜若狂通通没有。

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竟然还隐含了一丝嘲讽。

看不起他???

“我在药王堂做坐班医师,明天开始上班。我们是未婚夫妻的关系,还未结婚就住在一起,于礼不合,我明日搬到药王堂居住,安定下来会找房子。”

老师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药王堂那可是葛家的产业,虽说较之路家,还是差了那么一些,但是在江州算是威望最高的医馆了。

药王堂的葛老爷子,一手医术妙手回春,多少名门望族都找他看病。

这样一个医馆会招一个这么年轻,明显书都没读完的,甚至读没读过都不知道,连当医徒的资格都没有的小丫头当医师?

难不成是这丫头搬出了他的名头,人家药王堂的人给他面子,这才答应她的?

又想起她在车上说给他五个亿的事,心中认定,这工作的事,也是她吹牛的。

他也不揭穿她:“你一个姑娘家,住在外面不安全,爷爷喜欢你,你还是住在路家,多陪陪爷爷。”

老师有时候觉得自己的未婚妻是从古代来的,说话带着一股子古味,什么礼法也要规规矩矩遵守,两个字:迂腐。

就是偶尔喜欢说大话,像是得了某种癔症。

老师想到这里,同情的看了眼沐清桐。

沐清桐看老师几次变换了脸色,最终为了不刺激自己的未婚夫,隐藏了老师弟将药王堂送给自己的事情。

“三天后是爷爷生日,待会陪我去给他挑件礼物。”老师丢下这句话就起身走了。

路老爷子和师父是至交好友,她现在挂着老师未婚妻的名头,理应有所表示。

只是她是真的穷啊。

看来得推销推销她的延年益寿丸了。

老师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药王堂的工作不适合你这样的傻子,明天跟我去公司,给我当个斟茶倒水的助理。”

他如此好心的不揭穿她,又给她安排了台阶,若她还是不懂的见好就收,也是真的傻了。

沐清桐听了,眸光一暗,你才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她在考虑要不要一针让这自大的傻子瘫痪在床。

……

三日后。

路家是江州首富,路辈分最高的老爷子大寿,场面何等壮观。

不仅汇集名流圈的大佬,连海外的巨头也来参加。

葛老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一进路家的门就想找沐清桐,总担心她在这里受欺负了。

奈何人多混杂,他找到沐清桐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

沐清桐和老师坐在一桌,那一桌全是路家的平辈的人,其中不乏看不惯沐清桐的人。

路婷玥就是其中之一。

沐清桐来路家这几日,她就没少下绊子,却不知,沐清桐这土包子究竟是怎么的,都一一化解了。

今日,这宴会又是一个好时机,她盯着沐清桐,暗自发笑,笑得肩膀都在颤抖。

路婷玥端着酒杯来到了葛老的那一桌:“葛老,玥玥敬你一杯,感谢你百忙之中过来参加爷爷的寿宴。”

要敬酒也该是老师来,轮不到她来呀,她这是要做什么。

葛老虽是一脸疑惑,却还是礼貌的笑了笑。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