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紧好爽好硬好爽好硬 爽?好舒服?老师…别夹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沐清桐眉头皱得可以夹死蚊子。

林骁那重色轻徒的老头离家出走去度假了,仅留给了她一个行李箱以及一封信。

信上那几行龙飞凤舞的字看得她火冒三丈。

说什么养不起她了,要把她托付给自幼便与她定下娃娃亲的江州首富之子——老师。

让她住到老师的家中去,好好培养感情,早日成婚。

放屁!老头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见长啊!

他们住的这一整片有着十座矿的山头都是他的,又怎么会养不起一天只吃五顿饭的她呢。

说白了,就是想让她嫁人罢了。

不仅如此,还把别墅的大门锁上了,甚至收了她所有的现金,一个钢镚都没有留给她。

这是吃定了她在这个世上除了他这个师父之外,一无亲人二无朋友,没人能帮忙,只能乖乖依言去找那老师。

罢了,罢了,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便依了师命就是了,谁让她就只有师父一个亲人呢。

其实是她真的无处可去,身无分文,又联系不上那个坑死徒儿不偿命的师父,万一流落街头怎么办,她那么乖巧可爱是会被拐的。

信封里除了信以及一张去往江州的机票之外,还有一张老师的照片。

沐清桐盯着照片上的男人看了许久,微微挑眉,轻声自语:“瘦不拉几,横眉冷眼,相当难相处的主儿。”

不远处的一辆豪华轿车里,老师也正在打量着沐清桐,面色严肃,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资料,眉头皱得更深了。

沐清桐,十八岁,无父无母,唯一的亲人是林骁。

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资料了。

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干净,一点资料都查不到呢?甚至是在哪个学校读过书都查不到,如今的社会,怎么可能还有没读过书的人。

他相信他手下的人的能力,所以,这才是奇怪的地方。

老师烦躁地按了按太阳穴,这就是爷爷千叮咛万嘱咐甚至威逼利诱,让他一定要接回家的女人?

不过一个乡野村姑,何至于如此重视,就算林骁在他小的时候救过他的命,给点钱打发了就是,路家又不是拿不出那一点钱,至于就定下那该死的娃娃亲吗?

一想到这个不知哪座山里冒出来的土丫头是他的未婚妻,他就头疼。

沐清桐看看照片,又看看往来的人,没有一个与照片上的男人相似的,不禁又蔫了下来。

这老师怎么还不来,她都等了一个小时了,师父的信上不是说了他会过来接她的吗?

人咧?

果然男人都是言而无信的东西。

沉思了许久的老师,终于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对司机说:“去把她带过来吧。”

顿了顿又出声:“还是我去吧。”免得那死丫头向爷爷告状说他不待见她。

沐清桐常年习武,视力过人,远远地就见到了朝这边走过来的老师,赶紧朝他招手。

“沐清桐?”老师停在了沐清桐的面前,脸色一贯的严肃,语气有点冷。

“你迟到了。”沐清桐淡淡地看了一眼男人,清冷的脸上带了些许不悦。

这个女人是给他脸色看?

给脸色看就过分了,老师决定给这个村姑一点颜色看看。

“走。”老师伸手去拉她。

???

看着瘦瘦弱弱,怎么这么重?

他又加了几分力气,沐清桐仍旧站着纹丝不动,表情始终淡淡的,眉毛都没有动半分。

老师用了最大的力气,还是拉不动比他瘦小了一倍的沐清桐,恼羞成怒地涨红了脸:“你走不走?”

沐清桐是孤儿,在山里长大。

这个世界有的是隐世家族,林骁就是不服家族管教出来换个地方隐居的子弟。

沐清桐被他捡到,从学会走路,就跟着他学古武了,下盘稳得雷打都不动,老师又怎么拉得动她呢。

她揉了揉饿扁了的肚子,嘟囔了一声:“我饿。”

老师一愣,深呼吸了几下,压下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说:“车上有吃的。”

他说爷爷怎么就一定要他把那些东西都带上呢,敢情就是给这个丫头吃的。

上了车,沐清桐看到那些吃的,一双眼睛蹭的就亮了,方才还清冷得生人勿进的小脸竟然露出了笑容。

看着她的笑容,老师微微愣了一下,虽然是长得挺好看的,却不是他的菜。

他又摆出了那一副冷冰冰的脸,轻飘飘地扔了一张空白的支票在沐清桐面前。

未婚妻?哼,不过一个乡野丫头,最好能有自知之明,拿了钱就乖乖的跟爷爷说,不想嫁给他,若不然……

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沐清桐悦耳的声音:“你缺钱?”

沐清桐看了看支票又看看身旁的男人,这人怎么一见面就开口要钱?

不是说是什么首富的儿子吗?难道家里破产了?

老师皱着眉头看着她,是他表现的不够明显?

沐清桐蹙了蹙眉头,斟酌着开口:“虽说我们还没有成婚,但是师父说了我们定了亲,成婚不过是迟早的事,既然你需要钱,那我便把嫁妆先给你就是了。”

沐清桐没有接受过现代教育,她的所有知识和价值观都来自四书五经和老古板师父,性格里处处遵守古训。

老师一脸蒙圈。

司机林琪差点没握住方向盘,车子摇晃了一下,惹来了老师的一声冷哼,赶紧坐正了身子,认真开车。

沐清桐顿了顿,将支票塞回老师的手里,拿出自己的皮夹,翻出了一个印有花旗银行标志的支票本。

“我不用你那个支票的,我有支票本,五个亿够吗?”那座山头十座矿里有九座是她的,区区五亿还是能拿得出手的,也不知道五亿够不够他们家东山再起?

沐清桐轻轻蹙起眉头,她突然想到以师父的尿性,为了防止她不听话,连现金都搜刮走了,这五亿还能那么轻易的就能取出来吗?

能不能取出来给银行打个电话就知分晓了。

果不其然,当她放下电话的时候,小脸皱得都都可以跟老太太相比了。

老头够狠啊,真的一毛钱都没有留给她,做得这么绝,就不怕她拔了他那几根胡子?

老师看到花旗银行的标志,眉头抽了抽,这未婚妻的道具还准备得挺齐全的啊。

“说吧,要多少钱,才肯……?”老师突然想到,爷爷身体不好,若是这个时候提出解除婚约,会不会雪上加霜?

他又将支票扔到沐清桐的手边,嘲讽地勾了勾嘴角:“我看你演技挺好的嘛,要多少钱才肯配合演戏?”

“啊?”沐清桐没听懂他的意思:“我们之间也算是父母之命了,虽然我看不上你……”

老师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了下来,可笑,她看不上他?

“但是父母之命,我们也不好违抗,我们目前培养培养感情,嫁妆和婚房的事情,等我联系上我师父之后再做打算,你看可行么?”

“我并不想和你结婚,你不要给我装傻,需要多少钱,才能配合我演戏,我爷爷定下的娃娃亲,他现在身体不好,我只需要你在他面前装的像一点。”

闻言,沐清桐这才反应过来,她点了点头:“也好!”

“别装了,不就是为了钱么,多少钱你在支票是填就行了。”

“啊?我不要钱,我可以工作的,能养活自己。”她十二岁的时候跟着师傅下过一次山,看过师傅用医术赚钱,她已经把老头的医术学了十成十,不愁赚不到钱。

在沐清桐把车上的食物消灭了大半的时候,终于到了路宅。

路家是百年世家,宅子建在半山腰,风景独好,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家灯火通明,犹如皇宫。

家世不错,看来五亿嫁妆不够。

沐清桐的到来,路家的人,心思各异,最为高兴的就是路家老爷子路青。

“小丫头,你师父还好吗?”路青亲切招呼沐清桐坐在他身边。

沐清桐自幼就生活在山上,不曾与人如此亲近,莫名地有些不适应,不过她知道路老爷子是真心喜欢她的,便与他交谈。

路氏孙媳接风宴,一家人吃了顿饭就结束了。

不是路家不想大摆,路老爷子的意思是怕沐清桐不适应,而老师一家的意思是沐清桐上不了台面。

沐清桐的房间被安排在老师的隔壁,折腾了一日,她一进房间便洗洗睡了。

她在路家过了三日,虽然与路家的人相处得不怎么地,却与路家的佣人相处的挺好。

这日吃完早饭,沐清桐就向佣人打听了江州的医馆,最后锁定了药王堂。

药王堂乃江州最大的中医馆,以她的医术,去那儿混个能养活自己的差事,绝不是什么难事。

一进门接待她的是药堂里的学徒。

可当听到她要应聘医师,众人皆哈哈大笑。

她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连书都没念完,怎么可能有实力做医师。

不过人家还是礼貌地给她面试了,结果一番询问下来,她一没学历,二没经验,三师出无门,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她自信敢来药王堂应聘医师。

这也不能怪沐清桐,她自幼就在山上长大,知识,武功,医术都是林骁教的,这还是第一回下山。

她也不知道她那连林骁那挑剔的老头都称赞的医术,在这里不吃香了。

山下的人要求真多!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从门口急匆匆冲进了一群人,仔细一看,还能发现被人背在背上的老者双目紧闭,面色青紫,脸上汗淋淋,可见正在承受的痛苦有多大。

出于医者之心,她留了下来,为的是万一这里的医师实力不够,她还能挽救一条性命。

“葛老,葛老,救命啊……”秦枫惊慌失措地喊着。

葛老从房内走了出来,一看是他们,赶紧过来:“你爷爷的病又犯了?来赶紧放下……”

他熟练地诊起了脉,眉头越皱越深,吩咐一旁候着的学徒取来银针。

施了几针之后,他停住了,捏着针的手微微颤抖着,久久下不去针。

旁人不知,沐清桐却看得一清二楚,葛老这是遇到难题了。

葛老刚才所用的是天问针法,林骁的独门针法,至今只教过两个人,一是她,另一个是多年前上山拜师的葛明。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葛明提前下了山,再没有上去过。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了,居然在这都能遇到熟人。

倏然,沐清桐眸子一睁,葛老这手法不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