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用嘴老师 啊?老师?嗯?轻一点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老师是一个成熟的男人,那是他的私人手机,如果不是亲密的关系怎么可能让人接听?

而且,他还在洗澡…

那个女人是他的情人?

她在干什么?

夏夕绾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她和老师是什么关系,老师为什么帮她?

她只不过是替嫁的,两个人有和平协议,他在外面有情人很正常。

夏夕绾出了一手的冷汗,她九岁那一年人生出了变故,被所有人抛弃,长达十年的时光她让自己学会了独立成长,适应了孤单和坚强,除了翎翎,她再也不敢轻易将真心托付任何人。

她不愿意再被至亲至爱的人从后面捅刀子,被他们推下万劫不复。

可是,这个叫老师的男人这么强势霸道的闯入了她的生活里,竟然就用了这么短的时间打破了她用十年时光学会的东西,让她对他产生了依赖。

依赖会变成一种习惯,会让自己变得软弱。

夏夕绾手脚冰凉,但也冷静了下来,她拿出手机给苏希发了一条短信明晚不见不散!

……

国外,总统套房里,公关总监华容奇怪的看着手里的手机,这时严毅走了过来,“华总监,谁让你进总裁房间的,你还接总裁的电话?”

华容将一份紧急资料放了下来,“严秘书,这是总裁急要的文件,我就送进来了。”

“总裁不喜欢有人进他的房间,还动他的私人物品,下一次紧急文件直接交到我手上就行,记住了,下不为例,快点出去吧。”

“是,严秘书。”

“对了,刚才谁打来的电话?”严毅问。

华容摇头,“我也不知道,那人根本就没说话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严毅也没有放在心上,摆了摆手,“快出去工作吧,总裁将回去的时间提前了。”

“严秘书,总裁怎么这么着急回去啊?”

“华总监,做好你的分内之事,不要揣度圣意。”

华容走了,严毅私下里忍不住在想,总裁大概是因为金屋藏娇,刚才真的被一张照片给撩到了。

……

翌日。

夏夕绾去赴约了,她站在8206总统套房门口,按响了门铃。

很快,房门开了,苏希伫立在门边。

夏夕绾走了进去,苏希将总统套房的门给关上了。

“苏希,林婶人呢?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打个电话过去,我要听到林婶的声音。”夏夕绾直奔主题道。

苏希点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很快,那端就接通了,苏希将手机递给了夏夕绾,夏夕绾放在耳边接听,林婶那熟悉的声音迅速传递了过来,“喂…喂,是苏少么,怎么不说话…你什么时候让我见小小姐…”

林婶一直称呼夏夕绾的妈咪是小姐,夏夕绾就是小小姐,都十年过去了,夏夕绾已经长大了,但是林婶还是称呼小小姐。

夏夕绾的眼眶瞬间红了,所有人都变了,但是爱她的林婶一点都没有变,“喂,林婶,是我,是我。”

“小小姐,真的是你么?咳咳咳咳…”那端的林婶开始猛烈的咳嗽。

夏夕绾一听就知道林婶这几年的身体亏空的厉害,像是快不行了。

她拽着手机紧张道,“林婶,林…”

苏希直接将手机抢了过去,挂断了电话,“确认了么,我没有骗你。”

说着苏希拔腿,向夏夕绾逼近。

夏夕绾往后退了一步,“别过来,我们的交易是,你将林婶交给我,我才陪你睡。”

苏希蹙眉,脸色阴鹜,“夏夕绾,你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现在是你在求我将林婶交给你!”

“苏希,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人是你,现在是你求我陪你睡!”

“夏夕绾,你的自信是哪里来的?”

夏夕绾冷笑,“昨晚你睡了夏小蝶吧,但是你深夜里就给我打电话,让我今晚来陪你,你这张欲求不满的脸就是我最大的自信。”

苏希迅速将薄唇抿成了森冷的弧线。

夏夕绾拿着包就走,“今天就这样吧,等你把林婶接过来,我们再交易。”

“夏夕绾,你不要逼我!”苏希去拽她。

但是夏夕绾早有防备,她将手里的包包用力的砸到了苏希的俊脸上,“苏希,究竟是谁在逼谁,十年前你指证我,让我被千夫所指,十年后你又用林婶来逼我陪睡,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妈咪么,你对得起她对你的喜爱,对得起我叫你的一声苏希哥哥么?”

苏希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夏夕绾眼眶通红的盯着他看,像愤怒的小兽。

许久后,苏希上前,伸手按住了夏夕绾的肩头,“说到底,你还是不愿意陪我睡,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别的男人可以,就我不可以?”

看着他偏执的神色,夏夕绾并没有反驳,她只是不动声色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

苏希不愿意提这个话题,他用力的捏着夏夕绾的肩,手面青筋暴跳,“呵,你以为自己做的下贱事情没人知道么,那一年冬天我去乡下找你,你一夜未归,我找了整整一夜,都快找发疯了,最后夏小蝶告诉我,你跟一个野男人在山洞里缠绵了一夜,我赶过去的时候还看见你们睡在一起!”

夏夕绾终于知道原因了,为什么他一口咬定自己水性杨花,有一年冬天她曾经在冰天雪地里救过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昏迷了,大雪封了路,根本回不了家,她就将那个昏迷的男人带到山洞里过了一夜。

原来是这样,夏小蝶说她跟那个男人缠绵了一夜,他也就信了。

“哈,哈哈哈…”夏夕绾突然笑了,她都要将自己笑出眼泪了。

“你笑什么?”苏希问。

夏夕绾用力的将他给推开,然后捡起了地毯上的包包,“没有什么,我还是那句话,把林婶给我,我才会跟你交易,你考虑一下。”

夏夕绾离开了。

……

回到了幽兰苑,叶翎在微信里直接大骂苏希是傻X那时你才多大啊,这些人怎么这么龌龊,不过绾绾,你还记得你救的那个男人么?

当年她救的那个男人?

夏夕绾回忆了一下,那一年她十二岁,在冰天雪地里救了一个已经昏迷的男人,她敢肯定如果她再晚去一会儿,那个男人就会死在雪地里了。

当时大雪封路,又濒临天黑,气温冷的整个人都在打颤,她吃力的将那个男人带到了附近的山洞里,又点燃了树枝来取暖,但是还是好冷,那个男人的四肢已经快冻僵了。

夏夕绾就脱了自己的衣服紧紧的抱住了那个男人,用彼此的体温来取暖。

就这样,那个男人熬了过来。

现在夏夕绾想一想,当年的自己才12岁,一心只想着救人,但是这在别人眼里却演变成了一幅极其香艳的画面,在夏小蝶的挑唆污蔑下,苏希竟然一直觉得她是一个脏了的女孩。

叶翎骂的很对,这些人真是龌龊不堪。

关于那个男人…

夏夕绾回道:八年都快过去了,我已经记不清那个男人了,就算他站在我面前,我大概也认不出了,不过他清醒后曾经给过我一块玉佩,他说他会回来找我的。

叶翎:玉佩呢?

夏夕绾:丢了,找不到了。

叶翎直接发了一个用小石头将她给砸晕的表情包过来,言情小说看过没,按照惯有套路你救的这个男人肯定是某个豪门太子爷,你救了他,他要以身相许的。

夏夕绾……

她是真的不知道那块玉佩到哪里去了,她明明记得自己将玉佩锁在了房间的抽屉里,但是等她再打开时,玉佩已经不见了。

现在想来当年大雪里一场救人,在场的不光是她和那个男人,还有苏希,夏小蝶。

这么多人都来了。

这时叶翎的信息来了:绾绾,这是追踪苏希手机找到的,他打出去的那个电话在海城郊外的一个民舍里,林婶就在那里。

夏夕绾看着叶翎发来的地址,其实她去8206房间赴约已经有了计划,就是以自己为诱饵让苏希打出电话,叶翎再定位追踪到林婶的位置。

苏希将林婶藏在了郊外的民舍里。

太好了,她找到了!

夏夕绾发了一个大大的mua过去就结束了聊天,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很方便行动,她要立刻去找林婶。

关于夏小蝶污蔑她的事情,她自然会找个好时机给夏小蝶一份大礼。

当务之急还是将林婶救出来。

夏夕绾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来电话了。

她垂眸一看,手机屏幕上跳跃着“陆先生”三个字。

是老师打来的电话。

纤长的羽捷颤了几下,夏夕绾并没有接听,而是任由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

很快“叮”一声,有微信来了。

夏夕绾点开一看,是老师发来的睡了?

夏夕绾看着这两个字,是他一贯简洁强势的风格,再往上翻,两个人的聊天还停留在“敢骂我?回去再收拾你”这句话上。

那时的自己很甜蜜,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被他撩的不要不要的,现在的她已经恢复平静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