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多水?快?深点快老师 好硬好大好爽老师在教室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夏夕绾的目光快速的往下扫了一眼,他腰间束着一根昂贵泛冷的黑色皮带,勾勒出精硕紧窄的腰线,恩…是叶翎口里的…公狗腰了。

天哪,她在想些什么?

意识到自己被叶翎给带跑了,夏夕绾迅速阻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以平常的语调问道,“陆先生,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老师看着女孩盈盈眸子里溢出的碎亮水光,挑眉道,“我好像看见一只小花猫,在那里喵喵叫。”

什…什么?

老师,“叫春。”

这两个字落下,夏夕绾小脸爆红,直接将手里的毛巾用力的砸到了男人的俊脸上。

老师没有躲,毛巾砸到他的脸上就掉落在了地毯上,他从喉头里滚出磁性的笑声,在笑话她。

夏夕绾伸手就去关沐浴间的门。

但是他膝盖半曲,抵住了门,“生气了?”

夏夕绾哼了一声,没理他。

“我要飞去国外出趟差,这几天都会不在。”

夏夕绾迅速抬眸,他要出差了?

这是他第一次出差。

夏夕绾不闹情绪了,“你什么时候走?”

“待会儿就走。”

“这么快…那你注意休息,不要太劳累。”

“没有别的要跟我说了?”

夏夕绾想了想,没有什么要说的,所以摇了摇小脑袋,“没了…”

老师扣住她纤细的皓腕轻轻的一扯,夏夕绾纤柔的身体直接跌撞在了他的怀里。

夏夕绾快速的站直了身,“陆先生,你干什么…”

话还没有说完,他拉着她的小手放在了自己精硕的腰身上。

柔软的手心隔着薄薄的衣料一下子就触到了他结实精健的肌肉,蓄满了男人的力量,夏夕绾只觉得自己的指尖过了一下电,迅速被点燃,她吓得往回缩。

但是老师按着她,不许她退缩,薄唇贴在她发红的耳畔压低了嗓音道,“是你想要的么?”

夏夕绾知道他终究是将听到的语音都记在了心里,心里更加囧涩,“陆先生,我们那是闹着玩的,你先放开我!”

这时“叩叩”的敲门声也响起了,福伯在门外恭敬道,“少爷,专机已经准备好了,该出发了。”

老师松开夏夕绾,“以后不许再看那些,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给我打电话。”

说完,老师走了。

……

夏夕绾洗好澡上了床,拿出手机跟叶翎转移了小白脸这个话题,叶翎最后发了一条信息:绾绾,我在国外还要拍一段时间的戏,李玉兰以前的黑料我已经让人去挖了,这是一只老狐狸,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挖到,到时等我和你一起再将夏妍妍那个婊给撕了!

身边有这样一个闺蜜,夏夕绾立马回了一个大大的mua过去。

到了入睡时分,夏夕绾却睡不着,闭上眼都是临别时老师将她拉怀里,按着她的手让她摸他腰,还要命的在她耳畔问那句是你想要的么?

他自信的很!

还有,什么叫以后不许再看那些?

她真的没有看,就是…就是她18岁生日那一天,叶翎神秘兮兮的将她拉入房间里…

他最后说,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给他打电话。

夏夕绾闭上了眼,突然觉得心安,她勾着唇角进入了梦乡。

……

昨晚睡的迟,所以第二天夏夕绾起晚了,还是被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

有人给她打电话。

夏夕绾睁开了惺忪的双眸去摸手机,然后按键接通,“喂。”

那端李玉兰和声细语的嗓音就传递了过来,“喂,夕绾,是我啊,没打扰你休息吧。”

李玉兰跟王总的事情闹的可谓元气大伤,现在她刻意放柔了声,夏夕绾却听出了一股怨毒的恨意,不过拼命隐忍着,夏夕绾心情大好,甜甜的应道,“阿姨,你找我有事?”

“夕绾,是这样的,今天是小蝶的生日,我们给小蝶办了一个生日party,想邀请你参加,你晚上有空么?”

李玉兰都邀请了,肯定是一场鸿门宴啊,不过夏夕绾觉得自己没有不战自退的道理,“有空,阿姨,你把地址告诉我,我晚上准时去。”

“那太好了,夕绾,小蝶的生日party在帝豪六星级酒店举办的。”

“帝豪六星级酒店?”

“是啊夕绾,这帝豪六星级酒店是海城最好的酒店,也是海城第一豪门陆氏名下的产业,一般海城达官显贵的聚会都在那里,这一次小蝶生日,振国非常重视,花了重金在那里订了豪华包间,夕绾你刚从乡下回来,肯定没有见识过帝豪酒店,今晚你可以好好长长见识了。”

夏夕绾都要笑了,原来李玉兰打这通电话是来炫耀的。

她从乡下回来海城的那一天曾经在车里看见过帝豪六星级酒店,就坐落在海城最繁华的地段,金字塔的设计高入云端,奢靡而辉煌。

司机告诉她,这是帝豪酒店,被这个城市最富有的男人所拥有着。

夏小蝶的生日party就在帝豪酒店举行,夏振国砸了重金来彰显对女儿的宠爱,这李玉兰的确是有骄傲一把的资本了。

“我还真的没有机会见识这传说里的帝豪酒店,所以阿姨,我们晚上见。”

夏夕绾挂断了电话然后起身,她打开了储衣间。

她嫁进来的时候这房间里就给她准备了单独的储衣间,这是她第一次进来,想找个晚礼服。

但是走进去的时候夏夕绾都惊呆了,这一排排的衣架上挂着琳琅满目的大牌衣裙,一橱窗的高跟水晶鞋,还有包包…

这大概就是…所有女人梦幻里的储衣间吧。

夏夕绾打开了一个衣柜,这一看小脸爆红。

这个衣柜里挂着各种款式的丝绸蕾丝睡衣,清纯的,性感的,什么都有。

这是谁准备的?

难道是…他的趣味?

叶翎说过,越是表面一本正经,被熨烫齐整的衬衫西裤包裹出一身禁欲感的男人,心里越欲。

夏夕绾迅速关上了衣柜,然后挑了一件长裙出来换上,去了帝豪六星级酒店。

帝豪六星级酒店。

夏夕绾进了大厅,想乘坐电梯上楼,可是这时来了一个熟人,孔真儿。

“夏夕绾,你来了?好好看看吧,这里就是帝豪六星级酒店,如果不是小蝶今天生日要你来,你这个乡巴佬一辈子都来不了这么高级的地方!”孔真儿趾高气扬的笑道。

夏夕绾按了电梯键,佯装叹息一声,“这是谁家的哈巴狗啊,链子都不锁,随便放出来咬人。”

孔真儿面色一变,“你!”

很快孔真儿就看到了夏夕绾身上穿着的白色蕾丝长裙,她一惊,迅速道,“夏夕绾,你身上的裙子是哪里来的,这可是全球奢侈品品牌MOO,你身上的裙子是MOO今夏米兰时装周的走秀装,我前两天还在时尚杂志上看到过,怎么穿在你身上了?”

孔真儿是MOO的真爱粉,不光是她,MOO每一季的新款这海城的名媛千金们都会花重金通过各种渠道去购买,只要谁买到了,都会大肆炫耀上一番。

只可惜MOO的格调太高,价值太贵,一直走的是高端奢侈路线,还限量款,所以能搞定MOO的人太少了。

孔真儿就一条裙子都没有买上。

现在MOO今夏的走秀款穿在了夏夕绾这个乡巴佬身上,她真是震惊了。

夏夕绾当然也知道这是MOO,她在想如果自己告诉孔真儿这MOO她不单有一件,家里还有一箱呢,这孔真儿会不会当场就气晕过去?

不过MOO是老师为她准备的,不是自己的东西,不适合拿来攻击别人。

看着孔真儿那眼珠子都要出来的震惊和艳羡,夏夕绾走进了电梯里,她淡淡的莞尔,“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诉你。”

孔真儿的心情太复杂了,她真的太讨厌眼前这个夏夕绾了,尤其看着夏夕绾那少女纤柔曼妙的身段,她嫉妒的眼里直冒火,“夏夕绾,你肯定穿的高仿。”

说着孔真儿也进了电梯,她伸手,拽着夏夕绾的长裙就用力的撕扯了一下。

伴随着布料破裂的声音,夏夕绾的长裙当即坏了一道口子。

夏夕绾澄亮的翦瞳倏然一冷,“孔真儿,你干什么?”

孔真儿有恃无恐的笑了笑,“夏夕绾,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我可什么都没有干,如果你说我撕坏了你的裙子,你有人证么?”

夏夕绾上前,一把拽住了孔真儿身上的裙子也撕扯了一下。

嘶。

孔真儿身上的裙子也破了。

“夏夕绾,你!”孔真儿恼羞成怒,她没想到夏夕绾不但伶牙俐齿,还这么泼赖,直接动手还了回来。

夏夕绾冷笑,她一直觉得有时候动手是十分有必要的,“你见过跟疯狗讲道理的么?NO,被疯狗咬了一口,我应该拿起棍子就狠狠的打回去!”

孔真儿几乎要被气疯了,她竟然被这个自己瞧不起的乡巴佬给压得死死的。

这时电梯到了,门开了,李玉兰迅速迎了过来,“夕绾,你身上的裙子怎么破了,破裙子还怎么参加生日party,这样吧,你快点上楼去换条裙子,楼上准备了好几条备用的裙子,你看哪个好看就挑哪个。”

……

夏夕绾上了楼,楼上的房间里真的挂着几条美丽的裙子。

这时一个女佣说道,“夕绾小姐,这件裙子最漂亮了,你就选这条裙子吧。”

夏夕绾看了一眼,女佣手里的裙子是粉色带钻的公主裙,也是MOO的,一看就是那种生日party的小公主穿的。

夏夕绾澄亮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笑意,随手拿起了另一条裙子,“我不是太喜欢那条,我还是穿这条裙子吧。”

女佣急了,“夕绾小姐,这条裙子比你的那条要好看很多,你就穿这条。”

夏夕绾看着女佣,“不过就是一条裙子,你急什么?”

被夏夕绾这样看着,女佣莫名有些心虚,她总觉得这位夕绾小姐的眸子太过于干净,黑白分明,不染纤尘,好像已经看穿了什么。

女佣讪笑,“我没有啊,我只是想让夕绾小姐打扮漂漂亮亮的去参加party,让所有人都夸你。”

夏夕绾点头,“哦,既然都这样说了,我怎么能辜负这一片好心呢,就穿这条裙子吧,我去换衣服,你在外面等着。”

……

生日party上,今天夏振国真的砸了重金铺了排场,将海城的名媛千金老总还有富太太们都请了过来,现场低眸浅笑,欢声不断。

今天的小公主夏小蝶被一群千金们给簇拥着,见李玉兰下来了,夏小蝶迅速跑过去挽住了李玉兰的手臂,小声问道,“怎么样了妈,夏夕绾穿那条公主裙了么?”

李玉兰满脸微笑的点头,“穿了。”

“太好了,我们在夏夕绾身上吃了那么多亏,今天一定要整死她,只可惜了那条MOO的公主裙,我还没有穿过MOO的裙子呢。”

李玉兰点了点夏小蝶的脑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等将夏夕绾的名声搞臭了,妈再想办法给你弄一条MOO的裙子来。”

夏小蝶开心了,黏着李玉兰撒娇,“妈,你对我真好。”

“行了,准备一下,待会儿夏夕绾就下来了,好戏要开场了!”

……

夏小蝶回到了朋友中间,这时朋友问,“小蝶,听说你买到了一条MOO的公主裙,等着生日穿,你怎么还不去换啊,也给我们看一看,羡慕羡慕。”

“就是啊小蝶,MOO的公主裙一定好漂亮吧。”

夏小蝶笑,“你们不要急,我这就去换。”

这时孔真儿一把拉住了夏小蝶的手,“小蝶,你看,夏夕绾下楼了。”

夏夕绾真的下楼了,身上穿着那条MOO的公主裙,粉色长裙衬的她纤柔莹润,束腰的款式掐着盈盈一握的腰身,气质清纯纤灵,真是20岁的小公主了。

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大厅不知何时就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刷”一下的落在了夏夕绾的身上。

众人的眼睛里闪过了惊艳。

夏小蝶拽了一下拳,虽然夏夕绾穿MOO公主裙在她的计划里,但是看着夏夕绾颠倒众生的模样她就嫉妒的恨不得夏夕绾原地消失。

李玉兰恶毒的盯着夏夕绾,她就觉得这条MOO公主裙是为了夏夕绾量身定制的,她的气质过于清丽绝色,哪怕什么都不做,都可以轻易的成为现场瞩目的焦点。

如果没有十年前的夏家变故,现在夏夕绾才是海城第一名媛。

当年的夏夕绾和叶翎何其盛况,她们私家车出入的地方围了黑压压的豪门太子爷们,大家都想目睹一下这南绾北翎是如何的惊华。

南绾北翎…

李玉兰深呼吸一口气,迅速换上了一副慈爱的面孔,现在海城第一名媛是她的女儿夏妍妍!

李玉兰走上前,亲昵的拉住了夏夕绾的小手,“夕绾,你换好裙子了,来,我介绍一点朋友给你认识…等一下,你身上的裙子怎么这么面熟,这不是…小蝶今晚要穿的公主裙么?”

夏夕绾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她知道这大戏要开演了。

夏小蝶看着夏夕绾,“夕绾,你怎么穿了我的公主裙,今天是我生日,这条MOO公主裙可是我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这时孔真儿迅速出声道,“夏夕绾,你也太过分了,今天是小蝶生日,你连她的公主裙也要抢么?”

这些名媛千金都知道夏小蝶有一条MOO公主裙,所以当即议论开了,

这个夏夕绾是怎么回事啊,她是不是想抢了小蝶的MOO公主裙好在party上出风头啊,这也太自私虚荣了。

我看她刚从乡下回来,突然看到MOO公主裙简直惊呆了,迫不及待想占为己有吧,一个土包子真是上不了台面,丢人!

大家看着夏夕绾的目光都变得不善了起来。

这时夏振国走了过来,经历了前面的事情,他实在是不希望再发生任何意外让自己丢面子了,所以他脸色难看的看向夏夕绾,训斥道,“夕绾,今天是小蝶的生日,你连她的公主裙都要抢么?这些年将你送到乡下,你真的是一点教养都没有了,快点上楼去把裙子换了,不要再下楼了。”

夏振国这个父亲亲自下场盖章夏夕绾没有教养,还嫌她丢人让她不要下楼了,这可把李玉兰和夏小蝶给开心坏了。

夏小蝶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眼眶迅速变得红红的了,委屈要落泪的样子,“爸,这件事算了吧,我和夕绾毕竟是姐妹,我的生日就希望大家开开心心的,我就把这条公主裙让给夕绾吧。”

说着夏小蝶就很争气的自己掉了两抹眼泪。

这下所有的富太太和名媛千金看着夏夕绾的目光充满了鄙视,

今天可是小蝶生日,这个夏夕绾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来砸场子的,竟然把小蝶可弄哭了。

小蝶就是太善良了,要是我肯定让夏夕绾把MOO公主裙给脱下来。

快走吧,一点都不想看见她了!

场面已经被稳稳的控制住了,这条MOO公主裙又穿在夏夕绾身上赖不掉,李玉兰十分的满意。

不过李玉兰还是很为难的开口道,“夕绾,不如你先上楼吧…”

夏夕绾一直没有出声,这时她轻轻的拧起秀眉,小声道,“我这条裙子不是小蝶的。”

这话在人群里炸开了,李玉兰有不好的预感,迅速道,“夕绾,我可以理解你,但是如果你再狡辩的话,就真的太过分了。”

夏夕绾露出几分委屈和柔怯,但坚持的重复道,“这条裙子不是小蝶的,只是…MOO高仿。”

什么?

MOO高仿?

大家可都是MOO的狂热真爱粉,所以当即有人上前去印证夏夕绾身上这条公主裙了。

“这条公主裙真的是…高仿,水货。”有人得出了结论。

什么?

李玉兰和夏小蝶只觉得晴天霹雳,夏小蝶当即跑上前,不可置信的问道,“有没有看错,真的是高仿?”

“不会看错的,这条公主裙仿的十分高级,几乎能以假乱真,但是MOO家的裙子里面镶嵌着纯手工的流金线,这条裙子却没有。”

这么一解说,大家都看出了这条公主裙的猫腻。

大家面面相觑,“原来夏夕绾没有穿夏小蝶的公主裙,我们误会她了,只是…她怎么穿一条高仿裙来参加party啊?”

夏夕绾仿佛没有听到这些人的话,她低垂着纤长的羽捷,“今天是小蝶的生日party,阿姨打电话给我叮嘱我要穿好一点,可是我没有好裙子,所以我就花钱买了一条MOO高仿,而现货就只有这一条公主裙了。”

说着夏夕绾抬眸看向夏振国,在委屈和柔怯过后她露出了伤心和难过,“爸,我不想丢你们的脸,我更不奢望你给小蝶的宠爱,不敢去抢小蝶的公主裙,我只是…只是我在乡下这么多年真的很想融入你们。”

夏夕绾这一番动情的话瞬间扭转了局面,那些富太太和名媛千金们都在唏嘘同情了,

这个夏家怎么回事,公主裙的事情没有搞清楚,做父亲的一口一个自己的女儿没教养。

你看夏小蝶那委屈的眼泪都掉了,不过就是一条公主裙,多大的事,真是被宠坏了的千金大小姐,矫情。

关键是李玉兰,她心机真深,人家夏夕绾给她女儿替嫁的,她表面装成一副慈母的样子,但一条裙子都舍不得给夏夕绾买,你再看看今天夏小蝶这生日的奢华排场,果然是后母!

这局面扭转的太快,杀的李玉兰措手不及,她不知道自己买的MOO公主裙怎么就成了高仿?

夏振国又丢面子了,他脸色简直变得铁青,而夏小蝶用光了生平所有演技掉的泪还挂在脸上,现在反而成了刁蛮任性被宠坏的强有力证据,她简直是哭不是,不哭也不是了。

夏小蝶想反击,“这条公主裙明明就是…”

李玉兰迅速出声呵斥,“闭嘴!”

李玉兰狠狠的瞪了夏小蝶一眼,蠢货,说这条高仿公主裙是她李玉兰买的,谁信?

不但不信,大家还会质疑夏小蝶为什么这么肯定,夏小蝶总不能说她什么都知道,因为这是栽赃嫁祸?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