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污超级乱婬伦小短文 很黄污超级乱婬伦小说全集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夏振国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夏振国,一心痴迷医学,最爱虚荣和面子,还想将夏氏医疗发扬光大。

现在他最引以为傲的女儿就是夏妍妍,而她这个从乡下回来的女儿可以用来冲喜,陪睡。

“爸,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去的。”

她的乖顺听话让夏振国语气松软了一些,“夕绾,你嫁过去是冲喜的,你那个病入膏肓的丈夫很快就会死的,等王总的事情解决了,到时爸再给你找一个好人家。”

“那就先谢谢爸了。”夏夕绾将电话给挂断了。

将手机关机,夏夕绾在陆寒霆的怀里闭上眼,其实心里是很难过的,她就是一个孤儿。

她想像正常的孩子那样,被自己爸妈疼爱着,有着简单平安的生活,可是这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奢望。

她没有家。

她就是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野孩子。

也许感觉到了冷,夏夕绾往陆寒霆的怀里蜷缩了些,他的怀抱结实而温暖,可以给任何一个女人遮风挡雨。

她的脑袋枕在他的心房上,砰,砰,砰,他一下下强而有力的心脏博动让她很有安全感。

夏夕绾以为自己会失眠的,但是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她一觉睡到了天亮,一夜好眠。

……

陆寒霆缓缓睁开了眼,现在已经是翌日清晨了,璀璨的晨曦透过层层窗幔镀了进来,在空气里洒下无数晕黄的因子。

陆寒霆眸里染着初醒的惺忪,还有片刻的茫然。

很多年了,很多年没有睡到清晨,在这美好的晨曦里自然睁开眼。

陆寒霆闭了闭眼,去搂怀里的女孩。

他知道她一夜都睡在他的怀里,因为他的怀里还有她残留的温软和体香。

但是,什么都没有搂到,怀里空空如也,夏夕绾已经不见了。

陆寒霆一下子睡意全无,掀开蚕丝被起了身。

这时书房门被推开,管家福伯一脸喜色的走了进来,“少爷,你醒了?少奶奶走的时候让我不要打扰你,再让你睡一会儿,这都多少年了,少爷竟然睡到了自然醒,就连南渊先生都没有办到的事情,少奶奶竟然办到了,这少奶奶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啊?”

福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自家少爷的身体状况他最清楚不过了,昨晚少奶奶进去后他就很担心,但是少爷竟然抱着少奶奶睡了一晚上。

陆寒霆看了看门外,“少奶奶人呢?”

“回少爷,少奶奶说她出去处理些事情,晚上再回来。”

“她有说去哪里?”

“没有。”

“知道了。”

陆寒霆回到了卧室里,进了沐浴间冲澡,当他将白色衬衫脱掉时,就在镜面里看到了自己肩头那个深深的小牙齿印。

她咬的。

光看着这个小牙齿印就可以想象她当时咬的多么用力,现在都在他的身上留下她的印迹了。

陆寒霆今天没有去公司,而是在书房里办公,晚上的时候他看了一下腕表,都八点了,夏夕绾还没有回来。

他拿出手机,她没有给他发信息,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陆寒霆觉得心口闷闷的,有些不爽,这时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来电话了。

陆寒霆按键接通,“喂。”

霍西泽的声音迅速从那端传递了过来,“二哥,你都好久没有出来玩了,奶奶给你娶了一个新娘子,你是不是沉迷其中,已经过上家庭主男的生活了?”

家庭主…什么?

陆寒霆英气的剑眉一蹙,不耐道,“再废话就挂了。”

“别啊二哥,出来玩啊,我跟夜瑾哥在1949酒吧等你。”

……

1949酒吧。

一处偏僻的包厢里,陆寒霆坐在主位上的沙发上,修长的两指里夹了一根香烟在抽着。

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俊颜,只隐隐可以看见他紧蹙着眉心,清冷薄寒。

霍西泽在倒酒,“二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进来就在抽烟啊,我看你是内火太大,需要好好的消消火。”

说着霍西泽将身边的一个美女推了过去,“二哥,这是1949新来的头牌,干净着呢,我专门为你留的,小樱,能不能将这杯酒喂给我二哥喝就看你的本事了。”

1949酒吧一向是男人的销金窟,里面最不缺的就是美女,来这里消遣的男人一晚上豪掷千金,当然这个酒吧是霍家的产业。

海城四大豪门陆顾霍苏,今天齐聚了其三,这三个人穿一条开裆裤玩到大的。

被推到了男人的身边,小樱一张清纯漂亮的小脸倏然一红,今晚的陆寒霆穿着简单的黑衣黑裤,这位陆氏掌舵人哪怕抽烟的时候也从骨子里弥漫着一股成熟成功男士的迷人质感,再加上他那完全没死角的俊颜,哪怕是不给钱小樱也愿意陪的。

小樱拿起了酒杯,娇俏的笑道,“陆少,喝杯酒吧?”

陆寒霆迅速嗅到了小樱身上那股人工香水味,他淡淡看了小樱一眼,“离我远点。”

小樱漂亮的小脸瞬间一白。

霍西泽迅速将小樱赶走了,“二哥,你都清汤寡水这么多年了,真的对女人没兴趣啊,奶奶已经不许我去找你玩了,就怕你跟我搞基啊。”

这时一边的顾夜瑾开口道,“寒霆,听说夏家替嫁了一个女儿给你,叫夏夕绾。”

听到这个名字,陆寒霆抬眸看了顾夜瑾一眼。

顾夜瑾生的十分俊美,脸上戴着一副斯文的金丝眼镜,他抿了一口手里的红酒然后看向前方,“看看那是谁?”

陆寒霆抬头一看,迅速看到了一道纤柔的身影,夏夕绾。

夏夕绾身边还有一个男人,是那个大腹便便的王总。

“靠,”霍西泽拍桌而起,“二哥,这个夏夕绾怎么在陪一个老男人喝酒,她竟然敢给你戴绿帽子!”

霍西泽拿了一个酒瓶就要冲上去,霍氏太子爷,就是海城的小霸王,“二哥,我去教训他们给你出气!”

陆寒霆看了霍西泽一眼,“你哪只手敢碰她我就剁了你哪只手,给我坐回去。”

霍西泽:什么情况?

顾夜瑾掩藏在金丝眼镜后的那双清寒黑眸露出几分笑意,“西泽,别急,坐下看戏。”

霍西泽只能按捺住一肚子的疑惑坐了下来,要知道这位小霸王天不怕地不怕,从小就怕陆寒霆。

……

夏夕绾是来赴约的,当然李玉兰也来了,上一次夏夕绾坏了事,这一次李玉兰要亲眼看看她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这时王总姗姗来迟,李玉兰迅速赔笑道,“王总,上一次是我家夕绾的错,我把她带来向你认错了。”

王总冷哼了一声,“上一次她差点将我给玩死了,这笔账难道就是一个简单的道歉可以一笔勾销的?”

那天那只大狼狗在他身上舔啊舔,那锋利的牙齿差一点将他给咬废了,王总当时就给吓尿了。

只要想到当时狼狈不堪的画面,王总就想将眼前这个夏夕绾给玩死。

“王总,那你想要怎样?”

“这个道歉太没有诚意了,这样吧,让夏夕绾先把这几瓶酒给喝了。”

李玉兰刚想答应,夏夕绾却开口了,“我不会喝酒,谁答应谁喝。”

“你!”李玉兰忍住心里的怒意,八面玲珑的笑道,“王总,要不你换个…更加有诚意的方式吧?”

接收到了李玉兰的暗示,王总那色眯眯的目光迅速在夏夕绾纤柔窈窕的身段上打转了,“这样吧,让夏夕绾上台给我跳一段钢管舞,上一次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钢管舞?

李玉兰双眼一亮,这个好啊,钢管舞可是艳舞,是那些不正经的女人跳来勾搭男人的,她两个女儿都是海城的名媛千金,根本就不碰这种东西,夏夕绾倒合适的很。

“夕绾,你都来道歉了就要拿出诚意,酒可以不喝,不过你要上台去跳钢管舞。”李玉兰不怀好意的笑道。

夏夕绾怎么可能不知道李玉兰在想些什么,不过她勾唇一笑,应下了,“好啊,我去跳。”

夏夕绾走上了舞台。

此时依然是重金属的音乐声,夏夕绾今晚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纤白的小手握住了钢管,她纵身一跃,纤柔的身体顿时在空中旋转出了潋滟的弧线。

刚才酒吧里还人声鼎沸,现在所有的目光都“刷刷”的被吸引了去,众人看着那缠绕在钢管上的夏夕绾,她在旋转,跳跃,翩跹起舞,柔韧的身体折出各种优美的姿势。

她的钢管舞不是艳的,而是仙的。

很快,钢管舞结束了,夏夕绾落在了地面上,缓过神的众人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

这钢管舞跳的太好了,见所未见。

夏夕绾回来了,王总已经被迷得快流口水了,“夏夕绾,没想到你的舞跳的这么好,上一次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得跟我回房间,我们好好谈一谈夏氏医疗注资的事情。”

刚才夏夕绾舞动小手小脚出了一层薄薄的香汗,她看着王总色火攻心的模样,“好啊,王总带路,我跟你去。”

李玉兰的目光变得恶毒,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夏夕绾的舞还是跳的这么的好。

本来她想借机羞辱她的,没想到却让她露了脸。

李玉兰不会忘记的,夏夕绾这个夏家曾经的小公主,从小就聪颖过人,当时舞蹈老师教了掌上舞,她的女儿夏妍妍每晚回来苦练,怎么都跳不好,而夏夕绾踮起足尖就能舞。

九岁女孩,已然有了冠盖这座四九城之势。

再等上几年,不知道如何风华?

李玉兰以为这些年夏夕绾在乡下已经养废了,但是,她真的让她太失望了。

李玉兰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这么想要毁掉一个人!

今天晚上,她一定不会让夏夕绾再逃掉的。

……

包厢里,霍北辰都惊呆了,“二哥,你这个替嫁新娘这么会跳舞啊,在她之后,这1949酒吧恐怕再无钢管舞了。”

顾夜瑾将薄唇勾出了一道玩味的弧度,“这个夏家还挺有意思的,既然让夏夕绾来替嫁了,想来欺负寒霆你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所以转头就让夏夕绾出来陪睡了,这卖女儿的本事,啧啧,我都怀疑夏夕绾是不是夏家的亲生女儿了。”

“二哥,夏夕绾可跟那个王总进房间了啊,王总手里提着一顶绿帽子,你要不要戴?”

陆寒霆将嘴里的一口烟雾缓缓吐了出来,然后将烟蒂丢在了烟灰缸里,他睨了霍西泽一眼,“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霍西泽嘿嘿两声,“二哥,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现在就去把那个王总打的满地找牙。”

陆寒霆起身,“再看看吧。”

说完,就离开。

“哎二哥,不是说看看吗,你去哪里,我已经让人在房间里装了监控。”

陆寒霆英挺的身躯已经消失在了视线里。

“夜瑾哥,二哥这是什么情况啊,这些年二哥一直吃素,可从来没有看上过什么女人啊,难道二哥对这个夏夕绾情窦初开,要谈恋爱了不成?”

顾夜瑾放下手里的酒杯,“再大胆一点,你二哥估计还想开荤了。”

霍西泽:靠!

……

豪华包厢门口,李玉兰警告道,“夏夕绾,希望你这一次不要耍花样,将王总伺候好了拿到注资,我就在门外守着,看你能不能长翅膀飞出去。”

夏夕绾淡淡的勾了一下红唇,好戏才开始,她怎么可能离开呢?

夏夕绾进了房间。

王总已经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小美人,快点让我亲一个。”

夏夕绾完美的避开了,“王总,不要急,我又逃不掉的,我先去洗澡。”

“一起洗啊。”

王总跟过来的时候,夏夕绾进了沐浴间,直接将门给反锁上了。

但是下一秒,夏夕绾纤长的羽捷一动,因为这个沐浴间里有人!

手里多了一根银针,夏夕绾转身就往那人的身上刺。

这时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快速的扣上了她纤细的皓腕,直接将她压在了墙壁上,“陆太太,你对我还真是热情。”

耳畔响起了那道熟悉的低醇嗓音。

夏夕绾瞳仁一缩,陆寒霆?

她抬眸,果然陆寒霆那张英俊精致的面容在她的视线里无线放大了。

“你怎么来了?”夏夕绾无比的震惊,是真的没有料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陆寒霆将她纤细的皓腕扣压在墙壁上,高大的身躯欺近一步,将纤柔的她堵在墙壁和自己的胸膛里,“如果我再不来的话,我头顶就长草了。”

“什么意思?”夏夕绾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陆寒霆挑起英气的剑眉,“跟我装?外面那个王总是谁?”

夏夕绾知道他是误会了,她迅速小声解释道,“我跟那个王总没关系,就是来处理一些事情。”

“哦,处理事情需要上台去跳钢管舞?”

“我…”夏夕绾拧了一下秀眉,“陆先生,你今天说话有点阴阳怪气的,我们不是有和平协议么,不去过问彼此的私事…”

下一秒视线里一黑,陆寒霆直接吻上了她的红唇。

夏夕绾纤长的羽睫慌乱的颤动了两下,迅速挣扎,“陆先生,你有点过分了。”

陆寒霆垂着英俊的眼睑,强势霸道的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我们的和平协议是不是也包括我不能亲你,现在我亲你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

他这是耍无赖了是吧?

“陆先生,你先放开我!”

夏夕绾抵上他精硕的胸膛用力推他,挣扎之间突然听到了“叩叩”的敲门声,外面王总出声道,“夏夕绾,你在里面干什么呢,我好像听到了不正常的声响。”

夏夕绾呼吸一紧,吓得整个人都不敢动弹了,“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事。”

“那你洗快一点,我都等不及了。”

“知道了。”

夏夕绾忙着应酬外面的王总,这时她就感觉陆寒霆的薄唇顺着她的面纱往下,然后钻了进去…

唇上一软,他亲了上来。

上一次在车里他也无意的亲到了她,不过都是隔着面纱,现在却不同,他是真的亲上了。

夏夕绾本来紧张的小脑袋“轰”一声瞬间变得空白,她好像嗅到了他身上那股干净清冽的男人气息,他抽烟了,还萦绕着淡淡的烟草味道。

陆寒霆没有闭眼,直直的看着女孩那双漂亮夺目的眸子,只见她眸子倏然收缩,黑漉漉的水光如同受了惊的小鹿般怦然乱撞,那份清纯简直无可比拟。

他又想起刚才她在台上跳钢管舞的样子,那弱柳扶风的纤华风姿将多少男人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她就是书里说的祸水妖姬。

管家问,她究竟有什么魔力?

这个火车上遇到的女孩,替嫁给他的女孩,一开始他只是抱着观望的态度。

但是现在脑袋里一闪而过的都是她的清丽,聪慧,从容,耀眼。

她还有时俏皮,有时狡黠,像一只小狐狸。

但是对于情事,她又干净美好的像一张白纸。

陆寒霆有些意乱情迷的时候,这时夏夕绾突然张嘴,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唇角。

嘶。

陆寒霆松开她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唇角被咬破了,他已经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你是小狗么,这么喜欢咬人。”陆寒霆抬手抚了一下自己被咬破的唇角。

夏夕绾很生气,她哼了一声,“谁让你欺负我的!”

看着女孩因为负气而显出几分活色生香的眉眼,陆寒霆本来郁闷不爽的心突然就变得柔软了起来,“那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夏夕绾看着他,“陆先生,我们把话说清楚,你放心,我现在还顶着陆太太的身份就绝对不可能做出给你戴绿帽子这种事情的,但是别的男人喜欢我,对我有想法,这不是我的错,所以这不能成为你疑神疑鬼还欺负我的理由。”

陆寒霆觉得自己被教训了,他好笑的勾了一下薄唇,“照你这么说,我还不能吃醋了?”

吃…醋?

这两个字让夏夕绾一滞,所以,刚才他种种表现是因为…吃醋了?

她没想过他竟然为了她吃醋。

这时外面的王总又在催促了,“夏夕绾,你好了没有啊,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就进去了,我们鸳鸯浴啊。”

王总在猥琐的笑。

陆寒霆单手抄裤兜里,缓缓眯了一下深邃的狭眸,他迈开长腿就要出去。

看着他一副要出去打架的样子,夏夕绾迅速将他拉住,“陆先生,你干什么啊?”

陆寒霆冷笑,“我都没有想过跟你鸳鸯浴,他凭什么?”

夏夕绾俏脸一红,小声安抚道,“陆先生别气别气,我待会儿会为你出气的。”

“这个人交给我吧。”

“不行,陆先生,我之前说过,我不想依赖别人,让自己变得胆怯和软弱,所以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你不要插手。”夏夕绾坚持道。

陆寒霆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你先待在这里,我出去了。”夏夕绾拉开了沐浴间的门走了出去。

……

王总真的等不及了,他打算进沐浴间的时候夏夕绾出来了,“夏夕绾,你怎么没有洗澡啊?”

夏夕绾勾了一下红唇,“我突然不想洗了。”

“行行行,待会儿一起洗,小美人,快来吧。”王总扑了上去。

门外的李玉兰一直守着,怕再发生什么意外,所以李玉兰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偷听了。

房间里突然没有了动静。

几秒后,砰一声,有异响。

发生了什么?

夏夕绾答应来赴约答应的太爽快了,李玉兰一直觉得其中有诈,现在听到异响,她迅速搭上门把推开了房间门。

“王总,出什么事情了?”

房间里没有人。

床上也没人。

李玉兰觉得很蹊跷,这时她一转身,脱了上衣的王总突然扑上来,一把将她就给抱住了,“小美人,快点来陪大爷乐一乐吧。”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