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小说 老汉抱着稚嫩的小身体H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夏夕绾心头忽的一跳,雪白的耳垂已经灼红了,“不懂。”

说完她就扭过头看窗外,不理他了。

老汉看着她躲避的样子,她性情聪慧,灵动,独立,不依赖别人,也不肯轻易托付真心,但十九岁的女孩在情事上真的是一张白纸,受不了男人的一点逗弄。

红灯到了,豪车停了下来,夏夕绾趴在窗户那里看到了海城那家最知名的蛋糕店。

“想吃蛋糕?”耳畔响起了老汉低醇的嗓音。

夏夕绾澄亮的眸子里露出了几分感伤,她轻声道,“以前我妈妈经常带我去那家店买蛋糕。”

老汉打了方向盘,路边停车,“想吃就去买。”

……

这家蛋糕店是海城的老字号了,在名媛千金圈里特别受欢迎,每天都是限量售卖的。

夏夕绾从小就喜欢吃蛋糕,妈妈经常带她来这里买蛋糕,那是记忆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

十年了,夏夕绾已经有十年了没有来过这里了。

她眼眶有点红,但是不想让身边的男人看到,“那个…你先等我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她去洗把脸。

老汉看着女孩消失的俏影,刚才他已经看到了她快哭的样子,真是没长大的小女孩。

他迈着长腿进了蛋糕店。

巧的是,夏小蝶也在这家蛋糕店里,还有她的闺蜜孔真儿。

孔真儿拉着夏小蝶,“小蝶,刚才你说夏夕绾那个土包子养了一个小白脸,是真是假啊?”

夏小蝶轻蔑的嗤了一声,“当然是真的,我亲眼看到的,那个小白脸开车送夏夕绾回家的。”

“现在小白脸可是很贵的,夏夕绾刚从乡下回来,哪来的钱养小白脸的?”

夏小蝶道,“小白脸说白了就是牛郎,这牛郎也是分等级的,像那些极品的,长得英俊,身材好,床上功夫又一流的一晚上都价值千金…”

这时耳畔就传来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店长,给我来一个蛋糕。”

这个声音也太好听了。

夏小蝶和孔真儿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她们一下子就看到了老汉。

现在老汉颀长英挺的伫立在柜台边,一身白衬衫黑西裤,身高腿长,超模身段,光站在这里,都让人眼前“刷”一下亮了。

天哪,这男人也太帅了。

孔真儿已经看痴了,她悄悄的拉了一下夏小蝶的衣袖,“小蝶,这个男人就是我们刚才说的极品啊?”

长得英俊,身材好,功夫一流…

夏小蝶还没有见过这么英俊的男人,都说男人最好的衣架是权势财富身份的叠加,老汉那一身禁欲的优雅矜贵让他成为白衬衫黑西裤男人中最好看的那一个,没有之一。

夏小蝶怦然心动。

这时孔真儿又小声道,“小蝶,你说夏夕绾养的那个小白脸,会不会就像这样的男人?”

“你胡说什么呢!”夏小蝶瞪了孔真儿一眼,“像夏夕绾那样的穷土鳖,她养的那个小白脸肯定是级别最低的,人丑体胖,如果她包养得起这种极品,那我就叫她一声姑奶奶!”

夏小蝶是绝对不会相信夏夕绾包养的那个小白脸是眼前这个极品男人级别的。

这时店长十分抱歉道,“不好意思先生,最后一个蛋糕已经被那两位小姐给买下了,今天的蛋糕已经售完,明天你可以早点来买。”

最后一个蛋糕被夏小蝶给买了。

被提名的夏小蝶心脏砰砰乱跳,她迅速走上前,兴奋又害羞的看着老汉,“先生,你是…是想买蛋糕么,我可以把这个蛋糕让给你,不过…我们可以先加个微信么?”

夏小蝶已经喜欢上这个男人了,所以迫不及待的主动出击。

她条件很好的,人也青春漂亮,追她的男孩子很多,但是很奇怪,她主动跟这个男人搭讪时,竟然会这么的紧张。

在夏小蝶满心的期待里,老汉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连眼风都没有给到,他只是拿出了自己的黑金卡,递给店长,“那就请师傅加班给我做一个。”

店长一下子就看到了老汉的黑金卡,卡面上镶嵌了一个金色的“陆”字。

陆,在海城可是无人不知的大姓。

店长几乎是瞬间就猜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他额头的冷汗全部下来,海城这位只手遮天,翻云覆雨的大人物竟然降临了一个小小的蛋糕店。

“先…先生,请你等一下,我让师傅为你专门定制一个。”

店长跑进了后厨。

夏小蝶和孔真儿看的有点懵,为什么店长会为了这个男人专门定制一个蛋糕?

她们可都是排队的。

这可是这家蛋糕店的VVip待遇了。

老汉在等,他随手拿了一份商业报纸在看。

夏小蝶被忽略了个彻底,这太让她没有面子了,她伸手拉了拉身上的吊带裙,故意露出了胸部诱人的曲线。

“哎呀,我头晕。”夏小蝶佯装头晕,整个人就往老汉的怀里倒去。

她闭上眼期待着自己能落入男人的怀抱。

但是下一秒,砰一声,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原来老汉往旁边避了一下,夏小蝶来了一个狗吃屎。

这时头顶响起了一道清丽好听的嗓音,“夏小蝶,你怎么给我行这么大的一个礼?”

夏小蝶抬眸一看,竟然看到了夏夕绾。

夏夕绾来了,她澄亮的翦瞳正望着她狗吃屎的样子,还俏皮的眨了一下羽睫。

夏小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迅速狼狈的爬了起来,“夏夕绾,你怎么来了?”

夏小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夏夕绾怎么会在蛋糕店里,她走的时候那个王总已经进了房间啊。

发生了什么?

这时老汉走上前,自然而然的伸出健臂箍上了夏夕绾的纤腰,“怎么去这么久?”

她这腰真的只够他一掌之间,堪堪一握。

夏小蝶和孔真儿倒吸了一口冷气,夏夕绾和这个男人?

“夏夕绾,他是你什么人?”夏小蝶迅速问。

夏夕绾勾唇,“你不是说他是我的小白脸么?”

说着夏夕绾指了指夏小蝶,看着老汉,“这话是她说的。”

夏小蝶和孔真儿惊呆了,原来这个男人真的是夏夕绾养的小白脸?

天哪!

夏小蝶觉得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这时店长将一份草莓果酱的蛋糕送了出来,老汉拎在手上,“走吧,回去了。”

“好。”夏夕绾跟着走了,她还回眸跟夏小蝶挥了挥小手,“88。”

夏小蝶简直是懵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夏夕绾真的养了一个极品小白脸。

这时孔真儿痴痴道,“小蝶,看来你真的要叫夏夕绾姑奶奶了。”

夏小蝶迅速狠狠的剜了孔真儿一眼。

孔真儿当即讪笑着开口,“小蝶,我的意思是,夏夕绾养的小白脸好帅啊,包养他要多少钱啊?”

刚才老汉全程都没有往她这里看一眼,简直当她不存在,这让自恃美貌的夏小蝶感觉十分的失败和恼火。

不过孔真儿的话迅速提醒了她,不就是一个被夏夕绾包养的小白脸,她可以花几倍的价钱把他给包养过来。

这样一想,夏小蝶整个人都雀跃了。

“店长,把我买的那个蛋糕给我,我们要回去了。”夏小蝶去拿蛋糕。

店长没有给,“不好意思两位小姐,钱退给你们,甚至还可以双倍赔偿,不过这个蛋糕不能给你们了。”

“为什么啊?”夏小蝶和孔真儿都愣住了。

店长微微一笑,“因为,这个蛋糕要给我家的狗吃。”

什么?

夏小蝶拍桌而起,“店长,你什么意思,你在羞辱我们?”

店长,“难道我羞辱的还不够明白么,你们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这个蛋糕就算给狗吃,也不给你们吃!”

……

豪车停在了幽兰苑,老汉将那张烫金的黑卡递给了夏夕绾,“这个给你。”

夏夕绾蒲扇般的羽睫一颤,他为什么给她卡啊?

“我不要。”他拒绝。

老汉勾起薄唇,“你肯定养不起小白脸我,但是你,我还是能养活的,我的陆太太。”

我的陆太太…

当他以一种无比磁性的嗓音近乎呢喃的将这句话说出口时,夏夕绾只觉得心头一动,心脏那里的跳动已经乱了节奏。

夏夕绾快速的拉开了副驾驶车门,下了车。

这男人还真是妖孽。

夏夕绾将他的烫金黑卡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包里,进了客厅,陆老夫人满面笑容的迎了出来,“夕绾,你回来了,今天去娘家还顺利吧?”

“奶奶,很顺利,我们一起吃蛋糕吧。”

陆老夫人双眼一亮,麻溜的走进了客厅,摩拳擦掌,“蛋糕好,我最喜欢吃蛋糕了。”

这时老汉走了进来,他没有去客厅,而是直接上楼,不过在楼梯上他脚步一顿,目光落在了陆老夫人身上,“奶奶,你高血压,蛋糕吃一口就可以了。”

陆老夫人将第N口的蛋糕塞到了自己的嘴里,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心里有数,我就吃了一口尝尝味,真甜。”

夏夕绾被这个老夫人给逗笑了,她抬眸看着楼梯上的男人,“蛋糕你要吃么?”

老汉不喜甜食,“不用了。”

“哦。”

“你嘴角那里…”

老汉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脸上,因为吃蛋糕,她脸上的面纱掀起了一角,露出了小巧的下颌,还有她半遮的红唇。

她的唇很美,樱桃色的。

曾经有杂志评选出令男人看了就想接吻的唇,她就是那一挂的。

现在她唇边沾了一点奶渍。

经他这么一提醒,夏夕绾少女本性的伸舌直接将那一点奶渍舔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她再抬眸看他时,老汉边扫着她的红唇,边抬手扯了一下衬衫领口的领带,喉头滚动着上了楼,进了书房。

夏夕绾雪白的耳垂一红,老汉做起扯领带的动作很致命,好像用眼神在开车。

夏夕绾迅速抽出纸巾用力的擦了擦嘴唇。

这时管家带着一个老者上了楼,夏夕绾问道,“奶奶,那个人是谁啊?”

“哦,那是南渊先生,一个月会来这里一次。”

夏夕绾心里咯噔一跳,南渊先生可是世界知名的催眠大师,她学医,自然耳闻过他的大名。

南渊先生竟然来了这里,他肯定是给老汉治疗睡眠障碍的,看来他的睡眠障碍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

夏夕绾不放心,所以她来到了书房门口,这时里面传来了异响,夏夕绾一惊,迅速推开了书房门。

书房里一片狼藉,书桌上的文件全部拂落在了地毯上,南渊先生手里的钟表也摔碎了。

老汉站在办公桌前,两只大手撑在桌面上,他掌面的青筋暴跳,精硕的胸膛一上一下犹如野兽般在喘动着。

听到开门声,老汉抬了头,夏夕绾撞上了他一双深邃的狭眸,现在他眸子里染着可怕的红血色,还有狰狞的阴鹜。

现在的他,像变了一个人。

夏夕绾对这个人已经不陌生了,昨晚刚见过。

两人四目相对,老汉将薄唇抿成一道森冷泛白的弧线,沉声道,“出去!”

夏夕绾站着没有动。

管家捡起碎了的钟表带着南渊先生走了出来,将书房门关上了。

一道房门,隔绝出两个世界。

夏夕绾看向南渊先生,“南渊先生,他怎么样了?”

南渊先生摇头,“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可以对陆少进行催眠,让他一个月休息上一天,但是他的精神情况恶劣的太快,陆少极其警觉,心里防线又强大到恐怖,我已经无法对他进行催眠了。”

夏夕绾不奇怪,老汉是一个成熟深沉而内敛的男人,情绪很少外泄,这样的男人冷静而自制,近乎变态。

夏夕绾轻轻的垂落下羽睫,然后她伸手搭上门把,想进去。

“少奶奶,不可以,你现在进去很危险的,难道你忘了昨天晚上了么?”管家福伯迅速阻止道。

夏夕绾澄亮透彻的翦瞳望着福伯,“福伯,正因为我没有忘,所以我才要进去,睡眠障碍一旦发展成精神疾病,他就会控制不住体内那个阴郁暴躁病态的自己了,到时分裂出第二人格,第二人格会完全取代他的。”

福伯脸色一白。

夏夕绾推门而入。

……

书房里,老汉看着去而复返的夏夕绾,眉心的阴霾又落了一层,“出去,不要让我把话说第三遍!”

夏夕绾上前,黑漉的眸子里溢出碎亮的笑意,“陆先生,我就想试一试你把话说上第三遍会怎样?”

老汉觉得浑身难受,他额角的青筋都在凸起,身体慢慢的失控,他不想伤她。

伸手扣上夏夕绾的纤臂,他从喉头里出声,“滚!”

他将她一推。

夏夕绾没站稳,整个人摔倒在地毯上时额头撞上了茶几尖锐的尖角,顿时鲜血如注。

嘶。

夏夕绾痛哼了一声,用手捂住伤口,鲜丽的血液就从她的指缝里流了下来。

老汉瞳仁一缩,他快速的拿出了医药箱,用沾了酒精的棉签帮她处理伤口,“这下记住了,这就是让我把话说上第三遍的后果。”

夏夕绾看着他冷硬的下颚,“陆先生所说的后果就是家暴?”

老汉帮她贴上创口贴,森然的薄唇勾出一点笑意,“知道我会家暴你还敢进来,胆子挺肥的恩?”

夏夕绾仰着漂亮的翦瞳望着他,“陆先生,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

老汉修长的手指轻轻的一顿,他看着她因为贴了创口贴而显出几分楚楚可怜的小脸,“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着。”

说完,老汉将夏夕绾扶起身。

夏夕绾迅速伸出纤白的小手,直接抱住了他精硕的腰身。

女孩抱过来的瞬间老汉颀长英挺的身躯迅速一僵,她身体柔软的像没有骨头,小脸贴在他结实的胸膛里,仿佛是一只乖软温顺的小奶猫,黏着他。

老汉又嗅到了她身上那股怡人的体香,那香气徐徐的牵引着他的神经。

这时夏夕绾在他怀里轻声道,“陆先生,不要一个人,你可以两个人,让我陪着你。”

老汉浑身狰狞的青筋慢慢的消了下去,就连眸底那层可怕的阴戾都在消失,他抬手,抱住了她。

将俊脸贴在她柔软的发丝里蹭了蹭,她身上的香气,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也许刚吃了草莓果酱的原因,她身上还沾染了几分甜点的水果奶香。

夏夕绾静静的抱了他片刻,然后小手顺着他精硕的腰身往上移,抚上了他挺括后背那张开的两侧肩胛骨上,“如果你还觉得难受的话,可以咬一口试试。”

适当的情绪宣泄是很必要的。

“咬你?你不怕疼?”

“想得美,我说的是…”

夏夕绾踮起脚尖,一口咬在了他英挺的肩上。

她咬的又快又狠,令人毫无防备,鲜血迅速从他身上的白色衬衫渗了出来。

她将他咬出血了。

几乎咬掉他一块肉。

猝然的痛楚令老汉浑身的肌肉紧绷,他抱着怀里的女孩往后退了几步,夏夕绾的小腿磕在了沙发的边缘,下一秒两个人双双滚落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陆太太,你这是报复?”老汉压着她,畅快淋漓的痛楚让他一双狭眸慢慢散去了阴霾,恢复了几分清明。

夏夕绾挑着精致的柳叶眉,“刚才你推了我,现在我咬你一口,就算扯平了。”

夏夕绾想起身,但是老汉摁着她莹润的肩头将她又给压了回去。

两个人现在的姿势,有些暧昧。

夏夕绾撞进他的眸子里,他的眸底跳跃着两蹙幽红的火苗,盯着她,像盯着自己可口的猎物。

“陆先生,你干什么?”

“你身上很香,上一次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用了什么牌子的香水?”

夏夕绾勾唇,玩笑道,“陆先生,我都说了我没有用香水,你一再纠缠这个问题让我不得不怀疑你在搭讪我,难道…你想泡我?”

老汉一直知道她眸子很美,尤其现在跟他争锋相对的样子,灵气动人,他敛着俊眸,薄唇贴上她额头的创口贴,轻轻的落了一个吻,“疼不疼?刚才我很抱歉,对不起…”

这么强势霸道的一个男人用这么低哑呢喃的嗓音跟他说“对不起”,夏夕绾头皮一麻。

这妖孽!

“我们已经扯平了,所以没关系,陆先生,你先放开我。”夏夕绾伸手抵上他的胸膛,想将他给推开。

但是老汉没动,他还伸手捧住了她的小脸。

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脸颊穿梭进她的乌发里,他的薄唇竟然从她的额头往下移…

夏夕绾蒲扇般的羽睫一颤,完全不敢动弹,他…他想干什么?

随着他的慢慢靠近,两个人的呼吸都缠绕在了一起。

在他越来越近的时候,夏夕绾一根细长的银针快速而利落的刺进了他的穴位里。

老汉闭上眼,倒在了她的身侧。

夏夕绾看着头顶璀璨的水晶吊灯,用力的闭上眼,刚才傻子也知道他是想…吻她。

她问他是不是想泡她,他没有回答,但似乎用行动证明了什么。

夏夕绾快速的睁开了眼,不行!

无论他是什么意思,她跟他只不过就是和平协议的关系,现在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被他给迷住了。

夏夕绾想要起身,但是一条有力的健臂扣了上来,搂住了她的肩。

夏夕绾抬头,老汉并没有醒。

他在睡,只不过在他的睡梦里都不许她离开。

夏夕绾想挣脱他的,但是他扣上来的手指遒劲有力,她又怕吵醒了他功亏一篑,所以只能躺了回去。

书房里的沙发并没有很大,两个人睡在一起有些拥挤,夏夕绾只能侧着身不去占地方。

躺了一会儿,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了,她来电话了。

夏夕绾迅速摸到了手机,本来不想接的,但是是夏振国打来的电话。

是她爸啊。

夏夕绾侧卧在老汉的怀里,按键接通了电话,她声音很小道,“喂,爸。”

夏振国责备训斥的声音迅速传来了,“夕绾,今天究竟怎么回事,本来王总已经答应给夏氏医疗注资了,但听说你得罪了王总,王总已经放话了,注资可以,但是你必须去向王总道歉,否则就免谈。”

“爸,今天发生了什么难道李玉兰没有告诉你?如果我说这个注资是用你女儿陪睡换来的,你还要么?”夏夕绾反问。

夏家,李玉兰听夏夕绾这么说,她迅速道,“振国,没错,今天是我要把夕绾送到王总床上的,但是夏氏医疗现在出现了资金短链,急需要注资,夕绾是夏家的女儿,本就应该出一分力。”

夏夕绾冷笑,“阿姨,你有两个女儿,除了夏小蝶,还有大女儿夏妍妍,大家都是夏家的女儿,你怎么不让她们出力?”

提到夏妍妍,李玉兰整个人都变得骄傲又得意了。

夏家是书香门第,医药世家,夏妍妍从小就有医学天赋,最受夏振国的器重和喜爱。

夏妍妍又继承了她的美貌,娇柔甜美,被誉为海城第一名媛,美人加才女,谁见到李玉兰都要夸上一句她生了一个好女儿。

这也是李玉兰这些年在夏家盛宠不衰的最大原因。

小时候夏夕绾和夏妍妍是最好的闺蜜,那时的夏夕绾聪慧过人,无论哪一方面都压了夏妍妍一头,不过,夏夕绾被丢在乡下近十年,早已经养废了,还拿什么跟她的女儿争?

“振国,你看夕绾说的什么话,她怎么可以这样羞辱我们的妍妍?”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