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故事第一章 挺岳双腿l之间短篇小说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夜历城气呼呼地把岳往床上一放。

他把她带来的是自己的夜阑宫,不过因为他已经封王有了自己的府邸,所以夜阑宫已经闲置,没几个人。

岳气得直挣扎:“夜历城我告诉你,你要是阻止我得到那株千年雪莲,我就……”

“你就怎么样?”

夜历城看着岳因为激动而上下起伏的胸口,眼神莫名一暗,他抬手脱了她的腰带将她的双手直接绑在了床头,又找了根绳子绑住了她的腿,最后把薄被拉过来往她身上一盖。

“岳,乖乖在这里等着本王!本王待会儿来接你!”

夜历城说着,直接转身,‘啪’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听着夜历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岳顿时气得不行。

“混蛋!”

这次回去,她一定得去多弄点各种药材,再炼制点毒粉出来,免得日后面对夜历城这个狗男人,毫无反击之力!

正想着,‘咯吱’一声,门竟然被推开了。

一个黑色身影,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

来人全身都笼罩在黑暗里,只留下一双略显阴柔的眼睛,看得岳心头一跳。

“你是谁?”

男人走到岳跟前,盯着她半晌,突然用手掀开了被子,然后用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

“啧啧,早就他听说城王妃浪荡不已,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要不是今晚不是时候,我现在肯定和你好好共赴云雨。”

“呸!就你?别恶心人了!”

男人低低一笑,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瓷瓶,接着掐着岳的嘴巴,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入了她的嘴里。

“这瓶一夜欢是我送给夜历城的礼物。女人吃了,没有男人解毒必死,而男人解毒,却会自毁八百!”

岳气得脸色铁青:“你想多了,夜历城怎么可能救我?”

“那就赌一赌吧。我赌,他肯定会来!”

男人很快走了,岳被绑在床上,想要挣扎又挣扎不开。

黑暗里,她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从轻到重,从缓到疾,最后,一声酥麻的低吟从她的喉咙里溢了出来。

全身上下,更似有人拿着指尖在轻轻撩拨,从头到脚,她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

酥软的同时,腹部却又开始隐隐作痛,像是有人拿着一根棍棒在搅动着她的肠子。

一夜欢,没有男人解毒,必死。

该死的,难道她堂堂毒医,竟然会死在这么不入流的毒里吗?

可是,如果不死,还有谁会愿意救她?

夜历城?呵呵,他恐怕巴不得她死吧,她死了,他就可以和他的小白脸双宿双飞,白头到老了。

岳的目光渐渐迷离了起来,恍惚中,她听到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紧接着,有人走到了床前,再然后,那人低下头,用冰冷的手掌扣住了她的腰。

她像是水里的小船,被浪潮带得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当溪流急涌,岳的身体往上拱起,她看清楚了男人的脸。

夜历城!

他……竟然救了她?

岳目光复杂地看着夜历城:“你……”

夜历城冷着脸穿好衣服:“今晚的事,就当做是为下午那一巴掌赔罪吧!”

岳无声地笑出了声:“放心吧王爷,既然你这么卖力,那么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的小白莲踏踏实实别来惹我,你们在别院子孙满堂,我都不会干涉分毫!”

岳话刚落,屋外,就响起了晨风的声音。

“王爷,不出王爷所料,王爷您一离开,他们就动手了!”

夜历城冷沉着一张脸:“好,本王立刻去看看!”

岳听到两人对话,立刻翻身而起,脚刚落地就是双脚一软,整个人直接往地上倒,还没接触到冰凉的地面,就率先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夜历城脱下外袍给岳披上,然后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迈步而出。

桃花宴现场,此刻充满了腾腾杀气。

舞台到龙椅的阶梯之上,两名舞姬胸口中箭,仰面倒地,舞台边沿还有几名舞姬直接被抹了脖子,舞台之上,几名带刀禁军摁着一名黑衣人,用刀驾着他的脖子,迫使他跪在地上。

岳和夜历城到达时,正好听到帝皇的沉呵之声!

“夜泽,你要边关三城,朕皆允诺给你,可你还要如何?刺杀帝皇,这可是死罪!”

岳心头一惊,下意识朝着舞台上的人看去。

夜泽,皇帝最小的弟弟,夜历城的皇叔,也是夜胜天同辈里,唯一活着的亲王,今年也就二十二三岁左右。

五年前,夜胜天封夜泽为泽王,赏了他天凌帝国边境一座城,五年里,他从未回京。

未曾想到,这五年后的第一次露面,竟然就是为了刺杀帝皇?

与此同时,夜泽也朝着岳看了过来,看到那双阴柔的眼睛,岳眸子一凛。

是他?那个给她下药的黑衣人?

夜泽的五官和他的眼睛一样,长得极其阴柔,浑身上下都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阴厉感,他首先看了一眼岳,然后又看向夜历城。

“呵,本想给你下套,没想到却让你下了套。夜历城,你早就发现了异常对吧?不过我倒是服气,为了让我动手,你竟然不惜把你的王妃一个人丢在夜阑宫,怎么,你就不怕我杀了她?”

夜历城抱着岳的手掌微微一紧。

夜泽继续笑道:“也是,你怎么会怕?你还有个心上人呢。啧,早知道,我便将那女人掳走。”

“夜泽,你闭嘴!来人,把他押下去!”

夜历城显而易见的愤怒,岳嘴角的笑容却越来越大。

她还以为夜历城真的安了好心,没想到狗男人就是狗男人。

她岳的命,终究没有林挽月的命值钱!

岳冷着眼拨开了夜历城抱着的手。

这时,夜泽又道:“呵,夜历城,我有一个秘密想要告诉你,你想要知道吗?是关于你母妃的秘密。”

夜历城浑身一怔,下意识抬脚往前走,就在他即将走进夜泽的瞬间,岳陡然低呵道:“别去!他的皮肤表面涂了一层剧毒!”

话刚落,夜泽已抬手朝着夜历城抓来,夜历城本能拔出一旁侍卫腰间的长剑,往前一刺!

一、剑、穿、心!

看着夜泽嘴角诡异的笑,夜历城身体陡然一晃,也跟着吐出了一大口紫血来!

一夜欢,女人吃了,没有男人解毒必死。

男人吃了,却会自毁八百!

岳心头一紧,立刻迈步上前,还没碰到夜历城,柳兰心已急匆匆从帝后宝座上跑了下来。

她扶着夜历城,愤怒地看着岳:“滚开!都是你这个女人!你这个害人精!如果城儿有事,我便要你下去给他陪葬!”

现场一片混乱,夜历城被送去了夜阑宫,岳则被柳兰心派人送回了城王府。

回到城王府,岳立刻让人给自己打了一桶热水沐浴,坐在浴桶里,她还是心绪不宁。

不行,她一定得想个法子去夜阑宫,不然,夜历城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岳目光一凛,她快速抬手抓起一旁的外套,直接往身上一裹,刚把关键部位遮住,窗户就被人推开了。

同时,一个白色身影一闪而入。

“楚……嗯……”白子涵正想喊岳,不曾想竟然看到了一副美人入浴图。

美人坐在缭绕的水雾里,一双黑眸清冷又锐利地看着他,让她的明艳顿时多出了几分仙气。

咳,岳这个女人这么好看的吗?

看着白子涵的目光,岳冷哼了一声:“看够了没?”

“咳……还行。”

岳冷着脸直接从水里走了出来,迈出的长腿看得白子涵又是一阵热血喷张,他耳朵尖瞬间通红,连忙转过了身去。

“那个,岳我告诉你,我对你可没兴趣,我来这里是想要问你,你给的那个方子怎么解毒?”

原本,岳是不打算轻易告诉白子涵的,不过现在……

她眼里划过一抹狡黠:“你和夜历城很熟?”

“当然!”

“他中毒了,现在夜阑宫,你能去?”

“嗯,中毒?什么毒?”

“一夜欢。”

“哈?”

岳面不改色:“我中了一夜欢,他帮我解了毒。”

“哈?”

白子涵更震惊了,下意识扭头看向岳:“他竟然会给你解毒?”

岳此时已经绕到了屏风后,隔着屏风,白子涵隐约看到她似乎脱掉了外套开始换衣服,他又红着脸撇开了眼睛。

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放浪形骸!

“嗯,那个,我当然能去夜阑宫。夜历城能去的地方,我都可以去。”

“那你带我去。带我去,我就告诉你答案。哦对了,借我一套银针。”

岳换了一身城王府的侍卫服,然后跟着白子涵直接走进了皇宫大门。

白子涵到达夜阑宫的时候,晨风顿时如蒙大赦:“白神医,您来了?我家王爷……”

“出去出去,你们都出去,不要打扰我。”

“是!”

有了白子涵的话,就算是柳兰心都离开了房间,白子涵也索性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岳和夜历城。

岳拿着银针走到了夜历城跟前,她看着他苍白的脸:“你救我一次,我救你一次,这样,也算是两不相欠!”

“至于你对我的设计……”

岳眼里寒光烁烁:“夜历城,下、不、为、例!”

话落,岳直接爬到床上,扒开了夜历城的衣服,露出了他精壮的胸膛。

夜历城的胸膛上,隐约可见暴起的青筋,岳拿出银针,速度飞快,手指抬起落下之间,已瞬间深入夜历城胸口十几个穴道!

紧接着,她再在银针尖端轻轻一弹。

“嗡——”

所有银针,都轻轻颤抖了起来!

扒开窗户偷看的白子涵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气鸣针!”

这个女人怎么会他们神医谷失传了千年的气鸣针!

要知道这套针法,就连师父都不会!

而随着气鸣针的颤抖,一根根银针开始慢慢泛黑,当银针完全变成黑色,岳果断抬手拔除了银针。

毒已解,她来这里的目的也就完成了。

可谁知,岳刚打算翻身下床,她的手就被人猛地往后一拽,紧接着男人翻身而起,在她眼前落下了一片阴影。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