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把我用嘴含进丁字裤 岳的手伸进我的裤里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岳不喜欢隐晦迂回,她就喜欢直来直往。

你绿茶,老娘一巴掌。

你绿茶,老娘一脚踢。

你绿茶,老娘一刀砍。

怎么爽快怎么来,怎么暴力怎么来!

比如现在,她走到夜历城身后,抬手扒开夜历城,就直接把林挽月拽了过来,紧跟着,就是抬手往她脖子上一掐!

要的就是这么快准狠!

“岳!你疯了?”

夜历城想都没想,直接把岳往后一拉,紧接着一个巴掌就甩在了她的脸上!

‘啪’!

空气都似乎有那么一瞬的寂静。

最开始出声的,是林挽月:“王爷,呜呜呜,王爷都是我的错,您别打王妃啊!”

夜历城看着岳艳丽非常的脸,左脸有明显的巴掌印,隐在云袖之中的手不由得徐徐握紧,一种奇怪的情绪涌上心头。

嘴上却道:“岳这个疯子,就是该打!”

岳彻底冷了双眸,她目光冰寒地看着夜历城,看得夜历城只觉得心慌。

半晌,岳低低一笑:“夜历城,我最后说一次,看好你的人。从今天起,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再让她招惹我,下一次,我就毁了她这张脸!至于百年血灵芝,呵,雪筠,待会儿把它拿去喂狗!”

“是,王妃。”

雪筠在身后低着头回答,心里也老替自家王妃不甘了。

岳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岳急匆匆的背影,夜历城突然加快了脚步,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可是迎上那双冰冷的眼睛,夜历城又突然语竭,头一次觉得有点手足无措,半晌,他才讪讪放下手:“今晚……皇宫桃花宴。”

“放心,我会去。”岳面无表情,豁然转身:“有狗整天想骑在本王妃头顶上,本王妃总不能让所有人看笑话不是?”

更何况,桃花宴一年一度,每年都针对男女各有一个比试环节,拔得头筹者,可得奖励。

去年女子才艺第一名,得的奖励可是一株奇仙草,珍贵无比,可为药,又可为毒。

却也不知道这一次的奖励,又是什么?

身后,夜历城看着岳的背影,也是没法安心在别院呆了,他扭过头看向桃枝:“好好照顾你家小姐,有什么问题派人来城王府找本王。”

然后就追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林挽月可是气得咬牙切齿。

事情的前半段发展,让她非常满意,她让人把岳叫来,就是为了让岳和夜历城发生矛盾,心生间隙。

可是事情的后半段,怎么就和她想的背道而驰了呢?接下来难道不应该是夜历城留在别院,和她两人眉目传情吗?

别院门口。

岳刚上马车,一只手就撩起了车帘准备钻上来。

她果断抬脚一踢:“呵,王爷抱歉,我这辆小小的马车,是容纳不了王爷这尊大佛了。”

夜历城面不改色,扣住岳的脚踝直接坐了上去:“嗯,看来是能容纳的。空间正好,不大不小。”

岳瞬间被气笑了,这个狗男人什么意思?

刚刚给了她一巴掌,现在又来给她耍无赖?

“夜历城,要点脸行吗?你在外宠你的小三,我在城王府当我的城王妃,咱们两不干涉,不行?”

两不干涉?

夜历城脸色一沉:“岳,你休想!”

岳冷哼,理都懒得理夜历城。

这只疯狗总是一阵一阵犯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对着她发疯。

她干脆撩起车帘看向了窗外。

等马车到了城王府,又是面无表情撩起车帘,直接就跳了下去。

跳下去的瞬间,风吹起裙摆,露出女人漂亮的小腿,干干净净,肤如凝脂,又差点没把夜历城气得喷出一口老血!

他速度追上去,压低声音:“岳,本王告诉你,今晚的桃花宴,你给本王把裤子穿好!”

“哦?”岳回望他,眉梢一挑,“要是……我不呢?你待、如何?”

她又拽又魅的样子看得夜历城青筋暴起,他几乎是咬牙切齿:“你试试?”

“啧,试试就试试。”

傍晚,散落的云彩灼烧着天的边沿。

夜历城坐在马车里,看着上车的岳,眼里露出了几分满意之色。

女人今晚的衣服还算规矩,外面是一件红色长裙,长裙外罩着薄纱,再看脚踝的位置,难得地穿了一条有点西域风情的白色长裤。

“呵,岳,还算你识相,没有给本王丢人。”

岳白眼一翻,直接扭头看向窗外。

这个狗男人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给他丢人?啧,他算个什么玩意儿?

感受到岳身上的低气压,夜历城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他的目光又情不自禁地落在了岳的腿上。

“你……腿酸吗?”

岳一记冷眼杀过去:“夜历城,你有病,我有药,你吃不吃?”

马车一路入了皇宫,很快到达目的地,等夜历城下了马车后,岳就跟着跳下了马车,紧接着就跟在他身后走着。

一边走,一边有八卦的声音传入耳里。

“岳竟然来了?啧,真恶心,这个花痴靠自己那个死妈嫁给了城王爷,瞧她那个样子,得意得跟一只孔雀似的!”

“得意又有什么用?谁不知道城王爷有心上人?听说还把心上人接到别院去了!”

“就是,听说今天岳回门,城王爷都提前走了!”

“呵呵,岳可能也没想到吧,刚嫁入城王府就独守空房!”

……

岳忍不住笑出了声,哪里有女人,哪里就有八卦,这话还真的没说错。

正想着,脑袋突然撞上了一个硬邦邦的胸口,岳皱眉抬头,就见夜历城正眸色深深地看着自己。

“王妃,小心点。”

说着,他还伸出手来拉住了她的手。

呵,他的王妃他自己怎么嫌弃都可以,什么时候轮到别人说三道四了?

“你有病啊?”岳骂了一句,想要挣脱也没法,就由着夜历城牵着自己往前走了。

这下,周围的议论声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岳和夜历城,目瞪口呆。

这这这,不是说城王爷厌恶岳至极吗?这叫厌恶?

岳和夜历城入座后没多久,皇帝夜胜天和皇后柳兰心就来了。

帝皇帝后入座后,这一场一年一度的桃花宴就正式开始。

和往年一样,最开始会有宫女表演,表演结束之后,柳兰心便站了起来。

“今年的桃花宴,男子比武,女子比舞,武功第一者,赏赐为一把削铁为泥的白铁匕首。舞蹈第一者,得一朵千年雪莲。”

岳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千年雪莲,这奖励果然很不错!

还有白铁匕首,她也很喜欢!

身旁,夜历城把岳的眼神纳入眼底,不由得眸色一深:“王妃,想要吗?”

岳看都懒得看夜历城:“不用城王操心,本王妃想要的东西,本王妃会自己想法子得到。”

这女人!自己一片好心她看不出?

夜历城气得冷冷一哼:“呵,就你?也想夺得头彩?”

岳拿起筷子,低头往面前一只烤鸭的屁股上一戳:“死鸭子死得好,死得好就闭嘴了!”

夜历城:……他怀疑自己被骂了是怎么回事?

比试很快开始。

首先比试的就是男子武功,武功比试采用的是两两对决的方法,上去的也都是天凌帝国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比试起来也算精彩。

大概半个时辰左右,舞台之上就只剩下了一名青年。

岳认识这人,将军府的大公子曲畅,凌天有名的少将军,号称夜历城的左手。

夜历城带兵打仗那些年,曲畅就一直待在他的军营。

夜历城还有一名右手,是柳太傅家的公子柳长清,此人不喜欢这种场合,所以没来。

如今只剩下曲殇,恐怕没人敢挑战了吧?那把白铁匕首,应该稳稳落入他的口袋了。

岳正想着,身边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迈步走了下去。

曲殇更是眼睛瞪大,整个人都不好了:“城王?”

夜历城优哉游哉:“嗯,许久未和曲少将切磋了,今日试试?”

曲殇想哭,然而男人已经身形一闪,对他发动了攻击。

夜历城速度快得不行,每一招都又疾又厉,不到十个回合,曲殇就主动求饶:“罢了罢了,天凌帝国还有谁能是战神大人你的对手?”

夜历城微微勾唇,看向柳兰心:“母后,可以宣布结果了吗?”

柳兰心惊讶地看了一眼夜历城,又看了一眼岳,接着笑着抬手,让人把白铁匕首送了上来,与此同时宣布:“接下来,便是女子舞蹈比试了,你们谁先上?”

暂时没人回答,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夜历城,只见他拿着匕首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的战利品递给了岳。

“王妃,这个礼物,你可喜欢?”

岳瞥了一眼夜历城,没搞懂这男人什么意思。

是打算用这把白铁匕首,赔偿他今天打她的那一巴掌?

呵呵。

岳直接站起身就往下走,一边走一边道:“既然没人上,那我便第一个吧。”

身后,夜历城身体一僵,看着岳的背影,只觉得气血翻涌。

这个女人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无视他!他不要面子的啊?

不过很快,夜历城就顾不上生气了。

因为女人上了舞台,直接抬脚,踢掉了自己的鞋子,露出了漂亮的双脚,接着她又看向一侧:“麻烦舞姬,借你的鼓一用。”

岳拿着手鼓来到舞台中央慢慢蹲下,安静了片刻后,猛地一个敲击,接着一跃而起。

一跃而起的同时,她身体一边后倾,肩膀一边颤抖,随着她的颤抖,她身上的红色薄纱慢慢滑落,再随着她一边敲鼓一边转圈,岳身上的红色长裙,也跟着整个落下,只剩下了一件红色的抹胸!

女人肤如凝脂,漂亮的锁骨性感无双,再加上她敲鼓的速度又美又飒,看得所有人都气血翻涌!

夜历城抬手,直接把跟前的桌子劈成了两半!

他就说,她怎么会这么乖穿裤子!原来今天是打算脱衣服!

眼看女人越转越快,那腰就像水蛇一般扭动,那双腿更如没骨头一般摆出了各种令人想入非非的姿势,夜历城真的没法忍了!

这个不知廉耻,随处都可以放浪的女人!

看看那些男人,一双双眼睛都快掉在她身上了!她就喜欢这样是吧?

她到底清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夜历城额头上青筋暴起,直接身形一闪,就来到了岳面前!

再一个弯腰,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女人扛了起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