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深点岳口述 好大好湿好紧好浪好爽岳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岳直接翻了个大白眼。

“林挽月,本王妃还没死呢,肯定会把我家王爷照顾得妥妥当当的,压根不需要你来操心。”

更何况,以狗男人和绿茶婊的尿性,怎么可能滚太远?

搞得跟个生离死别一样!

林挽月立刻哭得更加委屈了:“对不起王妃,都是月儿的错,月儿又惹您生气了……”

夜历城顿时就来气了,一张脸铁青得不成:“岳,你又搞什么鬼?月儿又怎么惹你了?现在月儿都要离开城王府了,你满意了?”

“不太满意。”岳冷冷一笑,“你给本王妃把她挖个坑埋了,本王妃会比较满意。”

“你!”

夜历城还要继续发作,却见岳已经迈着大长腿走下了台阶。

她换了一声红色的华服,外面罩着一层红色薄纱,随着她走动间,薄纱贴着里面的红裙隐隐晃荡,那两条腿就像莲藕似的又润又白。

夜历城额头上立刻冒起青筋,大步走向岳,一把拽住她的长裙,咬牙切齿道:“岳,你干嘛去?穿成这样,成何体统?”

“体统?”岳冷笑,“王爷有体统了?”

说着,轻蔑地扫了一眼林挽月,推开夜历城就直接上了马车。

夜历城都快气疯了,岳对林挽月的讽刺他是一个字都没记住,就记住她抬腿上马车时露出的那一大片雪白!

眼看着马车要启程,他撩起车帘,也跟着坐了进去:“晨风,你送林姑娘去宅院!”

林挽月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银牙都快咬碎了。

马车上,夜历城的火气又上来了。

“岳,你可是本王的王妃!你什么坐姿?”

一条腿搁在他伸出的位置上,一半裙摆垂在地上,露出的香艳简直放荡形骸!

岳可没好脾气:“我怎么高兴怎么坐?不喜欢你就给我滚下去。”

说着,干脆直接把腿放在了夜历城的大腿上:“王爷要是不想滚下去,就给我揉揉腿。”

夜历城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提这么无礼的要求!

揉腿?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可是,滚下去?

“呵,女人,别以为你这样,本王就会乖乖如你愿离开!”

他是不会给她在外面放荡的机会的!

夜历城抬起手,真的给岳开始揉起了腿来。

岳眼里划过了一抹意外之色,她的激将法竟然没用?但她也想得开,干脆闭着眼睛舒舒服服地享受了起来。

这好歹也是天凌帝国的堂堂城王吧,出去找人按腿便宜的也要几十块一小时呢,更何况这丫还免费?

嗯,不得不说,夜历城的技术真的是很好,不轻不重,而且这货似乎还懂得穴位,越是往上按,越是按得岳舒服至极。

岳嘴角微勾,根本没注意到,勾魂的声音正从她的嘴里抑扬顿挫地发出来。

“嗯……嗯,舒服……”

“嗯,王爷,好爽啊……”

夜历城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酥了,某个位置更是在以恐怖的速度不断变化。

他手刚顿了一会儿,岳就睁开了眼,有些不满地看向了他:“王爷,怎么停了?继续啊。”

这个女人竟然真的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按摩的!

这个认知让夜历城很生气,尤其是感觉到自己某处的改变!

他伸出手,扣住岳的手,往自己的方向一拽。

“现在,该王妃给本王按摩了吧?”

“所谓礼尚往来,难道不是吗?”

岳眼睛瞪大,眼里有一瞬的慌乱闪过,不过很快,她就媚眼如丝地往前一靠。

“既然王爷这么迫不及待,那本王妃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哦~”

夜历城眉梢一挑,要不是刚刚看到了女人眼里的慌乱,他还真的以为她有多期待呢!

那就看看,这个女人能忍耐到何时吧!

“那……就劳烦王妃了。”

岳把下巴搁在了夜历城的肩头,感受到手中东西的温度,她的表情有些凶神恶煞,嘴里却是不愿落于下风:“王爷,不客气呢,伺候王爷,本来就是本王妃应该做的。”

马车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一股异样的氛围在两人之间蔓延,很快,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哼,岳果断往后一退抽身离去:“王爷,您还是和新婚之夜一样快呢。”

这女人简直找死!

夜历城眼里划过凶光,猛地扑了上去,岳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夜历城可是天凌帝国的战神诶,比武力值,她怎么可能比得过他?

干脆一脸顺从:“王爷急迫的心情月儿很明白,可是王爷,楚家就快到了。”

夜历城嘴角一抽,突然有一种想要把这个女人直接抱回城王府的感觉!

很快,楚家。

看着城王府的马车缓缓靠近,林依依和楚天晴的脸上都同时露出了一脸不屑之色。

呵呵,岳那个贱人,仗着她那死妈嫁给了夜历城又怎么样?他们可不相信,夜历城那么讨厌她,会跟着她一起回门!

不过,等马车停下,林依依还是首当其冲走了上去。

“哎呀,月儿回来了,月儿,快下来让母亲好好看看,看看咱月儿瘦了没。”

林依依笑着想要揭开马车车帘,一只手却先她一步撩起了帘子,然后一抹耀眼的火红蹿入眼里,紧接着,一只在红色薄纱里半隐半现的腿就露了出来。

林依依还有身后的楚家众人,尤其是楚家的男人们,看着这只腿,人都快傻了,不等岳跳下车,夜历城已经先她一步钻了出来,然后冷着脸抬手,把岳一把抱了下来!

该死的,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能好好把裤子穿上?

他瞪了一眼岳,然后就没说话了。

回门这种事情,他第一次做,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岳则是微笑着看向了林依依:“林姨娘,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林姨娘’这三个字让林依依愣了一下:“我说……月儿让我看看,看看你瘦了没?”

“让谁看看?”

“让我……”林依依脸上满满露出了一个温婉的笑容,原来岳这个白痴是想要提高她在城王府下人心里的地位啊。

林依依又往前走了一步,还很亲昵地拉住了岳的云袖:“月儿啊,让母亲好好看看,母亲的月儿有没有变瘦?”

‘啪!’

岳没兴趣听林依依说话,一个巴掌直接扇了过去。

她这只手,最擅长扇各种白莲绿茶。

一旁的楚云天见此,立刻沉着脸走上来,张嘴就要呵斥岳,结果不等他开口,岳又是反手一个耳光,甩在了林依依脸上!

‘啪’!

岳眼神凶狠:“林依依,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楚家一个继室而已,也敢对着本王妃自称母亲?就你,也配?”

本想呵斥岳的楚云天,看到这一幕后,也是吓得立刻闭上了嘴,他觉得自己老难受了,似乎有一颗石头塞在喉咙里,吞也吞不下,吐也吐不出。

打了白莲,恶心了渣男,岳心情很好,挽起夜历城的胳膊就往里走:“王爷不要见谅啊,我们楚家一向如此,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看看我就知道,上面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岳的背影,楚云天真的是气个半死,双眸隐晦不轻。

夜历城却奇迹一般地勾了勾唇角,他瞥着岳:“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岳难得愣了一下。

她知道夜历城是天凌帝国第一美男,可是因为这个男人又短又狗,就直接忽略了他的颜值。

现在他这一笑,还真的是很勾人。

当初洞房的时候,他要是不那么僵硬死板,没事儿笑笑再持久点,至于遭她嫌弃?

岳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找茬,一到前厅,她就拉着夜历城坐到了主位上,然后看着跟进来的林依依:“姨娘,给王爷和本王妃倒杯茶来吧。”

回门本来应该是他们给楚云天敬茶,到了她岳这里,自然应该换个位置!

林依依没法,只能端了茶水过来,结果她刚把茶水给岳递过去,岳就抬手一挥。

滚烫的茶水倒在林依依身上的同时,还伴随着‘啪’地一声!

“林依依,你要烫死本王妃啊?还有你楚云天,你扶正这么个继室,是不是眼睛瞎了?”

林依依和楚天晴母女俩立刻悲痛欲绝地抱在了一起。

楚天晴看着岳,哭得梨花带雨:“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对娘亲啊?在楚家,最疼你的就是娘亲了,以前多少次爹爹要打你,都是娘亲拦着,可你为什么,为什么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

林依依更绝,脸都肿成了猪头,脖子上还烫起了泡,还没忘记装模作样:“天晴,你别这么说你姐姐,你姐姐她向来善解人意,今天之所以会这样,一定是有难言之隐。”

岳被这一对白莲花母女给逗笑了。

她慢吞吞站起身,然后直接伸出脚往林依依身上踹了过去。

把母女俩踹翻在地后,她立刻冷冷一笑:“难言之隐?善解人意?我呸!我告诉你们,以后你们最好离我远远的,我岳这只手专扇白莲,这只脚专踹绿茶,今天我心情好已经对你们很温柔了,再有下次,直接让你们变猪头!”

楚云天早就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半晌他才找回自己的神志:“岳,你疯了吗?这可是你母亲和妹妹!”

林依依哭得更加肝肠寸断:“老爷,您别怪月儿,月儿性情大变,其中必有缘由!”

岳龇了龇牙,坐回主位翘起二郎腿,腿刚要晃荡,眼前就突然闪来一道黑影。

夜历城脸色难看地直接把岳抱了起来,接着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外加一手压住了她的长裙。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放纵了!不穿里裤就算了,还什么动作都做得出来!

岳愣了一下,然后索性抬手勾住了夜历城的脖子,顺便还在他耳朵上亲了一口,接着才开口。

“本王妃今儿来,就一个目的,我娘亲嫁入楚家时的陪嫁,我要带回城王府。东西呢,你们给本王妃准备好,一个时辰内送来月梨园,如果不能令我满意,我就一把火烧了楚家!嗯,王爷,抱我回月梨园吧。”

夜历城冷着脸,抱着岳果断起身。

大厅里的楚家三人早就惊呆了。

“什么情况?城王不是很讨厌岳吗?”

楚天晴的一口银牙更是几乎要咬碎了。

夜历城可是凌天帝国的战神加第一美男,她如果说自己对他没想法,那绝对是骗人的,可是夜历城向来不近女色,多少千金小姐前仆后继都没能让他区别对待,所以她对夜历城那颗心,也就不怎么热忱。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