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妇啊轻点灬太粗太长了口述 邻居少妇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视频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少妇是个现代人,这个天气,刚好是夏近秋的时候,说热不算热,说凉爽也算不上。

穿个长袍还要穿里裤,就真的很闷了。

被夜历城这么一说,她干脆腿又一用力,直接往上抬了抬。

“怎么,只准王爷养女人,不准我勾男人?”

“你!”

夜历城瞥见少妇的腿,又细又白,他脑海里,又不由得想到了昨晚她在他身下的画面。

他立刻扭头看去,只见门口的晨风眼睛都直了,立刻眸光一冷,直接把少妇打横抱了起来!

很快,他把少妇往床上一丢:“少妇,你要是再这个样子,本王绝对不饶你!”

“王爷要怎么不饶我?”

少妇心里冷笑。

夜历城这个狗男人,不喜欢她还要管她,呵呵,还真的是男人可怕的占有欲。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腿,再顺带着把长裙往上一撩。

“你,你里面穿的什么玩意儿?”

夜历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形状的小裤裤,有点像个三角形,但是却让他心里都生出了一种淤血喷张的感觉!

“放荡!无耻!给本王把这玩意儿脱下来!”

夜历城抬手就去扒,刚扒到一半,却又是浑身僵硬一缩手,他冷着脸扭过头去:“你要是再去找月儿的麻烦,本王一定不会轻饶你!”

夜历城转身走了,少妇却是眼神冰冷。

夜历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维护林挽月,以后让她这个城王妃怎么混?

“雪筠,去给本王妃准备一桶柴油,一个火折子!”

明月苑。

夜历城看着林挽月高高肿起的脸蛋,不由得直皱眉。

“少妇这个恶毒的女人,她怎么能这么对你?晨风,把那瓶最好的金疮药拿来。”

林挽月见夜历城的表情,立刻双瞳似剪水。

“王爷,谢谢您一直这么为月儿着想,你也别误会王妃,也许是因为王妃知道您今早来了我的院子,所以心里不高兴。”

夜历城的表情瞬间有点奇怪。

少妇不高兴?她不高兴什么?吃醋吗?

嘴上却冰冷道:“呵呵,月儿你太善良了,那恶妇如此对你,你还这般为她着想。”

说着,夜历城接过晨风递过来的金疮药,看向一旁的柳絮:“柳絮,你来给月儿上药。”

林挽月立刻道:“柳絮昨天伤了手,还是月儿自己来吧……”

“那就本王代劳吧。”

夜历城一手沾着金疮药,一边往林挽月脸上小心翼翼的抹,两人的脸一瞬间贴得那么近,让林挽月心头一阵狂跳。

她看着男人俊美的侧脸,眼里陡然闪过一抹势在必得。

突然,她皱了皱眉头:“这,这是什么味道?怎么像……像柴油的味道?”

夜历城鼻子一动,晨风已经大惊失色:“王妃,你干什么?”

少妇扛着被倒掉的半桶柴油走了进来,又往房门上狂浇,柴油还剩三分之一,她又拿着油桶走了进去,往林挽月床上一倒。

最后拿出火折子一点!

“少妇,你疯了?”

看着床上燃起熊熊大火,夜历城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扛起少妇就往外走。

“柳絮,把林姑娘带出来!”

大火蔓延得很快,不一会儿整个明月苑都处在了大火里,少妇却笑得很猖狂。

“夜历城我告诉你,你要在外面养女人我不管,可是不要带来我跟前晃,限你明天之前,让林挽月滚出城王府!”

夜历城气得不轻。

什么跟什么?

他才是城王府的主人,这个女人才嫁进来,就想压他一头了?

他气得直接把少妇往地上一放:“少妇,你做梦!”

“做梦?夜历城,你确定?”

说着,少妇直接朝着后面跟上来的晨风走了上去。

她抬起手勾住晨风的下巴,那双眼睛媚眼如丝,似乎即将滴出水来,紧接着,还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嘴角。

“小风风,要不你来当我的入幕之宾?”

晨风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少妇心头暗笑,心想晨风怎么这么不禁逗,夜历城又转身上前把她往后一拉,直接挡在了少妇和晨风中间。

“少妇,你再不知廉耻一点?”

少妇冷笑:“夜历城,既然你知道,就不要小看我勾引男人的本事,林挽月,必须给我送走!”

说着,少妇直接扭头,头也不回就走了。

夜历城看着少妇的背影,这时有风吹来,风吹起了她长长的裙摆,又露出了一阶如羊脂白玉的腿,他顿时忘了林挽月的事,满心怒火都围绕着一个话题:这个女人又没穿里裤!

夜历城气了老半天,才想起来了刚刚少妇的话,他脸色阴沉不定的站在原地。

身后,林挽月楚楚可怜走了上来,一边哭一边抹眼泪:“王爷,都是月儿的错,要不是月儿让王妃生气了,王妃也不会烧院子……”

林挽月一口一个王妃,夜历城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好看的腿,腿又白又好看,左右摆动着,他完全没了理会林挽月的心情。

“算了,本王去外面给你置办一处院子,以后你和那个恶女人就别见面了,免得她欺负你!”

正打算继续装柔弱的林挽月身体一僵,却是不敢上前。

她只能站在原地默默咬牙切齿,因为她很清楚,夜历城要是做了什么决定,是断然不会随意更改的。

另一边,少妇回了房间,立刻关上了房门。

房门一关,她便闲庭信步往前走,走到大床后侧的位置,她陡然眼神一冷,撩起帘子的同时,取下了头上的发钗往前狠狠刺去!

“咿?”

帘子后,传出一声轻咿声,然后一个青色身影陡然闪身而出。

男人长了一张略带阴柔的脸庞,那双微微上挑的狐狸眼让他看上去挺邪魅。

他看着少妇,有些惊讶:“传闻夜历城的这位王妃,不过是楚家的草包大小姐,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嘛!”

少妇见他身上没什么杀气,知道这位对自己没敌意,他说夜历城时又随意,再加上这个房间本来就是夜历城的,八成是来找他的。

于是直接往床上一坐,一只脚同时习惯性往床上一放。

少妇雪白的腿又露了出来,看得男人立刻别开了头:“你,你还真的是如传闻中一样放荡啊!”

少妇重生过来,就老听别人骂她放荡,当下可是非常不高兴了。

原主的记忆她是有的,原主顶多只能叫眼瞎和草包,什么时候做出放荡事了?看来这事得查查。

一边想着,她一边挑眉:“你是谁?”

“在下不才,神医白子涵。”

白子涵这名字少妇知道,当今天下神医谷的大弟子,很有名气,倒是没想到夜历城那狗男人竟然认识这种人物。

嘴角却是不屑一勾:“神医?在我面前,你也配自称神医?”

白子涵顿时就气得跳脚了。

少妇知道,自己的专业被抨击了,是个人都得生气。

她走到一旁书桌上拿起笔,又拿了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个方子。

“这个方子的毒你要是能解,我就勉强叫你一声神医吧。”

“行,女人,我告诉你,你等我!”

白子涵拿着房子转身就开了门,刚走出去,就和迎面而来的夜历城撞上了。

夜历城怔了怔,第一件事就是往房间里看,果然,他看到了少妇,他立刻大步迈入屋里,第一件事就是打量少妇的衣着。

还好,没有露腿也没有露肩,等他再转头去看白子涵,人却已经没影了。

夜历城看着少妇正在放毛笔,微微皱眉:“你写了什么?”

少妇勾出一笑,然后把右手食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之上,妖孽得简直不像话。

脱口而出,却是:“你猜。”

夜历城怔了怔,随即冷冷一哼:“少妇,你还真的是不要脸,随时随地都可以勾引人!”

少妇懒得理会这个狗男人,自己长得好看魅力大,对他来说就是无时无刻都在勾引?典型的受害者有害论!

她盯着夜历城的脑袋,拿起一张纸揉成团,然后往旁边的字纸篓里一丢,就像是在丢夜历城的脑袋一样。

看到夜历城嘴角一抽,少妇满意了:“既然王爷不肯配合,那刚才的事,就是我和子涵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咯!”

子涵?

这个女人才认识白子涵多久?恐怕一炷香时间都没吧?就叫得这么亲热?

夜历城看到少妇转身,直接就扣住了她的双手,然后把她往墙上一摁。

他的眼睛都红了:“少妇,认清你现在的身份!你现在可是本王的王妃!”

啧,这就是男人恶心的占有欲。

你要是把他当个宝,人家拿你当根草,你要是把他当根草,他指不定当什么舔狗呢!

少妇自知自己逃脱不开,就昨儿夜历城把床拍踏那一下,这种力量就不是她能比的。

既然逃不了,就好好享受呗。

少妇舔了舔嘴角,干脆往前一凑,然后舌尖轻轻舔了舔夜历城的耳垂:“王爷,那就让妾身好好伺候伺候你呗!”

“你!放荡!无耻!本王从来都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夜历城放开少妇,气呼呼就走了,留下少妇站在原地,看着他恼羞成怒的背影笑得花枝乱颤,眼看他即将没影,还没忘喊了一声:“王爷,妾身等着好好伺候你哦!”

话落,少妇的目光就淡淡冷了下来,她看向一旁脸蛋红红,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雪筠:“备车,回楚家。”

呵,原主生母死后,她那渣爹楚云天就把侧室林依依扶正了,之后明面上,林依依看着对少妇很好,实际上却故意骄纵她,把她往草包的方向养,她生的女儿楚天晴也是活脱脱一白莲花。

最重要的是,少妇生母苏芸可是苏州盐商苏家的女儿,嫁给楚云天时带了一堆嫁妆,现在她嫁入城王府,这些嫁妆可是一毛钱都没看到!

既然她现在穿越成了少妇,她就不会让任何人踩在她的头上!

母亲的嫁妆,她要一个子都不少的要回来!

少妇刚和雪筠走到城王府大门口,就看到了门前哭得梨花带雨的林挽月。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