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被老汉玩遍各种方式 李老汉挺进小雪的嫩苞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夜历城一边低低地说着,一边粗鲁地动作着,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个破败的布娃娃!

小雪吃疼,忍不住皱眉轻哼了一声。

怎么回事?她不是前往非洲医疗支援的路上吗?怎么一睁开眼就跑到了一个男人的床上?

哦,原来这个男人是天凌帝国的战神城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和她同名同姓的小雪,乃是太傅府家的嫡小姐,其母十年前救驾有功而亡,皇帝便许诺其母,未来可以答应她唯一的女儿小雪一个要求。

于是,明恋夜历城的小雪就厚着脸皮向皇帝讨要了一个赐婚,就这样嫁给了夜历城,成了城王妃。

夜历城已经有了心上人,还把心上人接回了城王府,这可是众所周知之事,小雪此举无异于棒打鸳鸯,令本就对小雪不喜欢的夜历城更是对她厌恶至极。

这次新婚之夜,夜历城更是没打算和她同房,不过她却给夜历城偷偷吃了点东西。

所以,才有了现在俩人现在的这一幕。

搞明白一切后,小雪下意识扭了扭腰,她眉梢一挑看向头顶的夜历城:“城王这技术,也好意思卖弄?”

小雪干脆抬起脚,用自己莹润雪白的脚缠上了夜历城的腰。

妈的,守了这么久的第一次,肯定不能这么亏了!夜历城虽然只是个狗男人,可是这张脸非常优质,身材也很OK,还是可以将就一晚的!

“城王不会,我教你。同房这种事情,还是很需要节奏感的,来,跟着我的节奏来。”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

本就没兴趣的夜历城直接完事了,他一手拨开小雪的腿,再朝着她看去,只觉得这个女人更恶心了。

“呵呵小雪,你还真的是放荡至极。”

小雪勾唇一笑:“谢城王夸奖,要不是城王技术不行,我还可以更放荡。”

夜历城气得胸口上下起伏,他抬起手,一掌拍断了床架子,紧接着只听‘砰’地一声!古色古香的大床立刻碎了个稀巴烂。

‘砰!’

门外的侍卫赶紧冲了进来!

“王爷王妃,发生了什么事吗?”

小雪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撩起了面前的红色纱幔,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没事儿,就是你家王爷太猛,床垮了。”

夜历城看着小雪,又想骂她这个放荡的女人,看看她的肩膀看看她的腿!他立刻往前一步,拿起薄被往她身上一盖!

“出去!”

“是,王爷……”

小雪低笑了一声,然后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王爷,林姑娘投河了!”

夜历城脸色大变,赶紧转身冲了出去!

小雪的脸慢慢冷了下来。

林挽月,正是夜历城半年前从边关带回来的心上人,整天把她当成个宝贝一样在手里捧着,以她看,就活脱脱一白莲。

虽说夜历城只是个狗男人,可到底也是她的狗男人,她是绝对不能忍受别人把自己的男人玩弄于掌心的。

于是抬头朝外看去:“雪筠,进来给本王妃更衣!”

明月苑。

夜历城一走进去,就听到前方房屋里传出了一阵凄美的哭声。

“呜呜呜桃枝,你拦着我干什么?直接让我去死了算了吧!”

夜历城脸色一变,直接加快了脚步,刚要走进屋,就迎面和一抹雪白撞上了,他下意识伸出手臂,紧紧把人抱在了怀里。

“月儿,你这是作何?”

林挽月怔了怔,紧接着就泪如泉涌:“王爷,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更比不上王妃,我在城王府都是脏了城王府的土地,所以王爷,求求你让我去死吧,不然我现在这样,真的是生不如死!”

夜历城眼里划过一抹心疼,正要说话,一声轻笑就从后方响了起来。

“呵,既然林姑娘这么想去死,要不要本王妃直接赐你一根白绫,成全你啊?”

小雪一边抬脚一边迈入了院子,看到前面抱在一起的狗男女,她又是一声冷笑。

“我说王爷,既然你这么喜欢林姑娘,我就做主,帮你把她收了,让她好好当个妾吧,免得她整天哭哭啼啼的,总觉得本王妃欺负了她。”

林挽月脸都气红了,妾?这个小雪竟然敢说让她当妾,不,她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妾室!

眼里,却是又掉落起了金豆豆:“王爷,求王爷成全月儿……”

夜历城铁青着脸扭过头,看向小雪。

还没开骂,他就是嘴角一抽。

小雪穿着一件大红长裙,长裙下方的两条腿赤果果的,显然没穿里裤,上面的领口也很宽很大,露出了雪白的脖子和些许胸口,隐约还能看到性感的锁骨。

他直接推开了林挽月,脱掉了身上的喜袍,往小雪身上一裹:“小雪!你想死吗?”

小雪抬手勾住夜历城的脖子,指尖轻轻撩拨着他的耳垂:“哟,王爷要怎么弄死我?像刚才那样?刚才王爷弄塌了床,现在要弄榻什么?”

弄塌了床?

难道?

林挽月咬了咬牙。

夜历城则咬牙切齿:“走!”

夜历城就这么抱着小雪走了?

林挽月站在原地,怎么都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尤其是刚刚的小雪,明明和以前长得一样,怎么今天看着,就像是个妖精似的?风情万种,艳丽非常!

王爷,一定是被小雪给迷惑了!

林挽月不甘地咬了咬牙,然后扭头走进了房间。

至于死……夜历城都走了,她还死什么死?

夜历城本来想把小雪抱回新房的,可是想到床榻了,他就把小雪抱回了自己的院子。

因为不喜欢小雪,所以新房不在他的主院。

进了房间,他把小雪往床上一丢,一双眸子冰冷又沉:“小雪,你找死是不是?”

小雪把身上的被子一掀:“找死?王爷你确定你是在说我吗?”

夜历城看着这样的小雪,莫名一滞,他猛地偏过头:“总之本王警告你,小雪,你给本王离月儿远点!”

夜历城说完就走了。

只剩下小雪躺在床上冷笑:“啧,夜历城,给老娘戴绿帽子,还要让老娘让着小三?你做梦!”

这古货也不打听打听她以前的名声,世界毒医no.1,一手医人一手杀人。

她要是连个小三都搞不定,岂不是让人笑话?

小雪冷笑说完,就直接睡下了,夜历城的技术简直就是一个垃圾了得,弄得她腰酸背痛得很!

小雪不知不觉睡着了,正睡得舒服,突然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

“小雪,你还要在本王的床上待到什么时候?”

小雪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冷脸冷眼的夜历城,不由得冷冷一笑。

“呵,夜历城,你怕不是个傻子吧?你知道什么叫做夫妻共同财产吗?现在我嫁给了你,你的床已经不是你的床,而是我们的床了,我在我们的床上睡觉,要你管?”

夜历城狠狠皱起了眉头,什么夫妻共同财产?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他只知道自己困了,想睡觉!

夜历城冷冷一哼:“小雪,看来你是非逼本王动手了!”

他俯下身就打算去抱小雪,可小雪却动作灵活往里一个翻身,然后直接撩开被子抬起了腿,再把长裙往后一撩。

夜历城直接僵在当场,尤其是看到小雪的大腿内侧,隐隐约约还有点血迹时。

小雪见夜历城不动了,立刻打了个哈欠:“既然王爷想通了,那本王妃就继续睡了。另外我这个人认床,你这个床不错。”

什么意思?

夜历城抬起手下意识去扣小雪的肩膀,却抓错了位置,竟然把她的衣服往后一拉。

雪白的肩立刻露了出来,他又是瞳孔一缩。

小雪衣服都懒得拉,反正这造型和现代的露肩裙有几个区别?

她直接扭头看向夜历城:“意思就是,我要睡床。王爷你爱睡不睡,不睡的话,要么打地铺,要么走人。”

“你!小雪,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和谁说话?”

小雪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对他轻言细语看着就烦,现在整个人就像是换了一个又冷又躁的灵魂,就连放荡程度都比以前高出了不少。

“你,小雪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这么看着本王做什么?”

夜历城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被面前这个女人强吻了!

而且她动作之灵活,就像是一条水蛇一般再他的嘴里搅啊搅。

味道竟然出人意料地不赖。

微呆之后,夜历城赶紧推开了小雪:“你!不知廉耻的女人!”

小雪挑眉一笑:“啧,这么不仅挑?夜历城,你别告诉我你昨晚也是第一次?”

“你!放荡形骸!不可救药!”

落下两个成语,夜历城气呼呼地就走了。

小雪托腮,挺惊讶的:“咿,也就是说那个白莲花来了城王府这么久,都还没有献身成功?”

真垃圾。

翌日。

小雪正吃着早饭,林挽月就来了。

她手里端着一盘糕点,穿着一件粉色的长裙,柔柔弱弱的,全身上下就连一根头发丝都在表明她绿茶的身份,她不由得扬了扬眉。

呵,最喜欢小三来找茬了。

林挽月端着糕点,笑容人畜无害:“王妃,这是挽月今儿刚做的点心,适才王爷来挽月这用了点心,说点心好吃,挽月便想着给您送点过来。”

“哦。”小雪往后方椅子一靠,“那就跪着端着吧。”

林挽月脸色一变:“王妃,王爷说我身子不好,所以在城王府,都是允许我不用多礼的……”

小雪低笑一声,就这种浓浓的绿茶味道,夜历城那狗男人竟然品不出?

还真的是爱情使人盲目啊!

小雪赫然起身,走到林挽月面前,抬手就往她脸上扇了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

小雪手速飞快,不一会儿就把林挽月一张脸扇得肿得老高。

“林挽月,我就直说吧,我这个人呢,是绿茶终结机,最讨厌绿茶在我面前泡茶,以后呢,你只要别在我面前卖弄茶艺,你我就可以相安无事,如果你还要如今日这般恶心我,我就扒光了你的衣服,把你往大街上一丢!”

林挽月浑身一颤,哆哆嗦嗦就朝着小雪跪了下来。

“王妃,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小雪眯起眼,正要把人一脚踢开,一声暴怒,已从后方响起!

“小雪,你、找、死!”

下一刻,小雪只觉得冷风一闪,然后一只手已经用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麻蛋,这个狗男人掐得真用力!

小雪看着夜历城,直接抬脚往他裤裆踢了过去!

夜历城下意识抓住了小雪的脚,这一抓住,肌肤细腻丝滑,触感如同最昂贵的绸缎。

他脸色再次一变!

“小雪!你是不是随时随地都准备勾引男人!”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