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吸我乳 隔着肚兜揉捏着她的雪乳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白小爱仰着脖子看了一眼白芷,眨着眼睛问,“妈咪,你是不是失业了?没关系的,我们真的不会嫌弃你。”

“妈咪都回答你一百遍了,没有失业,只是休假。”

白芷有点哭笑不得。

不就是突然休息了么,一大清早到现在,俩宝贝轮番“审问”了她十几次了。

白芷的话音刚落,白小可淡淡地开口,“加上刚才这遍,妈咪一共回答了13遍。其中回答我1遍,回答小爱12遍,离一百遍还差很多。”

瞧着儿子一本正经地说这番话,白芷佯装不开心,“怎么,妈咪不用上班可以多陪你们不好吗?”

“没关系!妈咪,以后我和哥哥养你!”白小爱嘻嘻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小米牙。

白芷正要开口,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

“呀,居然是那两个小宝贝啊!”

待她循声看去的时候,便发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正拿出手机对着小可小爱拍。

“快走!要迟到了!”白芷牵着俩宝加快了步伐。

这几年,但凡带着俩宝一起出来,总要被各种眼光关注,她倒是见怪不怪了,但生怕又遇到上次那种喜欢纠缠的星探。

虽然那个女孩没有追过来,但白芷一路上还是感觉到好像一直有人在对她和孩子指指点点。

白芷皱眉。

奇怪了,她今天并没有特地把两个宝贝打扮得多时尚惹眼……怎么还有这么多目光在关注?

好不容易到了幼儿园门口,白芷刚松了一口气,便听到一道惊喜的稚嫩声音响起。

“妈妈你看,白小可白小爱,我说他们是我的同学吧!你们还不信!”

一个背胖乎乎的小女孩,蹬蹬蹬直接朝他们跑了过来,笑嘻嘻地看着小可小爱,“我看到你们拍的广告了,真好玩。”

广告?

白芷笑着蹲下来,“小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小可小爱没有拍过什么广告啊!”

小胖女孩小嘴一噘,坚决地摇了摇小脑袋,“不可能!我不会认错的!我妈妈还给我买了和小可小爱一样的牙刷呢!”

牙刷?

瞧着小女孩那小脸上的笃定,白芷下意识看向儿子女儿。

白小可小眉头微蹙,眸光不悦地看着那胖女孩,而小爱却涨红了小脸,对上妈咪的目光,立刻低下了小脑袋,明显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白芷眉心一跳,“小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能不能告诉妈咪?”

白小爱一听,妈咪没有问自己,立刻抬眼看向小可,“哥哥,我也帮不了你了,妈咪说要做个诚实的孩子,你就把我们的小秘密全都告诉妈咪吧……”

白小可闭了闭眼睛,有点绝望。

他就知道,白小爱这个猪队友,早晚要出卖他。

只是,这次的出卖,比往常都来得更早了一点。

听了女儿这话,白芷的脸上严肃了起来。

这两小只,一定背着她做了什么她禁止他们做的事!

白芷一手拉住一个宝贝的手,避开人流,拉到旁边的树下,“你们俩可以啊,到底做了什么事不敢告诉妈咪?”

白小可一脸自责地看向白芷,“妈咪,不关妹妹的事,是我让小爱不要告诉您的。妈咪,我和小爱拍了一个广告,是卖儿童牙刷的……”

“拍了一个广告?”白芷面色一变,声音陡然拔高,“什么时候的事?”

“前两天!”

白小爱着急插嘴道,小脸上满满都是傲娇,“妈咪,你不要生气!我和哥哥没有给你丢脸,导演叔叔和孟奶奶说我们拍的可好了!”

“孟奶奶带你们去的?”

白芷头疼,原来全世界都知道,唯独把她蒙在了鼓里。

白小可毫不犹疑地道,“和孟奶奶无关,是我请孟奶奶不要告诉妈咪的。”

白芷扶额,“呵!还挺仗义!一人做事一人当啊!”

看到妈咪生气了,小爱悄悄对小可挤了挤眼睛,“哥哥,你快安慰妈咪嘛……妈咪这么爱我们,不会真的生我们的气的……再说,妈咪不是说过,宝宝是可以犯错误的,只要肯改错就是好宝宝。”

“你们俩!跟我回家,幼儿园不能上了!”没有任何犹豫,白芷起身牵着小可小爱就要离开。

既然能被这么多人认出,那很有可能已经被叶心雅他们看到……儿子这张脸,和某人太像,她不能这样冒险继续让孩子出现在大众视线中。

“妈咪!”白小可用力将自己的小手从白芷手里挣脱出来。

不等白芷问他,小家伙后退两步,黑琉璃一般的眸子认真地看向她,“妈咪!我和小爱没有经过您的同意去拍广告是不对,但是也是因为您有错在先,我们才会这样。”

“我有错在先?”瞧着儿子小俊脸上的认真,白芷蹙眉,耐心地问,“好!那你说,妈咪错哪了?”

比起任性喜欢胡闹的女儿,儿子素来懂事,很少无理取闹。

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无论如何,她都要好好听听他的理由。

白小可小眉头始终微蹙,眼神却格外坚定,“妈咪,您没有经过我和小爱的同意,就和爹地生了我们俩,此错一;您一直骗我和小爱我们没有爹地,可是没有爹地怎么会有我们呢?此错二;您肯定知道我们的爹地是谁,却不让我们和爹地相认,让我们成为没有爹地的孩子,此错三;您自己是演员,却没有问我们喜欢不喜欢,就不予许我们入行,这是不尊重我和小爱的兴趣爱好,此错四;我和小爱知道妈咪为了我们好,很辛苦赚钱养我们,所以我们不跟妈咪计较妈咪这几个错……但是,妈咪却不问我们为什么要背着妈咪去拍广告就生我们的气了,妈咪不分青红皂白,此错五……”

白芷狠狠怔住。

儿子而这番话,有理有据,逻辑清楚,条理清晰……一气呵成。

如果不是当着小家伙的面,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么小的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瞧着儿子那小俊脸上渐渐浮现出的委屈,白芷心中的愠怒一下子消散开去。

她抬手拍了拍儿子的脸,“好!那你告诉妈咪,你为什么要带着妹妹瞒着妈咪去拍广告?”

白小可咬了咬唇,眸光坚定地看向白芷,“妈咪,我和小爱都知道,您不让我们去拍戏拍广告,是因为您爱我们,您舍不得我们太累,也担心我们因为拍戏会影响到学习。但是妈咪,您不知道的是,我和小爱更爱您啊!我们也舍不得看到您为了我们这么辛苦……

虽然您说过,就算没有爹地,您也不会让人欺负我们。但是,您既给我们当妈咪,还要给我们当爹地,您为我们付出太多了……我们也知道,您不想让我们认爹地,是担心爹地不想要我们,或者担心爹地家里穷,养不起我和小爱。”

小可说到这里,下意识看了一眼小爱。

小爱连忙把小脑袋要成了拨浪鼓,小嘴巴着急地嘟起来,“不会的不会的,小爱以后少吃一点就行了嘛!小爱很好养活的!”

儿子的这番话,让白芷心里五味杂陈。

孩子太懂事也不是好事,会让她这个做妈咪的心疼愧疚。

还不等白芷开口,小可继续道,“我和小爱想,如果我们出道了,就有可能出名会有钱,那样的话,爹地看到我们后,就不会觉得我们是负担了……妈咪和小可小爱有爹地疼爱的话,妈咪就不会这么累了,也不会怕黑了……”

说到这里,小可的眼圈泛红,小俊脸上有明显的委屈。

只是那眼眶里的湿润,始终倔强地闪动着,没有落下来。

白芷只觉得心上像是多了一把刀,疼得她一阵窒息,眼泪扑簌滚了下来。

“对不起,宝贝,是妈咪错怪你们了!”

白芷双膝跪在地上,双手用力抱住了小可小爱,眼泪欣慰又心酸。

“哥哥,都怪你,妈咪哭了,你快哄哄妈咪……”小爱撅起小嘴巴,不满地冲小可道。

还没说完,小家伙的眼泪也跟着滚了下来,格外委屈。

小可小眉头一拧,轻轻推开妈咪,“妈咪,您别哭……您要是真的不同意我们出道,那我和小爱就不去了,我们没有爹地可以,但我们不能没有妈咪……我是男子汉,我会很快长大的,我会好好保护妈咪和妹妹……”

如果刚才的话,只是让白芷内疚的话,小可这番暖心的话,直接把白芷感动到了。

刚逼回眼眶的眼泪,又忍不住滚了下来,白芷双手轻轻摩挲两个宝贝的小脸蛋,红着眼睛笑道,“好了,都是妈咪不好,妈咪向你们认错好不好?”

看到妈咪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两个小家伙齐齐用力点头,“没关系,妈咪。”

白芷连忙擦了擦眼泪,指腹温柔地触上小爱的脸颊,嗔道,“我们小爱要像哥哥学习,可不能轻易就哭鼻子了。”

“哼!我才不要像哥哥学习,挑食的宝宝不是好宝宝。”小爱嗤之以鼻。

白芷“噗嗤”笑了起来。

这小家伙,什么时候都忘不掉食物。

“妈咪,那我和小爱可以去幼儿园了吗?”小可眨着眼睛问白芷。

白芷重重点头,“当然!走吧!”

说着,起身一手牵住一个宝贝的小手,进了幼儿园。

看着儿子女儿被老师领进教室,自己挥手再见,白芷舒了一口气的同时,满眸歉意。

对不起,宝贝!

以后,妈咪再也不会不问青红皂白就批评你们了。

但是……

白芷走到教室门口的老师面前,恭敬地颔首道,“老师,麻烦您了,以后白小可白小爱都由我亲自来接。如果我有事不能来委托别人来接的话,您一定要打电话给我确认。另外,如果有其他人要见孩子,麻烦你们也告知我一下。”

年轻的班主任老师笑眯眯地点头,“放心吧,小可小爱妈妈,我们院里的接送制度很严格的。不过,您的担心我也是理解的。你儿子女儿太优秀了,本来就是人家人爱,加上现在又成了网红小童星,肯定会有更多人关注的。”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老师们费心了!”

“没关系,我一定帮您看好这俩天才宝贝。”

“谢谢!”白芷衷心感谢。

出了幼儿园,白芷快速过马路,向公寓走去。

穿得花枝招展的孟长欣,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一脸阴沉的白芷。

“这是这么了?一大早,谁招惹你了?”孟长欣着急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不过我现在可没时间听你吐槽了,我约了一个导演,去谈谈合作的事。”

白芷靠在楼梯栏杆上,抱起了双臂,“是为小可小爱去要通告吧。”

孟长欣脚下的高跟鞋正要踩下最后一个台阶,听到这话,差点跌倒,双手及时攀住了扶手。

“你……你知道了?”

白芷没好气地看她一眼,“欣姐,我们不是说哈了,不让他们俩入行么?你怎么能出尔反尔。”

孟长欣抬手怕了拍额头,“居然这么快被你发现了。”

“欣姐,我最后一次说了:既然我选择了你合作,我就会不遗余力去演戏,去尽快让自己有成绩。但不管是什么状态,只要你不放弃,我也一定不会放弃你。但是,孩子是我的底线……你去帮他们把协议毁了吧,毁约金谈不好的话,记在我头上,我以后慢慢还。”

孟长欣瞪大了眼睛,“白芷,你疯了吧?小可小爱刚一炮而红,你就要把他们的梦想扼杀在摇篮里了么?”

白芷态度坚决,“他们这梦想不是他们自己的梦想,是我们大人强加在他们身上的。”

“可是!他们俩都很有天赋的,甚至你更适合那个圈子。”孟长欣牙一咬,下定了决心似的,“这样吧,你退出来,好好培养小可小爱就行。”

“不行!”

白芷毫不犹疑地拒绝,“你如果还这样坚持,那我只能立刻带小可小爱回美国去,以后哪怕在那里混不下去要饭吃,也不会再入娱乐圈的行!”

“你……”

孟长欣满脸满眸的痛心疾首。

多有天分的俩孩子啊……居然有这么一个不讲理的霸道妈!

“好!好!我这就去谈解约的事!”孟长欣不敢惹恼白芷,只好妥协,“我就给导演说,孩子的妈咪怕孩子以后的分粉丝比自己多,羡慕嫉妒恨,就索性不让孩子入行了……”

“随便你!”白芷从容地上了楼。

只要孩子不被发现,她背锅都无所谓。

有任何一点孩子会被发现的可能性,她都不能大意,不敢有任何的侥幸。

金太阳幼儿园。

午休时分,幼儿园门口浩浩荡荡停了一排黑色车子。

而在幼儿园门口,所有的老师早就集结完毕,穿着整齐划一的园服,恭恭敬敬地等待着贵宾莅临。

保镖拉开了第二辆劳斯莱斯的后车门。

首先下来的,是一双修长的腿,包裹在黑色西裤下,匀称又有力量。

黑色皮鞋踩在地上的一颗,虽然无声,但那强大的气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

一身正装的陆爵风走下车来,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明明一片冷意,却似有万丈光芒,让周围的一切都黯淡了下去。

男人在车前站定,深邃的眸子淡淡地扫视了一圈,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低下了脑袋。

两排女幼师,隐隐地骚扰了起来。

“哇……陆少,好帅啊!”

“嘘!院长说了,不让激动,不让喧哗,吵醒了孩子们,陆少要生气的!”

……

看到陆爵风,院长连忙恭敬上前,“陆少,您来得刚刚好。按照您的安排,午饭后老师们已经让孩子们都午休了。”

上午接到紧急通知,说陆少要来视察幼儿园,却要求在孩子午休的时候来,还不允许幼儿园宣传。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岂敢怠慢。

陆爵风淡淡点头,看了一眼那几排老师,“让老师们都去休息,你带我去你办公室就行。”

“好!”

院长连忙应声,给助理做了个手势去落实。

办公室。

不等院长惶恐开口,陆爵风的助理马东便递过去了一张照片,“这两个孩子,是你们幼儿园的吧?在哪个班?”

院长接过来一看,“哟!这不是白小可白小爱兄妹俩么,他们可是我们幼儿园的名人!虽然才转学来了几天,但几乎老师孩子们都认识他们。”

“能不能悄悄带他们过来一下?”马东开门见山地说。

院长诧异地看了一眼一直沉着脸坐在一边的陆爵风,陆少今天来,是为这俩孩子?

不过……

不看不知道,陆少这尊大活人在这,再看一眼白小可的照片,院长突然发现了一个新大陆。

天呐!

这白小可白小爱,怎么和陆少长得这么像?

哦不!不是像!

是一模一样!

一个大号,一个,一个女伴迷你的而已……

院长掩饰住满心的八卦,连忙冲马东点头,“当然可以!不过……那俩孩子可聪明了,老师单独叫他们出来,怕是要找个合理的理由。”

“这个您放心,您带我去就行。”马东似是早就做好了准备。

“好!您跟我来!”

院长只好带路去了教室。

小一班里。

二十多个小朋友,一人一张床,在老师的监督巡逻下,都正在睡午觉。

角落里的一张小床上,一个小身影翻了个身,嘴巴里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声音。

女老师小声对马东说,“那个小女孩就是小爱,她每天午睡都会做梦吃东西……他旁边床上那个背对着这边的,是她哥哥白小可。”

马东点了点头,蹑手蹑脚走了过去。

在白小可身边蹲下来,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但在看到小家伙那张睡颜时,马东还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照片上看孩子是平面的,只能说五官气质和陆少很像……

此刻,近距离看着这张小小的立体的小俊脸,马东心里的震惊无以言表。

这绝对是陆家的小小少爷无疑了!

这张和两位少爷长得一毛一样的脸,分明就是上天给的眷顾和指引。

马东还没腹诽完,眼前的白小可蓦地睁开了眼睛。

对上那双黑琉璃般深邃的眸子,马东心里一惊,“你……”

白小可眨了眨眼睛,面无表情地坐了起来,小声问,“叔叔,你是来找我的?”

马东连忙点头,“对!对!”

小可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又转身看了看站在门口的院长和老师,小眉头蹙来了蹙,直接下床,“我就知道你会来,等你很久了。”

小家伙说完,麻利地穿上鞋子,摇了摇白小爱的胳膊,在她耳边说了句悄悄话。

很快,白小爱也睁开了眼睛。

小萝莉明显睡着了,揉了揉懵懂的眼睛,噘着小嘴巴警惕地看了眼马东,小声嘟囔道,“是他吗?”

白小可摇头,“不知道,出去再说。”

看着两只萌宝牵着小手走了出去,身后的马东,一脸懵逼。

这小家伙能未卜先知?

认识他?

怎么会知道会来?

出了教室,马东迫不及待地笑着问小可,“小朋友,我们好像不认识,你怎么知道我要来你?”

白小可牵紧了小爱的手,“你不是我爹地,我见了我爹地再说。”

“这……”马东嘴角抽了抽,“你也知道我们是来帮你找爹地的?”

白小可不置可否,“我是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你带我去见我们的爹地吧。”

“好!好!”

马东满额黑线。

这小家伙,居然这么警惕……而且好像是真的知道他们来的目的。

这精明的样子,跟那个有点神经大条的陆二少爷根本不像啊……倒是和陆少很像。

院长办公室。

陆爵风翻开小可小爱的档案,在看到父亲一栏果然空白的时候,深眸微微一眯。

果然是没有父亲。

男人的视线上移,目光落在母亲一栏的名字上。

白芷。

白芷?

这名字……很是耳熟。

“爹地?你是我们的爹地吗?”

突然,一道奶声奶气又激动的声音从耳侧传来。

陆爵风一怔,只觉一股子柔软直闯心中。

他蓦地转身,一团粉嫩的小东西,便直接扑进了自己怀里,“爹地!你好坏!你都不要小可小爱!”

感受到怀里的那股柔软,陆爵风狠狠震住。

蹙眉看去,刚好和一双噙满了泪水的眸子对上。

四目对上的一瞬间,白小爱的眼泪直接滚了下来,委屈至极,“你就是我爹地!我梦里梦见过你!”

看着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陆爵风那张素来沉俊的脸上,瞬间柔软了起来,“你是小爱?”

虽然见过照片,但看到本人,他还是错愕极了。

明明初见,却有一种上辈子就很熟悉的感觉!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