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做我棍子上写作业 啊做错一题学长插一支笔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周易安猛地收回了视线,推着宋芝上车,然后开着车狂奔离开了。

眨眼的那瞬间,我好像看到了他眼中的慌张。

是紧张我回来了吗?他找到了幸福,怕我去破坏?

还是,怕我问起婆婆的事情?

一时间想入了神,还是小助理下楼来叫我,这才和他又上去了。

心不在焉的整理了资料,又打车回家去。

在路上,我看到了汇通大厦上挂着的巨幅婚纱海报。

是周易安和宋芝的。

两个人相拥而吻,阳光从后面打过来,两个人都渡了一层金光,美轮美奂。

我几乎将整张脸都贴到车窗上去了。

照片上的周易安,笑得那么甜,看宋芝的眼神,那么温柔。

“好看吧?这可是江中市的旷世佳恋,他俩订婚都三年了,终于是结束爱情长跑,准备结婚了哦!”司机得意的给我介绍道。

我整个人都在发抖,问司机他们具体是什么时候订的婚。

司机挠头,报给我一个日子。

如同雷劈一般,我傻了。

那是我和周易安离婚的第二天。

也就是说,他和我离婚之后,就立马和宋芝订婚了?

他不是说婆婆那时候得了心衰综合征吗?

最大的心愿是看着我们俩离婚,然后再去和宋芝结婚?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下的车,站在马路边上跟木头桩子一样,完全懵了。

为什么现在的事情,和当年的说法,全部都对不上了呢?

快到凌晨,蒋思思看我没回家,才打电话过来找到我。

我上下牙齿打着颤,和她说了这件事情。

蒋思思常年在周边各市跑业务,虽然住在江中市,但对这种八卦新闻依旧不了解。

这会儿气得抄起路边的板砖就要去干死周易安。

被我给拦住了,还说我软包子,周易安那个混蛋骗我离婚,就是想去当凤凰男,去吃软饭!

“现在去,不是去送人头吗?周易安已经不是原来的周易安了,再说事情还没彻底查清楚,不能妄下定义。”

我心里面还抱着一丝幻想,心说可能只是配合媒体说的时间而已,和我离婚之后,周易安另找,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现实很快狠狠扇了我一耳光。

蒋思思怕我心软,熬了个通宵托朋友帮我找当时的事情经过。

周易安的确是在我们离婚的第二天,就和宋芝订婚了。

另外,婆婆当时的确是住院了,不过不是因为心脏病,要做心脏搭桥手术。

而是去做了双眼皮!

我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形容不上来这一刻的感觉,只觉得很想哭。

蒋思思本来还在骂街,看我这样,愤然又无奈的将我搂进怀里,“为这种傻逼男人哭,真不值得,他骗你,那我们就去弄死他!”

正说着呢,我手机就响了。

这是我工作时用的手机号,工作上的事情,我不能因为私事耽误。

擦擦眼泪,尽可能的让声音平稳一些,说了一声你好。

“林梦影是吧?我是宋芝,我要见你,今晚遇见餐厅,八点,你应该知道我找你什么事。”

不等我张口,她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心中五味陈杂。

宋芝找我,是为了婚纱的事情,还是周易安的事情呢?

本来蒋思思还怕我吃亏,要陪着我一起去,被我给拒绝了。

一个人打车过去,宋芝已经在等我了。

瞧见我,便上下打量着,语气薄凉又嘲讽,“你就这个鬼样子来五星级餐厅?门口的保安怎么让你进来的,现在管得这么松,乞丐也让进了。”

我心里挺窝火的。

来之前我也不知道这家餐厅如此高档,可出门也换了衣服还化了淡妆,现在被说成是乞丐,贬的一文不值。

“宋小姐找我什么事,直说吧。”我压着火气,直接问道。

宋芝也不跟我绕圈子,朝着我展示了一下手上鸽子蛋般的钻戒,“下个月我就要和易安结婚了,你最好是老实一点。”

“我对你们没兴趣,宋小姐你显然是高估了你未婚夫的魅力。”我说道。

桌下的手却紧紧攥着裙角,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我已经和周易安离婚了,他和谁结婚,跟我没有关系!

但是宋芝对我的话不满意,脸色拉黑,“你别在这里跟我装蒜了,我查过你的资料,你是他的前妻,当年还死皮赖脸要缠着易安别离婚呢,要不是我婆婆假装生病,你也不会滚蛋的,像你这样破坏别人感情的人,怎么还有脸回来?”

老实说,如果知道宋芝是周易安的未婚妻,我打死也不会接这个单子的。

可也正是因为这个单子,我才知道当年离婚,不过是婆婆设的局而已。

她装病,逼着我和周易安离婚,好给宋芝腾位置。

那周易安呢?他也是这其中的一员吧?

“我们还没离婚的时候,你们就好上了?”我问道。

宋芝得意挑眉,“当然啦,易安对我是一见钟情。”

好一个一见钟情,我真的很难相信,一个小三,到底是如何理直气壮说出这些话来的。

她话音一转,“行了,我也不想说那么多,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重新接近易安,都最好停下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这种离过婚又流过产的女人,不知道下面多脏多松,还想出来勾引我的男人,做梦吧你!”

这一句宋芝说得十分大声,周围用餐的人都纷纷看向我,眼神十分的古怪。

我真是气急了,全身都在颤抖,刚要争辩,宋芝那杯咖啡又泼在了我的脸上,短暂的麻木之后,我烫得倒吸凉气。

边上的侍者要来帮忙,被宋芝用眼神给制止了。

大概是早就准备好了,她掏出一沓钱,砸给我,“算是我违约的钱,我的婚纱换个人设计,你来设计,太恶心了。”

说完,她就离开了。

我头发脸上都有咖啡渍,有不少的钱因此沾在上面,把我弄得像个怪物一样。

我紧握着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实在是让我觉得很气愤。

等抓起包追出去的时候,宋芝已经坐在了路虎车的副驾驶座上,远去的同时,手伸出来,朝着我比了一个中指。

也是那一刻,我看清楚驾驶座上的人,是周易安。

他当年骗了我,现在还要带着未婚妻来羞辱我?!

此时的我,浑身的每一处都在膨胀颤抖,如果此刻让周易安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小三上位,丈夫出轨,骗我净身出户,一桩桩,一件件,堵在我的心口,几乎要撑爆了。

我恨周易安,恨得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在剧烈的颤抖。

像是应景一般,天上哗啦一声响,雨就倒了下来,把我淋成了落汤鸡。

路上行人都在奔跑着,想赶紧回家或者找个屋檐躲避。

我却站着没动,跟木头桩子一样。

好像多淋一会儿雨,就能将我心中的怒气给全部压制一般。

眼看着雨势越来越大,天色阴沉得要命,路上也没有人了。

我分不清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抬手抹了一把,心中五味陈杂。

那双凉鞋已经被雨水灌透,露在外头的脚踝泛着丝丝凉意,整个人都被冻得哆嗦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有我身边这一块的雨停了,等我诧异的仰头一看,才发现是人给我撑了伞,而撑伞的人,却是三年前强奸我的男人!

那张脸长得太有辨识度了,我不会记错。

我一下子就慌了,怕他认出我来。

明明我现在这个狼狈样子,压根就不会有人看得出来。

满身的咖啡渍,还粘着几张人民币,这会儿又被雨水浇透,衣服都歪扭扭的贴在身上。

毫不夸张的说,跟个叫花子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吓得赶忙就要往外跑,却被他一把钳住了胳膊,边上一辆迈巴赫开过来,漂亮甩尾后停在我俩跟前。

“上车。”他的命令不带一丝温度。

或许是因为他身上好似君王般的气场,压得我没有反抗的余地,我居然真的乖乖上了车。

他也坐到了后座上,刚才还宽敞无比的后座,这时候却挤得不行,我尽可能的往边上靠,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这会儿脑子里面已经混乱到不行。

他为什么要让我上车,难道是认出了我是三年前的那个女人?

可是,他只当我是应召女,没必要印象深刻才对。

正胡思乱想着,却被他一把钳住了下颚,顶着我的视线问道,“你很怕我?”

我说不出话,摇着头当哑巴。

见我沉默,他也不再问我,直接让司机朝着洲际酒店开去。

“去酒店干什么?我要回家。”我慌得不行。

他斜着眼睛暼我一眼,“会说话?”

……这男人真是,我会不会说话,他三年前不就知道了吗!

“谢谢你让我上车,弄脏你的车我会赔钱的,现在我要回家了。”说着,我就要去拉开车门离开。

但车门已经落锁,这么高级的车,我压根找不到哪里是开关,囧得脸颊发烫。

那双如狼一般的墨眸紧紧的盯着我,看穿了我心中的想法。

“对这样的你,我没兴趣。”他冷冷的说道。

扶在窗框上的手无力滑落,扯起嘴角嘲笑自己。

是啊,这么狼狈的女人,他得是多么重口味,才有兴趣吃下肚子去?

车子很快到了洲际酒店,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应该是常客了,前台的小姐满脸堆笑叫他陆总,然后递上一张金色的房卡。

顺带着,还用目光扫射我。

羡慕中,带着满满的嫌弃。

从光可鉴人的大理石柱子上,我也看见了我这幅尊容,毫无反驳的机会。

“跟上。”他沉声道,便迈开步子朝着楼梯间走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