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坐在我的棍子上写作业网站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学长被这话惊得愣住了。

婆婆没几个月活头了?

而她最后的心愿,是学长和周易安离婚?

“易安,学长们不是和好了吗?”学长上去抱住他,慌张得语无伦次,“学长去和婆婆说,去解释,她会原谅学长的,学长们就不用离婚了,对不对?”

“没用的,”周易安很是痛苦的摇头。

他眼里充满了愧疚,“学长和妈解释过,她不听,还差一点又昏死过去,对不起,是学长没用。”

怎么会是周易安没用呢?

明明是学长做的事太让婆婆生气了,才会把事情搞成这个局面。

学长好恨,好后悔,满脑子都在想,如果那天学长能忍着一点,不跑出去,现在是不是就不一定了?

可惜没有后悔药给学长吃了。

周易安抱着学长哭,撕心裂肺的那种,最后哭得眼泪和鼻涕混在一块,很是狼狈。

学长认识他将近十年,第一次看他这样痛苦。

而这个痛苦的根源是因为学长。

自责像是密闭的盒子,将学长整个给包围起来,逼得学长喘不过气来。

的确是学长不对,学长和别人发生了关系,才会酿成这样的苦果,学长谁也怪不了。

最后全身都凉得像是冰块了,学长才咬着牙点头,“好,学长们离婚。”

学长愧对周易安,愧对婆婆,在这场婚姻里,学长就是只见不得光,肮脏的老鼠。

得到学长肯定的回答,周易安将离婚协议书留在了桌上,然后出去了。

他说给学长平复心情的空间,也给学长时间收拾东西。

可学长觉得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再面对学长,这场婚姻里,遗憾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那一晚上,学长把皮箱里的东西收拾好又倒出来,翻来覆去不知道多少次,每件东西上都有学长和周易安的回忆。

一想起来,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直到天亮,学长才一股脑将它们都塞进去,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带上证件去了民政局。

周易安很晚才来,脸上挂着黑眼圈,精神很不好。

学长想他昨晚一定也很难过吧!

张嘴想要跟他说点什么,但周易安已经去排队了,连看学长一眼都没有。

手续办得很快,不到十分钟,学长手上就多了一个绿色的本本。

周易安手中同样有一个,他正拿着在自拍,嘴角还带着一抹笑意。

见学长在看他,又恢复了那副萎靡的样子,解释道,“学长妈一定让学长拍给她看,学长也只能做戏。”

学长整个人沉浸在离婚的悲伤中,没有多想,点点头,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周易安好像在后面喊了学长两声,学长没敢回头,怕一回头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

因为给婆婆治病的原因,学长卖了房子,手上仅剩的几千块都交了出去,现在连打车的钱都没有。

还是闺蜜蒋思思骑着小电驴来接的学长,又带着学长去吃饭。

她劝学长,“周易安这人肯定妈宝,他妈说什么,他就做什么,那他妈要死了,让他去陪葬,他去不去?你和他离婚是好事!”

学长把头埋到碗里,又往下掉眼泪了。

“别这样,咱们要开始新的生活,离开了蛤蟆咱就不是天鹅了?”

或许是因为她这句话,也或许是学长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失望,所以学长决定离开这个地方。

学长向蒋思思借了一笔钱,连夜就坐上了去南方的火车。

或许走得远远地,就真的能够重新开始学长的人生吧?

初去南方,日子过得一团糟。

因为没钱,学长只能租最便宜的地下室,每天和蟑螂老鼠打交道,空气潮湿得,让学长身上大片的长湿疹。

学长靠吃三黄片硬抗,一面去找工作,想改善条件。

大学时学长学的是服装设计,可做了三年家庭主妇,早就和社会脱轨了,服装的潮流日新月异,学长无疑是被淘汰了。

面试了好几家公司,都被刷了下来。

眼瞧着就要交不起下个月的房租,学长也不敢奢望什么白领生活了,找了家火锅店洗盘子,天天蹲在浮着一层牛油的水池边刷碗。

同时学长也没有放弃,省吃俭用买资料书学习,恶补这几年学长落下的东西。

手不知道被洗碗水泡烂多少回,总算是有一家服装公司愿意用学长,但是需要学长从基层做起。

基层就是每天去生产车间跑的人,和设计沾不着边。

说白了,就是个跑腿的。

可至少和服装设计沾边了,学长答应下来,做本职工作的同时,还会设计一些服装,主动发到公司的投稿邮箱去。

主管终于发现了学长,提学长做初级设计师,一步一步往上爬,三年时间,学长混成了高级设计师,也算是有些名气了。

主管说,算是从垃圾堆里捡了个宝。

但他不知道,这几年,学长付出的努力有多少,才能换到今天的让人刮目相看。

原以为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可不曾想,命运的巨轮转动的同时,也会把人带回原点。

那天主管找到学长,说公司要去江中市开个分厂,那边也会增设工作室,学长是江中市人,他希望学长去坐镇。

这意味着学长会升职加薪,可学长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江中市对学长来说,就是个伤心地。

那段失败的婚姻,每每在深夜想起来,还是会觉得心痛。

见学长没吭声,主编又甩出福利来,“梦影,你真该考虑一下,你不是一直想做自己的婚纱品牌,这次江中市那边,就是专搞婚纱,你不心动?”

学长最后还是答应了,不但是为了学长的梦想,另外,也想回去看看爸妈,看看周易安这些年过得好吗?

第二天一早,学长就坐飞机回了江中市。

闺蜜去接的学长,见到学长就给了学长一拳,说还以为学长再也不回来了。

继而亲热的揽住学长的肩膀,拉着回了她的房子。

三年不见,她也买了套二手房。

学长参观房子的时候,蒋思思和学长说,“等学长把这房子重新装修了,你也给学长设计一套婚纱,学长要美美的嫁人。”

“行啊,只是你要减肥,学长的婚纱塞不下你这身材。”

嘻嘻哈哈之间,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大学的时候,学长们无话不谈,无忧无虑,很快乐的样子。

晚上蒋思思和她对象请学长吃饭,她对象叫肖战,是个桃花眼的男人,长得很帅。

学长打趣,“蒋思思,你可得绑紧了,桃花眼的男人可花心了。”

蒋思思不以为然,扑进肖战怀里,咯咯直笑,“不怕,学长外号一刀切,专切花心男。”

一连在蒋安那里住了三天,学长也不好意思继续打扰,就寻思自己找个房子。

工作室那边却打电话过来,说第一个案子就遇到了麻烦,客户说什么都不满意,要求一定要见设计师。

学长发去的初稿,被客户挑得一无是处,这还是第一次遇到。

秉着客户最大的原则,学长约了那位宋小姐在工作室见面。

那是个千金小姐,全身行头很足,脾气也不小,进来就把LV包扔在桌上,摘了墨镜斜瞟学长一眼,“你就是切瑞设计师?”

“学长是,宋小姐你好,请问你对这款婚纱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学长们可以商量改改。”学长客气的说道。

宋小姐嗤了一声,“改?学长看你还是重新设计好了,学长花了那么多钱,你设计这种路边款式给学长?学长的婚纱能这么随便吗?”

“这都是按照你之前的要求设计的,你看……”

话没说完,她的手机就响了,她摆手,示意学长别吭声,继而甜甜的开口,“安,学长在工作室这边看婚纱呢,婆婆也跟学长在一起,你过来接学长们好吧?”

听到这个安字,学长有点晃神。

想起五年前和周易安谈恋爱的时候,情到浓处,学长也会叫他安。

大概是因为回到故地了吧,所以处处都能牵扯回忆。

学长摇摇头,又强挤出笑意和那位宋小姐周旋。

可她挂断电话,外头就进来一个人,“儿媳妇,和设计师说好了吗?”

这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大脑压根来不及思考,嘴上就已经做出了回应。

几乎是同时,学长和宋小姐回答道,“好了。”

继而,宋小姐很是诧异的看着学长,“你这人有毛病啊?学长婆婆叫学长,你应什么?”

学长忙说对不起,低着头道歉。

这声音实在是太像学长前婆婆了,以往她心情好的时候,也会这样叫学长。

大概是印象太深了,所以刚才一听到,就情不自禁的答应出声了。

再抬起头的时候,却被眼前和宋小姐说话的人给惊呆了。

宋小姐的婆婆不是声音像学长前婆婆,而是压根就是学长前婆婆!

就算世界上有一模一样的人,那也不能连眼角的泪痣也长得一样吧!

学长懵了,三年前离婚的时候,周易安和学长说,婆婆得了心衰综合征,活不了几个月了。

可这都三年了,婆婆看上去身体很好啊。

红光满脸,还涂了口红。

这可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心衰的样子!

瞧见是学长,婆婆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慌张,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

“宋芝啊,既然你都说好了,那学长们就回去吧,天气怪热的。”婆婆拉着宋芝就要离开。

学长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往深处想,上去拉住婆婆,“你的病好了吗?”

“你怎么回事啊?”宋芝不悦的推开学长,“切瑞设计师,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开口就问人家病好了吗,你就算是再记恨学长不满意你的设计,也不用诅咒老人家吧?”

“不是,学长们认识的,学长们以前是……”学长还想要张嘴解释。

但是婆婆却打断了学长,“算了,学长们快走吧,学长身体不太舒服。”

宋芝几乎是被拖着出去的。

学长尾随其后,想和婆婆说说话。

没有别的,就问问她这几年过得好不好,身体好些了没有。

可一直追到楼下,却看见他们朝着路边的黑色路虎而去。

等近了,驾驶座上的人下来,替婆婆打开后车门,又抱着宋芝的腰说着什么话。

似乎情到浓处,宋芝被他的话逗笑了,轻捶着他的胸口,而他则是在宋芝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学长所有的话语都被哽在了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定直的看着这幅画面。

这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好像是一件自己丢了的玩具,有一天发现在别人手中一样。

学长的初恋,学长的前夫,现在正抱着别的女人,恩爱的在一起。

这才猛地想起来,刚才在工作室里,婆婆喊宋芝儿媳妇,而宋芝则是来定做婚纱的。

所以说,周易安和宋芝,现在要准备结婚了?

学长正想着,宋芝却附在周易安耳边说了些什么,他便扭过头来,和学长的视线交汇。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