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有声音馒头 哈昂~哈昂够了太多了动图(无数)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孟秦阅在外边拼命拍打着浴室的门,“季新晴,你赶紧给我开门!你刚在客厅几个意思你!我给你面子你却不给我面子是吧!赶紧开门!”

季新晴没理会他,只是抬头望向镜中的自己。

脸色惨白,饶是她努力勾唇笑了笑,可那笑看起来也很勉强。

好久后,她才擦了擦眼,开了门。

门一开,孟秦阅的怒骂声便铺头盖面的砸向了季新晴。

“季新晴!你还真是长能耐了你!谁给你的胆子啊!”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点就毁了我!我是你丈夫啊季新晴!你怎么就不知道在爸面前替我说几句好话!”

见季新晴蠕动了唇瓣,孟秦阅又低声吼道,“怎么,我哪里说错了!难道要我说,你为了你那个宝贝机构,把我和小阑珊抛在一边?!”

“我知道爸你喜欢你,所以就没拆穿你,我处处为你着想!可你倒好,一回家你就摆出那副死样子!你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先对我使脸色了!”

孟秦阅气的额头上的青筋都泛了出来,他死死瞪着季新晴,“还愣那做什么!还不滚去休息!是想让爸看到我和你吵架是吧?!”

孟秦阅一把扯掉了领带,狠狠扔到了地上,然后直接躺在了床上,翻了个身,只留给季新晴一个怒气冲天的背影。

望着他,季新晴只觉得心脏一阵阵的揪疼。

这就是她的丈夫啊。

季新晴苦涩地勾起了嘴角,然后动作很轻地躺在了床上。

孟秦阅察觉到了她,讥笑了声,然后往身旁挪了挪。

两人中间,很快便被隔出来一大段间隙。

玩累了本来就是季新晴随口扯的借口。

这会子躺在床上,季新晴也只是睁着眼,麻木地看着面前的一团空气。

直到管家在外边敲门,喊两人出去吃饭,季新晴才动了动发麻的四肢,从床上起来了。

孟秦阅捡起地上的领带,一边系一边冷冷地开口,“季新晴,我警告你,待会你给我好好说话,要是跟爸说了些不该说的,你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季新晴还没张口说些什么,孟秦阅就上前拽住了她的手腕,很大力,拽的季新晴眉头都皱了起来。

“还磨蹭什么,赶紧跟我下去!”他几乎是拖着季新晴走出房门的。

一走出去,孟秦阅的力度便放轻了。

他改为牵住了季新晴的手,原本刻薄的一张脸也一下子变得温柔。

态度转变之快,让季新晴不由得感到好笑。

她竟然花了六年时间,才看懂这个男人虚伪的真面目。

可是,季新晴还是紧抿着唇,一声不吭地跟着孟秦阅下了楼。

孟秦玉还在看着孟阑珊。

不过,她脸上的神色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看到季新晴,立即惊喜地上前,将孟阑珊塞到了她怀里,“大嫂,你终于下来了。”

“我可是饿死了,我就不帮你看着小阑珊了。”

季新晴只是客气的笑了下,“麻烦你了啊秦玉。”

她心里清楚,孟秦玉是没有耐心来照顾她的小阑珊的,可是,孟秦玉竟然能照顾这么长的时间。

怕是……她有事要求她吧。

从今早孟秦玉对她示好开始,季新晴便隐隐猜到了这一点。

不过,既然孟秦玉跟她装愣,季新晴也跟着装,反正求帮忙的又不是她。

一大家子很快落座。

席间其乐融融,可是,望着一大桌子菜,季新晴却没什么胃口。

孟秦阅还是会夹菜给她,可看着他夹到碗里的菜,季新晴更是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

可是,为了孟阑珊,季新晴还是逼着自己吃下了一小碗饭。

晚上,季新晴安顿好孟阑珊,回到自己的卧室,突然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正闪烁着短信的提示灯。

她一边拿起来看,一边在卧室寻找着孟秦阅的影子。

可是,孟秦阅却不在。

季新晴皱了下眉,这么晚,孟秦阅又去哪了?

她又低头看向短信,可看着短信的内容,季新晴的身体却僵住了。

还是神秘人发来的,这次却是一处地址。

地址在,新城。

季新晴还记得,孟秦阅瞒着孟家所有人,在新城买了一栋别墅。

神秘人发来的短信,每次都是似是而非的证据。

那这次……

季新晴的身子虚晃了一下。

孟秦阅,是又出去找那个女人了吗?

季新晴咬着唇,死死看着手机显示的地址。

她紧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还是迅速简单地收拾了下,然后下了楼。

正好看到管家,管家望着她说,“对了少夫人,秦阅少爷刚刚出去了,说是公司有点事,让我跟你打个招呼,我正准备上楼通知你呢。”

呵。

又是公司?

他能不能每次都别找一样的借口!

季新晴的眸底渐渐泛上了一层冷意,“管家,我身体有点不舒服,需要出去买点东西。你先帮我看着点小阑珊,我待会就回来。”

管家应下了。

季新晴拿了车钥匙,开了孟家的另一辆车,朝着神秘人发来的地址开去。

越想越来气。

不知不觉中,季新晴渐渐将车速开到了最大。

眼看着,新城就快到了,车厢内突然响起来一阵急促的铃声。

季新晴皱了下眉,没接。

电话却没完没了的打来。

季新晴扫了眼手机屏幕,就看到上面亮着的“妈”一字。

是王建芬打来的。

季新晴迫不得已地将车停在路边,接了电话,“妈,怎么了?我在外边——”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怒吼打断了,“季新晴!你赶紧给我死回来!”

季新晴暗暗捏紧了手机,笑着开口,“妈,我待会就回去了,我在外边买东西呢。”

“你女儿发疯了!赶紧给我死回来!你要再不回来,我直接把那哑巴扔出孟家!到时候后悔的是你!”

发疯?

季新晴又问,“妈,小阑珊怎——”

“嘟嘟——”王建芬已经挂断了电话。

王建芬从不打电话给自己,季新晴知道她不会跟自己开玩笑。

可是,小阑珊发疯?

这怎么可能?

终究是当妈的,季新晴越想越不安,越想越害怕,还是放弃了一探究竟的心思,迅速调转了车头。

回到孟家,季新晴一下车就听到了客厅传来的声音。

“啊啊——”是一声吼声。

那声音,季新晴只听到过一次。

还是王建芬生日那天,孟阑珊望着唐瑾尧喊出“叔叔”时才听到的。

季新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王建芬没骗她,小阑珊真的发疯了。

她慌了神似的迅速冲进客厅,看到孟阑珊蹲在墙脚,瞪大了眼,正冲着慢慢朝她走近的管家,低吼着。

糯糯的音调,从她的嘴里发出来,带上了一些阴狠。

管家还在朝她走近,“小小姐,跟管家回房好不好?你妈妈很快就回来了。”

孟阑珊却往后退,龇着牙,低吼的声音从她喉咙里,一点点地发了出来。

王建芬站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态度,“管家,我说你还磨蹭什么呢?我可是跟那个哑巴的妈打过电话了,她要是再不回来,我就把这哑巴扔出去!”

王建芬又厌恶的别开眼,“这看着十分钟都过去了,她还不回来,管家,别磨蹭了,赶紧把这哑巴给我丢出去,看的心烦!”

管家为难地抬起头,“这不好吧夫人。”

余光瞥到站在门口的瘦弱身影,管家随后又惊喜地出声,“少夫人,你可算是回来了,小小姐她——”

季新晴勉强笑了笑,她装作没听见王建芬的话似的,吃力地走进客厅,“怎么了管家,发生什么事了?”

小阑珊还蹲在角落。

管家望了她一眼,再次为难地看向季新晴,“少夫人,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刚刚一进小小姐的卧室,小小姐就已经这个样子了,我一个没注意,小小姐就跑客厅来了,我怎么哄都没用,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季新晴努力地弯了弯唇,她想笑,可她的笑看起来却更像哭。

吃力地走到孟阑珊跟前,季新晴蹲下了身子,慢慢伸出手,想要摸摸孟阑珊的头,可孟阑珊却依旧龇着牙,仿佛不认识季新晴似的,她张口就直接咬住了季新晴伸过来的手。

季新晴努力地笑着,她任由孟阑珊咬着自己,却用另一只手摸着孟阑珊的脑袋。

她像往常一样温柔的抚摸着孟阑珊,丝毫感受不到疼痛似的,她笑着开口,“小阑珊,怎么了啊?是不是因为刚刚妈妈不在,你生气了啊?”

“可你看,妈妈现在不是回来了吗?”

孟阑珊咬她的力度越来越大,季新晴感觉自己的手像被咬掉了一块肉,她忍着痛,继续说,“小阑珊,妈妈不是要让你乖乖的吗?你看,奶奶都生气了,你再这样下去,妈妈也生气了哦。”

管家站在一旁,心疼地看着季新晴,“少夫人,你赶紧让小小姐松开吧。”

季新晴吃力地朝着她笑,“没事的管家,我不疼,你先回房休息吧,小阑珊我看着,你和妈都先去睡吧。”

“哼,扫把星!”王建芬吐出了这句话后,就头都不回地上了楼。

孟阑珊还在死死地咬着。

“小阑珊,这个点该睡觉了哦,你再不回房,妈妈真生气了哦。”

“小阑珊,你不听妈妈的话吗?”

……

怎么说都没用。

季新晴却不放弃,忽然想起孟阑珊很喜欢唐瑾尧,她抱着试试的态度,搬出了唐瑾尧。

“小阑珊,你不是很喜欢唐叔叔的吗?但你如果再不听话,妈妈不带你去见唐叔叔了哦。”

“妈妈还告诉你个小秘密,唐叔叔啊,他更喜欢乖乖的小阑珊哦。”

不知过了多久,孟阑珊的眼珠终于动了一下。

她缓缓减轻了齿间的力度,最终,放开了季新晴的手。

她恢复了往日的模样,双眼木讷,呆呆地看着季新晴。

季新晴看着被她咬过的那只手。

很深的两排牙印,隐隐冒出了血丝。

可她很快便移开了目光,努力地挤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她抱起了孟阑珊,“你看,乖乖的小阑珊多可爱啊,妈妈现在带你回卧室,你要乖乖睡觉哦。”

管家还站在一旁,“少夫人,要不小小姐先交给我吧,你先去处理下伤口。”

季新晴摇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没事的管家,你快去睡吧,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管家看她这么坚持,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然后离开了。

季新晴抱着孟阑珊回了卧室。

她将孟阑珊揽进怀里,她抵着她的额头轻声说,“小阑珊,妈妈今天陪你睡觉好不好?”

说着,季新晴又轻吻了下孟阑珊的额头,“乖乖的啊,唐叔叔喜欢乖乖的小阑珊哦。”

许是真的累了,孟阑珊没过多久,就缓缓闭上了眼。

季新晴却没有丝毫睡意,借着头顶落下来的灯光,她静静看着躺在她怀里已经熟睡了的孟阑珊。

刚刚那个在客厅发疯的小阑珊,与往日的小阑珊大相径庭。

季新晴不知道她发疯的原因。

可是,她发疯,却让季新晴心很疼。

她的女儿,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

躺在床上,季新晴怎么也没有睡意。

孟秦阅的事,如杂草般在她脑海里疯狂生长着,乱了她所有的思绪。

要不是出了小阑珊的事,说不定,她就能抓到那个女人了。

这件事,就像根刺,哽在了季新晴的喉腔,让她呼吸一下就会泛起绵延的疼痛。

季新晴一晚上都没睡着,她望着孟阑珊发了一晚上的呆。

耳边很安静,季新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包括汽车引擎声。

孟秦阅他,一夜未归。

翌日。

季新晴的脸色很憔悴。

孟庆荣看到她,皱了下眉,“怎么了新晴?昨晚没睡好?”

看到她身旁的空位,他又问,“秦阅呢?一大早就出去了?”

季新晴望着他,张了口,忽然很想将孟秦阅的事都与面前这个人讲了。

可是,那些话到了嘴边,季新晴怎么也讲不出来。

她口说无凭,爸不会相信她的,说不定,爸还会认为她是凭空捏造。

季新晴又垂下眸,轻声解释道,“爸,秦阅他昨晚便出去了,说是公司有事,他一晚上都没回来。”

“这样啊?”孟庆荣低头望了眼面前的粥,眉头舒展了开来,然后又说,“新晴,你也别生气啊,秦阅最近一直忙着公司的事,等过完了这阵子,我给他放个假,让他好好陪陪你们母女。”

“昨晚的事今早管家也跟我讲了,新晴,我知道你很难受,可爸还是不得不催你,你和秦阅,还是提前计划下二胎的事吧。”

又是二胎?

季新晴垂着头默不作声。

孟秦阅不肯要,她能有什么办法?

可半晌后,她还是轻声回道,“知道了爸,我会和秦阅好好商量的。”

孟秦玉从楼上下来,正好坐在了季新晴身旁的空位上,她望着季新晴,很关怀地问,“大嫂,昨晚小阑珊怎么了啊?我好像听见小阑珊叫了。”

她又瞥到季新晴手上的牙印,又吃惊地问,“大嫂,你这手怎么了?”

她盯着牙印望了几秒,忽然惊呼出声,“大嫂,不会是昨晚小阑珊咬你的吧?”

这是事实。

季新晴勉强笑了,“好了秦玉,别提这事了,可能因为我不在,小阑珊不开心,所以发了点脾气,这事你别放在心上,小阑珊平常还是很乖的。”

季新晴又低头揉了揉孟阑珊的脑袋,望着她木讷的双眼,轻声低哄道,“看啊,我们的小阑珊多乖啊。”

孟秦玉也只是笑了笑,没应话。

……

这几日,季新晴一直都是陪着孟阑珊睡的。

孟秦阅每天都早出晚归,季新晴难得见到他一面。

偶尔有碰面的机会,季新晴也尽量避免了。

她的丈夫,孟秦阅,已经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孟秦阅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她和孟秦阅陷入了冷战,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讲过话。

星期五很快就到了,又是每周一次的家庭聚餐。

孟秦阅再忙也赶回来了,可他却是卡着饭点回来的。

管家正好把餐具摆放好,孟秦阅就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他看都不看季新晴一眼,就对着一脸不悦的孟庆荣说,“爸,你也知道我在公司加班的,所以回来的晚了点,你们先别等我了,我回房洗个澡,待会就下来,你们先吃着吧。”

“哎秦阅,你都累了一天了,还是先吃吧。”王建芬走到他身边,拉住了他的胳臂。

孟秦阅冲着她笑了下,“好了妈,你也忙了一天了,别等我了,先吃吧啊,我洗完澡就下来。”

他很快便上了楼。

孟庆荣瞧出了季新晴和孟秦阅之间的僵局,只是望着季新晴叹了口气,然后开口说,“新晴啊,你明天没什么事吧?”

季新晴摇摇头,“怎么了爸?”

“还记得爸先前跟你提过的事吗?爸说过了这阵子,要放秦阅几天假,让他带着你好好出去散散心的?”

“哦这个啊,”季新晴笑了一下,“我记得呢爸,不过爸,你怎么今天又提了,公司的事应该还没忙完吧,秦阅哪里有时间陪我啊?”

孟庆荣重重地叹了口气,“不行了,这事等不了了,再耽搁下去,爸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还不等季新晴开口说些什么,他就又迅速地开口,“就明天吧,明天正好周末,你和秦阅好好出去玩一玩,待会等秦阅过来,我让他先把公司的事放一放,他最近是有点疏忽你了。”

王建芬瞪了季新晴一眼,刚张了口,就感受到了孟庆荣威慑的目光,她只好顺着他的话,没好气地道,“听你爸的话没错,趁着明天,赶紧完成造人任务,要是还怀不上孩子,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季新晴勉强扯了扯嘴角。

这事,她根本拒绝不得。

十分钟后,孟秦阅从楼上下来了。

孟庆荣把刚刚的事跟他提了下。

却没想到,孟秦阅的第一反应是拒绝。

“不行啊爸,公司最近的业务多的我恨不得使上分身术,哪里还有时间陪新晴出去玩啊?”

说着,他皱了下眉,望向季新晴,“新晴,你也太不懂事了,是不是前段日子,我没陪你和小阑珊的事还记着呢,所以你就跟爸抱不满了?”

“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我这么辛苦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你和小阑珊?”

季新晴低着头,突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孟庆荣将筷子“啪”的一声放在了桌上,不悦地出声,“好了秦阅,别错怪新晴,这事是我主动跟新晴提的。”

“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放这了,要是新晴还怀不上孩子,公司的事你以后就别再插手了。”

“爸你怎么——”

“怎么?爸哪说错了?你姓孟,就有义务为孟家传宗接代。你也不看看董事会的那些人是怎么说爸——”

孟庆荣突然收住了话,然后偷偷瞄了季新晴一眼,叹了口气,“好了不说了,明天就算爸给你放的一天假,好好和新晴造个人。”

话说到这个地步,还搬出了公司的事,孟秦阅不答应也被迫答应了。

吃完晚饭,季新晴帮管家收拾好厨房后,才回到卧室。

孟秦阅正在阳台通电话。

看到季新晴走进来,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慌张,立刻捂着嘴,小声地对着手机说了几句话,然后才挂了电话。

季新晴知道他又在跟那个女人通电话。

她忽然有种冲动,很想上前摔掉孟秦阅的手机!

可是,她无凭无据。

季新晴一言不发地收拾明天出行的东西。

孟秦阅这时也走了过来,看着她,喊了一声,“新晴。”

季新晴的动作只是顿了一顿,却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应。

孟秦阅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他抬起她的脸,逼着她与他对视。

“新晴,你先听我说。”

一对上他的目光,季新晴的眼眶便不由自主地红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眼眶的酸涩,然后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又向后退了几步,这才抬头望向孟秦阅,“你要和我谈什么?”

“新晴,还在生气吗?刚刚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听着他的道歉,季新晴忽然想笑。

她很想问他,他的一声对不起到底值多少钱?

一声对不起,便想抹平他犯下的错?

孟秦阅见她不说话,又叹了口气,“好了新晴,前几天你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们抵掉了好不好?爸刚刚那样说,肯定是看出来我们吵架了,他那是在警告我呢。”

“你也不想看到爸撤掉我的职位吧?嗯?新晴?你说句话好不好?”

不知过了多久,季新晴终于轻叹了口气,“秦阅,那孩子的事你要怎么跟爸说?你这么瞒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不,我把你身体的事跟爸讲清楚?说不定,爸就不会再逼着我们要孩子了。”

“不行!”

尖锐的吼声让季新晴愣住了。

孟秦阅也意识到他的反应太大了,连忙笑了下,“新晴,这事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事关男人的自尊,你可千万不能让爸知道。要是爸为了我四处征求医生,我还要不要在帝都混下去了?”

他的话里有些紧张。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