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出来作文 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很多网红主播外出探店,发现了不少好玩的事情,比如看到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作文,没想到接下来是这样的演出。一个人表演完之后会有其他人陆续补上,就好像是走马观花一样精彩赏不停,让人看得沉醉,直呼发现了新大陆。

  
在观看直播的过程中当随时都能开启现场聊天,将想说的话发送到公屏之中,主播们看到后都会第一时间回复。大家也可以通过弹幕进行留言,提出自己想看的节目或者是一些个人建议,让主播们作参考。
 
据说进入平台看直播很有意思,水友们不仅能够看到主播带来的单人才艺大秀,还能看到双人节目。听说主播们经常会开启连麦PK,和自己的小姐妹进行线上联动,为小伙伴们带来更多精彩的演出。

季新晴站在原地,叹了口气。

她突然不知道将孟秦阅带过来,是对还是错。

杨琪趴在窗户上催她,“会长,发什么愣啊,快上车,就差你一个了!”

季新晴这才弯起了唇,上了车。

“秦阅——”季新晴坐在了孟秦阅身旁的空位上。

可孟秦阅却直接将孟阑珊塞到了她怀里,然后翻了个身,背对着她。

他的周身,有止不住的冷意散发出来。

季新晴蠕动了下唇瓣,可看着孟秦阅,她还是默默地咽下了所有要说的话。

低头看了眼孟阑珊,季新晴故作轻松地说,“小阑珊,今天妈妈和爸爸带你去玩好不好?”

孟阑珊坐在她腿上,却一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

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女儿。

可她身边两个最亲近的人,谁都没有开口和她讲话的意思。

季新晴随后望向窗外,苦涩地勾起了嘴角。

大巴很快开到游乐场。

一行人陆陆续续下了车。

游乐场被杨琪花大价钱包下了,很安静,没有一个游客。

季新晴是“星空”的会长,而孟秦阅又是季新晴的丈夫。

因此,下了车后,很多志愿者上前来跟孟秦阅打招呼。

可能是外人在的缘故,孟秦阅倒没有露出像在车上一样的冷漠,他一一得体地和那些人握了手。

可那些人一走,只剩下他们一家三口时,孟秦阅就又板着一张脸,连目光都懒得再施舍给季新晴。

一路的相对无言,季新晴早就猜到了他生气的原因。

孟阑珊是孟秦阅的女儿,所以他才表现出来了耐心。

可是,在场的其他小朋友,与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孟秦阅根本就不喜欢他们,甚至,他还厌恶与他们呆一块。

想到这里,季新晴便放下了怀里的小阑珊,然后牵着她走到孟秦阅跟前,望着孟秦阅,季新晴努力笑着说,“秦阅,今天爸可是吩咐了,让你带我们娘俩好好玩玩呢,你可别不把爸的话放心里。”

孟秦阅的脸色果然缓和了不少。

可他却仍然没有理睬季新晴,他只是弯下了腰,揉了揉孟阑珊的脸颊,宠溺地开口,“小阑珊,今天爸爸带你玩,你开不开心?”

他又抱起孟阑珊,“走,爸爸带你去玩好玩的。”

他看都不看季新晴一眼,就直接朝前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季新晴的眼眶泛酸了。

他的意思很明确。

他是真的不喜欢她的“星空”机构,也不喜欢那些孩子。

可是,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来?

杨琪走在队伍前边,很快便发现了落了一大截的季新晴。

她简单吩咐了身旁的一位志愿者几句,然后朝着季新晴走去。

“会长,怎么了你?脸色这么不好?哎会长,孟先生人呢?”

杨琪抬头张望了下。

孟秦阅已经走很远了。

她又不解地问,“会长,孟先生怎么不等你先走了?”

季新晴吃力地摇了摇头,她替孟秦阅解释,“琪琪,你喊我一声会长,这总不能白喊吧?在场那么多人,你一个人看不过来,我也不放心,所以我就和他商量了下,结果就是,他看着小阑珊,我看着大家。”

“这合适吗会长?毕竟小阑珊她——”杨琪有些犹豫。

季新晴拉着她往大部队走,“好了琪琪,这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再说,我虽然是会长,可一年下来,我也没为‘星空’做多少事,我多多少少有些愧疚的,你就不要拒绝了。”

“可是——”

季新晴加重了音调,“琪琪!”

“好吧,谁让你是会长呢,我听你的。”

……

负责看守小朋友的志愿者都聚集在了一起。

可季新晴却看到,孟秦阅竟然独自一人带着孟阑珊到了不远处,没有丝毫参与大部队的意思。

她的心有些寒。

孟秦阅大学追她时的稳重体贴,与他现在的冷漠形成了鲜明对比。

季新晴忽然看不透,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很快便有志愿者上前询问情况,问孟先生怎么不带着孩子一起过来玩。

虽然对孟秦阅感到失望,可季新晴还是努力维持着他的形象。

“哦没事,他只是有些不适应大部队活动,你们先让他缓一缓,他很快便过来了,你们带着孩子先玩起来吧。”

虽然话有些勉强,可那些志愿者也没有再问下去。

游乐设施关了不少,开放的只有几个适合小朋友玩的。

一共七个小朋友,却并不是每个都很沉默。

其中就有一个就很活泼。

他率先坐上了旋转木马,在马上欢呼着。

看护他的志愿者跟着他,一左一右地坐在了他的身后。

小孩子终究只是小孩子,爱玩是他们的天性。

看着木马,其余的小朋友纷纷眼馋了。

看护他们的志愿者让他们一一上了木马。

由于包下了游乐场,所以旋转木马没有时间限制。

六个小朋友坐在木马上,转啊转啊,笑的很开心。

季新晴和杨琪站在不远处,看着孩子们的笑脸,她们的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扬了起来。

没多久,杨琪忽然指着一处,惊奇地问,“哎会长,孟先生怎么抱着小阑珊到那边晒太阳去了?他不带着孩子玩一玩吗?”

顺着杨琪手指的方向望去,季新晴看到孟秦阅坐在长椅上,晒着太阳,很惬意地在玩手机,而孟阑珊,则蹲在地上,正在地上写着什么。

杨琪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好心地开口,“会长,医生说了,集体活动,对减轻自闭症的病情是有很大帮助的,可这孟先生怎么?”

季新晴挥手示意她别说下去。

“你看着点,我过去一下。”

天气很阴寒。

孟秦阅玩手机正玩的起劲的时候,眼前突然投下一片黑影,耳边也跟着响起一道嗓音,“秦阅,你怎么不带小阑珊过去玩?”

孟秦阅的神色一下子变得紧张,他迅速将手机塞进衣兜,没好气地吼道,“我能带她玩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她——”

话没说完,他就立刻又止住了,“季新晴!我还没说你,你倒是来说我了!你眼里不是只有你的‘星空’吗?还管我跟小阑珊干嘛!”

他迅速抱起孟阑珊,“小阑珊,妈妈不要你了,走,爸爸带你去玩好玩的。”

医生特地嘱咐过,自闭的孩子心思很敏感,切记对他们说“不要他们了”这一类的字眼。

季新晴来气了,“孟秦阅!”

可顾忌着不远处的一大堆人,季新晴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秦阅,你能不能别闹?小阑珊需要多参加集体活动,医生都说了——”

孟秦阅冷冷打断了她,“医生医生,你就知道听医生的话!可我告诉你,孟阑珊是我的女儿,我要带她去哪就带她去哪,医生管不着,你更管不着!”

他抱着孟阑珊就走。

季新晴上前拦住了他。

她此刻终于忍不住了,“孟秦阅,你到底在发什么神经!说来的是你,现在怎么又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我发神经?”孟秦阅讥笑了一声,“季新晴,我刚刚可是被你逼着上大巴的,那么多人看着呢,我能说不来?”

“嘟嘟——”

孟秦阅兜里的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他脸色一变,然后放下了孟阑珊,跑到不远处接了电话。

季新晴气的站在原地。

两人昨晚的温情,好似昙花一现。

不过几个小时,两个人又恢复了这冰冷的夫妻关系。

孟秦阅很快便回来了,却冷冷地冲季新晴说,“季大会长,我公司有事,我现在要立刻回去一趟,麻烦你照顾好小阑珊。”

他转身就走,还没走几步,就又转过身,“哦对了,我现在打的去公司,车我也会叫人开到公司,你就乘坐大巴回去吧。”

“你——”

孟秦阅却头都不回地走了。

季新晴气的心脏也开始发疼。

最近的孟秦阅,总是会无缘无故地冲她脾气。

她原谅了一次又一次,他却一次比一次变本加厉。

眼眶红了一大片,季新晴想起孟阑珊还在这里,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努力弯了弯嘴角,她走到孟阑珊身边,蹲下了身子,轻声问,“小阑珊,你又在写什么啊?”

目光落向地面。

季新晴再次看到那串熟悉的11位数。

是……小琴打来的?

季新晴一愣,却迅速起身,走到孟秦阅刚刚坐过的长椅处,她慢慢蹲下身子,又看到地面一串串熟悉的数。

她知道,小阑珊不会无缘无故地写这些数字。

她一定是事先看到过。

所以,刚刚孟秦阅坐这的时候,还跟小琴打过电话了?

他们聊了什么?

孟秦阅玩手机竟然玩的那么开心。

季新晴这时也忽然想起,孟秦阅刚刚看到她时,神色很慌张。

好似在怕她看到什么东西。

季新晴很快便想起孟秦阅手机里的秘密。

那个备注为沈典典的女人。

所以,刚刚,孟秦阅是在跟那个女人……聊天?

那是不是,孟秦阅他,只是找了公司有急事的借口,去找那个女人了?

季新晴的身子虚晃了一下,脸色也变得惨白。

她蹲了好久,才慢慢站起身。

孟阑珊还蹲在那,写着同一串数。

季新晴此刻的笑已经像哭了,她半蹲下去,将孟阑珊从地上拉了起来。

医生嘱咐过,不能将负面情绪带给自闭症的孩子。

可是,望着表情木讷的孟阑珊,季新晴的眼眶再一次红了。

她却还是努力笑着,解释道,“小阑珊,妈妈没有跟爸爸吵架,妈妈也没有不要你,爸爸要挣钱养家,所以就先走了,那妈妈现在带你去玩好不好?”

孟阑珊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季新晴难受的想哭,耳边却在此时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会长!大事!大事!”

是杨琪的声音,却很慌张。

季新晴擦了擦眼,然后才笑着转身,“怎么了琪琪,我可是难得看到你这个样子。”

失态的杨琪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她整个心思都扑在大事上了。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大事!”

季新晴此刻的情绪已经平稳多了,等跑过来的杨琪缓了缓后,她才又问,“什么大事?”

杨琪懊恼地皱了下眉,“唉,都怪我不好,今天只顾着看着那些孩子,我竟然把最重要的大事忘了,要不是接到电话,我都把他给忘了!”

他?

季新晴又说,“琪琪,别急,你把事情说清楚。”

杨琪舒了口气,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

可她讲完后,却轮到季新晴不淡定了。

她不由自主地绷直了身体,神色很不自然,“琪琪,你是说,那位赞助商要来?”

“对啊会长,前天,那位先生的助理打了电话给我,我就将游玩的事跟他提了下,可没想到,昨天那位助理竟然打过来通知我,说那位先生也要参加这个活动。”

杨琪尴尬地笑了笑,“我这不是忙忘记了嘛。现在一想起来,我就赶着来通知你了。”

“说起来会长,我到现在也没见过那先生一面呢!他到底是谁啊?竟然这么大手笔地投了一千万?!”

季新晴犹豫了一下,她不知道该不该将赞助商的真实身份告诉杨琪。

可是,那是唐瑾尧啊。

她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严肃地望向杨琪,一字一顿地开口,“琪琪,我不吓你,我待会告诉你的都是真的。”

杨琪愣愣地点了下头,“怎么了会长,难道那先生——”

“他是唐瑾尧,帝都唐家的小少爷,唐瑾尧。”

卡在喉腔的话,被杨琪生生止住,她不可置信地望向季新晴,又抬起头望向某处,“会长,你是指那位先生吗?”

季新晴一愣,循着她的视线望去,望见一个男人慢慢朝她走来。

男人走的很是从容淡定。

细碎的光辉里,察觉到季新晴视线的男人,突然停了下来。

好看的让人不敢直视的男人,就那样优雅地站在那里,姿态从容。

他静静地站在那有一会的时间后,才重新迈开步伐。

停在了季新晴面前,他轻轻眯了眼开口,“季小姐,又见面了。”

然后低下头,望向孟阑珊,他笑了一下,开口,“小阑珊,还记得唐叔叔吗?”

上次,孟阑珊喊了他叔叔,只不过这次,孟阑珊没有半点的反应。

唐瑾尧毫不在意地轻扯了下嘴角。

再次望向季新晴,“怎么了季小姐,你好像很吃惊的样子?”

季新晴默了默,然后开口,“没有的事,唐先生,我代表‘星空’机构欢迎您。”

季新晴搞不懂出生顶级豪门的公子哥,怎么会来这名不见经传的小游乐场。

顶着男人的视线,她勉强笑了下,“唐先生,你怎么来了?”

唐瑾尧并没开口回答她。

他向前迈了一步。

季新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下意识地就要向后退。

只是,出乎意料的,唐瑾尧竟然停在了孟阑珊的面前,缓缓低下了身子,“小阑珊,你要跟唐叔叔一起去玩吗?”

孟阑珊没有反应。

唐瑾尧也不生气,很耐心地半蹲在那。

不知过了多久,孟阑珊才慢慢挪了下脚步,她朝着唐瑾尧走近,然后,张开了她的双臂。

“真乖。”唐瑾尧夸了她一句,然后抱起了小阑珊。

季新晴看的一脸错愕。

怎么也料不到,她那事事都不感兴趣的自闭症女儿,竟然,竟然……

孟阑珊的身子小小的,被唐瑾尧抱在怀里,很乖,她似乎很享受。

季新晴瞪大了眼,终于反应了过来,她冲着唐瑾尧歉意地笑了笑,“对不住啊唐先生,小阑珊她——”

不等她说完,唐瑾尧就打断了她,“季小姐,你要一起吗?”

一……起?

这样的情况,完全是季新晴始料未及的。

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小阑珊很喜欢唐瑾尧。

这个认知,让季新晴很不舒服。

她很怨恨的望向唐瑾尧。

这个笑起来一脸邪气的男人,小阑珊到底是喜欢上了他哪一点?!

唐瑾尧等不到她的回答,又问,“季小姐,你要一起吗?”

杨琪这时也悄悄地抬手撞了下季新晴的胳臂肘,压低了声音开口,“会长,唐先生问你话呢,你还发什么呆啊。”

季新晴收回目光,默了默,回道,“那就麻烦你了唐先生。”她停了一下,然后又说,“哦对了唐先生,你先带小阑珊去玩吧,我还有点事要交代。”

“行,我在那等你。”唐瑾尧用目光示意了下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唐瑾尧抱着孟阑珊走远后,季新晴才冲着杨琪叹了口气,“琪琪,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杨琪此时也有点愣,明显还没回过神。

傻傻地笑了下,“会长,我今天竟然见到唐少爷真人了。”

季新晴知道她在犯花痴。

毕竟那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的住。

“琪琪。”季新晴加重了声调。

杨琪身子一怔,终于回到了现实。

“咦对了会长,孟先生呢?我刚刚就没看到他人。”杨琪四处张望着。

“他啊,他有事先回公司了。”

“哦这样啊。”

杨琪又小心地扫了眼不远处的男人,有些好奇地问,“会长,这小阑珊平日里不是不主动跟人接近的吗?”

不提还好,一提这事,季新晴就感觉气闷。

那可是她的女儿啊。

她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琪琪,所以我待会不能陪着你了。毕竟,唐先生他——”

杨琪摆摆手,“没事的会长,就那么些个人,我会看好他们的,再说了,这唐先生明显是冲着小阑珊来的,我上前也不合适,所以会长,你可要好好招待我们这位大客户。”

“还有啊会长,”杨琪覆在了季新晴的耳边,轻声说,“跟你讲件事,你可千万别生气,我觉得吧,这孟先生有点不靠谱,他好像对小阑珊不怎么上心,你刚刚也看到了,他竟然抛下小阑珊自己一个人去玩手机。”

“会长,这话我就说说,你可千万别生气。”杨琪努力地澄清自己。

“没事,你赶紧回去吧,那些人可离不开你。”

“那会长,我刚刚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啊,说不定是我误会孟先生了,要不然我这罪过可就大了。”

季新晴努力地笑,“快回去吧,那边都有人在喊你了。”

“会长,你真没事啊?这孟先生怎么说走就走了?”

季新晴再一次朝她点头,“放心,我真没事,我还要去照顾小阑珊呢。”

可是,杨琪走后,季新晴怎么也装不来笑的样子了。

杨琪说的没错,孟秦阅他,真的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她垂下了眸,想起不远处正等着自己的唐瑾尧,还是努力扯出了笑意。

“抱歉啊唐先生,我来晚了。”季新晴又摸了摸孟阑珊的脑袋,伸手就要抱她,“小阑珊,妈妈抱好不好?”

可是,孟阑珊竟然往唐瑾尧怀里缩了几分。

季新晴被她的反应搞得不知所措。

她这个当妈的,竟然被……排斥了。

唐瑾尧眯眼笑了下,“季小姐,看来,小阑珊喜欢我胜过喜欢你。”

男人一字一顿地开口,好似在揶揄。

不过,这是季新晴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可是,她却很窝火。

她抬头瞪了眼唐瑾尧,可望着那张脸,她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唐瑾尧,是小阑珊如今唯一接纳的人。

只能闷闷地低下头。

唐瑾尧似乎被逗乐了,竟然低低笑出了声。

季新晴站在孟阑珊跟前,与他隔的极近。

男人温热的气息,一阵阵的扑在了她的脸上。

好闻的紧。

季新晴的脸蛋却一下子红了,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怎么了季小姐?”唐瑾尧似笑非笑。

当了三年的“星空”会长,季新晴与各式各样的男人打过交道。

可是,像唐瑾尧这种,优雅与邪气集一身的男人,她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季新晴默了好久,才重新抬起头,不过,她此刻的笑明显不自然了,“唐先生,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

“哦?什么问题?”

“唐先生今天怎么抽空来这了?”

唐瑾尧望着季新晴,缓缓勾起了唇,“你说呢季小姐?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来的?”

他是商人,做的每一件事肯定都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

季新晴不会单纯的以为,唐瑾尧真的善心大发,浪费一大笔钱在“星空”机构上,也不会相信他闲得慌,跑到这来,只是为了抱抱小阑珊。

可是,她却真的猜不透唐瑾尧的用意。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