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才三根手指就不行啦作文 宝宝你的水都拉丝了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宝宝回到了女士接待区。

她看到今晚的寿星,王建芬,正坐在沙发上,周围坐满了一圈人。

一群人坐在那里,谈笑着,气氛很融洽。

和婆婆王建芬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了六年,宝宝深谙她的脾性。

她知道王建芬看自己不顺眼,所以她没有上前自讨没趣。

她在客厅扫了一圈,没看到管家和孟阑珊的影子,然后便上了楼。

今晚来的女宾客都是帝都的阔太太。

王建芬本不就是富贵人家。

她是从贫民一点点爬到这个地步的,因此她极力地想融入阔太太的圈子里。

“哎,孙太太,你最近皮肤可是越来越好了。”王建芬极力夸赞着身旁的一位妇女。

孙太太笑了笑,客气地夸赞了她一句。

“哪里哪里,你也不错。”

不知是谁,提及了孩子的事,话题便从皮肤保养转到了孩子上。

“我家那两个已经七岁了,哎呦呦,从他们出生开始,我日子就没消停过,这家里每天被他俩搞的是乌烟瘴气的,管都管不过来。”

“唉,我家那孙子也是,简直就是大闹天宫的主,可你别说,孩子就是怕当妈的,我每次一把他妈搬出来,他就乖乖听话了。”

“还好我家是个孙女,整天糯糯地喊我奶奶,我心都化了。”

……

王建芬脸上的笑已经挂不住了。

她不仅没有孙子,连孙女都是个有病的!

她刚想找了借口溜走,就有人将话题扯到了她身上。

“对了孟太太,我记得你也有个孙女的,今晚你可是寿星,怎么到现在都没瞧见她的影子?你快点将她带出来给我们大家伙瞧瞧!”

有人跟着起哄了,“对啊孟太太,我刚刚可是看见你儿子和儿媳妇了,模样可不错,你孙女肯定也遗传了他们,这可没有好藏着掖着的!”

王建芬讪讪地笑了笑,随口撒了个谎,“哦她啊,下午的时候着了凉,晚上我就没让她下来,小孩子嘛,太容易生病了。”

孟阑珊就是她的耻辱,她从未对外公开过。

可其中一名太太,却突然指了某一处,吃惊地说,“哎,孟太太,那是你儿媳妇吧,她牵的那小孩是不是就你孙女?”

所有人都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看到宝宝牵着个小女孩从楼上下来了。

小女孩的长得白白净净的,完全是与宝宝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可是,她的表情却有点怪。

不知是谁小声说了一句,“哎我听说,孟夫人这孙女还没开口讲过一句话,好像脑子有病……”

王建芬的眼角突突跳了几下。

看着宝宝朝她走过来,她又不好发作,周围这么多人,多多少少都得顾着点。

她勉强冲宝宝笑了下,问,“新晴啊,你怎么带她下来了?”

“妈,小阑珊还没吃完饭,我带她下来吃点东西。”

几位太太立马拿了桌上的糕点递给宝宝,“这是你闺女吧?”

宝宝点头道了谢,看着她们望着向阑珊的异样眼光,她又简单说明了下孟阑珊的情况。

那些太太们一听到孟阑珊的情况,就摇了摇头,纷纷惋惜了几句。

“哎,这么可爱的女孩,上天还真是不长眼。”

……

王建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那些惋惜的话落在耳中,她只听出了一股讽刺的意味。

看着宝宝,她是越看越糟心。

宝宝也瞧出了王建芬的不悦,她没有多待,喂着小阑珊吃了几块糕点后,她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可女士接待区的气氛却没有刚刚的活跃了。

王建芬似乎能听到她们在背后窃窃私语。

可她还是客气地应付着。

此刻的男客区——

孟秦阅来到男客区,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焦点。

那是个气质和样貌都十分出尘的男人。

久在商界打拼,是以孟秦阅一眼就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那是商界的传说,唐瑾尧。

听闻他28岁的时候,就接任了偌大的唐家。

那时的他,刚被唐家推出来,不被任何人看好。

都说他一个公子哥,怎么可能撑得起偌大的唐家家业。

可短短几年,他就打了所有人一个耳光。

他不仅让唐家的事业迎来高峰,自己同时也成了帝都内一个不可攀比的神话。

唐瑾尧的到来,显然是让孟秦阅很吃惊的。

怎么也料不到,孟庆荣竟然能请得动这位公子哥!

孟氏企业在帝都是个什么位置,孟秦阅心里清楚。

算不上一流企业,顶多是二流企业中的二流。

可这样的企业,根本入不了唐瑾尧的眼。

孟秦阅忽然猜不透唐瑾尧的心思。

可是,他也不想白白浪费这么一个机会。

都说与唐家攀上关系的人,这辈子都会顺风顺水下去。

唐瑾尧既然肯赏脸到孟家作客,那肯定也是给了孟庆荣几分薄面的。

孟秦阅挺直了身子,又端起一杯酒,走到了唐瑾尧的跟前。

他很客气地叫了一声,“唐先生。”

唐瑾尧看了他一眼,姿态倨傲地挑了下眉,“你是——”

“唐先生,我是孟秦阅。”

唐瑾尧依旧不解地望着他,仿佛孟秦阅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很陌生。

孟秦阅向来被恭迎惯了,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可随后就又提醒道,“唐先生总该听过我父亲孟庆荣吧?”

唐瑾尧皱了下眉,很显然,他同样没听过孟庆荣这个名号。

孟秦阅被他的反应搞得不知所措。

都到孟家作客了,肯定也收到了孟家的请帖,可怎么,他就没听过他和爸的名字呢?

几秒的沉默之后,唐瑾尧突然开口问,“你是……季小姐的丈夫?”

季小姐?

“唐先生,你在说新晴?宝宝?”

唐瑾尧这才扯唇笑了下,“原来你就是季小姐的丈夫。”

宝宝是他老婆,却被他称作季小姐,孟秦阅的心底是有些不舒服的。

可他更不舒服的却是,他是因为他的老婆才被唐瑾尧认识的。

这简直伤害他的自尊!

可唐瑾尧是什么人,孟秦阅根本不敢在他面前造次,他只是顺着他的话问,“唐先生,你认得我妻子?”

唐瑾尧眯着眼点了下头,“怎么,季小姐没跟你说我是‘星空’机构新的赞助商?”

赞助商?

孟秦阅的脸色变了几变。

他倒是从来不知道,宝宝还有这么大的能耐,竟找了唐瑾尧做赞助商!

可是,她竟然瞒着自己这么大的消息。

孟秦阅忽然有些不悦,看着面前满身贵气的男子,他还是勉强笑了笑,“这样啊唐先生,还真是让你破费了。”

唐瑾尧却漫不经心地回道,“没事,对我来说,那只是笔小钱。”

他又直直望向孟秦阅,又突然问,“可是,我却很好奇,孟家也不缺那笔钱,只是为什么,季小姐还那么费力地寻找赞助商?”

“这个啊,”孟秦阅的眸不自然地闪躲了一下,“哎,也怪我不好,最近只顾着忙生意了,等到我知道的时候,新晴已经拉了新的赞助商,只是我一直不知道,原来那位赞助商就是唐先生您。”

“这样,”唐瑾尧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才笑了一下,继续说,“看不出来,孟总还是个大忙人。”

他的话,让孟秦阅顿时变了脸色。

“啊对了唐先生,我突然想起来爸找我有事,就不陪你了。”

唐瑾尧举起手中的酒,示意他请便。

孟秦阅脸色难看的走到小角落,看着待在女客区的宝宝,他扯了扯领带,忽然感觉气闷。

“哥。”身后突然有人小声的叫他。

孟秦阅转过了身,看到孟秦玉偷偷摸摸地站在墙角,满脸兴奋地盯着他,“哥,你过来一下。”

他走过去,训斥了一顿,“今天是妈的生日,你不陪妈跑这来做什么!说,你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孟秦玉委屈地扫了他一眼,然后朝着某处努了努嘴,“哥,你怎么这么说我,这可是爸的意思。”

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孟秦阅看到人群中的焦点,唐瑾尧。

“我不是看到你刚刚跟唐少爷说了话,这才找你的嘛。”

少女的心思那么明显。

看着孟秦玉脸上的娇羞,孟秦阅也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他这妹妹,虽说性子刁钻了点,但模样家世样样不差。

若是能攀上唐家这棵大树,那他们孟家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哪个女孩子没有一点小公主脾气,再说了,唐瑾尧一个男人,应该不会计较的吧?

似是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孟秦阅嘴角的笑意加深。

“走吧,秦玉,哥哥带你去认识一下今晚的贵客。”

孟秦玉知道他答应了,娇羞地挽住了他的手臂。

两人朝着唐瑾尧走去。

“唐先生。”孟秦阅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将孟秦玉往唐瑾尧那里推了推,他笑着说,“这是我妹妹孟秦玉,她啊,可是一直崇拜着你呢,却又不好意思过来找你,这不,硬是又拖着我一起过来了。”

他的话说的那么隐晦,唐瑾尧却站那不动,似笑非笑。

孟秦阅捉摸不透他的心思,只好又推了孟秦玉一下。

“哥——”孟秦玉撅起了嘴,可随后还是装作迫不得已的样子望向唐瑾尧,她咬着唇说,“唐少爷,你——”

“失陪。”

只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唐瑾尧便越过两人朝前走去。

孟秦玉愣愣地看着唐瑾尧走到宝宝面前,她的眸底慢慢地泛上了一层冷意。

她暗暗捏紧了拳,“哥,唐少爷这是……不喜欢我?”

孟秦阅也有些不明所以,他安抚孟秦玉,“秦玉,别乱想,他是你嫂子的生意伙伴,只是过去打了招呼。”

只是,他的话听着却有些勉强。

宝宝一个女人,怎么会与顶级豪门的唐家小少爷成了生意伙伴?

孟秦玉没让自己失态,她扫了眼不远处愣怔的宝宝,然后又低下了头说,“那哥,要是嫂子认识唐少爷,你可要让她帮我。”

“放心吧秦玉,你是我妹妹,她不帮你帮谁。”孟秦阅笑了笑,“好了,你快去陪妈吧,我过去看看。”

“嗯,谢谢哥。”

……

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宝宝有些懵。

路被拦住,宝宝只能紧紧护住了身前的小阑珊,不确定的问,“唐先生,你……找我?”

唐瑾尧站在那,用他那如古潭深幽的眸子盯着她。

好久后,他才低下头,又看向她怀里的小女孩。

唇角的笑逐蔓延了开来,“季小姐,这是你女儿吧?”

宝宝卡在喉腔里的那个“是”字还没发出来,唐瑾尧就突然走近她,然后在她的目光下,缓缓低下了身子。

宝宝完全被吓住了,“唐先生你——”

“她跟你长得很像。”

男人从容淡定地半蹲在那,丝毫不在乎周围的异样眼光。

他又伸手揉了揉孟阑珊的脑袋,声音沉沉的问,“她叫什么名字?”

看着他的举动,宝宝也收走了心里的疑惑,然后开口回道,“她叫孟阑珊,唐先生,你可以叫她小阑珊。”

说完,她又耐心地对孟阑珊说,“小阑珊,这是唐叔叔。”

孟阑珊却只是昂着头,睁着一双眼睛望向唐瑾尧。

宝宝尴尬地解释,“唐先生,抱歉,小阑珊的情况有些特殊。”

她还想开口解释,唐瑾尧就抬手,示意她别说下去。

望着孟阑珊,他随后又说,“她很可爱。”

宝宝诧异地望向他。

这个男人,满身的骄傲和贵气,可是,面对小阑珊的时候,他竟然放下了所有的身段……

宝宝忽然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这段日子以来,身为小阑珊父亲的孟秦阅,已经很久没有抽出时间来陪她了……

宝宝勉强笑了下,好心开口,“唐先生,你该起来了,周围还有这么多人看着。”

她怕自己再被看下去,就会惹来是非。

可唐瑾尧却依旧静静地半蹲在那,对上孟阑珊清亮的视线,他突然笑了一下,然后开口,“小阑珊,我是唐叔叔。”

宝宝脸色不自然地站在那。

只是,出乎意料的,宝宝看到,向来沉默的孟阑珊,冲着面前的男人,缓缓咧开了嘴角。

“叔——叔——”

糯糯的声调,很小,还有些吃力,可是,满客厅的嘈杂声中,宝宝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唐瑾尧这时站了起来,“小阑珊很听话。”

宝宝却有些不知所措,她望望唐瑾尧,又望望孟阑珊,最后才红着眼眶蹲下了身子,她指着自己的唇瓣,“小阑珊,我是妈妈。妈——妈。”

“嗯?你叫一声好不好?”

“你刚刚都叫叔叔了?”

“我是妈妈啊,妈妈。”

可是这次,孟阑珊却像往常一样沉默着。

无论宝宝怎么劝说,她都始终不肯张口。

难过是无法避免的。

她的亲生女儿,开口的第一句话,既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竟然是叔叔……

宝宝收走眼里的黯淡,很快收拾好了情绪。

没事,她的小阑珊,肯开口讲话就是好事。

有了第一句,自然也会有第二句,第三句……

站在不远处,孟秦阅将唐瑾尧与宝宝间的互动看的一清二楚。

两人间的关系很是熟稔,似乎早就认识了。

孟秦阅很火大。

他料不到,他的老婆,宝宝,竟然与别的男人这么熟!

可是,宝宝嫁给他六年,他了解她事事不爱出头的脾气。

不然,他也不会从唐瑾尧的口中听到赞助的消息。

可是,看着宝宝,孟秦阅还是觉得身体有一阵火在烧。

他很想冲过去,告诉唐瑾尧,宝宝是他老婆!

可是,想起唐瑾尧在帝都的势力,孟秦阅还是压下了所有的不满。

宴席很快结束,宝宝将孟阑珊交给管家,又和孟秦阅一起送宾客离开。

客厅里的最后一位客人走了后,孟秦阅冷冷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宝宝有些愣,“怎么了秦阅?”

孟庆荣还在客厅,孟秦阅也不好当场发作,只是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宝宝,爸妈还在这里,我不和你吵,你好好想想你最近干了什么,待会跟我解释清楚。”

说完,他就转身上了楼。

耳边传来一声关门声。

宝宝还愣愣地没反应过来。

孟秦阅那话,是什么意思?

她最近干了什么?

宝宝忽然想笑。

她都还没开始问他最近干了什么,他就先发制人了。

他这是倒打一耙吗?

她甩了甩头,只当孟秦阅在发神经。

收拾好客厅,宝宝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卧室。

孟秦阅坐在床边,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宝宝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她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想去拉他的手,“秦阅,我告诉你个好消息,今晚小阑珊她——”

孟秦阅却挥开她的手,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宝宝,我告诉你,别每次都把小阑珊拿出来当挡箭牌。”

他此刻的眉紧皱,宝宝望着他,忽然觉得他很陌生。

好像就是从这阵子开始,孟秦阅变了,变得不再像她认识的那个秦阅。

是因为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吗?

宝宝的心脏一哆嗦,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听到耳边一声厉喝,“宝宝!你赶紧给我交代清楚!你到底是怎么与那个唐瑾尧认识的!”

唐瑾尧?

“宝宝,你真是好样的啊!竟然瞒着我那么大一件事,怪不得最近对我爱理不理的,原来是因为找到了唐家这个靠山啊!”

他的话,渐渐让宝宝明白问题所在。

她低下头问,“秦阅,你都知道了?”

一股气冲到喉腔,孟秦阅猛地站起身子,“宝宝,你什么意思你!要不是唐瑾尧主动提起,我还真不知道你竟然有这本事!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一辈子!”

宝宝舒了一口气,抬头看他,勉强笑了一下,“秦阅,我没这个意思,只是最近事有点多,一下子忘记了。我们是夫妻,我怎么可能瞒着你这么一件大事呢。”

孟秦阅不信她,咬牙说,“宝宝!你这借口找的真好!事多?你倒是说说,你最近有什么事?”

“‘星空’机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挂牌会长!”

孟秦阅今晚发的火有点大。

宝宝鼻尖有些酸,可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望着他说,“秦阅,你别生气,这件事是我不好,我不该瞒着你唐先生的事的。”

“那你说说,你到底怎么认识他的?!”

宝宝默了默,然后回道,“秦阅,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找唐先生谈过资金的事,而且,”宝宝停了下来,盯着孟秦阅望了几秒,才静静开口,“我其实也不知道,唐先生为什么会来投资‘星空’机构。”

孟秦阅冷冷讥笑了一声,“照你这么说,他还主动送上来门当冤大头了?宝宝,你当我是傻子啊!”

他随后想起唐瑾尧对宝宝的称呼。

季小姐。

那可不是一个已婚女士该有的称呼。

“宝宝,你别当我是傻子!你是什么人!唐瑾尧又是什么人!他会平白无故地送钱给你?!”

宝宝努力地向他解释,“不是的秦阅——”

“够了宝宝!你还真当我是白痴啊!你说,他的请帖是不是你送的!”孟秦阅望着宝宝,冷笑了一声,“我说呢宝宝,怪不得你宁愿站在外面吹冷风也不肯进客厅,原来是在等唐瑾尧啊!”

“好啊宝宝真有你的!我说唐瑾尧怎么不认识我和我爸呢,敢情他只认得你啊!”

“秦阅,我没有。”

他越说越离谱,宝宝的解释也变得苍白无力。

“够了宝宝!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滚不滚?”见宝宝坐那不动,孟秦阅顺手扯掉了领带,“好,你不滚,我滚!”

他将领带狠狠打在了宝宝的脸上,然后,夺门而出。

几分钟后,窗外传来引擎发动声。

宝宝还木讷地坐在床边,望着手上的领带发呆。

好久后,她才吃力地站了起来,又走到孟阑珊的卧室。

自从宝宝发现孟阑珊的特殊嗜好后,她就在孟阑珊的卧室里备了纸笔。

因此,当看到孟阑珊坐在床上,正低头写着什么的时候,宝宝就见怪不怪了。

她收拾好乱糟糟的心情,走了过去,然后坐在床边,冲着孟阑珊笑了一下,随后开口问,“小阑珊,你在写什么啊?”

孟阑珊只是抬头望了她一眼,然后就又低下了头。

宝宝不在意地笑了笑,再次开口,“小阑珊,妈妈很好奇哎,你让妈妈看一眼好不好?”

许是今晚孟阑珊开口讲了人生当中第一句话,宝宝对她抱了很大的期待。

小阑珊既然肯开口喊唐瑾尧叔叔,那就说明,她没有把自己一直圈在她的小世界里,她听到唐瑾尧讲话,也听懂了的。

可是,她是小阑珊的妈妈啊,她陪了她四年多啊……

她怎么可能比不上仅有一面之缘的唐瑾尧。

几秒后,孟阑珊果然停下了手中的笔,却沉默着没有任何动静。

宝宝心一喜,再次轻声说,“小阑珊,妈妈看一眼好不好?”

她耐心地等了很久。

孟阑珊放下笔,然后将纸拿给了她。

宝宝笑着亲了她一口,“小阑珊真乖。”

接过纸,宝宝看到上面一串被写了很多遍的数字。

只扫了一眼,宝宝就想起,这是孟阑珊那天在大树下写下的那串11个数。

她当时只当孟阑珊在别处看来了这串数字,没有在意。

可是现在……

小阑珊是又见到那串数了吗?

她在哪见到的?

正疑惑着,宝宝听到耳边一阵急促的铃声。

是从她的卧室传来的。

宝宝将纸还给孟阑珊,“小阑珊,你乖乖的啊,妈妈先去接个电话,待会再来看你。”

回到卧室,宝宝看到床上正不断闪烁着的手机。

那是孟秦阅落下来的。

宝宝走过去,扫了眼屏幕。

她看到一串熟悉的数……

是孟阑珊写下的那串11位数。

是因为孟秦阅接这个电话的时候,恰好被孟阑珊看到了吗?

宝宝又看向备注。

沈经理。

她皱着眉按下了接通键,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电话里面一道柔媚至极的嗓音。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