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里面太温暖了我不出来 我有点大可能有点疼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季新晴还默默回想着她说的话。

跟杨琪道了别,季新晴回到孟家。

已经傍晚,天色微黑。

走进庭院,季新晴看到孟阑珊独自一人蹲在一颗大树下,在地上不停地写写画画着。

季新晴笑着走过去,蹲下了身子问,“小阑珊,你在写什么啊?”

目光落向地面。

季新晴看到了一串数字。

她有些诧异,又问,“小阑珊,这是你写的?”

小阑珊不过四岁多,根本没有接触过学前启蒙教育。

那她怎么会识数的?

可是,孟阑珊却没有回答。

季新晴又细看了下地上的数字。

歪歪扭扭的,不像是一个大人会写出来的字迹。

那这就是……

季新晴吃惊地望向孟阑珊。

孟阑珊此刻的目光很专注,虽然表情还有些木,可她却执着地拿起一根小棍子,又写下了一串数字。

季新晴想起李月说的话,没有打扰她,只是默默地在一旁看着。

数字很眼熟,季新晴越看,越觉得她似乎在哪里看到过。

在孟阑珊又一次写下那串数字时,季新晴才猛地想起,这分明就是她前几天清算她的金库时,写的那个数目!

那天,小阑珊还拿着那张纸认真的看了好一会儿,她那时还没有注意,却没有料到,小阑珊竟然记住了那串数。

难道,这就是李月说的智力特殊?

季新晴不敢妄自猜测,又看了看孟阑珊写的其他数字。

她还看到一串数。

11位,却很陌生。

季新晴不记得她有写过这11个数,只当孟阑珊在别处看来的。

可是,这一重大发现,却让季新晴有些激动。

是不是,她的小阑珊,对数字很敏感?

季新晴没有离开,她一直陪着孟阑珊,蹲在大树下。

管家很快便来招呼两人吃晚饭。

季新晴这才抱起孟阑珊进了客厅。

没过多久,孟庆荣也下了楼。

看着季新晴身旁的空位,他的眉头一皱,问道,“新晴,秦阅怎么没有回来?”

一提起孟秦阅,那些被季新晴努力忘记的不快,便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脑海。

发票,珠宝,女人……

她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可望着身旁的孟阑珊,她还是努力弯了弯唇,回道,“爸,秦阅说公司有紧急的事要处理,他还在加班呢。”

孟庆荣的脸色沉了下去,“他有什么事要忙?我怎么不记得公司有紧急的事?”

季新晴依旧在笑,“爸,你又不是不知道秦阅的性子,他啊,是个工作狂呢。”

王建芬在一旁嗤笑了一声,“季新晴,你这老婆是怎么当的?你还真当我们秦阅是摇钱树啊,我告诉你,他要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我让你吃不了兜子走!”

季新晴默默捏紧了筷子,没说话。

孟秦玉此时也说,“大嫂,这我也要说说你了啊,大哥娶你回来,可不是把你当菩萨供着的,你又不用上班,好歹在家里干干家务吧,可你倒好,把事情全扔给了管家,自己一个人出去快活,你心里过意的去吗?”

孟庆容淡淡扫了他一眼,“好了,说这些有什么用。吃饭。”

孟秦玉这才不满地闭了嘴。

吃了几口,孟庆荣就又停了下来,望向季新晴,“对了新晴,我让管家通知你张医生的事,你和秦阅下午有没有去检查?”

“放心吧爸,我和秦阅都去了。”季新晴从包里掏出两份报告,递给孟庆荣,“爸,你看,我和秦阅的报告都在这呢。”

孟庆荣接过看了。

依旧是相同的检查结果,各项检查结果都很正常。

可是……孟庆荣扫了埋头吃饭的季新晴一眼。

她这肚子,怎么就迟迟没有动静呢?

难道说……

孟庆荣放下了筷子,又开口说,“新晴啊,你和秦阅是不是出问题了?我看秦阅最近都没怎么在家里吃过饭。”

季新晴默了默,才笑着开口回,“爸,没有的事。他说公司最近有几笔大单子,一直都是在公司吃的。”

她的笑看起来很勉强。

孟庆容也没再细问下去,只是吩咐管家打了孟秦阅的电话,让他早点回来。

婆婆和小姑子没有再找茬,一顿饭下来,季新晴吃的很安静。

吃完晚饭,季新晴就带着孟阑珊回了卧室。

她从抽屉里抽出两张白纸。

然后,季新晴在其中一张白纸上写下了一长串毫无规律的数字。

季新晴又将白纸放在孟阑珊面前。

果不其然,孟阑珊对上面的数字很感兴趣,她接过了那张纸,很认真地看了起来。

大概过了十分钟,季新晴又拿出另一张白纸,她笑着对孟阑珊说,“小阑珊,你帮妈妈一个忙好不好,妈妈忘记刚刚写过什么了,你帮妈妈再写下来好不好?”

孟阑珊盯着她手上的纸不说话。

就在季新晴觉得失望时,孟阑珊突然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那张纸。

季新晴欣喜地将笔递给她,她耐心地解释道,“小阑珊,这个是笔,比你刚刚的小棍子好用哦。”

孟阑珊趴在床沿边。

她的手很小,握着笔很吃力。

可是,看着她写下来的歪七八钮的数字,季新晴拿起刚刚的白纸对照了一下,竟发现,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季新晴的心跳动了一下。

孟阑珊此时也将刚刚的那串数字写完了,她面无表情地将白纸递给季新晴。

季新晴笑着接过,然后弯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小阑珊真棒。”

季新晴又抱着孟阑珊回了房。

坐在床头边,季新晴写下了一到十十个数。

孟阑珊躺在床上,望着她不说话。

季新晴笑了下,然后将纸举到她眼前,很耐心地说,“小阑珊,妈妈教你认数好不好,你看,你是不是觉得他们很熟悉?你今天已经见过它们很多次了哦。”

“这是一,”季新晴指着一说。

孟阑珊没说话,却紧盯着她指的那个数。

季新晴知道她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自顾自地往下继续说。

教完十个数,季新晴突然又指着自己的唇瓣,一字一顿地开口,“小阑珊,我是妈——妈——,妈——妈——”

可是,孟阑珊还是半点的反应都没有。

这是季新晴遭了那么多的罪才生下来的孩子,她怎么不抱期待?

可是,期待越大,失望也越大。

季新晴收走眸底的黯淡,吻了吻孟阑珊的额头,这才回到自个的卧室。

季新晴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白日里发生的事,一幕幕地在她脑海里重现着,让她困意全无。

已经深夜,整个孟家大院几乎听不到半点杂声。

不知过了多久,季新晴听到窗外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季新晴回过神,意识到忙着处理大客户的孟秦阅,终于回来了。

她勉强起了身。

孟秦阅轻声轻脚地打开门,他一开了灯,就看到季新晴正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

他有些吃惊,眸闪躲了两下,然后才走进房间,顺手关上门。

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开口,“不是让你别等我的吗?我都以为你睡了。”

他又摘掉手表,看到上面的时间,皱了下眉,“这都几点了?我去洗澡,别等我了,你先睡吧新晴。”

季新晴一直盯着他,然后才静静说了一句,“好。”

孟秦阅又开始脱裤子,不知想起了什么,他又突然抬头望向季新晴,“对了新晴,我今天放浴室的外套你洗了没?你有没有,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他望着季新晴,语气稍显紧张。

季新晴摇了摇头回道,“没,我还没来得及把衣服拿到楼下,衣服还在浴室呢。”

顿了顿,她又问,“秦阅,衣服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吗?”

孟秦阅舒了口气,他冲着季新晴笑了一下,回道,“对,我把一位大客户的名片放进去,却忘记拿出来了,还好你没洗。”

比起刚刚的紧张,他这一番话说的很流畅。

季新晴听着,却感到很难过。

那件外套里,明明就没有什么客户的名片,有的,只是那两张发票。

孟秦阅他,竟然向自己撒谎了。

他是怕自己看到那两张发票吗?

季新晴忽然很想戳破孟秦阅的谎言,可话到了嘴边,她就还是压下去了。

迅速改了口,“好了秦阅,你赶紧把那张名片拿出来吧,不然我明天又忘记拿去洗了。”

孟秦阅拿了睡衣进了浴室,“那你别等我了,你先睡吧新晴。”

“嗯,好。”

耳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季新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下床收拾孟秦阅脱下来的衣服。

可是,收着收着,季新晴就又在孟秦阅的衣服上,闻到了一丝熟悉的香水味。

她的手一抖,脸色也开始泛白。

是那个女人吗?

孟秦阅一晚上都在陪着那女人吗?

是不是,他这段日子以来,每天早出晚归的,都在陪着那个女人?

扫了眼浴室的男人,季新晴哆嗦着手,掏出了孟秦阅的手机。

她偷偷翻看着他的手机。

可短信一栏却只有几位商业伙伴间的来往,以及她发的短信。

通讯录上除了他的家人,剩下的也几乎都是商业伙伴。

季新晴什么都没窥探到。

她又翻阅通讯记录,却是空的。

孟秦阅竟然将记录删的一干二净。

可就是因为太正常,季新晴才觉得不正常。

若是正常来往,他有必要删掉通讯记录吗?

还是说,他只是为了掩饰他和那个女人的通讯记录,就是怕被她看到?

季新晴又不死心地点了他的微信,却发现微信竟然加了密。

季新晴套了好几次。

她的生日,两人的结婚纪念日,小阑珊的生日……

最后,季新晴终于用孟秦阅的生日点进去了。

微信的聊天记录,同样被孟秦阅删的干干净净。

季新晴又进了通讯录。

她一行一行地看着那些备注。

都是些手机通讯录上那些商业伙伴的名字。

可是,季新晴的目光很快停留在了一个备注为沈典典的名字上。

在众多商业伙伴里,这个备注是很怪异的。

很明显是个女人的名字。

可是,季新晴却不记得孟秦阅有位叫沈典典的女性朋友。

季新晴越看越可疑。

她正想点进去看看女人的朋友圈,耳边就在此时响起一道怒吼,“季新晴!你在做什么!”

季新晴身子一怔,“秦阅我——”

手中的手机被孟秦阅一把夺走,她看到孟秦阅完全黑下去的脸。

“你怎么偷看我手机!”

孟秦阅低头扫了眼手机屏幕,他的眸不自然地闪了一下,然后才迅速退出了那个界面。

他死死握着手机,又冲着季新晴心虚地吼道,“季新晴,你知不知道我手机里面有很多客户的资料,你一个不小心泄露出去了怎么办!这个责任你付得起吗!”

季新晴张了唇,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原本有很多想问的话。

她想问他发票珠宝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听着孟秦阅的话,她的心就沉了下去。

她低下了头回道,“对不起秦阅。”然后又解释道,“最近你一直都在加班,我就是想看看你在和哪些老板合作。可我真的没想到我会泄露客户资料,对不起啊秦阅。”

孟秦阅紧皱的眉松了开来,“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以后不要再碰我手机了。”

季新晴轻声点头答应,“嗯,我知道了秦阅。”

“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我明天还要早起呢。”

两人上了床,背对着背。

“秦阅?”季新晴轻声出口。

孟秦阅显然很困了,不耐烦地应了一声,“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我明早还要早起上班呢!”

“秦阅,我把我们两人的检查报告给爸看了。”

一提及这事,孟秦阅就翻了个身,他将季新晴的身子也板了过去,“爸怎么说的?他没发现什么吧?”

季新晴不去看他,垂下了眸回道,“放心吧秦阅,我什么都没说,张医生帮我瞒着爸了。”

“可是,爸却说——”

孟秦阅大力地扶住了季新晴的双肩,“可是什么,爸到底说什么了?”

季新晴的肩膀被他掐的发疼,却故作轻松地笑了下,“爸还能说什么,当然是二胎的事了。”

孟秦阅一把推开了她,“这事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孩子的事等过几年再说。”

“可是秦阅,你这么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现代医学这么发达,你的问题肯定能——”

孟秦阅却冷冷打断了她,“季新晴,你是不是在说笑?你让我去医院?你要将我的问题公之于众?你要让商界的人都嘲笑我孟秦阅是个没用的男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

孟秦阅不想再与她在这个问题上耗下去,他迅速翻了个身背对着季新晴,“这件事没的商量,我是死也不会去医院治疗的。”

盯着孟秦阅的背影望了几秒,季新晴才翻了个身。

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床被子,可是,季新晴却感受不到半点夫妻间的温情。

床头的睡眠灯还亮着,散发着好闻的香薰气息。

季新晴却缓缓睁开了眼,望着面前的一片昏黄,发起了呆……

季新晴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白日里发生的事,一幕幕地在她脑海里重现着,让她困意全无。

已经深夜,整个孟家大院几乎听不到半点杂声。

不知过了多久,季新晴听到窗外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季新晴回过神,意识到忙着处理大客户的孟秦阅,终于回来了。

她勉强起了身。

孟秦阅轻声轻脚地打开门,他一开了灯,就看到季新晴正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

他有些吃惊,眸闪躲了两下,然后才走进房间,顺手关上门。

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开口,“不是让你别等我的吗?我都以为你睡了。”

他又摘掉手表,看到上面的时间,皱了下眉,“这都几点了?我去洗澡,别等我了,你先睡吧新晴。”

季新晴一直盯着他,然后才静静说了一句,“好。”

孟秦阅又开始脱裤子,不知想起了什么,他又突然抬头望向季新晴,“对了新晴,我今天放浴室的外套你洗了没?你有没有,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他望着季新晴,语气稍显紧张。

季新晴摇了摇头回道,“没,我还没来得及把衣服拿到楼下,衣服还在浴室呢。”

顿了顿,她又问,“秦阅,衣服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吗?”

孟秦阅舒了口气,他冲着季新晴笑了一下,回道,“对,我把一位大客户的名片放进去,却忘记拿出来了,还好你没洗。”

比起刚刚的紧张,他这一番话说的很流畅。

季新晴听着,却感到很难过。

那件外套里,明明就没有什么客户的名片,有的,只是那两张发票。

孟秦阅他,竟然向自己撒谎了。

他是怕自己看到那两张发票吗?

季新晴忽然很想戳破孟秦阅的谎言,可话到了嘴边,她就还是压下去了。

迅速改了口,“好了秦阅,你赶紧把那张名片拿出来吧,不然我明天又忘记拿去洗了。”

孟秦阅拿了睡衣进了浴室,“那你别等我了,你先睡吧新晴。”

“嗯,好。”

耳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季新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下床收拾孟秦阅脱下来的衣服。

可是,收着收着,季新晴就又在孟秦阅的衣服上,闻到了一丝熟悉的香水味。

她的手一抖,脸色也开始泛白。

是那个女人吗?

孟秦阅一晚上都在陪着那女人吗?

是不是,他这段日子以来,每天早出晚归的,都在陪着那个女人?

扫了眼浴室的男人,季新晴哆嗦着手,掏出了孟秦阅的手机。

她偷偷翻看着他的手机。

可短信一栏却只有几位商业伙伴间的来往,以及她发的短信。

通讯录上除了他的家人,剩下的也几乎都是商业伙伴。

季新晴什么都没窥探到。

她又翻阅通讯记录,却是空的。

孟秦阅竟然将记录删的一干二净。

可就是因为太正常,季新晴才觉得不正常。

若是正常来往,他有必要删掉通讯记录吗?

还是说,他只是为了掩饰他和那个女人的通讯记录,就是怕被她看到?

季新晴又不死心地点了他的微信,却发现微信竟然加了密。

季新晴套了好几次。

她的生日,两人的结婚纪念日,小阑珊的生日……

最后,季新晴终于用孟秦阅的生日点进去了。

微信的聊天记录,同样被孟秦阅删的干干净净。

季新晴又进了通讯录。

她一行一行地看着那些备注。

都是些手机通讯录上那些商业伙伴的名字。

可是,季新晴的目光很快停留在了一个备注为沈典典的名字上。

在众多商业伙伴里,这个备注是很怪异的。

很明显是个女人的名字。

可是,季新晴却不记得孟秦阅有位叫沈典典的女性朋友。

季新晴越看越可疑。

她正想点进去看看女人的朋友圈,耳边就在此时响起一道怒吼,“季新晴!你在做什么!”

季新晴身子一怔,“秦阅我——”

手中的手机被孟秦阅一把夺走,她看到孟秦阅完全黑下去的脸。

“你怎么偷看我手机!”

孟秦阅低头扫了眼手机屏幕,他的眸不自然地闪了一下,然后才迅速退出了那个界面。

他死死握着手机,又冲着季新晴心虚地吼道,“季新晴,你知不知道我手机里面有很多客户的资料,你一个不小心泄露出去了怎么办!这个责任你付得起吗!”

季新晴张了唇,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原本有很多想问的话。

她想问他发票珠宝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听着孟秦阅的话,她的心就沉了下去。

她低下了头回道,“对不起秦阅。”然后又解释道,“最近你一直都在加班,我就是想看看你在和哪些老板合作。可我真的没想到我会泄露客户资料,对不起啊秦阅。”

孟秦阅紧皱的眉松了开来,“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以后不要再碰我手机了。”

季新晴轻声点头答应,“嗯,我知道了秦阅。”

“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我明天还要早起呢。”

两人上了床,背对着背。

“秦阅?”季新晴轻声出口。

孟秦阅显然很困了,不耐烦地应了一声,“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我明早还要早起上班呢!”

“秦阅,我把我们两人的检查报告给爸看了。”

一提及这事,孟秦阅就翻了个身,他将季新晴的身子也板了过去,“爸怎么说的?他没发现什么吧?”

季新晴不去看他,垂下了眸回道,“放心吧秦阅,我什么都没说,张医生帮我瞒着爸了。”

“可是,爸却说——”

孟秦阅大力地扶住了季新晴的双肩,“可是什么,爸到底说什么了?”

季新晴的肩膀被他掐的发疼,却故作轻松地笑了下,“爸还能说什么,当然是二胎的事了。”

孟秦阅一把推开了她,“这事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孩子的事等过几年再说。”

“可是秦阅,你这么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现代医学这么发达,你的问题肯定能——”

孟秦阅却冷冷打断了她,“季新晴,你是不是在说笑?你让我去医院?你要将我的问题公之于众?你要让商界的人都嘲笑我孟秦阅是个没用的男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

孟秦阅不想再与她在这个问题上耗下去,他迅速翻了个身背对着季新晴,“这件事没的商量,我是死也不会去医院治疗的。”

盯着孟秦阅的背影望了几秒,季新晴才翻了个身。

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床被子,可是,季新晴却感受不到半点夫妻间的温情。

床头的睡眠灯还亮着,散发着好闻的香薰气息。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