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你真能要了我的命短文 啊!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小东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她的余光每每瞥到孟秦阅,都能看到他冷硬的脸部线条。

小东西猜到孟秦阅在生气。

可只要一想起发票的事,她的心情也跟着低落了下来。

车内的气氛很压抑,谁也没有主动开口。

等到前方红灯,车子停下来后,小东西才听到耳边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小东西,你最近还真是长能耐了你。”

小东西不明所以地望着他,“秦阅,你什么意思?”

“呵?我什么意思?小东西,你还跟我装什么装?”

孟秦阅越说越来气,嗓门也越来也大。

“要不是你在爸面前说了些什么,爸他怎么可能三番两次地提孩子的事!

上次家庭聚餐,我看在小阑珊的面子上,没跟你发火!

可你倒好,还不收敛着点!

小东西,你这样有意思吗?我身体有问题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你还三番两次地用孩子的事刺激我,你要把我性无能的事公之于众才满意是不是!”

孟秦阅又狠狠地拍下方向盘。

“小东西,你说啊,看到我被别人嘲笑你才开心是不是!”

小东西愣怔地望着他,她完全没料到孟秦阅竟然会发脾气。

她的鼻尖有些酸,缓了缓,才静静地出声解释,“秦阅,你忘记张医生当初是谁找来的了吗?”

“早在我们婚后半年还没有孩子后,爸就将张医生找来了。”

“而你身体有问题,我也是在婚后一年后才知道的。”

越说越心寒,小东西完全没想到,陪了孟秦阅将近六年,他竟然会将她想的这么狭隘。

她突然止住了话,望向孟秦阅,又开口说,“爸从一开始就指望着我能为孟家开枝散叶,秦阅,这你不会不知道吧?”

她这么心平气和自己开口讲话,孟秦阅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红灯已经过去,身后有不耐烦的鸣笛声传来。

孟秦阅皱了下眉,缓缓发动了车子。

小东西又说,“秦阅,你口口声声说让我相信你,可你呢,你又什么时候相信过我?”

“你又不是不知道爸他早就在盼着要孙子,他说的话我能拒绝吗?我能说不去看张医生吗?我能将你身体有问题的事告诉他吗?”

“妈和秦玉因为小阑珊的事,一直排斥我,而爸他,他虽然嘴上没说,可我也知道,他还是因为孙子的事对我失望了。”

“可是秦阅,你怎么可以也这么对我?”小东西疲惫地躺在了椅背上,望着窗外,她又恍惚的说,“我如果要将你身体的事公之于众,怎么还会答应你去做试管婴儿?又怎么还会等到现在?”

孟秦阅的脸色变了几变,终究还是收敛了点,不自然地咳嗽了声。

“那新晴,待会到医院,你还是老样子帮我应付下张医生,男人总有点自尊,更何况还是那方面的问题,如果让张医生知道,那还不如杀了我!”

他小心地瞄了眼小东西,发现小东西正望着窗外发呆。

他生怕她没听到刚刚的话,叫了一声,“新晴?”

小东西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压下去了心底的苦涩,轻声回道,“知道了秦阅,我会帮你瞒着张医生的。”

听她松口,孟秦阅这才悄悄地舒了一口气。

车子开到医院。

孟秦阅就像故意为了求她原谅似的,绅士地开了车门,还伸出了手,“美丽的小东西女士,请下车。”

若是放在从前,小东西绝对会高兴的忘乎所以。

可是现在……

想起孟秦阅最近三番两次的发脾气,小东西的眸有些黯淡,勉强弯了弯嘴角,她还是笑着将手放在了孟秦阅的手心。

“那麻烦你了孟秦阅先生。”

她和他相视一笑。

小东西挽着孟秦阅走进医院。

“秦阅,我先打个电话给张医生,告诉他我们来了。”

孟秦阅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盆栽,“好,我在那等你。”

小东西随后走到一个小角落,打了张医生的电话。

打完电话,小东西走到盆栽处,竟发现孟秦阅也在打电话。

看到小东西,孟秦阅的神色有些慌张,他捂着嘴小声地说了句话后便迅速挂了电话。

他又走到小东西跟前,歉意的开口道,“新晴。”

小东西心一沉,又听到孟秦阅开口,“对不起啊新晴,我恐怕不能陪你了,公司有笔生意出了差错,我现在要赶紧回去一趟。”

他的神情略显焦急,“不说了啊新晴,我赶时间,得回去了,你一个人可以的吧?”

小东西蠕动了下唇瓣,可还什么都没说,孟秦阅已经抬脚走了。

“就这样吧新晴,我先回去了,你帮我应付下张医生。”

可孟秦阅还没走几步,小东西就突然转身追上了他。

“秦阅,你走可以,但得把身份证留下。“

孟秦阅已经渐渐没了好脸色,不耐烦地开口问,“不就检查个身体吗?还要身份证干嘛!”

他的话有些冲,小东西一怔,好久后才吃力地解释,“我刚刚打电话给张医生,张医生说这次检查不同,需要身份证,我如果要帮着你瞒着爸的话,总得也帮你弄张检查报告吧?没有身份证的话,我可得不到张医生的检查报告。”

孟秦阅这才掏出身份证递给她。

“好了新晴,不说了,又耽搁了这么久,再耗下去那笔生意就没了。”

小东西吸了吸鼻子,挤了一抹笑出来,“嗯,你放心吧秦阅,你赶紧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她的话刚一落地,孟秦阅转身就离开了。

小东西站在原地,看着他头都不回的背影。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来医院,孟秦阅都是以公司的业务为借口,然后避开了检查。

真的每次都这么巧吗?

她到现在都是只知道他的身体有问题,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

真的只是巧合?还是孟秦阅在故意避开检查?

小东西很想让自己相信第一个答案,可想想最近发生的那么多的事,小东西已经下意识地偏向了第二个答案。

看着孟秦阅的身份证,小东西冷笑了一声,然后走到了张医生的办公室。

小东西孤身一人走进张医生的办公室。

坐下后,她便默不作声。

张医生望着她,然后抬高屁股瞄了眼门外,却是空无一人。

他同情地叹了口气。

做医生的,他早就猜到了这小两口这么久没有孩子的原因。

小东西各项检查都很正常,可那孟秦阅……

小东西这时抬起了头,望着他说,“张医生,还是老样子,两份报告,麻烦您了。”

张医生是个和蔼的老先生,他也不想让小东西太过难堪,虽然两人都心知肚明,可小东西什么都不肯说,他也没有戳破那层纸。

再说了,他心底里也挺喜欢小东西这小姑娘的。

因此这几年下来,他不知帮着小东西瞒了孟庆荣多少次。

一套程序走下来,张医生将两份检查报告递给小东西。

望着她勉强的笑,他还是不忍地添了一句,“新晴,现代医学那么发达,这某些病真的是可以治的,可关键,还是要让那人肯来医院啊……”

小东西点了点头,“真是麻烦你了张医生。”

没吃午饭,小东西一走出医院,她的身体就虚晃了一下。

深冬,阳光很明媚。

小东西却觉得冷。

想起包里的身份证,小东西很快便来到一家银行。

银行主管认得小东西,一接到小东西到了银行的消息,她就亲自热情地接待了。

坐在VIP休息室里,小东西喝了口水,然后才从包里掏出孟秦阅的身份证,递给主管,轻声说,“这是我丈夫的身份证,我想知道他最近的花销。”

孟秦阅是银行的大客户,主管看着身份证,犹豫了下,并没有立即接过,反而问道,“孟夫人,你这是——”

主管是人精,她很快便猜到小东西的用意。

虽然不知道小东西为什么要查账,可她却不想因此得罪孟秦阅。

小东西看穿了她的忧虑,笑了一下,“主管,你我都是做女人的,你也应该想知道你的丈夫将钱用在什么地方了吧?”

她将手搭在桌面上,轻叩了一下,再次说,“放心,我只是查这么一次,我不会让秦阅知道,银行的信用不会受损,你也不用担心你会得罪秦阅。”

话一说开,主管便没什么担忧的了。

她很快便吩咐手下人查了下孟秦阅的账单。

小东西很认真地翻看着,却越看越心寒。

除了她已知道的两张发票,孟秦阅他,竟然还有别的花销。

每笔,都是不小的数目。

她嫁给孟秦阅六年,可孟秦阅却从未主动给她买过什么。

可那账单上,小东西看到,孟秦阅在同一家珠宝店,不止一次地买了价格不菲的珠宝。

小东西从没见过那些珠宝,那很显然,孟秦阅他,买给了别的女人……

小东西拿着账单,忽然觉得呼吸吃力。

不管她信不信,这都是不可逃避的事实。

看着小东西泛白的脸色,主管好心地问道,“孟夫人,你没事吧?”

小东西摇了摇头,然后扯唇笑了下,“没事。”

事实摆在眼前,小东西也不得不相信,秦阅他,在外头有了小三。

看着那数字后面的一个个零,小东西忽然很想知道,孟秦阅到底是着了什么女人的道。

跟主管倒了谢,小东西根据账单提供的地址,来到了一家珠宝分店。

小东西的穿着不凡,店员热情地上前招待。

小东西装模作样地在店里逛了一圈,然后脚步故意停在了店内最贵的一套珠宝前。

她记得,账单上,有套珠宝的价格跟这套的相似。

她说不定能从这个店员嘴里套到什么消息。

小东西坐了下来,目光停留在那套珠宝上。

店员果然喜笑颜开地端来了一杯热茶,“这位夫人,你可真有眼光,这套珠宝,可是我们店里新进的一批货里档次最好的,你看那做工……”

听着店员的喋喋不休,小东西皱了下眉,可还是故意叹了口气,“这套珠宝好是好,可我就是担心我妹妹不喜欢这种款式,你们这里就没有其他款式了?”

店员面露为难,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走进内间又拿出一套珠宝。

“夫人,你觉得这套怎么样?”

小东西瞄了眼价格牌,心一惊,竟与账单上一笔数目是一样的,她随后面露喜色,“嗯,这套不错,我妹妹肯定会喜欢。”

她伸手就要去拿珠宝,可店员却及时地将珠宝拿开了。

店员随后又说,“这位夫人,我也不瞒你,这套珠宝已经提前被一位先生预定过了,你想拿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事。”

她顿了顿又说,“不过我可以帮你联系店长,让她再帮你定制一套这样的珠宝。”

“我妹妹的生日就快到了,再定制的话肯定来不及了。”小东西失望地收走了面上的喜悦,想了想又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付两倍的价格买这套珠宝?”

店员摇摇头,拒绝了,“不行的夫人,这事我们决定不了。”

小东西却又说,“那这样,你把那位先生的号码给我,我自己跟他联系,看看他能不能割爱,行的话,我还是付两倍的价格买走,不行的话,我就拿走刚刚那一款,怎么看你们都不吃亏。”

店员琢磨了下,笑着答应了,她很快便找来一本小本子,认真寻找着那位先生的联系方式。

“啊找到了,这个!”店员兴奋地指着某处递给小东西。

11个数字,小东西很熟悉,那是孟秦阅的手机号。

她的心霎时间沉到了谷底。

小东西随即又扫了眼日期。

竟然是她去宾馆查房的第二日。

那天,孟秦阅回来的很晚,她那时真的信了他的话,以为他一直在外头忙着公事。

可是,却没想到,他竟然只是以公事为由,陪着别的女人到这里买了珠宝……

小东西的指尖哆嗦了一下,好久才移开目光,又望向店员,随口问道,“那位先生眼光真好,对了,他是买给他女朋友的吗?”

店员一脸艳羡地点了头,“对啊夫人,那可真是一对金童玉女,这款式还是那位先生亲自挑给那位女士的呢!他刷卡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心疼!”

金童玉女啊。

小东西被这样的用词刺痛到了。

那个女人会是谁?

孟秦阅竟然会舍得花费时间和金钱。

她嫁给他六年,他除了在她生日和结婚纪念日那天,买束花送她外,别的什么都没了。

小东西没让自己想下去,她怕自己会当场崩溃。

可是,这些终究都不是实质性的证据。

没有当场看到,小东西还是不肯相信,她的丈夫孟秦阅有了别的女人。

说不定,只是孟秦阅关系特别好的商业伙伴呢?

小东西努力地给孟秦阅找借口,可她的心还是乱了。

跟店员道了谢,小东西随后离开了珠宝店。

她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可只要一想起孟秦阅的事,小东西便心里乱糟糟的。

此刻不过三点多。

小东西根本不想回到孟家。

到了孟家,她要面对的也不过就是婆婆和小姑子的冷嘲热讽。

出了这档子事,她哪里还有心情。

不过想起孟阑珊,小东西难得勾唇笑了下。

小阑珊,是她在孟家难得的温情了。

小东西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到了“星空”机构。

打电话给杨琪,杨琪老早便在外头等着她了。

远远看到小东西走过来,杨琪便笑着招手,“会长!”

小东西忘却了所有的不快,回了她一抹微笑。

小东西自认为不是个合格的会长,她的大部分精力还是放在了家庭上。

可每当她有意将会长的位子交给杨琪时,杨琪便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将话题扯开了。

次数多了,小东西也没再提这件事。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星空”机构,一路笑谈。

偶尔遇到员工,员工会笑着打招呼,“季会长,又回来了?”

小东西大方地应了一声。

小东西的事,早就在机构里传了开来。

每位员工都知道她有个女儿叫孟阑珊,患有严重的自闭症,至今都未开口讲一句话,喊一声“妈妈”。

饶是如此,小东西作为一名弱女子,还是将偌大的“星空”机构撑了起来,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机构,发展到了如今的大型慈善机构。

员工的心底里,是很佩服小东西的。

杨琪将小东西带到了办公室,然后从桌上的一摞文件中抽出来一份。

她神秘地冲着小东西笑,“会长,你来的可真巧,我这里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听?”

小东西伸手去拿文件,“琪琪,你跟我还卖什么关子?”

杨琪却举高了文件,没让她够着,“哎会长,这次绝对是个顶级好消息,那你要怎么感谢我?”

“行行,我请你吃顿饭总行了吧?”小东西败下阵来。

杨琪这才将文件递给她,一边指给她看一边说,“会长,这次资金下来后,我又招募了一批志愿者,而我送你的这个惊喜,就在这批志愿者里。”

小东西望向杨琪指的一张照片。

一个看着很本分的女人。

小东西又看向一旁的简介。

李月,单身母亲,儿子叫李卓俊,患有自闭症。

不解地望向杨琪,小东西问,“这不是很正常吗?”

“星空”的志愿者,大部分都是因为有照顾自闭症儿童的经验,才被招募进来的。

“会长,这个女人很特殊。”杨琪摇摇头,“不,应该说,她的儿子李卓俊很特殊。”

她又望向小东西,一字一顿地说,“他的情况,和小阑珊的情况基本差不多。他也是到了四岁多的时候,都没有开口讲过一句话。”

小东西的心跳动了一下,“那现在呢?”

“他已经能正常的交流了,虽然还有些磕磕绊绊的,可基本上已经跟个普通小朋友差不多了,而且,他已经进了正常的学校。”

小东西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人呢!李月人呢!你现在就带我去见她!”

李卓俊的情况好转了,那是不是说明,她的小阑珊,也会好起来……

看着她失控的举动,杨琪笑了下,然后说,“她正在教室上课呢。”

杨琪又压着小东西坐下,“好了会长,看你高兴成什么样子了,你在这里好好坐着,我去打声招呼让她过来找你,你在这里等着。”

杨琪离开后,小东西还高兴的回不过神。

她坚持了四年,她的小阑珊终于有希望了,有希望了……

杨琪很快便将人带进来了。

李月本人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老实。

小东西又想起她的简介。

李月是在离异后才生下的李卓俊,情况比她的悲惨了很多。

小东西突然很佩服她。

冲着李月指了指面前的椅子,小东西笑着说,“李姐,坐。”

顿了顿,她又说,“我比你小五岁,叫你一声李姐不介意吧?”

李姐局促地笑了笑,然后摇摇头说“没事”,这才坐下。

小东西直接入了正题,“李姐,你来‘星空’也有几天了,已经知道我这个会长的情况了吧?”

李月望着她,点了下头。

“那你知道我找你的用意了吧?”

李月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不瞒你说会长,我本来也不打算做这志愿者的,可我听说这‘星空’的会长是个女人,而且还有个自闭症的女儿后,我就过来看了看。”

“那你看了后觉得怎么样?”

李月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会长,我也是女人,但我就是做不来你这样,你简直就是我的,我的——”

她不怎么会用词,想了半天,最终才吐出个“偶像”一词。

小东西笑了下,“好了李姐,我们谈正事吧。”

“哎哎。”

李月将她照顾李卓俊的经历一一与小东西说了。

小东西很认真地听了,还顺手做了笔记。

可要讲的事情太多,到了傍晚的时候,李月也没有讲完。

时间来不及,李月只能挑着重点讲,“会长,这第一点就是,你要相信你的孩子,她不是不会开口讲话,而是不想开口。”

小东西点了头,又问,“李姐,那你还记得李卓俊是什么时候开口的吗?”

回想起过去的事,李姐的脸上苦乐掺杂,“那天是他的生日,我给他买了他喜欢吃的蛋糕,可吃着吃着,他就突然喊了我一声‘妈妈’。”

“那他是怎么开口的?”

李月望向小东西,“会长,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点了,你要牢牢记着,对待自闭症孩子,绝对不能没有耐心,他们的心思比一般孩童还敏感,你要多花时间陪她,主动与她开口讲话。”

“哦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自闭症的孩子,很多时候都会专注于同一件事,你作为家长,是一定要支持他们的。”

李月的神色变得骄傲,“我儿子就喜欢数学,他最近每次考试都能考到满分!”

作为母亲,小东西突然很羡慕李月。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