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的兔子好软水好多作文 老师哭着说不能再深了作文600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老师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似乎一下子停止了流动。

谁知道,接下来洛执的话让老师更加体会到什么叫做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妈咪,昨天晚上你还在楼底下大喊大叫呢!”

她早该想到喝晕了之后就会做出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的!

半晌,老师涨红着脸,小心翼翼的问道:“有……有吗?”

“当然有!妈咪你昨天是这样的——”

洛执眼角带着笑,学着老师昨天的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喊:“你们都打开窗看看!我到底是谁家的!我找不到家了!”

“?!”老师的脸更是红一阵白一阵。

喝醉丢人了就算了,这个小兔崽子居然还帮自己回忆尴尬瞬间?

“够了够了!别说了!”老师赶紧抬手作stop状。

门口突然隐约响起Moore的声音,老师一下子好像得救了一样,连忙掀开被子从房间里出去了。

只见Moore身上围着围裙,一头金色的头发已经被刻意梳到了耳后用皮筋扎起来,他手里端着三个盘子放在桌上,是刚刚烤好的金黄喷香的吐司。

“先吃饭吧,吃完我送你去公司。你昨天喝了点酒,现在还在头疼,最好还是别开车了。”

老师点头,拉着洛执坐在了餐桌边上。

她虽然嘴里嚼着东西,但是却一直食不知味,心中总是一直惴惴不安,昨天她喝醉了,陆知淮是否已经察觉了什么?

吃过饭之后,Moore果然开着车载着老师来到了维尼公司,车子在门口缓缓停下,这辆高调的劳力士一下子引起了不少员工的驻足观看。

老师多少有些尴尬,Moore家境不错,所以吃穿用度非富即贵,只不过这次,自己和Moore第一次合体出现,难免会让公司里的人随意揣测。

果然,老师一下车,几个女员工就围在公司门口满眼星星眼的看着从驾驶座走出来的金发碧眼的Moore。

“天啊!这是Niki小姐的男朋友吗!真的好帅啊!”

“是啊!金发碧眼的,还是个外国人呢!”

“没想到Niki小姐不仅年轻有为,居然还有这么帅气的老公啊!”

此时,某位路过的陆总听见这些毫不吝啬的对Moore的夸奖,顿时微微不悦的皱眉,转头看了过去,一眼看见了站在劳力士边上的老师,和正低头与她耳语的Moore。

多少有些刺眼,陆知淮心里的不爽更深了,转头离开。

“Niki,你的衣领歪了。”Moore一眼就看见了陆知淮,所以他故意凑近老师的耳边道。

老师闻言,果然开始整理衣领,淡淡道了句谢谢,便和Moore道别,走进了公司。

刚走进录音棚,老师就发现大家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暧昧,她有些不自然的看着这些恨不得把眼珠子扣下来放在自己身上的学员。

“Niki老师,陆总说他有事找你,让你去他办公室。”

一个微卷发的圆脸姑娘对老师说。

陆知淮找她?难道是昨晚……暴露了?

老师的心跳不自觉有些加速了,她尽力维持笑容,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点点头:“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从录音棚走出来之后,老师路过茶水间,冷不防从茶水间冲出一个身影,狠狠地撞在了自己的身上。

老师只觉得手腕上一阵滚烫,她忍不住把手往后一缩。

接下来只听见一声惨叫,老师这才看清楚,是林恩希。

这女人的眼睛是摆设吗?灌个水还跑这么快。

林恩希手里端着灌了满满一杯的开水杯子,这里头滚烫的开水,大半都撒在了老师的手腕上,另一小半,则泼在了她自己的衣服上。

林恩希低下头,看着自己腰间的一小片水渍,顿时狠狠把杯子扔在地上。

“你没长眼睛啊!”林恩希带着哭腔道,抬头恨恨看了老师一眼。

老师脸色微冷,等待着她开口道歉,站了半天,这女人却依旧盯着自己,毫无愧意。

“林小姐,您不该跟我说声抱歉吗?”老师终于无法忍耐,心头的不爽已经无法隐藏。

她手腕上的伤口正在隐隐作痛,现在的她可没有五年前那逆来顺受的脾气了。这个林恩希,是在挑战她的忍耐底线吗?

“为什么要说抱歉?你挡了我的路,我还要跟你道歉吗?Niki小姐?”林恩希挑衅的看着老师,眼神阴沉,“该道歉的,是你吧?”

老师的脸色也猛然冷下来了,眼神里涌起的寒意让人看一眼便不自觉的后背发凉。

这可怕的眼神,看的林恩希忍不住心中一慌,老师缓缓伸出自己的手腕,亮出那一片骇人的烫伤:“林小姐,请你道歉。”

林恩希目光阴鸷,刚要开口,一眼看到老师身后的某人,顿时装作一脸惊恐的模样,紧接着顺着老师伸过来的手,狠狠地跌坐在地上。

在外人看来,好像是老师推了林恩希一把一样。

“对不起……Niki小姐,我刚刚没有看到你,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了……”

林恩希眼里噙着泪,满脸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这是……装白莲吗?老师的嘴角狠狠抽了抽。

“怎么了?”身后猛然响起陆知淮偏冷的声线。

这下老师彻底明白了,这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林小姐,是在给她下套啊。

装可怜博同情吗?呵呵,真是太低级的招数了。

老师看着满脸梨花带雨的林恩希,她也不生气,微微一笑,便越过林恩希,朝着茶水间走了过去。

这一番动作也让林恩希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她疑惑的看着老师从茶水间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纸杯,心头猛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老师面色没有一点改变,端起手里的杯子,对准了林恩希刚才被开水泼过的地方,毫不留情的泼了下去。

一阵冰凉顿时让林恩希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她看着自己已经湿透了的身子,眼里的怒火愈来愈旺。

陆知淮站在老师的身后,眼神晦暗不明。

“你要干嘛!”林恩希气的浑身颤抖,眼睛都怒的发红,完全失去了平时温柔的模样。

老师低头,气定神闲的看着狼狈的林恩希,笑容依旧浅淡。

“还不够明显吗?林小姐,烫伤是很严重的,您烫伤的地方有衣服包裹,如果不做冷却处理,伤口会化脓的!”老师笑的友善,“我这是在帮您做降温处理。”

林恩希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她本来精心设计的一切,都被这个女人毁了!

片刻,陆知淮走上前来:“恩希,闹够了就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和Niki小姐谈。”

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一点儿关心。

这下,就算林恩希再不甘心,却也只能狼狈的起身,转身离开。

跟着陆知淮进了办公室,老师却有些心神不定,她想到自己昨天失态的表现,总觉得隐约不安。

“Niki小姐请坐。”

陆知淮礼貌的给她递了一杯水。

“陆总找我有什么事吗?”

其实老师不愿意和面前的这个男人再有什么联系了,但是总是避无可避。

“其实,我这次找Niki小姐来,是有件事想和Niki小姐商量一下。”陆知淮把手边的文件递给老师,面色波澜不惊。

老师心头忐忑,但还是装作镇定的打开了合同,看到标题的时候,有些愣住了:“私人劳……劳动合同?”

在陆知淮公司里打工已经是很冒险的了,再做陆知淮的私人员工,岂不是暴露的风险就更大了?

只见陆知淮点头,他点燃一只雪茄,细长的手指夹着雪茄的烟身,眼神之中的冷静矜贵的就像是一个不染凡尘的谪仙。

片刻,他淡淡的开口,声音之中没有一点起伏。

“Niki小姐,我想聘请您做我女儿陆可可的看护人。”

可可!老师心中一震,低下头仔细看了看文件。

没错,这份文件明确的写出,受雇者需要在陆可可的监护人不在的时候保证可可的生命安全和心理安全。

“可是……为什么是我?”老师有些忐忑,这会不会又是陆知淮的试探?

“我工作忙,没空照顾可可,你平时业务还算轻,而且……可可很喜欢你。”

其实最后一句才是最重要的的,陆知淮知道,可可对于老师的喜欢简直异于常人,三句不离Niki姐姐。

而林恩希,实在是让他不放心把可可交给她。更何况,老师的家离自己也很近,可以第一时间照顾到可可。

“请你放心,我给你的薪水绝对不会比恩希少,一个月两万。”陆知淮的表情很认真,一点也不像开玩笑,他指着合同上的数字道。

但老师却又不解的皱眉:“林恩希?她……她也是受雇者?”

谁知道陆知淮居然真的点头了:“没错。”

原来搞了半天,林恩希不是什么陆知恩的替代者,而是……陆知淮找来照顾陆可可的?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