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能把遥控器关了嘛作文 在教室里把跳d开到最大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洛锦衣和陆知淮同时开口。

陆知淮忍不住转头,错愕的看着洛锦衣,她浑身脏兮兮,头发早已经散乱,双手缠着纱布,哪里还有一点平时光彩的样子?

“输我的吧,如果不是我,可可不会出事……我的血型和可可的是附和的……”

医生看了洛锦衣一眼,招招手示意洛锦衣进来。

看着洛锦衣的背影,陆知淮愣住了,她怎么会知道可可的血型?难道……她真的是洛锦衣?

“林助理。”陆知淮冷声开口。

林助理连忙附耳上去,陆知淮低声耳语之后,林助理点头表示明白。

“我这就去办。”

Moore看着脸上冷若冰霜的陆知淮,心头却总是隐约不安。

进了手术室,洛锦衣看见了躺在手术床上的陆可可,她小脸惨白,头上一片血渍,鼻子上插着氧气管,浑身都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瘦弱的身子,看起来十分的让人心疼。

“躺下吧。”

洛锦衣躺下,感到细细的针管从皮肤刺进血管,一阵微微的刺痛,却麻木的看着天花板,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

从手术室出来之后,洛锦衣只觉得脑袋都有点昏昏沉沉的,甚至走路都不太稳当了。

Moore看见洛锦衣出来了,立马眼疾手快的上前扶住,而陆知淮悄悄抬起的手则微微一僵,却又缓缓地放下了。

“老师,你怎么样?”Moore问。

洛锦衣扯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费劲的摇摇头:“我没事……”

“老师……”陆知淮抬头,目光讳莫如深,“谢谢你……”

Moore上前一步,挡在了陆知淮和洛锦衣的中间,冷冷撇了陆知淮一眼,他转头,看着洛锦衣:“老师,你刚刚输血太多了,先去休息一下吧?”

可是洛锦衣却固执的摇摇头:“不,我要留在这里,等可可醒过来。”

Moore知道自己劝不动洛锦衣,只能叹息一声,扶着洛锦衣坐下。

两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医生打开手术室的门,脸上带着笑容:“恭喜你们,手术很成功,可可小朋友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闻言,洛锦衣的脸上也浮现出了轻松的微笑,只是……眼皮却越来越沉重,再后来,直接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老师!”Moore的呼唤是最后洛锦衣听见的声音。

……

“放心吧,老师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点贫血而已。过一会就可以醒来了。”医生在病例卡上龙飞凤舞的签了名,递给了Moore。

Moore点头。

“既然老师没事了,我先去看看可可。”陆知淮朝着Moore点点头。

Moore嗯了一声,嘴角却露出了嘲讽的微笑,陆知淮离开之后,Moore轻轻抚摸着洛锦衣的发丝:“老师,你拼死想要护着孩子的父亲,甚至连多看你一眼都不想……”

出了门之后,陆知淮眼神一暗,林助理也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他面前,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递给了陆知淮。

“陆总,你要的东西……”

陆知淮打开单子,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几个字:DNA亲子鉴定报告单,化验人:老师,陆可可!

他正要翻开,身后突然传来洛锦衣有些虚弱的声音:“陆总,你在做什么?!”

陆知淮连忙把文件折叠起来,转过头,看见洛锦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神色有些苍白,看起来随时会摔倒的样子。

“你怎么出来了?医生说了你要好好休息。”

洛锦衣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可可,她追问道:“刚才Moore说你去看可可了,她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脱离危险了。”说着,陆知淮走到洛锦衣身边,扶她回病房。

洛锦衣

让洛锦衣躺在床上休息之后,陆知淮快步走出门,飞快翻开文件最后一页。

可是那上面的化验结果好像并不是陆知淮想象中的结果。

上头清清楚楚的写着,亲缘关系为0.1%。

陆知淮心中忍不住有些淡淡的失落,反应过来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他为什么会觉得失落?是因为她不是洛锦衣吗?

冷冷笑了一声,陆知淮把那张化验单团成一团,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转身离开。

没过多久,转角处缓缓走出一个人,Moore神色阴沉地看着陆知淮离开的方向。

他打量了一番,似乎确认陆知淮已经离开,才走到垃圾桶旁边,看向了那被扔在垃圾桶里的呗捏的皱巴巴的化验单。

Moore捡起化验单,打开一看,蓝色的眼睛里顿时划过了一抹厌恶,他抿着唇,眼神之中逐渐沾染了几分讥讽。

如果不是他提前察觉,让人换了血液样本,现在洛锦衣早就暴露了。

半晌,他狠狠地把化验单撕成了碎片,望着陆知淮刚才离开的方向,目光阴鸷。

……

洛锦衣没过多久就醒来了,她本想去病房里看看可可到底怎么样了,谁知道刚下床就被Moore摁回了床上。

“Moore,我想去看看可可。”

“可可很好,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Moore脸色有些阴沉。

洛锦衣也很快察觉到了Moore的不一样,她有些奇怪的问:“你怎么了?Moore?”

可是Moore没有回答,洛锦衣迟迟得不到回答,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可可:“我就去看一眼,我真的没事了。”

“不行!”

Moore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洛锦衣吓坏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态度不对,Moore深深叹息,拿出刚才被撕成碎片的化验单递给了洛锦衣。

“你自己好好看看,你的鲁莽已经酿下了多大的错?陆知淮已经对你起疑心了!如果不是我换了血液样本,你现在已经暴露了!”

看到化验单的一刻,洛锦衣心中一惊,她果然放松了警惕,低估了陆知淮……

她咬唇,只能紧紧的攥着化验单,良久,她点头:“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小心的。”

Moore看着洛锦衣,心中替她不值,这个把她害得遍体鳞伤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地方?值得她如此留恋?

两人相对无言,没有再说别的。

很快,洛锦衣的盐水挂完了,既然没有什么重大床上,洛锦衣也就听从医生的建议回到了家里。

洛执早已经在家里等着,在洛锦衣推门而入的第一个瞬间,他立马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洛锦衣。

洛锦衣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腿上有了些许暖意和湿润。

她惊讶的抱起洛执,却发现洛执已经红了眼。

她手忙脚乱的擦干洛执眼角的泪水:“洛执……你怎么哭了?”

而洛执眼角微红,一双丹凤眼委屈的瞅着洛锦衣:“妈咪……你为什么这么喜欢可可姐姐,你知不知道……洛执之前真的好担心妈咪……”

听着洛执委屈的声音,洛锦衣也心里不太好受,擦了擦洛执眼角的泪花,在洛执的额头印下一吻:“别哭了,洛执,妈咪错了,妈咪以后不会冷落你了。”

洛执一头扎进洛锦衣的怀抱,紧紧抱着她的脖子。

……

另一边,维尼娱乐总裁办公室,林助理站在陆知淮面前,看着陆知淮翻阅送上的文件。

“这两个小孩是谁?”陆知淮指着照片上两个笑的开怀的孩子。

一个烫着微微的小卷,浑身肉嘟嘟,还有一个瘦瘦高高,剃着寸头,看起来很清爽。

最重要的是,他们和他,长得很像……

“陆总,这是我们在f国的工作人员发现的孩子,他们两个长得和您非常相像。”

陆知淮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的确是很像,但是……这两个孩子……他没有任何的印象。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门口便再次响起敲门声,应声望去,是林恩希。

“进来吧。”

林助理见林恩希进来了,便识趣的离开。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陆知淮和林恩希两个人。

“知淮,可可的身体怎么样了?”林恩希一脸的关怀,手里拿着精致的礼品盒,“这是我给可可买的补品。”

“谢谢。她好多了。”

林恩希还等着陆知淮接下来的话,可是他已经低头继续看合同,丝毫没有要继续开口的意思了。

“知淮,以后孩子还是给我来带吧,可可还小,你总让她跟着陌生人,以后会对你产生隔阂的……”林恩希只能又想方设法的开口。

这言外之意已经够明显了。

陆知淮手上的动作停下来了,他抬头看着林恩希,眼神带着些许寒意。

“外人,是谁?”

林恩希表情一僵,她知道,陆知淮是故意问的。

还没来得及回答,陆知淮已经拿出手机,把手机里保存的图片打开。

当看清楚手机上的内容的时候,林恩希脸色一白,心头猛然一震。

图片上,是可可躺在床上,膝盖窝处,胳肢窝处,和耳后根处,这些隐蔽的地方,全都布满了青紫的指甲印和淤青。

“这……这到底是谁干的……”林恩希见状不对,立马盈起泪眼,一脸心疼的看着手机里的可可。

看着林恩希装模作样,陆知淮冷笑:“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林恩希故作迷茫。

“可可身上的伤是旧伤,我平时没空,是你在带她。”

寥寥数语,陆知淮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他在怀疑林恩希。

男人冷漠的眼神里,是无尽的冰冷,他看着林恩希,仅仅不言语,却已经让林恩希冷汗直出。

在陆知淮审视的目光下,林恩希眼神一转,立马挤出泪水,低着头自责道:“对不起……知淮……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可可……”

看林恩希哭的梨花带雨,陆知淮不耐的皱眉,修长的双手轻轻敲击着桌面:“够了!”

林恩希顿时噤声。

“出去吧”

“知淮……”

“出去。”

林恩希不能再多说什么,只能不甘心的走了出去,刚一出门,她眼里滔天的恨意都似乎要汹涌出来。

该死的老师!如果不是她多管闲事,自己和陆知淮也不会闹到如此地步!

“咦?林小姐?”身后响起陌生的声音,林恩希转过身,看见了林助理。

“林助理。”林恩希恢复了笑容,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林助理看见温柔似水的林恩希,也忍不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晚上公司要举行新人的联谊酒会,林小姐来找陆总,是要搭档出场吗?”

联谊酒会?林恩希愣了一下,随即明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