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夹了一节课的跳D 戴玩具去上学不能掉出来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第一天上班,Niki小姐就要全录音棚的人等你吗?好大的面子啊Niki小姐!”

刚刚陆可可抬手的一刹那,洛锦衣发现了她腋窝下一块碗底大小的淤青,淤青之中还带着几分青紫,看上去有些骇人。

“可可,你把手抬起来。”洛锦衣弯下腰,蹲在了可可面前。

可是可可却撇了林恩希一眼,瘪着嘴不肯开口,眼里已经充盈了泪水。

林恩希不自觉的心里一紧,难道她发现了?

“你这是要干什么?”林恩希一把拉过陆可可,动作粗鲁,疼的陆可可轻呼一声。

“我还要问你这是干什么!你看不见孩子身上有伤吗!”洛锦衣一下子恼了,一把推开了林恩希,小心翼翼的抬起了陆可可的手臂。

细嫩白皙的小胳膊的底下,胳肢窝连着胸侧的地方,一块乌青赫然显现,周围还有大大小小的指甲印!

她昨晚给可可洗澡的时候居然没有发现,这伤的地方如此隐蔽,难道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林恩希目光一惊,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而可可则撇过头去,满脸的惊惧。

洛锦衣别提多么心疼了,还没来得及质问林恩希,就被一声清冷的男音打断。

“吵什么?”

洛锦衣转头,看见了身后徐徐走来的陆知淮,瞳孔骤缩。

眼尖的陆知淮一眼就看到了陆可可的伤痕,顿时紧张,脚步也加快了。

“这是怎么回事!”陆知淮的声音里蕴藏着怒意,冷冷的看着洛锦衣。

“这句话,陆总应该问一问林小姐吧?这伤可是有一段时间了,难道在我家里住一晚上就能出的来吗?”

陆知淮冰冷的刺骨的眼神顿时落在了林恩希的身上,让她芒刺在背。

良久,林恩希装出吃惊的样子,连忙走到了可可的身边一把抓住可可的手臂:“可可!你受伤了为什么不早点和恩希姐姐说!是谁欺负你了?”

可可吃痛的皱眉,一眼看到林恩希阴沉的眼神,立马支支吾吾道:“爹地,不是恩希姐姐,是……是可可在幼儿园的时候,和别的小朋友打架弄得。”

“真的?”

陆知淮目光讳莫如深,他有了怀疑。

“小孩子哪里会说谎啊,走,可可,恩希姐姐带你去涂药,真是个小傻瓜,伤得这么重,为什么不跟姐姐说呢?”

不等陆知淮回答,陆可可就被林恩希一把抱起,朝着休息室走了过去。

洛锦衣攥紧了拳头,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女儿,在陆知淮的身边遭到了虐待!可是她却无能为力,甚至连一个合理的身份都没有!

很明显,陆知淮也为此事烦躁,他撇了洛锦衣一眼,淡淡道:“Niki小姐,见笑了,去工作吧。”

纵然洛锦衣再不放心,却也只能作罢。

陆知淮转身,回到了办公室,刚坐下,助理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网站崩溃,查清楚了吗?”

助理擦了擦冷汗:“暂时还没有,对方好像是个电脑高手,IP地址的加密根本就破解不开……”

陆知淮烦躁的皱眉,手里的文件狠狠摔在坐上。

……

一下班,洛锦衣就立即回家,等到Moore回来,洛锦衣已经做好了菜,本来都已经准备开动了,门铃却再次响起。

难道又是陆知淮?

洛锦衣心头有些不安,打开门一看,果然是陆知淮,怀里还抱着陆可可。

可可看起来有些没精神,软绵绵的窝在陆知淮的怀里。

“陆先生,您这是……”

陆知淮的脸上带着抱歉的微笑:“不好意思,我明天要出差,可可不喜欢坐飞机,所以……”

所以这是要让自己和可可住一段时间?

洛锦衣被巨大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好,那这两天可可就住在我家里吧。”

似乎陆知淮也觉得自己如此麻烦邻居不太好意思,但无奈的是可可不喜欢一个人待在家,一直吵嚷着要来洛锦衣的家里。

更加让他自己都有些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难得的认为,洛锦衣真的是个靠谱的人选。

洛锦衣刚准备接过陆知淮手上的行李箱和怀里的可可,谁知道陆知淮从口袋一摸,居然递给她一沓厚厚的现金。

“陆先生您太客气了,邻居帮忙是应该的。”

可是陆知淮却摇头:“这两天可可有些感冒了,如果必要的话请您带她去医院,费用从这里拿就可以了。”

“……呵呵……原来如此……”有点尴尬 ,她误会了。

不过陆知淮又补充了一句:“剩下的,就当做寄宿在您这里的费用了。”

洛锦衣摸了摸鼻子,干笑着摇摇头,也不知道如何作答,心中只能默默盘算着等他回来再还给他。

“那么,后天我再来接可可。”

洛锦衣点头,接过陆可可,目送着他离开。

关上门,洛锦衣拉着陆可可的小手走进了屋子里,怜爱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你爹地走啦,今晚要在Niki姐姐家里睡啦,可可想吃什么吗?姐姐给你夹。”

可是今晚的陆可可看上去却比平日里少了几分精神,她抬头看了洛锦衣一眼,瓮声瓮气道:“可可想睡觉……”

洛锦衣心头奇怪,而Moore则指了指不远处半打开的行李箱:“可可刚才应该吃了感冒药,所以现在会困。”

这时,洛锦衣才注意到,行李箱里真的放了一板胶囊,已经少了一颗。

洛锦衣只好点点头,拉着陆可可进了房间带她先去休息。

……

第二天晚上,Z国的五星级酒店套房里,陆知淮的房门被敲响。

“请进。”陆知淮淡淡开口。

林助理拿着文件夹走了进来,满脸毕恭毕敬的弯腰:“陆总,上次您让我调查的关于Niki小姐的身份信息,我已经查到了,这里就是所有现在掌握的信息。”

“知道了。”

陆知淮接过文件,翻开的第一眼,顿时愣住了,那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居然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棕褐色的眸子闪过一丝错愕,这怎么可能,Niki的真名居然叫做……

洛锦衣!

这个久违了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居然再一次出现了。

陆知淮本以为,他是憎恨厌恶洛锦衣的,可是当洛锦衣真的听话的离开,从他的世界消失不见,他却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

后来他也曾动用过关系想找到洛锦衣,可是……完全没有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只是,如果Niki就是洛锦衣,为什么原来那个唯唯诺诺,卑微谨慎的洛家孤女,会变成现在这个判若两人的Niki?

不论是脸还是性格,都完全两模两样!

陆知淮很快恢复了镇定,他试着说服自己这只是个巧合,但心中无数的揣测如何也按耐不住。

良久,他沙哑着嗓子道:“回H市。”

林助理从未看过如此失态的陆知淮,他连忙点头,匆忙离开。

洛锦衣……真的是你吗?

陆知淮不自觉的握紧了拳,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敛去某种异色……

——

洛锦衣从面包店回到家里后,洛执已经醒来了,一打开门,洛执就急吼吼的扑上来:“妈咪!不好了!可可姐姐生病了!”

什么?洛锦衣顿时心中一惊,拉着洛执的手就冲进了可可的房间。

Moore正坐在床边,可可的脸蛋还是红扑扑的,但是却是不正常的红晕。

可可的脑袋上贴着一个冰凉贴,一看就知道是发烧了。

Moore叹气:“可可已经烧到39度了,要是再不去医院,会出事的!”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吧。”洛锦衣赶紧抱起可可。

她软绵绵的把脑袋搭在洛锦衣的身上,看的洛锦衣十分心疼。

怪不得,怪不得昨天开始可可就一直没什么反应,原来是因为她在发烧。

自己这个妈咪居然这么不当心,连自己的孩子发烧了都不知道!

洛锦衣鼻子一酸,看着Moore,可Moore的脸色却有些为难:“要不你先去医院吧,今天洛执和幼儿园约好了要去面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洛锦衣也来不及思考别的,点头之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带可可出门。

在F国的时候,三个孩子无数次的生病,进入病危状态,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扛下的。

从刚开始的手足无措,到现在熟练的让人心疼,这之中的心酸,只有她知道。

坐在驾驶座上,洛锦衣不止一次的想要加快速度,可是考虑到可可的安全,她只能克制。

“水……可可想……喝水……”可可在迷糊之中,嘟囔着,眼睛紧紧的闭着。

洛锦衣连忙踩下刹车,看了看不远处的便利店,轻轻抚摸了一下可可的脑袋:“好,妈咪给你去买水,你先乖乖待着不要动。”

把车停在了便利店门口之后,洛锦衣赶紧下车去买水。

她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矿泉水,递给服务员。

“请您快一点好么?我赶时间。”洛锦衣道。

可是话音刚落,只听见外头轰隆一声巨响,洛锦衣心头一紧,有了不好的预感,连忙匆忙出去查看。

看到外头的一幕,洛锦衣只觉得两眼发黑,险些晕倒过去。

她停在门口的奥迪,被一辆飞驰而来的面包车撞出老远,狠狠地装在墙上,车整个都翻了过来!

洛锦衣克制着泪,快步朝着已经被撞的不成样子的车子跑过去,撕心裂肺的大喊:“可可!可可!”

那面包车里,走出一个穿着t恤的黄毛男,嘴里叼着烟,看见完好无损的洛锦衣,顿时错愕的瞪大眼睛。

“怎么可能?”

他刚才明明看见洛锦衣把车停在这了,车子都没熄火!怎么可能她不在车上?

黄毛心中慌张,吐了嘴里叼着的烟蒂,连忙上车跑了。

只留下洛锦衣颤抖着双手,使劲的推着已经被撞烂的汽车。

“可可!你回答妈妈!可可!”洛锦衣从未如此慌神,她才刚刚拥有可可,她不能这么快失去她!

服务员闻声赶来,不敢耽误,立马拨打了110和120。

洛锦衣的哭声撕心裂肺,听的人揪心,她跪在车旁,仿佛已经万念俱灰,双手已经被碎玻璃硌的鲜血淋漓。

……

市中心医院,重症手术室的灯光亮起,洛锦衣眼睁睁看着这些穿着白衣白褂的人把小小的可可推进了手术室,却无能为力。

她亲眼看见,她看见她的可可浑身都是血,她真的害怕一眨眼,可可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Niki!”

“妈咪!”

Moore和洛执匆匆赶到,看见坐在手术室门口的失魂落魄的洛锦衣。

“可可怎么样了?”

洛锦衣没有回答,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睛无神的望着雪白的墙壁,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Niki!你别这样!可可现在到底怎么样了!”Moore蓝色的眼睛里有些恼怒和着急,他摇晃着洛锦衣的肩膀,把她从失神之中唤醒。

洛锦衣过了很久才回过神,她看了看满脸担心的Moore和一脸紧张的洛执,又是忍不住鼻子一酸……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要下车买水……可可不会出车祸……”

洛锦衣痛苦的捂着脸,泪水却不听话的从指缝之中流出,咸津津的泪水,撒在她的伤口上,钻心的疼。

“你的手怎么了!”Moore一把抓住洛锦衣的手:“你疯了是不是!你想你的手废掉吗!”

在Moore和洛执的坚持下,洛锦衣被强制进行了手上的伤口包扎,她却一直不肯离开,死死的守在手术室的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走廊里很安静,没有一点点声音,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可可怎么了!”

陆知淮带着焦急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洛锦衣转过头,看着满脸疲倦的陆知淮和身后匆匆跟上的林助理。

“陆先生,可可和Niki都出了车祸,现在可可小姐正在手术室抢救。”Moore还保持着镇定,拦住了情绪激动的陆知淮。

可是陆知淮却暴怒的无法克制,额头青筋暴起:“为什么会出车祸!为什么!”

手术室的门毫无征兆的打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脱下手上带血的手套,走了出来。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