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学一天弄了好几次小作文细节 一边吃奶一边啪好爽受不了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莫宛溪并没有觉得以后自己的日子会有多难过,“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少买衣服不乱花钱,我有信心能养活自己。”

“呵呵!”贺煜城冷笑了一声,脑子太单纯,想得太天真。

“我提醒你,今天算计你的人一定是不会罢手的,你得做好她们再次对你下手的准备。而且过惯了好日子再过穷日子,你会觉得生不如死的!再说了你现在可有地方去?”

这话让莫宛溪一下子没有了声音,她现在的确没有地方去,没有钱没有落脚的地方,她的现状的确比想象中的艰难。

看她苦着脸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贺煜城淡淡的开口,“要不,你去我那里借住几天?”

“住你那里?”莫宛溪反问,她是非常感激这个鸭子,但是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和鸭子住在一起。

贺煜城长这么帅,从事的又是这种卖肉的工作,得多脏啊?

和他住在一起,他要是半夜破门而入她怎么办?

贺煜城以为自己主动提出为她接近燃眉之急,她会欣喜若狂,乐见其成。

可是莫宛溪竟然在犹豫,看她犹豫不决的样子贺煜城脸色阴沉下去。

“爱住不住,你以为我稀罕你住我家啊?”

看他生气了莫宛溪只好答应下来,“那我就住你家吧,我交房租给你,不过我先说好,你可别想打我的主意。”

“打你主意?就你这样子?以为自己是仙女啊?你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吧?身材干巴巴的,要不是上次你主动抱住我不放,打死我也不会碰你!”

这个不要脸的臭鸭子,说话怎么这么恶毒啊!

莫宛溪气得脸色发青,她想反驳回去,本姑娘长得天生丽质,人见人爱怎么也比你那些老女人客户漂亮千百倍吧?

不过考虑到鸭子的毒舌把到嘴边的话压了回去,她要是敢回一句,鸭子一定会狠狠的刺她十句的。

这个鸭子小肚鸡肠完全不像是男人,他长得这么帅气,可是却干这样的职业,一定是有什么苦衷的。

因为被迫营业他才练就了这样一幅尖酸刻薄的毒舌嘴脸。

罢了,她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和生活不易的人计较。

贺煜城要是知道莫宛溪在心里把自己描绘成这副样子,一定会气得吐血的。

他刚刚也是脑子发热才想到要收留莫宛溪,现在却有些犯难了,把这个蠢女人安排在什么地方好呢?

他这次是偷偷回国的,人一直住在酒店。

带莫宛溪去酒店住肯定是不可以的,把莫宛溪待会自己的豪华别墅也不行。

毕竟贺家这么多人盯着他,要是看见他带莫宛溪回去一定会掀起轩然大波的。

算了让助理江默安排一套公寓给这个蠢女人住吧。

贺煜城拿起手机给江默发了信息,“马上准备一套公寓。”

江默办事速度不是一般的快,半小时后给贺煜城回了过来,“公寓已经准备好了,在水墨逸家,密码是您生日。”

贺煜城发动车子在导航上输入水墨逸家,汽车发动直奔水墨逸家。

找到江默准备的公寓输入密码,贺煜城带着莫宛溪走进公寓。

公寓装修非常豪华,两个房间,配备书房和开放式厨房。

嗯,鸭子竟然是一个这么会享受的人啊?环境不错,莫宛溪打开冰箱看了一眼,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你平时不在家吃饭?”

“嗯!”贺煜城点头。

莫宛溪又推开主卧室的门看了一眼,房间整理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鸭子竟然这样爱干净整洁让她没有想到。

之前来的时候想过房子一定是一团糟,现在环境非常好,室内装饰赏心悦目,房间也非常干净,莫宛溪莫名的喜欢。

不过满意是满意,但是她得考虑房租的问题,莫宛溪久居滨海知道这个公寓的地段房租都不便宜。

也不知道鸭子这个公寓准备收自己多少钱,她现在是真的没有钱。

心里想着她问出了口:“那个……房租你准备收我多少啊?”

贺煜城愣了一下,面无表情的开口,“你准备给我多少?”

“那个……那个三千块怎么样?”莫宛溪知道这个地段公寓的房租肯定要上万,三千块肯定少了。

可是她现在是真的没有钱,她上班的工资就一万多一点,要吃喝消费,要付房租。

而且她还欠了鸭子十八万,这也是一笔债务啊。这从前对她来说压根不算什么的钱现在成了天文数字。

一块钱难倒英雄汉啊!

“那个你看,我就只用洗手间和卧室,别的地方我不用,能不能少一点?”

贺煜城看着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卖力的往下压价的样子,有些想笑,“可以,不过家务你全包了!”

“这个……这个……”莫宛溪什么时候做过家务啊,这又要打扫又要做饭什么的肯定辛苦死了。

可是不答应惹毛鸭子他不高兴让自己走人怎么办?

她这箱在犹豫不决,贺煜城的电话响了,他接通,保镖的声音传来,“七少,艾丽莎夫人到了,问您几点过来。”

贺煜城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要办,马上回答,“我这就过来。”

莫宛溪站在旁边把贺煜城和保镖的电话听了清清楚楚,不过是鸭子而已,还人模狗样的叫七少,还有什么艾丽莎夫人。

鸭子伺候的客人竟然还有外国女人吗?这艾丽莎夫人不会是五六十岁的老女人吧?

她心里想着贺煜城挂了电话,“怎么样,做家务抵消房租这个主意你看行不行?”

“行!不过我可先说好,我家务活不是太精通。”

“可以学嘛。”贺煜城似笑非笑的,“我有事情先走了,这是公寓密码。你随意!”

看贺煜城转身就走,莫宛溪心里又嘀咕上了。

她现在身无分文,得去买点生活的必需用品吧,莫宛溪支支吾吾的叫住离开的贺煜城。

“那个,七少,你能不能再借点钱给我?我得去买点日用品。不多,一万块就够了。”

“可以。”贺煜城有些意外她叫自己七少。

他还在考虑要怎么编一个名字让莫宛溪称呼自己,先走她既然叫自己七少那就这样称呼好了。

贺煜城微信转账一万给莫宛溪大步离开了,莫宛溪松口气。

她开始计划自己要买的东西,牙膏牙刷,洗面奶护肤品,还有一些其他用品。

几下一算好像一万块已经不够用了,不行她不能乱花钱。

家里的东西是现成的,莫振东也没有说不让她收拾行李。

不如回家去把自己的衣服包包还有生活用品都收拾了过来,这样一来她就又可以节省一大笔钱了。

说做就做,莫宛溪决定马上回家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搬过来。

医院,莫振东离开后就剩下了孟薇薇母女。

没有旁人,孟薇薇压低声音,“妈,刚刚我爸去找莫宛溪晦气了,让她道歉,她不肯,现在我爸把她赶出莫家了。”

“是吗,这可太好了!”孟丽娟冷笑一声,“我就说那个莫宛溪没有脑子吧,马上我们就能搬进莫家了。”

“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爸和莫宛溪毕竟这么多年的父女感情,要是莫宛溪想明白了给爸认错下小,爸一定会心软再次让她搬回来的。”

“你说得对,我们的确得考虑这个问题了。”孟丽娟想了一下,突然目露凶光,“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不然把她给……”

孟丽娟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不过却比划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这太危险了吧?”孟薇薇知道孟丽娟的意思是要弄死莫宛溪。

她自然是巴不得莫宛溪死的,可是风险太大,莫宛溪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要是被警察查出来可不得了,不会连累我们吧?”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