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别C我了我在写作业 啊学长我们换个地方坐小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孟丽娟这是要栽赃莫宛溪呢,看莫宛溪脸色惨白浑身发抖的吓呆了的样子,孟薇薇恶向胆边生。

随手操起茶几上的咖啡壶,砸向莫宛溪。

咖啡壶里是刚刚煮好的滚烫咖啡,孟薇薇心肠不是一般的歹毒。

指望把咖啡都倒在莫宛溪脸上,最好让她那张绝美的脸毁容变成丑八怪才好。

她心里盘算得好,不过没有想到莫宛溪晕血。

看见孟丽娟一头一脸的血实在承受不住,莫宛溪站立不稳往后一倒跌坐在了沙发上。

她扔出去的咖啡壶没有砸到莫宛溪脸上,跌落在了地上。

而孟丽娟此刻正是躺在地上的,滚烫的咖啡壶掉在地上,里面的滚烫咖啡四处飞溅。

绝大部分都溅在了孟丽娟身上,烫得她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

莫宛溪也没有幸免,脚上和手腕处也被溅上了一些。

咖啡厅的服务员听见包厢里传来的惨叫马上赶来了,几个人扶起孟丽娟马上紧急送医。

莫宛溪惨白着脸倒在沙发上也被服务员扶着往外走。

她思维还没有完全恢复,脑子一片空白,耳朵里听到孟薇薇的声音。

“学长,你赶快过来,我妈出事了,被莫宛溪打得浑身是血!”

……………………

孟薇薇的电话让学长吓一跳,马上火速赶到医院,他到达医院时候孟丽娟已经处理好了伤口,医生正在给她挂消炎的点滴。

给孟丽娟处理伤口的医生说孟丽娟流了不少的血,身上也被多出烫伤。

学长额头青筋直跳,“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孟丽娟不见半点在包厢里挑衅莫宛溪的嚣张样子,眼泪汪汪的,柔弱到极致。

“我没有什么大事,微微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耽误你学长工作可不得了。”

“怎么能没有事?学长,你看看我妈,头破了一个洞,身上也是伤。”孟薇薇说着捞起孟丽娟的衣服,给学长看。

孟丽娟身上被咖啡烫得多处红肿,学长倒吸一口凉气,“这也是宛溪打的?”

“这是她用咖啡烫的!”孟薇薇恶人先告状。

“我和我妈去喝咖啡,宛溪突然冲进来,警告我妈让她离你远一些,还骂我妈是不要脸的小三,我妈分辨了两句,她就动手了!不但用东西砸伤了我妈的头,还用滚烫的咖啡烫我妈,说要让我妈毁容就不能勾引你了!”

“她人呢?”看见孟丽娟身上的伤学长信以为真,对莫宛溪失望到极致。

“她人也到医院了,现在在治疗室治疗呢!学长,你可以要为我妈做主,千万不能就这样放过莫宛溪,她简直太过分了!”

“微微,你胡说什么?宛溪她也不是有意的,你别再你学长面前挑拨离间的!”孟丽娟出声喝止女儿。

“什么不是有意的啊?妈你就是太善良了,莫宛溪她那么歹毒,你为什么要帮她说话?”

“你这孩子,宛溪她还小,不懂事,我没事,休养几天就好了,振东你千万别去责怪宛溪!”

孟丽娟以退为进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学长越发的怒火慢胸,气冲冲的去找莫宛溪去了。

看学长去找莫宛溪,孟薇薇母女对视一眼,眼中闪过得意之色。

治疗室医生刚把莫宛溪烫伤的地方涂上药膏,学长就冲了进来。

怒气冲冲的瞪着莫宛溪,“你干的好事情!”

“学长,我也受伤了!是孟薇薇用咖啡烫的,那个小三受的伤和我没有关系,她自己倒下去撞的!”

莫宛溪被送到医院后也恢复了思维,她记得自己刚刚伸手靠近孟丽娟她就倒了下去,怎么会这么巧,一定是孟丽娟想要陷害自己。

而且自己也受伤了,孟薇薇当时还用咖啡壶砸自己,当时要不是自己站立不住歪倒,那整整一壶咖啡一定全部倒在了自己脸上身上。

孟薇薇这是要让自己毁容啊,想明白的莫宛溪马上对着学长分辨。

可是学长已经先入为主了哪里会听莫宛溪的分辨,听莫宛溪解释他认定莫宛溪还在试图栽赃陷害。扬手一个耳光抽在了莫宛溪脸上。

“啪!”的一声,莫宛溪半边脸发麻,她捂住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学长。

他竟然为了小三母女又一次对她动手了!从昨天开始学长已经三次对她动手。

鼻子一酸眼睛瞬间红了,莫宛溪压下涌上眼眶的泪意。

她不能哭,父亲这样绝情,她哭也改变不了什么!

学长却失望的对着她低吼:“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是不是以为真的没有人敢管教你了?”

“我没有……是她先骂我妈妈的,而且我不是有意的!我……”莫宛溪哽咽着分辨。

“不是有意的还能让人受这么重的伤?要是有意的你且不是要杀人了?你知不知道你孟姨受了多重的伤?”

“什么孟姨?她是不要脸的小三!她活该!”莫宛溪气愤的反驳。

她越是反驳和学长顶嘴学长就越是生气失望。

相比孟丽娟的深明大义,莫宛溪真的太不懂事了。 学长又气又恨,看着莫宛溪脸上的指印心里也隐隐作痛,他压下心头的愤怒。

“今天的事情你孟姨不打算追究你,但是不代表你就可以逍遥法外,你马上去给你孟姨道歉,让她原谅你!”

“她有什么资格追究我?让我道歉想都别想!”让莫宛溪去对一个辱骂自己母亲的小三道歉,这怎么可能?

“你道不道歉?”学长恶狠狠的瞪着莫宛溪。

“不道歉!死也不道歉!”

“好,你要是不去道歉,就给我滚出莫家,我学长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走就走!谁怕谁啊!”莫宛溪直着脖子顶回去。

看她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学长越发的生气了,“好,那我今天也放话在这里,如果你不道歉,从现在开始你别想从我手里拿到一毛钱!”

扔下这句话学长气吁吁的离开了,莫宛溪红着眼睛用力压下涌上眼眶的眼泪。

她绝不道歉!

就算学长停了她的卡,不给她一分钱,她也绝不会道歉!

她自己有手有脚,她有工作,她能养活自己!

莫宛溪倔强的走出治疗室,转过走廊,电梯门一下子打开了。

贺煜城长身玉立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四目相对,双方都愣了一下。

贺煜城的目光落在莫宛溪的脸上,娇嫩白皙的脸上浮现五个红肿的指印。

男人眸子收紧,大步走过来,“谁打的?”

莫宛溪一个字说不出来,只是抿着嘴,贺煜城眉目间都是煞气,“哑巴啦?”

他的声音凶巴巴的,可是眼睛里的关切却是展露无遗,莫宛溪再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滚出了眼眶。

看莫宛溪哭贺煜城伸手帮她试泪,声音也放缓了许多,“哭什么?哭能解决问题?告诉我谁打的你!”

莫宛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扁着嘴扑在贺煜城怀里哭得那个伤心欲绝。

她刚刚被学长质问打骂时候用力的忍住了泪水,她告诉自己决不能哭,眼泪改变不了什么。

可是当面对眼前男人的质问却无法忍住,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河水一样延绵不绝。

她的眼泪打湿了贺煜城的胸前的衣服,湿漉漉的温热的眼泪让他身子瞬间僵硬。

半小时后莫宛溪坐在了贺煜城的车上,几个小时不到,他又换了一辆车。

早上是迈巴赫,现在变成了宾利,而且还是崭新的宾利,莫宛溪肿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贺煜城,“这车又是借的?”

“对!”

谁这么大方舍得借这么贵的车给他?他到底和多少富婆有关系啊?

莫宛溪心里膈应得慌,贺煜城坐在驾驶室,一脸嫌弃的看着莫宛溪。

“啧啧啧!难怪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你看看你,哭那么长时间,丑死了!还把我衬衫也弄脏了,我这衬衫可是我心爱之物,你得赔我!”

是个女人都不喜欢听见别人说自己丑,莫宛溪也不例外,她肿着眼睛,“不就一件衬衫吗?我赔!”

说完才想起自己身无分文,一下子像是泄气的皮球一下软了下去。

贺煜城歪头看着她,“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不告诉你!”莫宛溪心情恶劣,语气也不好听。

“不告诉我我也能猜出,一定是又被你那个什么姐妹欺负了吧?哎哟你可真是出息得很啊!成天就知道哭,哭能改变什么?如果哭能解决问题,那还要脑子干什么?”

“你!”莫宛溪被他训得脸色铁青,想反驳回去的,可是自己也觉得自己没有用,这接二连三的被人算计,的确不像是有脑子的人。

看她没有还嘴耷拉着脑袋一副让人爱怜的样子,贺煜城也没有继续挤兑她,“说说吧,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

莫宛溪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和贺煜城说了一遍,他皱着眉头,“所以你这是被人算计了一个底朝天?要不是运气好现在已经毁容变成丑八怪了?”

这个该死的臭鸭子还是那样毒舌,莫宛溪气得歪过头不理会她。

贺煜城斜着眼睛看着她,“所以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学长他偏心,就知道维护小三母女,逼着我道歉,我是死也不道歉的!我有工作自己能养活自己。”

“嗯,有志气!”贺煜城轻轻的鼓掌,脸上却不带丝毫情绪。

“所以你是决定再也不回去了?就这样让小三母女兴高采烈的搬进你家里,看着他们过着你从前的舒服日子,让她们一点点的把你的东西占为己有?”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