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学长硬硬的上面写作业 同学把尺子掰断给我用的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莫宛溪的确不明白贺煜城的话,孟薇薇已经成功从她手里抢走了沈柏豪,她一直都是男人和牙刷不可共用,莫宛溪可以肯定自己是对沈柏豪死心了。

她不会再自甘下贱的去纠缠沈柏豪,孟薇薇也得到自己想要的一起,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如果只是因为一个男人这样算计你,这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我提醒你一下,你那个所谓的闺蜜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贺煜城像是能看到莫宛溪心里一样的提醒她。

“她还有什么目的?”莫宛溪是真的想不出孟薇薇还有什么目的。

“你真是……”男人叹口气,“想想你闺蜜的身份吧,突然多出一个姐妹来,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我当然很生气,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莫宛溪说完突然住了口,瞪圆眼睛看着贺煜城,“你怎么知道的?你调查我?”

看着她一脸防备的样子贺煜城摇头,“昨天晚上我在华丰大堂听见你那个闺蜜称呼你父亲爸,她不是你姐妹为什么要叫爸?”

莫宛溪听贺煜城这样说脸一下子涨红了,这个男人他是魔鬼吗?

他不只是睡了自己,还知道自己男友出轨,还看见毫无形象的大哭。

还知道自己被冻结银行卡,还看见自己被人欺负,现在自己家里最恶心最闹心的事情他竟然也知道了。

莫宛溪感觉自己在贺煜城面前一点秘密都没有了,就像是一个婴儿脱光衣服一样赤条条的被人围观。

她又羞又恼,“你真是一个多事精,怎么哪里都有你?”

扔下这句话莫宛溪拉开车门就走。

贺煜城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发火的莫宛溪,他可不是什么烂好人,这是看见她可怜才提醒她防范注意。

可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却不领情,这不是典型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吗?

贺煜城气得够呛,他素来高高在上,什么时候被人甩锅脸色了,一脚踩下油门,车子猛地冲了出去。

中南大厦董事长办公室,学长沉着脸坐在办公桌后,孟薇薇和沈柏豪分头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宛溪人呢?怎么没有上来?”

“宛溪和那个陌生男人离开了,我们叫她她也不理睬。”孟薇薇小心的看着学长的脸色回答。

“荒唐!”学长脸上乌云密布。“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可能……可能是宛溪在夜店认识的什么人吧?”孟薇薇说着看了一眼沈柏豪。

“夜店?”学长脸更臭了,想发火的。

可是想到刚刚那个男人通身的气派,那气势怎么也不像是夜店里出来的人啊?

“你怎么知道他是夜店出来的?”

“这个……这个……”孟薇薇满以为听到夜店两个字学长就会气得七窍生烟,转而相信她的话,没有想到学长竟然没有上当。

她这箱回答不出来,旁边的沈柏豪接过话,“我在夜店看见过那个人,好像是至尊一号的头牌!”

听沈柏豪补刀孟薇薇松口气,学长本来有些怀疑的。

听了沈柏豪的话却是相信了,当下大怒,“这个逆女,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她!”

学长不高兴,孟薇薇和沈柏豪呆了一会告辞离开了。

走出中南大厦来到外面的车上沈柏豪看着孟薇薇,“你怎么知道那个男人是鸭子的?”

“我在至尊一号看见过他呀,我不是和你说过宛溪外面有别的男人吗?他就是其中一个。”孟薇薇面不改色的回答。

“开限量版迈巴赫的鸭子?”沈柏豪重复。

“那车怎么可能会是他的,一定是借的别人的,你也看到了,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帅,一定有许多女人喜欢他,许多富婆最喜欢往鸭子身上砸钱了。”

孟薇薇的话让沈柏豪心里舒服了许多,那个男人一定是个鸭子,那车一定不是他的!

舒服的感觉只是瞬间,想到莫宛溪选择和鸭子搞在一起也要背叛自己,他心情又不好了。

心情不好连带着看孟薇薇也不舒服了,“我想起公司有点事情,先去处理一下,就不陪你了。”

孟薇薇非常乖巧听话,“你去忙你的吧,我回家陪陪我妈去。”

看着沈柏豪开车离开,孟薇薇脸上乖巧的笑容瞬间隐去,她拿起手机拨出去。

“妈,我今天在爸面前抹黑莫宛溪好像有些过了,现在爸好像有些怀疑我了,说晚上要回去找莫宛溪对质,我担心对质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得赶快想办法应对。”

电话那头孟薇薇的母亲孟丽娟冷笑了一声,“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孟丽娟的语气毫不在意,孟薇薇有些急了。

“妈,我爸的态度真的不对,你也知道他对我们只是愧疚,对莫宛溪不一样,莫宛溪毕竟和他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要是让我爸发现我们的目的,我们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

“我知道,你爸那个人我还不比你了解吗?至于莫宛溪,她就是一个养在深闺不知道人间险恶心思单纯的草包,对付她不要太容易。”

孟丽娟完全没有把莫宛溪放在眼里,“我告诉你,我已经想到一个办法怎么收拾莫宛溪了,这次不但要让她和你爸彻底翻脸,我们还能马上搬进莫家去!”

“真的?”孟薇薇不太敢相信的反问。

“当然是真的,现在你给莫宛溪打电话约她见面,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

莫宛溪一个人顺着街头走了好一会,心情又恶劣又沮丧。

后来电话响了,竟然是孟薇薇打来的。

她实在厌恶得紧,直接挂断了孟薇薇的电话。

孟薇薇锲而不舍的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莫宛溪被她骚扰得忍无可忍终于接了,“有什么事情?”

“我们见一面吧!”

“见面干什么?我和你现在无话可说。”莫宛溪半点面子都不给。

“可是我有话和你说啊?我说莫宛溪,你不会是因为害怕不敢见我吧?”孟薇薇挑衅。

虽然知道孟薇薇说这话是为了激自己去见她,但是莫宛溪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忍下来。“在哪里见面?”

“正点咖啡厅的二号包厢,我在那里等你,我说你可千万千万不要因为害怕不敢过来哦!”

挂了电话莫宛溪伸手拦车,她倒要去看看孟薇薇准备做什么。

莫宛溪赶到正点咖啡厅直奔二楼包厢,包厢门关着,她快步走到包厢门口。

正准备伸手推门,突然听到包厢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妈,你吃这,这个蛋糕味道不错,这个提拉米苏也很好吃。”

孟薇薇竟然在和人说话?对方就是她那个小三妈?

孟薇薇为什么要带走她的小三妈来见自己?

莫宛溪觉得奇怪,就没有马上推门,站在门口侧耳细听。

包厢里的孟薇薇那个小三妈应该是吃了一块提拉米苏,“这味道真不错,我再吃一块!”

“喜欢吃就多吃一点,现在不是我们穷的时候了,爸已经答应让我们母女搬进莫家了,到时候每天我都带你来吃下午茶,让你像贵夫人一样生活。”

“说的也是,以后啊我也过过贵夫人的日子,想当初我看见那个慕念雪穿金戴银,一大把的佣人伺候着她,羡慕到死,以后我搬进去后她的那些首饰我就把她占为己有,听说慕念雪的首饰都非常贵,一定值不少钱。”

听见孟薇薇的小三妈说的话莫宛溪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这个小三还真是贪恋无耻,竟然想占用自己母亲的首饰,她是脑子有坑吧?

莫宛溪继续站在门口偷听,孟薇薇接过话。

“肯定值钱啊,到时候你就让爸把那些首饰都给你,你再给我,让莫凌西什么也捞不到。”

“嗯,就这样做,我们母女马上就要苦尽甘来了,想想我们从前过的日子,再看看现在,所以说天生赢家都是靠后天的努力得来的。”

孟薇薇的小三妈竟然还说了一句高大上的话,跟着话锋一转。

“你看慕念雪和莫宛溪母女,比我们站了优势,可是一个比一个蠢,那个慕念雪还以为你爸多爱他,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你爸竟然背着她出轨了。那个莫宛溪也是,长那么漂亮脑子不知道装的什么,和她妈慕念雪一样蠢!”

听着孟薇薇的小三妈肆无忌惮的骂自己和自己的妈妈,莫宛溪气得七窍生烟,再也忍不下去了,一把推开门闯了进去。

包厢里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孟薇薇,一个则是那天晚上在华丰看见过的徐老半娘女人。

看见莫宛溪推门进来,徐娘半老女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孟薇薇脸上也闪过一丝慌乱,“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了。”莫宛溪冷笑,目光落在孟薇薇那个小三妈身上。

“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就你这样不要脸的三竟然还想着霸占我妈的首饰,也不找镜子看看你配吗?”

“莫宛溪你胡说八道什么?”孟薇薇气得跳起来。

“我胡说八道?你为什么不问问自己为什么要卑鄙无耻的在背后骂人?”

“骂人?有吗?我刚刚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孟丽娟突然咄咄逼人起来。

“你妈不只是蠢还不要脸,明明知道振东和我在一起还横刀夺爱,她以为夺了振东能守一辈子啊?我告诉你,老天是公平的,她的死就是报应,老天爷看不下去了才收了她! ”

莫宛溪没有想到孟薇薇的小三妈竟然会这样猖狂的当着自己的面大放厥词。

孟丽娟的话实在是太恶毒了,莫宛溪气得七窍生烟,想也没有想就冲了过去。

伸手去推孟丽娟,“你闭嘴!闭上你的臭嘴!我不许你这样侮辱我妈!”

她的手刚碰到孟丽娟,她弱不禁风的往后一倒。

好巧不巧的磕在了包厢里的茶几上,一声嘶声裂肺的惨叫声应景般的在包厢响起。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