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哭着说不能再深了作文600 老师你的兔子好软水好多车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老师跟大花回到村子里已经是晚上八点钟的事情了。

当巨大的拖拉机声进入村子的时,就已经引起了无数的村民出来围观了。

大花受不了被人这么看着的感觉,早就直接跳车跑回家了。

老师倒是也不介意大家看。看才好呢,反正以后这拖拉机也是要给他们用的,就当做是让他们提前认识认识这个铁疙瘩吧!

直到到了自家门口,看见王正辉拄着拐棍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时,她才稍微的有些收敛。

“我回来了。”她下车后又去后车斗里抱了她的野猪崽崽拿给王正辉看。“呐,今天的战利品。”

“野猪?”王正辉来不及多想什么的时候,老师就这样直接把野猪崽崽塞到了他的怀里,怀里……也变得暖了一下下。“你从哪里弄的?”

“捡到的。”老师真心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是超级好。说要野猪崽崽就遇见野猪崽崽了,真的是太幸运了。“不过这个野猪崽崽的腿受伤了,估计是被陷阱伤的,需要调养一段时间。”

“你这……”王正辉看了看老师,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东西。“拖拉机是谁的?”

“你知道这东西叫拖拉机?”老师听见王正辉正确的叫出拖拉机的名字后,惊喜不已。“大家都叫这东西铁疙瘩,唯独你认识?”

“我之前是在农机制造厂工作的。”王正辉说道这里,皱起眉头。“这拖拉机应该不便宜,你走的时候可是没带钱。”

“所以你是理工生?”

“嗯?”

“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这么厉害!”老师真的发现自己捡到宝贝了!想不到自家爷们竟然是在农机制造厂上班的,这完全跟自己的思路对的上啊!“敢情你之前的工作这么好啊!”

“就……还行。”王正辉冷不丁被这么一夸,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天太冷了,咱们回屋说去吧。”老师走过来从王正辉的怀里又把野猪崽崽抱了回来,跟着王正辉的步伐慢悠悠的朝着里面走。“我等一下要跟你说个事情。”

“钱,家里倒是有一点。”王正辉不等老师说她要说的事情,主动说道:“但如果拖拉机你是市场价格买回来的,家里面可能还不够,需要我跟大哥二哥家都说一下。”

老师忽然之间停下脚步,在意不已的看着他。“你不觉得我很败家吗?”

“拖拉机本就是农用的。”王正辉关上门以后,将拐杖放在一旁。“你买回来,也是为了家里好,我为什么要觉得你败家?”

老师的心,猝不及防的就被王正辉的话语信任给感动到了。

这可是八零年代啊。十头猪换来的一台拖拉机可不是个小数目。可是王正辉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甚至都在为自己盘算要怎么去给这个拖拉机的钱!

“所以,多少钱买的?”

“六只猪的价格。”老师在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有些小得意。“不过,也不用现在给。等明年开春的时候给人家就好了。我都跟卖家说好了。”

“六只猪的价格?”王正辉听完老师的话以后,似乎已经猜到了。“所以这台拖拉机应该是隔壁村子那家姓许的人家吧。”

“这都被你猜到了?”老师真的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明明每天都在家,还消息这么灵通。“还真是他家的,那大哥看着好像挺不好说话的,但是没想到还行。”

“许大哥是个屠夫。”王正辉拿出锅里面热腾腾的饭菜,给老师摆在了桌子上。“虽然外表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容易亲近,但是实际上人挺好的。”

“是挺好的,还教我怎么开拖拉机来着。”老师的的确确饿了,而且饿到不行,所以这会儿也不顾是不是有吃相了,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不过,这个拖拉机还是缺少一些零件的,至少现在想要用来旋地可是不行。”

(农村水田地春中之前都是要先旋地的,也就是打浆,才可以春种。)

“需要打浆机。”王正辉明白老师在说什么,看着她饿的这个样子也着实是有些心疼。“但你要知道,开打浆机可是很累的,你确定你要这样做吗?”

“哪里能弄到打浆机?”老师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王正辉。“你……应该是有门路的吧?”

“我当初在农机厂上班的时候有些关系不错的朋友……”

“价格呢?”老师不等王正辉说完,拿着筷子激动的站了起来。“是我们可以买的范围内吗?”

“买是能买到。”王正辉看着她激动的样子,还真是不能把那个跳井的她联系到一起。“但是你真的要这样做吗?”

“拖拉机都买了,还差一个打浆机吗?”老师感觉自己发家致富奔小康的路就在不远处了。“你朋友那边远不远?要不然咱们明天去看看去?”

“明天?怎么去?”

“我开拖拉机啊!”老师也没想到自己到了八零年代首先学会的第一个技能就是开拖拉机,真的是给自己牛逼坏了。“你之前不是说你三年没出去了吗?刚好我们去你朋友那边,出去转转好不好?”

这样的话也可以看看四周的环境,看看还有什么其他的商机没有。

“我们还可以带着佩奇一起。”老师说着指了指旁边还趴着的小野猪崽崽。“刚好它受伤了,我们可以给它顺便去看看腿伤。”

“佩奇?”王正辉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名字,总觉得叫起来好像有些别扭。“它不就是骨折了吗?骨折的话用木板夹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你还会兽医?”老师再一次的惊讶住了。“你怎么这么全能?”

“……全能的意思是?”

“就是什么都会的意思。”老师一边解释一边用崇拜的目光看着王正辉。“我怎么感觉我捡到宝贝了?你这根本不是一无是处,你这完全是我发家致富道路上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啊!”

“不可缺失的……”王正辉的心,因为老师的话,泛起了层层涟漪。“你说我,是你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嗯嗯!”老师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眼睛里亮晶晶的。“其实我……呃……你这是……”

“我想抱你一下。”王正辉一把将老师拽入怀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谢谢你,不嫌弃我是累赘。”

第二天清晨。

王正辉早早的就起床烧火做饭了。直到饭都做好以后才去叫老师起床的。

“唔,有些冷……”老师被叫醒后有些迷迷糊糊的靠在王正辉的怀里,揉了揉眼睛。“为什么非要起这么早呢,以后咱们家可不可以晚点起床啊。”

“可以晚点起床的。”王正辉真的是有被老师的样子给可爱到了,刚睡醒的她软绵绵的好像棉花糖一样,真想吃一口。“但是昨天你说过今天想去市里,所以早起的。”

“啊对哦。”老师这会儿才想起来的的确确是有正经事儿要去做,连忙瞌睡都没了。“要去见你的朋友,要去买打浆机的!”

“嗯。”王正辉对老师也真的是宠溺的很,哪怕这种事情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疯狂,但是他却随了她了。

“那我们是不是要买点手办礼啊。”老师一边穿着外套一边说道:“去找别人的话都是要买一些东西的,等我们进了城里再买吧。”

“嗯,其实也可以……”

咚咚咚!

“老三媳妇你给俺滚出来!”王老太太气急败坏的声音忽然之间响起在了门外,还带着剧烈的敲门声。“别以为躲在里面不出来这事儿就算是完了,你给俺滚出来!”

王正辉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很不好起来。甚至连神色都冷了下来。

反倒是老师跟个没事儿人一样,慢吞吞的走过去开门。

“婆婆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啪!”

王老太太二话不说直接抬手就给了老师一巴掌!巴掌清脆,响亮,整个屋子都能听见。

然而打了一巴掌之后又觉得不解气,又开始抡起巴掌!只是这一次巴掌没有落在老师的脸上,反而胳膊被抓住了!

“婆婆,再一再二可没有再三再四了啊。”老师眼神里面带着不容小觑的警告,重重的看着她。“我嫁给正辉是要跟他过日子的,可不是让你这个婆婆随意打骂的。”

王正辉这会儿也拄着拐棍出来了,他一眼就看见老师脸上的红肿,顿时怒火中烧。“娘,你这是作甚?”

“俺作甚?”王老太太自从做了婆婆之后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气,现在这新儿媳妇还敢跟自己叫嚣起来了。“你怎么不问问你婆娘作甚?那个铁疙瘩可是出过人命的晦气东西!她竟然用六头猪的价格给买回来了?!这不是败家是什么?!”

“是我同意让买的。”王正辉来到老师的身边,伸出手摸了摸她被打过的地方,心疼不已。“我腿脚不方便,所以让她代替我去的,所以娘是不是也应该打我?”

“你让的?”王老太太用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自家儿子,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见了什么。“你都在家待三年了!你让的?你真当我老太太好忽悠呢?怕不是你都被你家婆娘给迷晕了头了吧?是不是她说什么是什么了?”

“婆婆。”老师虽然不喜欢王老太太,但是念及她是王正辉的娘,还是给了几分面子的。“我都嫁给正辉了,我们家谁说了算谁说了不算不还得是我们自己说了算吗?”

“你说了啥?”王老太太直接被老师的话给绕晕了。“俺咋听不懂?”

“我的意思是。”老师见王老太太没听懂,更简单一点说。“我男人愿意听我的,是我的本事。婆婆您不该管我家的事儿。”

“我是他娘!”

“我还是他婆娘呢!”老师也不知道这王老太太较的是哪门子劲儿。“既然都已经结婚了,那自然是我说了算啊。”

“你……”王老太太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双手一边拍地一边嗷嗷大哭。“你这媳妇可不得了啊!刚进门就要拿俺这老太太撒气吗?”

“娘。”王正辉这会儿的脸色已经格外的不好了,尤其是门外这会儿还有围观的人。“别闹了,起来吧。”

“如果不是俺,你能长这么大吗?”王老太太哭的捶胸摇头,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咋就娶了媳妇忘了娘了呢!老三啊,从前你可是最孝顺的一个儿子啊,你现在这是咋的了,怎么就听你的婆娘吹耳边风了呢!”

老师看着王老太太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样子,心里面着实有些不太舒服。

这街坊邻居都看着呢,就直接往儿子身上泼脏水,这上纲上线的样子着实让人讨厌。

果然。

一抬头就看见街坊邻居在那边指指点点的,看笑话呢。

“我说,你们都不去地里了是不是?”老师忍不住对着门外的人吼了一嗓子。“有在这边看热闹的功夫,你们去地里都干了不少的活了。”

其中有个邻居忍不住嘲笑道:“你家这门开的这么大,还怕人看啊?”

“就是,就是。”周围不少人都开始在那边附和,一个一个的都在那边偷笑。

老师见状立刻把旁边王正辉给自己准备的洗脸水连盆带水的直接朝着她们那边泼去,一边泼水一边大喊。“我在我自家门口泼水没毛病吧?这要是泼了谁啊,也别怪我,谁叫你们爱站在我家门口呢!”

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们被这一盆水泼的吱哇乱叫,嘴里面咒骂着疯婆娘,倒是也就这么跑了。

王老太太简直被老师的这一番操作给吓到了,好半天才找回声音。“老三媳妇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这以后邻里邻居的处着,你这是让老三以后不好做人啊!”

“您也在意您儿子的名声啊?”老师随手把门关上,双手叉腰的看着王老太太。“既然这么在乎,怎么还就叫邻居看了热闹呢?自家的事儿自家关上门来解决不好吗?非要叫邻居们过来给您撑腰,顺便看看您儿子儿媳妇是怎么欺负您的?”

“你这……”王老太太被老师的话给怼的差点一口气都没上来!

她在王家当婆婆的年头也不短了,还没哪个媳妇敢直接这样跟自己说话呢。

“老三,你看看你媳妇跟俺都说了啥!你不管管吗?”

“娘,我觉得七七说的对。”王正辉虽然拄着拐杖,但是腰板依然是笔直的。“自家事儿自家解决,何必叫外人看了笑话。”

王老太太万万没想到自家儿子竟然是站在这个儿媳妇这边的!

这可是他从小到大养大的儿子啊,怎么就被这个女人给教坏了呢?

“你这个女人你到底都跟老三说什么了!”王老太太并不认为这是儿子的错,她认为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话,自己儿子是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挑拨俺们娘俩之间的感情是不是?”

“婆婆,我可从来都没说您一个不字啊。”老师微微皱眉,为了不让王正辉难堪,也尽量在用好语气说话。“反倒是您,已经打我两次了吧?还都是无缘无故的打我。”

“是无缘无故吗?”王老太太这可有话要说。“第一次打你是因为你要跳井!那都寻死觅活的了,俺不打你一巴掌你能清醒过来吗?谁知道你会不会还要寻死啊!”

“……”老师忽然发现自己是遇到对手了。这王老太太三言两语就能把她自己变成一个良苦用心的人,反倒是自己的不是了?

虽说她这么说乍一听好像有一点道理的样子!

但是品,细品。

跳井的人刚从井里打捞出来!半条命都要直接交代了!还能下的去手!也是极品了!

“第二次打你就是刚才!”王老太太提起这一巴掌更有话要说了。“你不跟家里面商量,直接用六头猪的价格换这么一个铁疙瘩回来!你这不是败家是什么?啊?”

“婆婆您说完了吗?”

“还没呢!”王老太太根本不给老师机会,一条条一桩桩的罪名全部都摆了出来。“也不知道你给老三吹了什么枕边风,老三竟然同意了!你不能仗着老三性格好你就这样胡作非为!如果老三管不住你!那以后就由俺这个老太太来管管你!”

“那婆婆是准备跟我结婚过一辈子吗?”

“你说啥?”

许是王老太太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一下子被问住了。

“虽说您是婆婆不假。是长辈也不假。”老师这会儿怒火已经到嗓子眼了,但还是极力的在往下压。“可如果说管我,是不是有些太自不量力了。”

“自不量力?”王老太太伸出手不可置信的指着老师,差一点一口气没上来。“老三,你听听看你媳妇说的什么话,这叫人话吗?”

王正辉听完这话也觉得有些过火了。忍不住低声提醒。“七七,这样跟娘说话不好。”

“可我这叫话糙理不糙啊。”老师无奈不已的看着王正辉,耐心的给他解释。“很多事情如果不能一开始就直接说清楚,那以后误会岂不是越来越多,就跟滚雪球一样?”

“但是要注意措辞。”王正辉也不是不向着老师,只不过是觉得有些词语不适合用在老人身上。

“我不认为我言辞有什么问题。”老师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王正辉。说实话,她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望的。

虽然知道在这个年代,孝道早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事情了。

可是,一味的孝顺,不分黑白的孝顺不叫孝顺,反而叫愚孝。

原以为王正辉会明白这个道理,可没想到,终究还是被枷锁禁锢着……

“你还觉得你自己没错?”王老太太见儿子终于为自己说话了,立刻一边拍打地面一边哭喊起来。“就算是俺老太太千错万错,就冲着俺这年纪!马上都要入土的人了!你这当小辈的也不能就这样拿话刺啦俺吧?”

老师的眉头越皱越深,心里面也逐渐的开始不舒服起来,甚至有些反胃。

“是,你是读过书。”王老太太越哭越凶,甚至比刚进门那会儿更甚。“可就算是你读过书,瞧不起俺们这些农村人!你也是俺们老王家名门正娶的媳妇!将来也是要埋在俺们老王家祖坟里的!那你就得听我们老王家的话,就得懂得怎么孝敬长辈!”

王老太太句句带刺,甚至句句都在给老师加大罪名。

“俺们家老三可是老实孩子。”王老太太撕心裂肺的哀嚎着。“人心都是肉长的,俺看不得你这么欺负俺家三儿。”

“那要不然离婚好了。”老师被吵得着实有些心烦了,干脆来了这么一句。“我这么不好那么不好的,不如我跟正辉离婚,你们老王家再找一个你们称心如意的媳妇不就好了?”

“你说什么?”王正辉下意识的直接扼住老师的手腕,眸色一紧的看着她。“老师,你在说什么?”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老师的手腕被捏的很疼。可是她却默不吭声,就这样带着负气的看着他。“你娘一大清早就跑咱家来闹,上来就给我扣高帽子,说我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我不过就是回击了几句,你就告诉我要注意言辞。我注意什么言辞啊?我没像她一样坐在地上撒泼就已经不错了王正辉!”

“你现在敢跟俺儿离婚就是骗婚!”王老太太扑腾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指着老师。“到时候让你娘家把彩礼钱都给俺退回来!”

“谁收的你彩礼你管谁要被。”老师一把甩开王正辉的手,冷冷的看着王老太太。“如果说嫁给你儿子做你儿媳妇就要受这种窝囊气,那本姑奶奶可不伺候你们老王家!”

“够了!”向来脾气极好的王正辉突然之间一声怒吼,整个屋子都安静了。“老师,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

他眼神里有一种隐忍的痛楚。压低了嗓音再一次的问道:“真的,想要跟我离婚?”

老师攥紧双手握着拳头,将他的情绪看的一清二楚,却还是硬着头皮的说道:“没错。既然你们老王家这么不待见我,那就找一个你们待见的好了。”

“你还真是反了天了你,我是不是该教训……”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