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课代表趴下跟我做作文 把英语课代表的处破了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等她到了自家地头上的时候都快要中午了。其他家的人早都已经到了。

“哎呀,大花,你还真的是讲信用呢。”她倒是没想到大花竟然说到做到真的在给自家地春中。“早上吃饭了没啊。饿不饿啊。”

“你脑子进水了?”大花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她。“俺怎么不知道你竟然还会关心俺?”

“想要马儿跑就得让马儿吃草啊。”英语课代表笑的有些欠揍,蹲在了地头上。“你可是给我家干活的,我不得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啊。”

“你……”大花简直都快要咬碎后槽牙了,但奈何这会儿地头的人太多又不好当场发作。“就算是俺帮你春种,你也不能啥也不做吧。”

“我这不是来监督你了吗?”英语课代表用一种极其无辜的眼神看着大花,心里暗爽不已。“你咋能说我啥也没做呢。”

“顾招娣。”大花终于受不了了,扔掉了手里的爬犁。“做人不能太过分,以后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确定要这样?”

“你看你,开玩笑怎么还生气了呢。”英语课代表双手拖着下巴,眼神明亮的看着她。“不过讲真的,像你这么能干的女人,干嘛要垂涎我家男人,找一个好男人嫁了不好吗?”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正辉哥到底有多好。”

“多好不是也已经结婚了吗?”英语课代表一句话直接说的大花哑口无言,只能在那边干瞪眼。“现在又不是从前的社会了,你总不至于还想要给我家爷们做个小妾啥的吧?”

“你……”

“我倒是可以同意。”英语课代表勉为其难的回道:“可是你也知道,我家爷们太过于刚正不阿了,我同意也没用啊,主要还是得他同意才可以啊。”

“你再说?你再说俺就回家了!”

“我不说了还不行吗?”英语课代表见大花好像真的要生气了,连忙转移话题。“不过我看你这耕地也是挺慢的啊,就这样跟在牛后面走,也挺累的哈。”

“不都是这样种地吗?”大花完全没觉得自己哪里不妥当,甚至还有些生气。“俺这都?快的了,这要是别人啊,还不如俺呢。”

“要是有拖拉机就好了。”英语课代表看着这完全看不见边际的稻田地,不禁开始想念现代社会的机械化。“如果有拖拉机的话那就事半功倍了。”

“你是说铁疙瘩?”大花的眼神逐渐的开始嘲讽起来,不由得说道:“难道你不知道铁疙瘩有多危险吗?旁边村子倒是有一台,可是都闹出人命了。”

“闹出人命?拖拉机?”英语课代表相信大花没有骗人。可是拖拉机闹出人命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咋回事,说说看?”

“还能咋回事,还不是因为……”大花刚要说,但是随后她就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俺凭啥要跟你说啊?你想知道那就去隔壁村子打听去被。”

“你看你,咱俩不是好朋友吗?”英语课代表完全发挥起自己的厚脸皮精神,笑嘻嘻的看着她。“好姐姐,跟我说说吧。”

“你脑子进水了吧你。”大花真的是被英语课代表的这一声好姐姐给叫不会了。“谁是你好姐姐啊。”

“你啊。”英语课代表干脆直接跳进到田地里,也不顾泥巴是不是多,作势就要抱住她。

“哎,别碰俺,俺说还不成吗?”大花极其嫌弃的看着英语课代表,不情愿的说道:“俺也是听别人说的,就说那铁疙瘩一般人不会,隔壁村子的那台一开始好像还有点东西,可是之后也不知道是咋的了,铁疙瘩自己跑了,刚好有个腿脚不好的老大爷在地头看热闹,结果就这么给撞死了。”

“真惨。”英语课代表听着听着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如果当时那老大爷不在那边看热闹就好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可是村子里有铁疙瘩大家都想看啊。”大花其实也想看的,但是一直都没时间去。“听说那东西比老牛还要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去瞧瞧不就好了嘛。”英语课代表说道这里讨好的看着大花。“要不然你带我去?”

“俺凭啥带你去啊?”

“因为你是我的好姐姐啊。”英语课代表再一次的发挥了膈应人不偿命的精神,跑过去一把抱住大花的胳膊。“反正你不是也好奇那铁疙瘩长什么样子吗?我也好奇啊,那咱俩就去看看呗。”

“放着春种不种,去看铁疙瘩?”大花真心觉得这个英语课代表不仅仅是脑子进水了,可能还有些脑子不好使。“王婶要是知道了非得骂死你。”

“骂就骂被,我又不少一块肉。”英语课代表完全没把自家婆婆放在眼里,接着再次看着大花。“咋样,去不去看看?我都不怕挨骂,你还怕被说啊?”

“但是那铁疙瘩吃人。”

“吃什么人啊,不就出了那一次意外吗?”英语课代表主要是想看看他们说的那个铁疙瘩到底是不是拖拉机,如果是的话那可是个商业机密啊。“你跟我去看看,到时候保证少不了你的好处。”

“啥好处?”

“除了给你我家男人意外,其余的你都可以提。”

“真的?”大花一提到这里,眼神放光。“顾招娣,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

“啊。我说的。”英语课代表咧嘴一笑。“那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去隔壁村子得走好远的路呢。”大花瞧着她好像现在就要走似的,再次皱眉。“要走也得明天早上起早走啊,你现在走到了那边天都黑了。咋回来?路上遇到野猪啥的你咋办?”

“还有野猪呢?”英语课代表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野猪,真的想要见识见识。“野猪伤人不啊?”

“你说呢?”大花无奈的白了英语课代表一眼,总觉得她有些不靠谱。“村子里的爷们晚上出去都得结伴儿走,你说它伤人不伤人?”

“那就没有能抓住的吗?”英语课代表说道这里又连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抓个小野猪崽崽应该很容易吧?”

就这样。

大花稀里糊涂的跟着英语课代表踏上了去隔壁村子的路。

甚至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这是咋的了,竟然让她这么给忽悠来了。

一路上,英语课代表的心情都很不错,一边哼唱着周董的歌,一边赶路。

“你唱的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歌啊。”大花从来都没听过这样的调调,但是莫名的觉得有些好听。

“啊,这个啊。”英语课代表想了想,不由的笑道:“这是一个一岁的孩子唱的歌,被我无意间听见了。”

“啥,一岁孩子会唱歌?”大花用一种见鬼了似的眼神看着英语课代表,完全不相信她的话。“你忽悠谁呢?”

“我没忽悠谁啊。”英语课代表发誓,自己说的是真的。周董可是1979年出生的!现在是1980年!一岁没毛病啊。“你看,跟你说真的你还不相信。”

“从来没听说过一岁的孩子会唱歌。”大花根本不相信英语课代表的话,觉得这就是在忽悠自己。“你这满嘴跑火车的本事是跟谁学的。不是说你读过书吗?你们学校的人是不是都这样说话。”

“这跟读书不读书有什么关系嘛。”英语课代表发现似乎从自己到了这个年代之后开始他们就一直用读书人这样的话来当做讽刺说。“读书那是增长知识的,知识改变命运懂不懂?”

“俺不懂。”大花的确不懂。“俺就知道你们读书人穷讲究屁事儿多,连种地都不会。”

“所以说你们无知啊!”英语课代表懒得跟大花争辩太多,尤其是这会儿自己的确啥也不会的时候。“你们啊,就是不了解读书的重要性。就咱们现在要去看的铁疙瘩就是人家有知识的人做出来的东西。”

“都出人命了,咱也不知道你干啥那么稀罕想要去看。”

“天机不可泄露。”英语课代表拿出从大花家里带来的干粮,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

到了理化村的时候天色的确已经暗了下来。

英语课代表跟大花问了好几家才知道铁疙瘩到底是谁家的,但是刚到人家门口,就遇到了个难事儿。门口的大黑狗看起来十分的不友好,从她们到附近开始就一直叫,这会儿更是叫嚣的厉害。

“这狗……”英语课代表瞧着那条大黑狗,又看了看大花。“挺不欢迎你啊。”

“你说屁话呢?”大花无奈的白了英语课代表一眼,没好气的怼道:“这狗分明是看不上你,心里没点数啊?”

“那既然这狗稀罕你,你去敲门吧。”英语课代表眼神划过皎洁,一把将大花给推了过去。“反正拴着链子呢,又咬不到你。”

“我的妈呀!”大花虽说平时不怕狗,但是这条大黑狗狂叫不止,也是有点吓人的。“顾招娣!你纯粹是故意的!”

“嗯呐,我就是故意的。”英语课代表跟在了大花的身后,完完全全在拿她当挡箭牌。“好姐姐,快点走,我看它这绳子还挺细的。”

“别比比了。”大花简直都被气的爆粗口了,没见过这么坑人的。但是好在这院子也不是很大,没走几步就到了正门了,于是敲了敲门。“有人在吗?有没有人在啊。”

“谁啊。”屋子里传来了一个粗狂的男人声音,接着门就被打开了,是一个有刀疤脸的男人。“你们是谁?催债的?”

只见他手里还有一把血淋淋的刀,看起来格外的骇人。迎面而来的还有一种浓浓的血腥味。

大花随即就害怕了。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反倒是英语课代表看见这一幕,挽起嘴角礼貌的问道:“听说你家有拖拉机?所以我想来问问看。”

“拖拉机有啥好看的。”男人虽然是这么说着,但还是也没说啥拒绝的话。“那你等一下,俺得先把猪肉给清理出来,你在门口等会儿吧。”

“好咧,谢谢大哥。”英语课代表说着拽了拽大花的手,上院子外面等着去了,省的旁边的狗一个劲儿的叫。“咋样,你刚刚是不是害怕了。”

“谁,谁害怕了。”大花的脸色这会儿看着都还是有些没血色。“就是心思着,这男人咋这么吓人呢。”

“哪里吓人了,人家不是在弄猪肉呢么。”英语课代表忽然发现这大花似乎也不是之前想的那么泼辣,也是有害怕的事情啊。“这如果将来你找个男人是个杀猪的,你咋办,还不得天天害怕啊?”

“俺才不会找个杀猪的呢。”大花立刻嫌弃不已。“你别在这诅咒俺。”

“你知道什么是真香定律不?”英语课代表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这么个感觉,但总觉得这种事情以后说不定真的会发生。

“啥玩意是真香定律?”大花发现英语课代表总是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让人恼怒。“你能不能正常点,说点人能听懂的?”

我说你长得真好看。英语课代表咧嘴一笑,露出四颗小虎牙。“你啊,就是我们关门村的村花了。”

“算你识相。”大花顺了顺自己的麻花辫,不禁得意起来。“整个关门村也就俺的姿色算是不错的了。”

“说起来刘寡妇长得也不错。”英语课代表虽然不喜欢刘寡妇,但是不得不说,就她那个岁数能保持这个状态也是还不错的了。“就是命不太好。”

“她那是命不好吗?”大花提起刘寡妇,就好像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似的。“你知道她爷们是咋没的吗?”

“咋没的?”

“是被抓起来蹲笆篱子了。之后就给判决了。”

“蹲笆篱子?”英语课代表先是楞了一会儿,随后才反应过来。“你是说她男人犯法了啊?”

“可不是么。”大花说到这里又小声的说道:“只不过村长不让俺们议论这个事情,不然的话刘寡妇早都被赶出村子了。”

“她男人犯事儿,跟她有什么关系?”英语课代表不由得皱起眉头,有些好奇的问道:“难不成你们还搞连坐啊。”

“啥就连坐啊。”大花发现英语课代表是真的傻,不是假的傻。“那她家爷们犯事儿了,她能不知道吗?说明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你说晚上回去能不能看见野猪啊?”英语课代表不打算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妄下定论。“要是能遇到几个小猪崽崽就好了。”

没一会儿。之前那个刀疤大汉就已经捯饬完了,带英语课代表他们看了铁疙瘩。

“还真是拖拉机。”英语课代表一看见拖拉机双眼放光,就像是看见了什么稀罕东西一样。“这东西多钱买的啊?”

“这是我用我家的猪跟人家换的。”刀疤大汉说道:“十头猪换了一辆这个拖拉机。”

“你疯了?”大花一听到这话当下就着急起来。“十头猪换一个这个铁疙瘩,你这纯粹是脑子不好使啊。”

英语课代表肉眼可见刀疤大汉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真的有些怀疑大花是不是猪队友,故意过来破坏氛围的。

“那个,大哥啊。”她只能连忙说好话补救。“虽然说听着好像是不太合适,但是我觉得你这拖拉机买的绝对的合适啊。眼光也比别人好。”

刀疤大汉听完英语课代表的话以后脸色才稍微的缓和下来,接着说道:“起初俺也不乐意。但是那家人跟俺说这玩意可以种地,而且好用,俺才换的。可是谁知道换过来之后就闹出了认命,俺觉得这东西晦气,就一直都丢在那边了。”

“今年也不打算用了吗?”英语课代表嗅到了商机!这拖拉机在这个年代可是个好东西。这会儿农民们种地都是靠人力,拖拉机这种东西还没有普及到位,所以说这会儿如果家里面能有个拖拉机绝对是能赚钱的利器啊。

“用啥啊。”刀疤大汉重重叹气,还有许多无奈。“这铁疙瘩还得喝柴油,柴油还不便宜,咋算都是俺吃亏,所以就不用了。”

“你当初那十头猪就不应该换。”大花情绪激动的说道:“十头猪如果卖钱的话可以花好几年呢,在农村盖个小房子都可以了,换这个东西,有啥用?”

刀疤大汉挠了挠头,有些懊恼的说道:“买都买了能咋办,现在卖也卖不出去,就这么砸手里了。搞得我之前说好的婆娘都跑路了,我也不想这样啊。”

“那大哥,你这铁疙瘩要不然卖给我?”英语课代表试探的问道:“就是不知道大哥准备什么价格卖啊。”

“你要买?”刀疤大汉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娇小的样子,总觉得似乎不是能驾驭铁疙瘩的主。“你不是拿俺寻开心呢吧?”

“那铁疙瘩可是沾了血的!”大花皱着眉头,拽了拽身边英语课代表的衣服。“沾过血的东西不能要,你别冲动啊。”

“之前问过很多人,都不要我的铁疙瘩的。”刀疤大汉也觉得这英语课代表是不是在说着玩。“再说了,你会这东西吗?”

“这个……”英语课代表的的确确不会开拖拉机!但是她之前女司机啊!有会开车的底子,学习开拖拉机也应该不是个什么难事儿吧。至少懂交通法啊。“你呢,也别管我会不会,就说着拖……呃,铁疙瘩你卖不卖吧。”

“那你准备多钱买?”刀疤大汉怎么能不想卖呢,早就巴不得能卖出去了。“你说个价格,我看看。”

“这样吧,我说个数。”英语课代表斟酌又再斟酌,伸出五根手指头。“既然你是十头猪买的,那我就五头猪的价格买你的好了。”

“啥?五头猪!”

“啥?五头猪?”

大花跟刀疤大汉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这样话的,但是两个人的语调完全不一样!

“你疯了吧你!”大花觉得这英语课代表肯定是跳井的时候头先着地,所以这会儿脑子不清楚。“五头猪买个这?赶紧跟俺回去!王婶要是知道你做傻事是俺陪着的,到时候肯定得去俺家闹的!”

“俺可是十头猪的价格买来的啊!”刀疤大汉不可思议的看着英语课代表,着实有些生气了。“都没咋开过,怎么就五头猪的价格了呢?你这不是寻俺开心吗?”

“你这铁疙瘩又不是新的。”英语课代表笑眯眯的看着刀疤大汉,全然不顾旁边一直拽着自己的大花。“都是二手货了,价格肯定是要不一样的啊。更何况你这东西不是还沾血了吗?不吉利。”

“再不吉利也不能这价格吧!?”

“要不然大哥你好好想想看?”英语课代表倒是也不急于一时,总是要给别人思考的时间。“如果大哥想卖的话,就去隔壁关门村找我,我是王家三儿媳妇。”

“走吧走吧!别在这边抽风了!”大花真的很后悔为甚要跟英语课代表两个人一起来这边,如果不来的话就没这么多事儿了。“抓紧时间赶路吧!不然明天都回去不了!”

“大哥,你再好好想想。”英语课代表一边跟着大花走,一边还不忘记说道:“我可是听说了这铁疙瘩别人也有,如果到时候我从别人那边买了,大哥你这铁疙瘩我可就不要了啊。”

刀疤大汉听完英语课代表的话以后,又有些犯难了。

他根本不知道这是英语课代表故意说的。明明方圆几百里就这么一台拖拉机。却被她说的好像遍地都是一样。

其实英语课代表也不过是在拿她从前买衣服的经验,跟这个刀疤大哥玩了一个欲擒故纵。

只有把价格压到最低,说的最不堪,到时候才有拿下的希望嘛。

刀疤大汉眼看着英语课代表就这样跟着那个女人走了,一着急一跺脚喊道:“回来吧,五头猪就五头猪,卖给你吧。”

“不是吧!”大花整个人差一点就要当场去世了。“还真就卖了?啊?”

“你在这里等我哦。”英语课代表挣脱开了大花的手,得意的朝着刀疤大汉那边走去。“大哥,我还要跟你谈个事情。你看看,咱俩是在这里说呢,还是去别的地方说呢?”

于是乎……

一个小时后。

大花坐在了拖拉机的后车斗上,听着耳边哒哒哒地声音,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凭借着什么鬼,相信了英语课代表上了她的车,就这么颠簸着回去了?

开车中的英语课代表美滋滋的笑着,觉得这夜晚刺骨的风都变得亲切不已。

果然!

这个年代处处都是商机,只要把握好时机的话发家致富不是难题!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