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c了语文课代表一节课 语文课代表的胸软软的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语文课代表只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接着,伴随着一道令人安心的声音,刘寡妇就这样落荒而逃了。

虽然她不明白,一个残废能对刘寡妇造成什么威胁。但是她确定自己没看错,她在刘寡妇的眼神中看到了些的害怕。

“你还好吗?”低沉醇厚的嗓音从她头顶传来,甚至隐隐带着些许的在意。“是不是很疼?”

语文课代表很想回一句自己没事儿。

可不知道为什么,许是这个身体太过于虚弱,加上刚刚被打的不轻,这会儿头胀的厉害,眼前也一片漆黑!

耳边不断的传来王正辉的声音,可偏偏就是听不清楚他再说什么。

md。完蛋货啊!

语文课代表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怎么重生之后反倒是成林黛玉了!

语文课代表再次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了。但唯一肯定的是,现在天亮了,耳边也是叽叽喳喳的喧闹声。

“王婶,你家三媳妇醒了!看来俺说的法子果然奏效了!”

语文课代表记得这个声音,这是那个说没福气嫁给王正辉的那个大花!

然而还没等她彻底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记重脚直接踹在了她的尾巴根上!踹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既然没死,还不赶紧起来耕地!”是王老太太的声音。“这一躺就是三天,要不是大花法子多,说带你出来晒太阳,还指不定你得躺到啥时候呢!”

“你特么的…”语文课代表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这特么一重生直接连着被打两次了,这心火真的是无处安放阿!

“她刚刚说了啥?”大花脸色略微有些不好的看着语文课代表,不确定的问道:“你刚刚是在骂你婆婆吗?”

“我…”语文课代表刚想要承认自己的确是在骂那个糟老太太!可是但她彻底看清楚这会儿的状况后!想到身体的虚弱,不得不改口道:“我刚刚说真是我亲妈啊!这么想着我!”

语文课代表怂了!而且怂的彻彻底底的!

不是她想怂!

此时此刻王老太太身边一个大花一个刘寡妇,这俩人都不是啥好人!巴不得看自己笑话!

再加上王老太太动手能力极强!如果在这么多人面前忤逆她,自己肯定是没好果子吃的!

这特么一打一袭击都打不过刘寡妇!如果三打一还不得直接给自己打火葬场去阿!

“瞪着两颗眼珠子想什么呢?”王老太太听完语文课代表的话无动于衷,甚至眼神里还有不加修饰的嫌弃。“现在可是耕地的大好时候,告诉你啊,别以为你读过书,这农村的活你就可以不干了!正辉腿脚不好,就算是你找出一百个说辞来,你也得把这地给俺种了!”

“老三媳妇阿,实在不会俺可以教你啊。”大花忽然之间走过来,亲昵的将语文课代表从地上拽了起来,又一把挽住了她的胳膊。暗中用力的捏着。“主要阿,俺是心疼正辉哥。不然阿,俺可没那闲心管你家这档子事儿。”

语文课代表发誓!

如果这会儿有镜子,那自己肯定脸色是混着猪肝色跟白无常的白吧?

特么昏迷三天的人突然醒了竟然要耕地?

耕地一口吃的都不给,难道不怕一头栽进地里就地凉凉?

还有这个大花到底特么的干什么啊!在这边明目张胆的阳奉阴违,还背地里动手脚捏自己?

这么狗!王正辉知道吗?

“老三媳妇,别给脸不要脸啊。”王老太太见她半天不说话,面子多少有些挂不住了。“这地里面农活正忙,人家大花乐意帮咱家已是大善心了,你可别不识抬举。”

“她呀。不识抬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刘寡妇见状嘴角讥讽。“她舅舅欠下高利贷,这十里八村的也没个人敢帮他家。如果不是老王家心善,帮他舅舅还了债,指不定她现在都得被卖进哪个山沟沟里给那些七老八十的人当个续弦呢。她可倒好,来了之后三天两头的闹还忤逆长辈,真是不懂事儿。”

你懂事?

语文课代表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会倒打一耙的人!

又不是她那天爬进自己家里想要偷腥不成还给自己揍晕三天了?

“哎呀刘寡妇,话也不能这样说。”大花一脸为难的看着刘寡妇,无声叹息。“虽说她舅舅的确不是人,但好歹她也是读过书的,肯定是因为现在一时不适应,等适应过来不就好了。”

“所以你这是在帮她说话咯?”刘寡妇不以为然。“那一根藤上的葫芦还能出三个色?她可是从小就被她舅舅扶养的,谁知道是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语文课代表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

她算是看明白了。敢情这俩人是在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的在这挖苦自己呢?

农忙时候本就田地里人多,再加上这会儿这个年代家家户户都很穷,最爱的就是看热闹。敢情这些话是说给这些人听呢!?

得亏是自己如果真的是原身听见这样的话!估计又要寻死觅活了吧!

“还不赶紧干活?”王老太太的脸面多多少少有些挂不住了。走过来一把直接将她推进稻田地里!

稻田地这会儿刚刚好是耕地的时候,全部都是跟沼泽一样的稀泥!

就算是种地及其有经验的人,有些时候都会摔的四仰八叉的。更不用说毫无经验的语文课代表了!才刚被推下去就直接来了个满嘴大泥巴,还差一点被牛蹄子踹着!

“我的妈呀!”语文课代表发誓,如果不是自己身手了得!刚刚那一摔直接坐在那边的话,肯定得被牛给踩死阿!

“感谢牛大哥不杀之恩。”这会儿的她也顾不上形象了,连忙踉跄站起,接着又是一阵头晕!

周围都是嘲笑的声音,完完全全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异样。

“这不是脚也能沾地吗?”王老太太的言下之意很明显,那就是作为婆婆的她调教起人的手段有多厉害。“今儿你就少耕点,等你以后熟练了。整个老王家地都得你来种。”

“唉不对啊王婶。”大花一边看热闹,一边发现了不对劲儿。“她怎么一直在晃阿?哎哎哎!她怎么倒下了?”

——

难受。

仿佛浑身的骨头都被人打断了一样的难受。

语文课代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

虽然这环境跟自己那个时代的医院没法比,但是这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还是没变的。

“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俺了。”

语文课代表定睛一看。眼前的人,自己没见过,还很陌生。“你是…”

“阿。忘记介绍了。我是你二嫂。”女人说着拘谨的伸出手来介绍道:“我叫谢娜。”

“你认识张杰吗?”语文课代表也不知道咋回事,脑袋一抽就问出了这么句话。紧接着在看见谢娜那迷茫的眼神后,又连忙改口道:“不是,我的意思是…嗯。我刚醒过来脑袋不太清楚。”

“你在医院昏睡了三天,意识不清楚也是正常的。”老二媳妇说道这里又忍不住叹气。“得亏你醒了。如果你再不醒,家里面都要闹翻天了!”

“闹翻天?”语文课代表不太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由得皱起眉头来。

“那天你被婆婆她们抬走的时候老三就是不乐意的。”老二媳妇解释道:“紧接着你在地里面又晕倒了,这下老三闹的更厉害了。直接跟婆婆吵了起来!还绝食三天了!”

“王正辉因为我绝食了?”语文课代表诧异不已的看着面前的二嫂,虽然才第一次见面,但总觉得她不会说谎。

“婆婆平日里最拿老三当眼珠子了。”老二媳妇说道这里的时候隐隐还有些羡慕。“这不嘛?今年你们家的那三晌水田地阿,就得俺们帮你种了。也省的老三继续闹下去了。”

语文课代表听的云里雾里的的。但是脑海里始终都惦记着王正辉绝食的事情。

她实在是想不到王正辉会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

明明从自己重生过来以后就接二连三的给他添麻烦。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帮衬自己,哪怕不惜跟王老太太几次三番的翻脸?

“那我…什么时候能出院阿?”

这是语文课代表到了这边以来,第一次有点想念那个破地方了。

虽然都还没见到那个叫王正辉的长什么样。

但是从自己重生过来以后,他对自己也是蛮好的。

“医生说你醒了就可以出院了。”老二媳妇一边说着一边拿出铁盒子装的盒饭。“医生说你就是营养不良。咱也不知道啥叫营养不良,估计着可能是没吃饱吧。”

语文课代表的的确确是饿了。此时的她也顾不上太多事儿了,直接接过盒饭就开始毫无形象的吃了起来,哪怕也就是两个馒头外加一点点鸡蛋炒西红柿。

“慢点吃。”老二媳妇看到她这个样子真的是有些不敢想象。“你们读过书的人也这样跟饿死鬼一样吃饭啊?”

“什么读书人不读书人的。”语文课代表说道这里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个事情。从刚刚开始就已经注意到了。“你这肚子是胖的还是怀孕了阿?”

“我这是怀孕了。”老二媳妇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还有些担忧。“第一个生的就是个闺女,如果第二个也还是闺女的话,可就彻底的抬不起头了阿。”

语文课代表回到之前住的地方已经是傍黑天了。

主要是她完全没想到一个刚出院的病号跟一个怀孕四个月的孕妇需要徒步走将近两个小时的路。

她真的很庆幸自己之前吃饭了,还吃的饱饱的。不然这还没等走到家呢,就又得晕倒了。

“正辉哥。你这老不吃饭也不是个办法啊。”是大花的声音。“你都不知道,从你不吃饭开始王婶天天在家里哭,再哭下午眼睛可是要哭瞎了阿。”

大花?

语文课代表这才刚刚进门,就听见里屋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哟呵。

敢情这刘寡妇跟大花俩人是合计好的啊?

一个一三五一个二四六,还是说一个前半夜一个后半夜阿?

自己辛辛苦苦走了两个小时的路,脚都要出水泡了,人家这边可是有美人哄着呢。

哎不是。

自己这想法怎么这么像个怨妇呢?

明明自己跟王正辉什么关系都没有,这是在乱想什么呢?

“滚。”

里屋传来了男人低吼的声音。哪怕已经很隐忍了,但是依然听得见怒意。

“正辉哥。俺掏心掏肺的对你。你咋还赶俺走呢?”大花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仿佛有千般委屈万般难一样。“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有啥好的,正辉哥难不成还要为了他一直委屈自己吗?”

到时语文课代表一直都是抱着一个看戏的心态,但这会儿也忍不住跟着好奇起来。

是啊。

自己这种人有什么值得王正辉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的?

明明从最一开始就一直都是想要逃离这里,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她不一样。”王正辉哪怕还在生闷气,但是提及到语文课代表的时候语气还是稍微的迟缓了一些。“她的眼神告诉我,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甚至她能屈能伸,而不是一味的去逞强逞英雄。”

语文课代表越听越觉得离谱。

自己哪里有他说的那么好。无非就是突然之间重生过来,处处都在警惕而已…

“我不管!”大花听完王正辉的话以后开始不依不饶起来。“哪怕这个女人再好也不适合你,正辉哥,从了我吧好吗?明明从前你也是喜欢我的不是吗?”

语文课代表听到这里,心不由自主的提了起来,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其他什么。

“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你?”王正辉下意识的声音严厉起来。“你不要胡说!我从来没喜欢过你。”

“可是我们当初都已经谈婚论嫁了,我…”

“滚出去!”王正辉暴怒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但如果你还不走,我就真的要对你动手了!”

“动手就动手!”大花看起来也像是铁了心了,说什么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大不了闹到大家都来围观!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咳咳。大花,你这就不好了吧。”语文课代表笑眯眯的出现在门口处,与上次一样斜斜的靠在门框上,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她吃饱饭了。“我还活着呢,怎么敢这么吓唬我男人?”

“她没碰到我。”王正辉在见到语文课代表的一瞬间,解释道:“虽然腿残废,但是我手没残废。”

语文课代表在听完王正辉的解释之后,一个不小心笑出声来。

她没想到自己之前只不过是随口一说,他竟然记住了。

反观大花看着两个人对视又无视自己的样子,心里面多少都不舒服。

“既然你听见了,俺也就摊牌了。”大花颇有一种一不做二不休的感觉。“俺跟正辉哥是真心相爱,你识趣点就自己走吧。”

“走,走去哪里?”回来的路上语文课代表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自己要要何去何从。但是在门口听完王正辉的话以后,似乎已经有了答案。“这里就是我的家,你想让我去哪里?”

“可是你之前不是又跳井又要跑的吗?”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语文课代表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大花,只觉得可笑。“就像你之前想要嫁给正辉,但是之后反悔了一样。”

“你…”大花顿时脸色不太看,甚至下意识的看了看王正辉,似乎有些心虚。“我那是…我那是因为家里人阻拦…”

“阻拦什么?”语文课代表虽然没有跟王正辉聊过这些事儿,但多少也是听说了一些,从二嫂那听说的。“从前正辉不残疾的时候你心甘情愿要嫁进来,之后正辉残疾了你又后悔了?”

“你…”

“那你现在…”语文课代表微微一笑,故意用很轻松的语气问道:“该不会是因为残疾人大队给扶持吧。你们看上那点扶持了?”

“你别胡说八道!”大花开始有些坐不住了,眼神也飘忽不定!“俺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至少俺不会给正辉哥添麻烦!还能给正辉哥种地!”

“你那么会。今年我家水田你帮忙都种了吧。”语文课代表灵机一动,留出四颗小虎牙。“我也不为难你,就春种好了!秋收我都不麻烦你!”

“俺凭什么给你种地,你疯了吧你?”大花真不敢想象自己听到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人脑袋不好使。

“既然你不愿意也行。”语文课代表故作无奈的摊开双手惋惜的说道:“那我就只能喊街坊邻居过来了。让大家都见识见识你这晚上私会已婚男人的行为了。”

“你…”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语文课代表狡黠的看着大花,心里暗爽。“之前你们孤男寡女喊人可能有些对正辉不好。但如今我回来了,那事情的性质就变了阿。”

“你…”大花脸色逐渐苍白起来,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大花阿。”语文课代表向前一步亲昵的握住大花的手,暗中用力掐着她。“一个春种,眼一闭一睁忍忍就过去了。一旦今天的事情闹大了,以后你可怎么嫁人啊!”

大花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栽在眼前这个女人的手里,特别的不甘心。“你不是不喜欢正辉哥吗?”

她还在垂死挣扎,想要让王正辉对她失望。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不让给喜欢的人?”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