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代表做我腿上写作业 我c了语文课代表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语文课代表缓缓的睁开双眼,便看见一群穿的有些埋了咕汰的妇女正围着自己看呢!

“哎哎她醒了!”其中一个穿着红色花棉袄的妇女嗓门贼大的喊道:“王骡子媳妇醒了!王骡子媳妇醒了!”

语文课代表真的很想问问看王骡子媳妇到底是谁,不然的话为什么这群人在自己的耳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脑袋都像是要炸掉一般。

可是刚一开口,喉咙里面就一阵火辣辣的疼,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差点直接一口气给她憋回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妇女们很是有默契的让出一条路来。一位个头不高圆脸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抬手,照着语文课代表的脸上就是一个大耳雷!

那巴掌声清脆响亮。周围还有隐隐的偷笑的声音。

语文课代表还没明白这特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人给打了?

更可气的是!现在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动一下就头晕的很!连还手都做不到!

“老三媳妇。”妇人打过一巴掌后,依然是用那种强势的态度看着她。“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舅舅他们既然已经收了我们老王家的聘礼!你也已经跟我儿拜过堂扯过红本了,你就算是死!也是俺们老王家的鬼!”

语文课代表本就很不舒服,被打一巴掌之后更是耳朵嗡嗡作响,连这老太太说了什么也只能听进去一半一半。

“哎呀王婶。”之前那个穿着红色大花袄的女人走过来挽住了妇人的胳膊偷笑。“这不嘛。听说这老三媳妇可是上过几年学的主,咋的啊,都得给她一些时间缓缓不是。”

“哼!”王老太太一听这话更是态度不屑。“哪管她从前是个啥!进了我们老王家就是我们老王家儿媳妇!就得遵循我们老王家的规矩!”

“行了。都散了吧!”里屋里突然传来一道醇厚低沉的声音,才一开口就让这边消停了不少。“人醒了就行。你们也别在我家看热闹了,都散了吧!”

“还有娘!”那男人又说道:“当着这么多人打我媳妇,这分明是在打我的脸不是!”

“三儿,你可别不知好歹啊!”王老太太立刻便不乐意起来,冲着里屋喊道:“要不是你残疾,我这老太太用在这里多管闲事吗?不打,不打明儿个又跑了咋个整?你想一辈子打光棍儿阿?”

“哎呀王婶,别跟正辉哥生气了。左右这个新媳妇现在也跑不了哪去了,咱们还是先走吧阿。”

王老太太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还是大花贴心阿,可惜咱家正辉命不好,不然这会儿该娶的阿是你。”

躺在那边的语文课代表勉强睁开眼睛,便看见那边两个女人就这样相互挽着手走了。

与此同时。

屋子里又传来了那个低沉的嗓音,似乎还带着无奈。

“我知道你嫌我残疾。可你嫌弃我,也不应该做出伤害你自己的事情。”

语文课代表费劲力气的朝着屋子里看去,却怎么也看不到那人的身影。

“等你身体缓缓,如果你还想跑,那我帮你就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语文课代表终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她梦见了另外一个跟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她似乎在诉说着什么,眼神里带着无尽的哀伤与悲鸣。

与此同时,脑海里面竟然开始有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不断地涌入,就仿佛是要将她给撕碎一般!

疼……

好疼!……

语文课代表不断的在梦中挣扎!

但是那些记忆碎片却根本没有打算放过她!

八零年代!亲生父母抛弃!被人推进井里!

“啊!”

语文课代表终于承受不住梦里的那种如同溺水般的沉溺!

现实中的她!陡然之间睁开双眼!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正辉哥。”里屋传来了一道娇羞的女人声音,那声音完完全全可以滴出水一般。“你就从了俺吧,行吗?左右你那个新媳妇也不待见你,还不如直接从了俺,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多好啊!”

语文课代表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不在白天来的那些人的范围里。

但……

她却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刘寡妇。

因为脑海里的记忆时时刻刻的不断在提醒着自己,周围的一切以及周围的人。

可刘寡妇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了啊!

王正辉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三岁而已。她竟然喊他正辉哥?

“你出去!”里屋传来了男人暴怒的声音,但却十分低沉,看起来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一样。“如果你不想事情闹大,最好现在就给我走,省的我喊人。”

“你能喊谁啊?”刘寡妇今天像是有备而来一样,笑的枝华乱坠。“难不成喊你那个刚结婚就跳井的新媳妇啊?俺来的时候她可是昏睡的跟头死猪一样呢。”

死猪?

我?

语文课代表本来是不想管这种事儿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吃亏的终究不是男人!

可是一听到刘寡妇形容自己是头死猪,那可就不行了!

NND!

你这特么不讲究啊!玩着人家的男人,还骂着人家的婆娘!敢情所有的事儿都被你一个人占了被!你以为你是山大王呢?

这么想着。

语文课代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就这么被气的下地了!

虽然说这会儿的她浑身还是有些无力!可是那一口咽不下去的气吊着,直接就冲到了里屋的门口!靠在了门框上!

彼时,坐在炕上的男人在看见语文课代表后,漆黑的瞳孔沾染着说不出的诧异与惊讶。甚至连反抗都忘记了。

刘寡妇还以为王正辉这是不准备挣扎了呢!二话不说上去就扒他衣服!那架势!宛如山上下来的恶虎!

千钧一发之际!

语文课代表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腿残废了,难道连手也残废了吗?腿踢不起来!难道你的手也推不开人了?”

“哎呀我的妈呀!”刘寡妇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可是当她转头看清楚是语文课代表以后,又立刻拍了拍胸脯,带着责怪的说道:“还当着谁呢,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出来吓唬什么人啊?”

“那你这大半夜的不在家睡觉跑人家热炕头又是什么习惯?”语文课代表一边说着,一边掂量了掂量刚刚朝着这边走来的时候顺手拿着的大勺,露出四颗小虎牙。“咋的,知道我家穷,特意把自己送上门当肉馅,准备让我们包顿饺子过过年啊?”

里屋的灯光很暗。但是很明显,男人早已经习惯了这个亮度,所以可以清楚的看见门口的那个女人虽然此时此刻是在笑的,但是眼神里的精光却让人不寒而栗。

不是说她性格懦弱,甚至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吗?

可是看着眼前的这架势,如果刘寡妇不赶紧走,怕是要交代在这了吧?

“你这说的是什么浑话啊!”刘寡妇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泼妇,平日里大家都让着她,不乐意跟她发生什么口角,所以也算是豪横惯了的一个主。现在被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了,着实心里面不痛快。“你自家的爷们你不要,还不让别人要了?”

“你也知道是我家爷们啊?”语文课代表其实根本也不认识这个王正辉,在之前原主的记忆力也几乎是没有见过的。但是此时此刻,这种情况,不争馒头也是要争口气的啊。“知道还敢往我家里来?”

“你不稀罕,就不能给我稀罕不稀罕?”

“我稀罕不稀罕轮得到你这个臭娘们了吗?”语文课代表突然之间抡起大勺,直接指着刘寡妇的鼻子。“给你一次机会,别说我欺负老弱病残。”

她的这一句老弱病残怕是连炕头上的那个王正辉都给算进去了。

“如果你不给我乖乖的怎么来的怎么回去。”语文课代表笑容越发的肆意起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哎呀喝!”刘寡妇一听这话瞬间撸起袖子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你还敢吓唬俺是是不是?俺倒是要试试看!你能把俺咋样!”

语文课代表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无礼的要求。

竟然还有人求打的!

如果是放在平日里,那自己可是不敢动手,毕竟打人要赔钱。

但是这里可是八零年代啊!那自己还怕个毛线球啊!

于是!

她想也没想的直接轮着大勺朝着刘寡妇打去!直接就打在了她的脑袋上!

那刘寡妇竟然也不是善茬!在挨过一下之后竟然直接反扑过来!拽着语文课代表的胳膊就给她按在地上一顿抡拳头!

任凭语文课代表拿出了从前自己学过的跆拳道跟柔道!也抵挡不住眼前这个虎娘们的一套组合拳!

于是她顿悟了!

这不是自己不行!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不行啊!

这小胳膊小腿儿的!这特么能打过谁啊?

说句不好听的!地里面的萝卜都比她看着结实吧?

“别打了别打了!”语文课代表立刻认怂!奈何这刘寡妇完全没有听进去得意思!还一个劲儿的抡拳头!一下更比一下重!

就在语文课代表以为自己重生之后又特么要交代的时候!

刘寡妇竟然被推了一个踉跄,摔的她直接唉呀妈呀的!

“你……”她瞧清楚是谁推的自己后,又开始和颜悦色起来。“正辉哥,你瞧你。”

“滚!”王正辉一把将语文课代表拽入自己的怀中,暴怒的低吼道:“我从来不打女人,你别逼我动手!”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