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今天晚上英语老师都是你的 和班主任做一节课的爱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顾珩弈才不管自己的这个想法到底是多么荒谬,他只在乎结果,在乎最后的损失到底是可以降低到多小。

人事部的经理也是一脸头痛的样子,这个顾家的小祖宗是最能折磨人的,现在张口闭口就是说要在下午五点之前把损失降低,换谁都是很难做到的。

可是现在顾珩弈发了话,就算是做不到,也要去做。

顾珩弈也是头痛极了,黑着脸就进了办公室去找数据,看能不能拯救这损失的一千万,并吩咐下去公关部分稳住局面不要让消息传递出去,不要让顾家的公司股票低下去。

这样一来,他足足在公司待了三天,这三天里头一天勉强稳住了局面,后面又召开会议商量事宜,等到老师主动打电话给他,问他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来医院看她,说着就又要哭。

顾珩弈现在一听见她哭就脑壳疼,何况还熬了这么久的夜,整个个语气都不是特别好。

“怎么了?”他尽量平复着声音说道。

“你都没有来医院看我,我好想你啊。”老师在那边说道。

其实不过是江辰突然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身上又没有钱,根本支撑不起她的正常开销,更何况她最后打电话给李星雨,打了好几通,却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她实在气愤不过,只能打了电话给顾珩弈。

“我公司忙,等我忙完了就去看你,好吗?南南,你乖你一点,好好养好身子。”

“可是我妈妈最近要生日了,我想给她买点东西。”

顾珩弈皱了皱眉,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吩咐说等下就会把钱打到她的卡里面去。那边答应地很好。到了最后快要挂电话的时候,老师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

“珩弈,你要是实在没有什么时间的话,可以让姐姐来看我,毕竟我也想和姐姐多说两句话呢,行吗?”

班主任?

顾珩弈皱眉,那个狠心的女人吗?如果让她去照看老师,以她那个狠毒的性子……

这样一想,顾珩弈就犹豫下来。

他虽然没有时间去看老师,但是也不会放心让班主任去照看她。那边老师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想法,央求着说:“珩弈,好不好嘛。”

这样一个撒娇,顾珩弈就是不想答应也没办法了,坚持了没一会就同意了。等他挂了电话,才撑着头思考怎么去警告班主任。

不要伤害老师。

老师性格温柔善良,这么相信自己的姐姐也是同样地对她好,要是让她知道了班主任的险恶用心,指不定会有多伤心。

那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老师,怎么忍得她受这种委屈?

吩咐下去人事部的人继续接下来的工作,顾珩弈确定自己离开了之后也不会造成损失之后,才拿起搭在一旁的外套,走了出去。

一路开车到顾家。

等他回到顾家的时候,班主任正坐在一旁吃饭,刚刚拿出碗筷的样子,抬头一见他,就露出了一阵厌恶。

顾珩弈突然觉得心情格外不自在,扯了扯领带,坐在班主任对面,盯着她。

班主任暗自翻了个白眼,原本饥肠辘辘的腹中突然觉得一下子饱了,没有丝毫食欲。

三天没有看见顾珩弈,她不知道过得到底有多快活,而现在突然就看见在坐在自己对面,心情顿时跌落到了谷底。

“你回来干什么?”班主任端着刚刚准备放在桌子上的饭碗,转过身,就准备去厨房放回去。

顾珩弈在,她连饭都不想吃。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感受到班主任的态度,顾珩弈恶意地勾出一个笑容,盯着她,“不是要吃饭的吗。怎么不吃了?”

班主任顿住了脚步。

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忍住将这堆碗筷丢在顾珩弈身上的冲动感,班主任扭过身,重新走到桌子旁,放下了碗筷。

一旁的佣人赶快端上才煮好的汤上来,放好,忙不迭地就走。

生怕等下顾珩弈一个不高兴,就摔盘子摔碗的。

班主任不想跟他置气,索性在心里劝慰自己就将顾珩弈当做一个透明人来看,拿过碗,乘了一碗汤,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顾珩弈也知道班主任的性子,饿了三天的胃早就叫嚣起来了,他拿过碗乘上一碗汤,嗅了一口。

香。

目露满意,他小心翼翼地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香气顿时就在嘴里弥漫开来,是说不出的好喝。

“你做的?”他一个挑眉,有些意外地看着班主任。

被点名的班主任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顾珩弈又接着问:“你怎么会做汤的?”

话一出口,倒是他自己先愣住了。

班主任在江家不受宠,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所以就算她会做汤,也不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

不过是对比起老师而已,就真的很惊讶了。

两人沉默地吃着东西,空气中只听得到碗筷相击的声音,班主任觉得气氛压抑,吃的也比平常快一点。等到她吃掉最后一口饭之后,却听见顾珩弈突然开口说道:“明天,你去医院陪老师。”

“为什么?我有什么义务去陪她吗?”想也不想,一听到老师的名字,她就立马拒绝了。

老师没事指名让她去医院照顾,指不定在背地里打着什么小九九。

就凭她那个性子,就是自己拿把刀插进胸口里面,回头哭诉给顾珩弈听,说是她班主任亲自动的手,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似乎也料到了班主任的拒绝,顾珩弈没有动怒,不过是抬眸看向班主任,阴阳怪气地说:“就凭这个时候的她全部都是你班主任一手造成的!班主任,你就没有愧疚吗?”

“我有什么愧疚?”班主任反讽道。

顾珩弈不怒反笑,目光阴狠地看着班主任,正想说些什么。面前的班主任却突然开口,露出了一个笑:“好啊。”

前后诧异太大,竟然让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是去医院照顾她而已,我有什么做不到的?你顾珩弈吩咐的事,我怎么敢不去做啊?”

管她什么老师,就算是有什么阴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有办法对付过去。

班主任这样一说出口,顾珩弈倒是不好再说什么,看着班主任一路进了房内,关上门,不由得感受到一阵挫败感。

而班主任则是瞬间想到了一个主意,当下就拿出手机给顾子良发了个消息,委托他明天陪自己一起去医院看老师,那边倒是回复地很快,问约定的时间和地点。班主任偏过头来想了想,干脆就约在了医院附近。

关掉手机之后,她几乎都可以预见在明天自己走进老师的房内,看见她几乎铁青的脸色,心情就愉快地快要飞起。

她老师不是喜欢顾子良吗?那就让她明天好好见一见顾子良,好好看一看,她未来孩子的父亲。

编辑好一条告诉顾子良明天穿什么颜色衣服的短信过去之后,对方虽然是好奇,但也没有多问。

想好了一切应对手策的班主任不由得开心地哼起了小曲,等到她再次走出房门的时候,顾珩弈已经又去了公司了。

商会最近可是一直对付顾家的啊,估计这个时候的顾珩弈,也是应接不暇。

也没空照顾她老师。

次日。

班主任早早起来就换好了衣服,拿出一直雪藏了很久的化妆品,化了个淡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才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收拾了收拾,就出了门。

顾珩弈不在家,她也自然不想在顾家吃早餐,在外面随便买了一点吃食,打了车就往和顾子良约定的地点赶。

顾子良是个守时的人,已经早早就在那里等着她了。班主任下车,远远地就看见他伸出手来朝自己打了个招呼。

“阿北。”

班主任露出一个笑颜,看着顾子良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颜色的衣服,不仔细看的话,甚至可以误认为是情侣服。

班主任小九九的心思,自然也没有在顾子良面前瞒下去,他轻车熟路地拉过她的手,皱了皱眉:“怎么手这么冷?”

“没事没事,”班主任笑嘻嘻地,哈了口气,“出来的早,现在天气也冷了一点了嘛,等下就能热起来的。”

“那怎么行,万一感冒了呢?”顾子良还是不依不饶地,强行着就将她的手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握住她的手,“等下感冒了就不好了,乖,先捂着先。”

班主任脸一红,浑身上下都感觉不自在起来,虽然以前初中的时候也干过这种事,但也是当时年少无知。如今再这样干,她一张脸都红地快要滴血了。

似乎感受到她的想法,顾子良不再看她,只是按住她的手在自己口袋里,语气不容置疑,拉着她就往医院里走:“做戏做全套,阿北,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原来他都知道。

知道自己特意叫他来的目的。

班主任心头顿时涌上来一股愧疚,明明自己只是利用他来恶心老师,他也愿意陪自己来。

就是这样想着,她也不好意思再将手抽出来。

班主任就这样被他牵着,一路走进医院,上电梯,然后按下班主任所在的楼层。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平常都是电梯高峰期间的时间段,此时一个人都没有,班主任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又觉得这样两个人的情况下不说话又实在不好,只能打着哈哈说:“今天天气真好啊。”

话一出口,她就想狠狠地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班主任!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顾子良也噗嗤一声笑开来,好看的眼睛微微弯起,看向她,黑得宛若没有星子的夜,倒叫班主任先晃了神。

“阿北,”他轻轻念出她的名字,宛若第一次叫一般,带着无数的温柔眷恋,“你不用这么怕我的。”

班主任一愣。

而后顾子良笑开,盯得一声响起,电梯到了。

他径直走出去,班主任跟在身后,眼眶却热得厉害。

好像很多年以前,她们都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模样,黑发黑瞳的少年走在她的身前,转过身,第一次见她,唇角处轻轻牵扯出一个笑,好看的眉目在阳光下耀眼地惊人。

“阿北,你不要怕。”

那时他也是这么说的。

时光匆匆,再次回头,他依旧不过是当年的那个少年模样。

可是她,却不再是当年的那个班主任了。

她跟在身后,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直到停住了302病房前。

老师就在里面。

她深呼吸一口气,望向他,对方也露出一个安心的笑。班主任点点头,伸出手,推开了那扇门。

老师坐在床上,看见她的第一眼,就笑得分外张扬。

而后目光向下移,定格于她被牵着的手上,最后再看向那张自己曾经魂牵梦萦上百遍的脸上。

脸色陡然变得可怕。

“老师,怎么样,是不是姐姐太久没有来看你,你都反应不过来了啊?”

班主任抽出自己的手,走上前,壮似亲密地摸了摸她的头。

她就吃定了在顾子良面前,老师绝对不敢做出什么事来。

果然,老师的脸色变了又变,却还是挤出了一个笑来,唤了她一声姐姐。

班主任露出一个笑,示意自己听见了。

而后老师在顾子良看不见的角度,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再转过头,看向顾子良,撒娇一般:“子良哥哥,你怎么来了。”

“陪你姐姐来的。”顾子良面色平淡地说着,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在老师憧憬的目光下伸出手握住班主任的手,皱眉:“刚才才给你捂热了,怎么现在又冷了?”

班主任斗在心里憋着想笑了,顾子良做戏的功夫,真的比她还要到家。

憋着几乎胃疼的班主任,努力做出一副平淡的样子,拿过手,轻轻地说:

“不知道,可能里面太冷了吧。”

“没开空调吗?”顾子良皱眉。

这一来二往的,老师几乎眼睛都要瞪红了,不管是多能憋的人,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和别人打情骂俏,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开了空调的。”老师努力挤出这句话,“子良哥哥……”

顾子良仿若没听见一般,拉过班主任的手,不分由说地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班主任在心里努力憋着笑。

看来自己今天让顾子良陪自己来,果真是个正确的主意。

老师脸色一僵。

绕是她再能憋,看到如今这样一副场景,估计也是想气的爆炸的。

面前的班主任和顾子良,当着她的面打情骂俏,换成是谁都是憋不住了。

“姐姐,”她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要失控,“你能帮我接杯水来吗?我有点渴。”

班主任微微一笑,点点头,拿过一旁的杯子就要出去接水,一回头,却看见了顾子良可以说是铁青到仿佛中了毒一般的脸色。

“我去吧。”

班主任也不推辞,直接就将手中的杯子塞给他,露出一个笑,轻声说:“谢谢。”

顾子良揉了揉她的头,端着杯子就走了出去。

几乎就是他的身影消失在门的那一头,老师像是再也装不下去,一把靠在床上,看着她,眼神毒辣,嘲讽着说:“我倒是以前没有发现,你竟然演技会这么好?”

班主任一笑,却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从一旁拿过一个苹果,咬了一口。

真甜。

“相比之下你能这么乖巧地叫我姐姐,我也是很惊讶,我还以为你只会在顾珩弈面前才会演戏,”顿了顿,她又说,“挺好玩的吧老师?我也觉得好玩,你说我要是之前也学你的话,估计现在躺在床上的虚虚弱弱的人应该是我了吧。”

“别这样说,姐姐,”老师也毫不吃素,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我躺在床上有妈妈有爸爸,还有顾珩弈,你呢?你有什么?白夏吗?还是你准备躺在床上,就这样等死呢?”

听到她提到白夏,班主任也不恼,俯下身,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亲爱的妹妹,我至少还有顾子良啊,不过没关系,你至少有顾珩弈对吧。”

轻轻笑开,班主任又笑了笑,恍然大悟一般:“你应该是发现父亲停止了你的钱吧,老师,没想到有一天,你也可以到这种境地啊。”

老师突然瞪大了双眼。

“是你干的?”她厉声说,眼神毒辣,似乎下一秒就能冲上去和她打起来。

“怎么可能呢,”班主任笑了笑,伸出手抚上老师的脸,微微眯起眼睛:“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说是我干的呢?”

“班主任!”她大喝一声,转头去对上了她狠厉的眼神,气势就突然弱了三分,“你就不怕我告诉顾珩弈?”

“你觉得他会信吗?一个不受江家宠爱的人?指使江辰断掉你的钱,有谁会相信你呢?老师,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没脑子吗?”

班主任嘲讽似地看着她。

面前的老师大口喘着气,胸口起伏着,随后轻轻扯出一个微笑,仰着头,看着她:“姐姐,不过没关系,我想顾珩弈应该对你挺好的吧,比如我昨天听见你在电话那头大喊,你们那个时候,应该是在做-爱吧?”

班主任皱了皱眉。

那个时候她大喊,不过是单纯地想让顾珩弈心慌而已,没想到如今却又被老师抓住这个不放。

“不过我想知道,顾珩弈的床上功夫,好不好啊?”老师说着,装出一副期待的样子,凑近她,瞪大了眼睛,在她耳侧轻声说,“有不有满足你啊?”

“满足了啊。”

老师一愣,似乎没有料到班主任竟然这么爽快地就说出了口。

“不过我现在想想,还是顾子良的更好一点。不过班主任,我想你的身体,应该这辈子都不能享受这种性-爱吧?”

“而且忘记了告诉你,我已经准备和顾子良要孩子了,一个软软糯糯的男孩,一定很可爱吧。”班主任说着,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的老师,面色逐渐变得铁青,而后好像再也忍受不住,扑上来就想给她一个巴掌。

班主任侧身闪开。

“班主任你个贱人!”她大声骂道。

门突然被推开。

班主任和老师都是一愣,纷纷回过头来看身后。顾子良端着刚打好的水站在那里,脸色铁青。

老师脸一白。

刚才自己骂的那句话,他听见了。

“子良哥哥,我……”老师慌了,结结巴巴地说,可无奈顾子良已经不想再听她的任何话,拉过班主任,目光凶狠地看着她。

“老师,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狠毒。”

只不过一句话,就让老师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子良,你别怪阿南,不过刚才她是气糊涂了才会那样说,阿南本意是不坏的。”班主任在一旁,装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看着老师说。

老师也没料到班主任会突然这样说,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顾子良嫌恶地看了她一眼。

而后不再管她,牵过班主任就走出了房内。

一走出房内,班主任顿时就笑开,全然没有刚才的那副委屈模样。

“哇塞,顾子良,你也回来地太及时了一点吧?你是没看见,刚才老师的那张脸,臭地跟什么样。”

顾子良无奈地笑了笑,伸手刮了一把她的鼻子:“淘气鬼,要是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的话,可能我真的会以为是你的错呢。”

“可是你明明听见她骂了我啊。”班主任吐了吐舌头。

“放在别人眼里就不会这么想了,你说如果今天推门进去的是顾珩弈,估计他还会怪你为什么要惹怒老师。”

班主任笑了笑。

顾珩弈那个奇葩,也只有他才会干出这么恶心的事情了。

“阿北,”顾子良突然开口,看向她,“我带你去玩吧。”

“啊?”

“去游乐场,行吗?”

游乐场,那是她们初中最爱去的地方。

大概是他的目光太过炽烈,班主任斗不好正面拒绝他,点了点头,而后才想起什么似的:“那老师呢?”

“我已经打了电话给顾珩弈,让他自己来照顾,而且啊,”说着,他突然凑近班主任,轻声说道:“我还把她骂你的那句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他。”

“不会觉得是我干的吗?”班主任揶揄道。

“不会,”顾子良也笑了,“我说的就不会,阿北,走吧。”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