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老师办公室作文600字 在车里?我全身的细节描写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楚子墨对她的敌意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她也知道现在也急不得。只能也劝自己说现在没事。

因为之后还有事情,随便再聊了一些话之后她才和萧乾打了招呼,准备回家。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江北不想这么早回到顾珩,确切地说,是不想回去看见顾珩弈的那张臭脚。

巴不得这一辈子都不要看见他的脸。

江北在外面漫无目的地逛了很久,一直逛到了晚上八点多,直到她喝掉了自己买的最后一口奶茶之后,她才踏入了顾家的大门。

此时灯火万里,宛若白天。

有仆人打着哈欠走上来为她开门,一见着她,立马就清醒了一样,拉着她说道;“北小姐,少爷在房里等你呢,已经发了好大一通火了。”

奇怪,江北只觉得一阵好笑,顾珩弈发火,管她什么事,她一没有惹她二没有怎么样对江南,干嘛要等他呢?

总不可能去就被他打死吧。

江北叹了一口气,努力咽下心里的那团火焰,将手里的包递给佣人,告诉她放回自己的房内,这才带着深深的疑惑去找顾珩弈。

出乎意料的,房内灯火都是灰暗的,只有角落里一盏昏黄的灯关。江北只觉得心里一阵难受,这里的气氛压抑地可怕,而自己从出现在了门口,顾珩弈就没有出现过一次。好像只路过一样。

或许是顾珩弈太过于无聊,不过是为了好好整她一遍。江北只觉得被哄骗一样,转过身就想走出门去。

“你去哪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

江北翻了个白眼,刚一撞头,却又愣住了。

面前的顾珩弈,黑衣深瞳,腰处不过刚刚围了一张浴袍,应该是刚刚洗过澡出来,正面色阴郁地看着她。

“你去哪里了?”顾珩弈再次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而后抬起脚,走上前,逼近了江北。

如今清晰无比地面对着顾珩弈的肉体,不是第一次,可是无比认真而又在这严肃的气氛中看着顾珩弈的裸体,说不心慌都是假的。

心里面虽然慌了,但是江北面上神色却不动分毫,转过头就翻了个白眼,冷笑道:“管你什么事?”

就是这样一句话,瞬间就让顾珩弈黑了脸。

冷笑一声,顾珩弈慢慢逼近了她,俯下身,凑近她的耳侧,轻声说:“江北,是不是最近我对你太好了,你得寸进尺,觉得自己也可以上房揭瓦了对吗?”

江北冷笑一声,好看的眉眼微微挑起,嘲讽似地看向顾珩弈。心跳得飞快,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可江北还是强装镇定,慢慢在顾珩弈的逼迫下做在了床上,却还是高昂了头倔强地去看顾珩弈。

却生不知,如今她这一副倔强的模样,落在了顾珩弈的眼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魅惑。

一股暖流涌过小腹,直达下体。

他慢慢地舔了舔唇,目光向下移,落在了江北微微嘟起来的唇上。

如果……

感受到顾珩弈越来越灼热的呼吸,江北自然也知道这一切接下来发生的是什么,努力镇定了下来之后,她才清了清喉咙,冷声道:“让开。”

顾珩弈一愣。

“如果我不让呢?”

“怎么?顾子良能碰你?我顾珩弈就碰不得?江北,你还真当自己是块宝了吗?”

顾珩弈冷笑道,眼里却丝毫温度都没有,看着江北瞬间就白下来的脸,他只觉得心里涌起来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感。

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

理智被崩坏,他终于俯下身,亲在了那小小的一张唇上。

没有丝毫停顿。

江北愣住了。

她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顾珩弈会这么直接。

过了好一会之后,她才反应过来,用力推开他的肩膀,努力甩开,却无奈力气比他的小,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还因为自己的奋力反抗,更加激发出了顾珩弈的欲望,吻得几乎直达深处。

“唔……”江北突然发出了一阵声音。

这一声响起来,顿时顾珩弈的动作就更加明显了起来,用力得吻着江北,几乎让她呼吸不得。

眼泪慢慢流出来。

衣服被扯开,裤子被褪下,直到灼热与自己融为一体,江北才知道,顾珩弈又夺了她。

不是说讨厌她的吗?

根本就反抗不了。

用力咬着牙,江北只觉得心里一阵心寒,可身上的顾珩弈还在动作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感觉。

她心里突然涌出来了一阵恼怒,手伸到他的背后,用力一挠,立马五道血痕就出现自己了顾珩弈的背上。

他闷哼一声,可是这点痛丝毫没有让他的欲望减退,反而加重了他折磨江北的心情。

动作变得更加用力,用力插进她的头发,不住地喘着粗气。

“江北,你应该看看你现在的这幅样子,看看你现在的形象,你说,要是顾子良看见了,你猜他会怎么想呢?”

江北虽然痛但脑子都不清晰了,但话还是听的清的,她用力想用手去推开顾珩弈,可身上的他就宛若一块钢铁一样,纹丝不动。

“顾珩弈,你不要脸!”气愤之下,江北只能咬着牙,用力得骂道,恨不得能亲手扒掉了顾珩弈的皮。

“你放开我!”她用力叫道。

“江北,是不是如今在的是顾子良,你就要努力巴巴得凑上去了啊?”顾珩弈几乎凶狠地说出了这句话。

几乎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一阵铃声突然打断了这沉重的气氛。顾珩弈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江北挣扎着,扭过头去看,正好瞥见了上面来电人的名字。

江南。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顾珩弈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而后那铃声突然停下,响起了第二遍。

一切都停住了。

江北双目含着泪光,看着顾珩弈,目光凶狠,似乎只要他一放开她,就能冲上去狠狠地给他两个大耳光。

顾珩弈想了想,在它即将停下来的最后时间,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阿南,怎么了?”顾珩弈说道,语气瞬间就从狠厉变得温柔极了。

江北目露鄙夷。

虚伪!

顾珩弈感受到江北的目光,凶狠地瞪着她,示意她不要出声,约摸还是不放心,最后他直接将手捂住了江北,而后才转换了语气,对着电话那头温柔地说道:“怎么了,突然打电话给我?”

那边江南停顿了一下,突然放声大哭,边哭边抽抽噎噎道:“珩弈,我做噩梦了,我好怕啊。”

江北翻了个白眼,什么做噩梦,估计是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害怕了吧。

看着顾珩弈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江北还没有忘记顾珩弈还不知道江南是个什么样的人,心头一狠,张大了嘴用力咬了一口顾珩弈的掌心,而后不管不顾地大喊了一声。

顾珩弈“嘶”了一声,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就将电话拿远了,压低了声音喝道:“江北你想死吗?”

江北目光挑衅地看着他,那意思就是他能拿她怎么办。

夺她身子,她没有办法阻止,那就索性让大家都一起不开心好了。

那边江南也听到了,迟疑了好一会,才细弱蚊呐一般,小心翼翼地问:“珩弈,姐姐也在你旁边吗?”

“没有,”顾珩弈飞快否定,目光凶狠地用力瞪了一眼江北,动作起来,迅速而又凶猛。

江北闷哼一声,却还是咬着牙死死不出声。

“我等下去陪你,你别怕,阿南,你好好等着我。”顾珩弈飞快地丢下这句话,得到了对面肯定的答复之后,他才摁掉了电话,将目光看向江北。

猛的一个用力。

“出声啊,你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现在就哑巴了啊?”

江北扭过头,死死地咬住牙,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顾珩弈的报复心理有多强,她不是不知道,可就是咽不下那口气。

“江北,你就是个贱婊子!”

丢下这句话之后,顾珩弈终于抽身开来,站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江北实在没有什么力气再去说些什么,这场性爱,已经废掉了她大半的力气。

顾珩弈见她没有说话,皱了皱眉,随便收拾了一下,最后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摔门而去。

留下江北独自一人,躺在床上,闭着眼。

冷。

真的冷。

可是再冷。都比不上心里的冷。

等到外面再也听不到顾珩弈的脚步声之后,江北才慢慢睁开眼,用力深呼吸几口,双手撑着,慢慢坐起来。

一股暖流从身下涌出来。

她面上一红,羞耻地咬住下唇。

该死的顾珩弈!

用着最后的力气撑着去卫生间冲洗了一遍之后,江北从柜子里翻出一件衣服套上,等搞清楚一切之后,她才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腿还是很软,没有丝毫力气。

没有时间了。

她想。

谁知道顾珩弈到底什么时候就会回来。

江北休息了一会之后,这才支起身体,用力撑着站起来,环顾四周,最后目光定格在一旁的办公桌上。

顾珩弈办公的电脑……也在那里。

一下子心跳如擂鼓,江北暗自咽了一口唾沫,走上前,按下开机键。

出乎意料地,没有密码。

江北慢慢滑动着鼠标,目光逐渐跳过一众图标,最后定格在一个灰色的图标上面。

“顾家三年内的收入资料。”

江北慢慢念出这一段话,心里也有了数,插上手机导入进去,而后再把电脑翻了个彻底,确定再也不会找到其他资料之后,她才关掉了电脑。将一切都放回到了原处。

顾珩弈生性多疑,或许回来的时候看见一切都变了样,或许会有怀疑。

弄清楚了一切之后,江北退出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拿出手机,心里还是跳得飞快,她慢慢浏览过刚才导入的资料,大致地看了一遍。

顾家最近几年的资料。

还包括了一些不利于顾珩弈的资料。

江北勾唇一笑,选出了一部分不算是太过火的,编辑成邮件,发给了江辰,并约定好第二天见面的时间。

那边消息回复地很快,几乎就是瞬间,就定好了约定地点。

老狐狸。江北在心中骂道,虽然她刚刚发给江辰的资料不过是冰山一角,但对于家大业大的顾家来说,已经算是挺有用的资料了。

没想到那边竟然这么能沉住气。

江北冷笑一声。

江辰,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水深。

收好了剩下的资料之后,为了预防万一,江北还是备份了一份在自己的微盘上,而后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深夜一点了。

顾珩弈还没有回来。

想着自己当时喊出来的那一句,估计这个时候江南还在假惺惺地哭着吧。

哭诉着自己的难过、噩梦。

冷笑一声,江北终于决定不再管任何事情,她的身体还很痛,她已经迫切地想要休息。

各上眼的那一刹那,她还在想着,明天要怎么去面对江辰。

她的父亲。

而另一边,江辰在收到了江北发给他的资料之后,整个人都和他发给江北的平静姿态都不一样。他看着手机里那一点的资料,却还是感觉到心潮澎湃。

仅仅是这样一段话,就已经包含了顾家的核心关键。

江北这个女儿,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用。

不管现在已经是深夜的时间,江辰打开电脑,开始联系商会的人。

编辑好一切之后,确定这一次绝对能给顾家造成致命的一击,他才在昏暗的灯光下,露出了一个绝对说不上好看的笑。

商会那边很快就给了消息过来,示意已经收到了消息,表明自己已经开始搜集资料,对付顾家。

顾家这块大肥肉,可是让许多人都为之窥视的。

等着顾家垮台的,也不只是他江辰一个人。

而在顾家,在江北早上起来之后去吃早点,得到了顾珩弈昨天一个晚上没有回家的消息,她也只是哦了一声,表明自己毫不在意。

顾珩弈要是这一辈子都不回来,她才会开心呢。

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之后,江北才收拾了收拾东西,直接就出了门。

虽然她的双腿还很痛,但是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对付顾家,她就觉得一阵神清气爽。

等她到了约定地点之后,江辰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看见她来,微微一点头,对她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

这是江北记忆里,第一次江辰对她如此和颜悦色的模样。

一阵恍惚,好像自己就是平常人家的孩子,等着自家父亲的夸奖。

转念一摇头,江北努力将脑海中那不切实际的想法赶出去。

放下包坐下来,江北直视面前的江辰,对方正目光深层地看着她。

“资料我发给你了,还有什么问题吗?”江北问道。

“没有了,我只不过是好奇,你是怎么搞到这份资料的。这种资料,一般都是在顾家藏地很深的,不过几天时间而已,你就可以让顾珩弈对你这么死心塌地了?”

没理会江辰几乎讽刺一般的需要,江北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是卡布奇诺。

“你应该去问问你的好女儿江南,她才是最得顾珩弈宠爱的,相比之下,我不过是个替罪羊罢了。”

江辰微微眯起了眼。

“我还应该感谢你的女儿,如果不是她,我或许都拿不到这份资料。父亲,我想你应该也好好犒劳一下你的宝贝女儿。”

“别这样说,”江辰终于开口,“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女儿,我也不会对你弃之不管的。如果不是我,或许你现在也过不了现在的日子吧。”

“十几年都对我不管不顾,如今我有利用价值了,就成了你最好的女儿,江辰,做你的女儿,会不会太廉价了一点啊?”

两人像打太极一样,你来我往,言语之间无不是讽刺,有服务员走过去送咖啡,目光好奇地打量着这样一堆父女。

就像仇人一样。

江北泰然处之,目光坦然地看着江辰。像是才想到了什么一样,从包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他:“这是一部分最近顾家准备的行动。”

“你还有?”江辰眯起了眼,打量着这个女儿。

“不是你教我的吗?父亲,不要把自己的底牌轻易给别人。”听着江辰这样问她,江北笑开,挑衅地看着江辰。

“我会慢慢地把资料给你,相对的,我希望我也可以得到我想要的报酬,比如说,江南。”

“你想要什么?”江辰也笑开了,不管怎么样,江北是她的女儿,利益至上,江北这点也可以说是随了他的性子,他开始不得不怀疑,到底是当年怎么样,他才一直没有发现原来自己的大女儿是一直的这样聪明。

如出一辙。

“停止一切供给江南的钱财,停止对她的援助,包括李星雨,我不希望还看到她们两个人可以见面。”

“如果我不呢?”

“你有选择的权利,父亲。”江北笑了笑,却慢慢捏紧了手里的那张纸,似乎想要将它撕碎一般,挑高了眉头,嘲讽似地看着江辰,“如果你不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一切关于顾家的资料。”

“成交。”没有丝毫迟疑,江辰开口说道,江北的聪明出乎意料,他也不会怀疑她下一步会不会将所有的资料都交付给别人。

萧家那小子对她不错,竟然是他江辰的女儿,那绝对不会没有给自己留退路。

如果她手中的资料全部给了萧家,那顾家一但垮了台,这块肥肉,他也分不到多少。

不过是停止给江南的一切援助而已,现在他的二女儿躺在医院,丝毫利益都不能带给他。

那边更重要,他也是知道的。

江北。

他在心里默念出这个名字,慢慢地点了点头。

江北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也不再想呆在这里了,将手中的资料递给江辰,微微一颔首,提起包就准备走。

“你还打算生下顾子良的孩子吗?”在江北即将离开的时候,江辰突然开口。

江北脚步一顿。

孩子?

她深呼吸一口气:“不管你的事。”说完,不再看身后的江辰一眼,直接就走出了门外。

孩子她必然不会生的,江辰心里打的那点小九九,她也是猜得到的,不过是觉得要是自己生了一个顾家的孩子,那孩子的命运或许也会和她一模一样。

孩子是无辜的。

她这样想着,心里却苦涩不已。

或许这辈子,她都无法拥有一个孩子了吧。

而那边江辰得到了资料之后,马上着手联系商会,准备召开会议,对付顾家。

顾珩弈刚一回到公司,就听见下面的人告诉他最近公司损失了一个大客户,而因为这单生意的流失,他们几乎要赔个一千万进去。

顾珩弈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

尤其是听到那位客户在和他们解约之后,转头去和萧家合作,脸色瞬间就黑得可以滴下水来。

shit!

他暗骂一声,昨天半夜被江南喊去医院,先是哭了将近三个小时,由最开始的心疼到最后的完全不耐烦,到了最后的时候他几乎是强行挤出笑容去哄江南别哭了。

折腾到差不多清晨,好不容易连哄带劝的哄好了江南,看着她睡着了之后,却又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说一笔大生意流失了。

心情怎么能变好来。

特别是再次听见对方竟然再和他们解约之后,去和萧家合作,他就更气不打一处来。

萧家小子萧乾和江北关系好,他也不是不知道。

可是也不可能因为她们两个关系好,对方就会跑去和萧家合作。

“人事部是怎么办事的?”来不及思考,顾珩弈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将所有的过错就归根到了人事部门,一行人跑上来不住地道歉,他听的脑壳疼,大手一挥,限定必须在今天下午五点之前就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几乎都愣了一下。一千万的大损失,怎么可能就能在今天下午五点之前就能解决掉?估计就是把他们这些人全部卖掉,都达不到那个水平。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