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够了已经满到c了学校作文 哈昂~哈昂够了太多了动图(无数)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蓝白颜色的车停在她的脚下,江北弯腰走进去,报出地名,而后转过头望向窗外。

阳光真好。

斑驳地从树叶里均匀地洒下来,直接透过车窗打在她的脸上,刺得她不得不眯起了眼睛。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要慢慢好起来了。

白夏,你看,这是不是也是你在天上保佑我的缘故?

一颗清泪慢慢落下来,打在她的手掌,她有些恍惚地伸手抹去,唇角处却慢慢地漾起了一抹笑。

窗外人来人往,城市里依旧是往日的风景,司机在一旁操着有些口音的话语问她:“姑娘,你是大学生吧?”

江北笑了笑,也不做解释,她本来就长得年轻,如今出门的时候还穿了一件比较活泼的颜色,被认错也不奇怪。

“我闺女也在那里读书,就是不知道你们两个认不认识了。”

司机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可是江北已经思绪跑到东边去了。大概也是看出了她心思不在这里,那司机说了一会也住了口,没再接着下去了。

堵了三个红绿灯之后,车稳稳地停在了江北的初中学校。

她付了钱,在司机有些过分关怀的热情下下了车。一转过头,江北只觉得一切都有些恍惚。

物是人非事事休。

一别好几年,学校并没有多大的变化,除了绿化的面积变宽了之后,其余的都和江北当初毕业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甚至就是连学校保安室的老保安,都还是原来的那个,没有一丝变化。

江北走上前,敲了敲保安室的门,弯了眉眼喊了句:“冬哥。”

里面已经不再年轻的保安抬起头来,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在辨认着面前叫着自己多年以前绰号的姑娘是谁。

江北依旧笑弯了眼睛望着他,似乎也在等着他辨认出自己来。

“冬哥”这个绰号,可是说现在上了初中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了,也只有当年她们那几个调皮孩子,天天闹事,又每次犯错之后被保安抓住,笑嘻嘻地求饶,慢慢地也有了“冬哥”这个绰号的由来。

看了好一会,鬓角处已经有了微微发白的老保安好像终于认出了她一样,急忙站起来,按下手中控制门的开关,江北笑着走进来,站在了他面前。

“好姑娘,怎么一下子都这么大了啊?”冬哥眼睛有些微微发红,顺带了声音也不自觉带了三分颤音。

“哎呀,人还能不长的吗?冬哥你也是,都老了,怎么,现在有学生犯事你还能抓得住吗?”

“能啊!怎么不能?就是你这个一个大姑娘,要是再学男孩翻墙,我也能逮住你呢。”冬哥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却还是雄赳赳地说出了这番话。

江北也笑,当年抓住自己狠狠骂自己不要命了的保安好像和眼前的冬哥重逢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正想说些什么,冬哥却把头往她身后一探,有些诧异地道:“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来啊?”

“怎么了?你难道还不欢迎我来啊。”江北笑嘻嘻地说。

冬哥年级大了,不关注本城的新闻,所以也不知道“江北”已经是死了的,也不知道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其实是“江南。”她也不准备告诉他这一切。

当年她们五人帮天天闹事,几乎全校闻名,可无奈于她们五人个个成绩也好,因此就是老师也没有办法拿她们怎么样。

除了冬哥每次都会和他们打趣,说学校几乎就是她们五个人才是小霸王了。

那时候还青葱年少,还没有往后这些伤心事。

“那怎么可能,你现在才来看我,我还没骂你呢。”

江北笑嘻嘻地,嬉笑了两声,就和从前一样。再和冬哥闲扯了几句,告诉他自己还准备去学校看一看,东哥也明白,因此大手一挥,就放她进去了。

江北提着包,慢慢地走着,记忆中的一切都没有变,甚至恍惚间,教学楼里面朗朗的读书声,都会让她误以为,自己只是当年偷偷跑出来的江北。

那时候楚柳煜胆子比她的还小,摸着她的手忐忑地问她:“阿北,我们这样不好吧?我真的怕老师知道后打死我们啊。”

那时候她就会大声笑着,楚柳煜就会着急地跳起来,捂住她的嘴,紧张兮兮地说着:“你小声点,要是被人知道了就完蛋了啊。”

她眨眨眼,示意没事,然后用手拉扯开她的手,用力呼出一口气,还没说上一句话,两人已经转过一个拐角处,白夏和萧乾就靠在一起,望见她们两人来,一个个都喊出她们的名字。

楚子墨比较慵懒,叼根草在嘴巴里,一双眼睛懒洋洋地抬起来,含糊不清地表达自己的哀怨:“让我等这么久,腿都麻了。”

江北不想听他说话,暗地里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本想说些什么,却看见了原本一直紧张并想逃回去的楚柳煜笑得和朵花一样,嘴巴咧地老大,乖乖地在一从阳光里红了脸。

她点起手指撮在她的额头上,笑骂道:“刚才是谁告诉我要回去的啊?现在笑得比我还要开心呢。”

楚柳煜就会红了脸,一旁的萧乾就会看不下去,解围着拉过楚柳煜,说:“哎呀,也就是你胆子大的要死,人家哪有你这样的啊。”

“我怎么样了啊?”江北飞扬了眉毛,一脸高傲地看着他,就像一只被激怒的公鸡一样。白夏这个时候就会当和事佬一样,拉过她,刮一把她的小鼻子。

一旁的楚子墨就会有些不耐烦地走过来,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来:“走啦。”

江北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跟上去。白夏在后面无奈地摇摇头跟上去,也就楚柳煜还是一脸小心的样子,握着萧乾的手,生怕被人看见。

五人走在一起,楚柳煜是最小心谨慎的,生怕被老师发现了她们一样,因此在翻墙的时候,白夏拉着江北跳到墙的那一头去了之后,楚柳煜还趴在墙上,瑟瑟发抖着说自己不行。

江北在一旁着急地要死,要是再晚一点,值周老师就会路过这里,她们这五个人都能被抓。

她仰着头,好看的眉眼微微皱起,也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双手窝在一起,小声而又无比清晰地说:“阿煜,你下来,没事的,没有多高,我们还在下面会接着你的呢。”

“不行,我怕。”楚柳煜声音都发抖了,下唇咬得发白,生怕摔得半死,无论江北怎么劝,她都一动也不敢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太阳爬上了半空中,江北急得汉都要落下来了,就连原本没什么表态的楚子墨都着急了,劝说她,说自己一定会在下面接着她的。

萧乾因为要守着楚柳煜,因此还在墙的另一头,此时也是心急如焚,时间在一点一点过去,值周老师说不定在下一秒就闯出来了,他不得不劝着楚柳煜:“阿煜,你大胆点,那边都有人接着你呢,还有我也是啊。”

白夏也在那里说着,让她不要害怕之类的话语。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的缘故,楚柳煜终于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深呼吸一口气,就要准备下去,可是只不过才刚刚动了一小步,她就突然尖叫一声,低下头,传来一阵颤音。

“我不行的。”

一旁突然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白夏耳朵尖,第一个先听到,低声说了句不好。

“谁在那里?”一个尖锐而又急促的声音突然响起,因为隔得远了些,还不是传得很清楚。

墙上的楚柳煜脸色一白,瞬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焦急地对着下面的江北一行人说道:“怎么办啊?”

这个地方围墙低,因此是全校学生都知道的地方,爬进爬出的学生数不计数,日子久了,老师也听见了一些风声,找到这里,并且亲自逮住了几个学生之后,这里就一直被誉为是学校的禁地。

说是禁地,其实也是怕有人还翻墙出去。

可是也偶尔也胆子大的,死猪不怕开水烫,来了一个又来一个,运气不好的直接被抓住请家长,运气好的翻过了就过了,谁也不知道。

因此每天也都会有老师特意跑过来查看,江北摸出了门道,算着时间来爬墙,却没想到楚柳煜因为胆小,一直不敢下来,也因此吸引来了老师。

“你快点吧,我一定会接住你的。”眼见着老师越来越近,江北在那头焦急地说道。

楚柳煜还在那里犹豫不决,低下头一直摇着。还在学校里面的萧乾一咬牙,直接爬上了墙,抓住了她的手,匆忙道:“我带着你,你别慌!”

情急之下楚柳煜也没有办法,只知道一昧地点头,萧乾一咬牙,直接搂过她就往下面跳,以自己的身体为铺垫,为楚柳煜起了缓冲。

江北被吓了一大跳,急忙跑过来查看他,萧乾一咬牙,推开她的手,站起来,转过头问楚柳煜:“没事吧?”

楚柳煜摇摇头眼睛里面早就含了泪水,可还是摇摇头,白夏走过来,低声劝道:“先走吧。”

话音刚落,墙的那头突然传来了熟悉的教导主任气急败坏的声音:“哪个兔崽子翻墙出去?要是被我逮到,看我不让你家长来!”

江北吐了吐舌头,拉过楚柳煜就跑,其他人跟在后面。阳光炙热,洒在他们身上,营造出一种薄薄的光辉。

江北就在这样的阳光里,一直跑,一直跑,好像跑着跑着,就能跑出身后的一切,躲进阳光大道里。

白夏爽朗的笑声传过来,她和楚柳煜相视一笑,彼此的眼神里,都是青春与活力。

等江北她们在外面疯玩一遍之后,楚柳煜才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选择性忽略了的事情。

“我们等下怎么回学校呢?”

江北顿时脸都垮了。

她们今天能出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都是因为校运会,而如今出来容易但是进去却也是个问题。楚子墨胆子大,径直就略过了这个问题,朝前面走去。

“怕什么,等到了学校不就知道了吗?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楚子墨皱着眉头说,江北也没办法,只能跟上去,白夏在后面紧紧握住了她的手,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不用担心。

江北信了。

直到她被保安拦住在了校门口。

人生的绝望。

那时候的冬哥头发还是黑的,一双眼睛异常有神,不过随便一看,就知道了她们是偷偷溜出去的。

最后还是萧乾最先反应过来,拉着楚柳煜就往后面跑,边跑还边对着后面的人喊着:“快跑啊,不然还等着要被抓吗?”

白夏第二个反应过来,拉着一行人就往后面跑,只留下保安冬哥在后面叼着烟杆,大声嚷嚷着骂她们兔崽子一个个的。

后来她们在外面一直躲到了放学,直到最后一个学生走了之后,她们才和做贼一样偷偷摸摸进了教室。

江北第一个收拾好,江家有门禁,所以她也只能和白夏打了一个招呼就匆匆忙忙跑回去。

她的双胞胎妹妹江南,因为天生有心脏病,家里人格外疼爱一些,因此也比她低一级,早早就放学回家了。

她和江南关系不好,本来应该是姐妹之间的相亲相爱,但每次见面的时候两人都可以互相仇视到相互打起来。江家父母疼爱小女,江北也只能将这个原因归根为是因为江南的身体不好才这样的。

她慢慢走回了家,掏出钥匙,正在一旁浇花的女仆看见她回来,恭敬地弯了一下腰:“大小姐。”

江北点点头,一旁的从小带着她长大的江姨走过来,看见她,急急忙忙道:“大小姐,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父亲母亲呢?”她一边向前走着,一边问道。

江姨接过她的书包,慢慢道:“老爷还在公司没有回来,太太带着小小姐去参加聚会去了,指不定要多晚才会回来,要不你先吃饭?”

江北垂下眸,昏暗的灯光下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江姨以为是这小孩因为父母不在家心情不好,正想劝劝她,却又看到了江北突然抬起头,面上含笑,对她点了点头。

她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慈祥一笑,走下去去准备今天的晚饭。

她是江家的老人了,江北和江南几乎都是她看着长大的。明明两个都是夫人的孩子,对待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心疼江北,因此也是将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

江北走进房内,和江南相对的房间,她慢慢走进去,打开电脑,点击图标,慢慢输入自己的账号和密码,直到看见了一旁的一个小图标跳动起来,她才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江北点开一看,笑容一下子变得更大了。这是她最近认识的一个人,因为一些事情,她慢慢在网上面诉说,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一个人会回复她,直到有一天,那个提示有回信图标突然跳动了起来。

她几乎是欣喜地厉害,立马就将她点开了。因为时间隔得太过长远,江北几乎都忘记了当时她诉说的那些心事都是什么,只记得当时那个图标小人再次跳动。

“我是春风十里。”

“很高兴认识你。”

“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

江北慢慢念出屏幕上的这些话。

这是春风十里,第一次,对她说的话。

她慢慢移开目光,移向那个已经亮起来的头像,是一个欧美电影里面的男主角,长得分外高大帅气。

她慢慢点击键盘,发出一段话,直到对面再次回复了她的消息,她几乎都要喜悦到喜极而泣了。

上面都是一些安慰她的话,几乎之前每一条她的留言,他都一一回复了,没有一丝遗漏。甚至有些因为年代太过于久远,江北几乎都忘记了,都在对面发来了消息里面看见了他给自己的回复。

“要努力啊,就算没有人安慰你,你也要学校安慰自己。”

“春风十里这个名字的意义呢,就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快快乐乐的,然后如春风一般,十里开心。”

“我觉得你应该是个特别可爱的女孩子,我们见面吧,天行有常。”

慢慢念出最后一句话,江北的心逐渐跳得飞快,脸色也慢慢红了起来,她慢慢看着电脑屏幕上的那条消息,心跳如雷。

见吗?

见吧。

江北发出去这个消息之后,脸烧的厉害,直接就跳到了床上,用被子捂住头,想着春风十里到底是谁。

他是唯一一个懂自己所有的心意,会安慰自己的人。

她甚至就这样想着想着,就这样睡着了。

除了中途起来喝水,再次回来的时候,却看到了江南从自己的房间里面出来了。

看见了她带着疑惑的眼神,江南直接就对着她翻了一个白眼,直接走了下去。

她虽然心存疑惑,但是还是没有问为什么。

可是在第二天的时候,她去了学校之后,白夏突然找到了她,告诉她自己其实是春风十里。

江北自然是不信的,可是事实却容不得她不信。白夏能把她和春风十里所有的聊天记录都说出来,还能准确无误地说出她们昨天一起约定的地点。

那就是了。

江北想。

春风十里见过她的照片,如今白夏能认出她,自然这一切也都是真的了。

白夏长得好,眉目清秀,校园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把他当做心里的白月光的。江北也幻想过,而如今,这个全校女生都为之窥视的男生,就站在自己面前,告诉她,其实自己也已经喜欢她很久了。

这一切怎么不能让她开心。

“阿北,竟然我们已经互相知道对方是谁了,那也不必在网上面聊天了啊。”白夏看着面前的她,温温柔柔地说道。

“为什么啊?”江北有些疑惑。

“因为我们可以打电话。”

江北一下子笑了。

她和白夏关系好,如今又知道了原本和自己关系好的人,不仅懂她的一切心事,而且还如此关照她,怎么能不开心。

最开始是白夏先表白她的,江北也只是害羞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与此同时的是自己的妹妹江南,也变得行踪诡异了起来。

有一次她正好在家,看见了江南和做贼一样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长呼了一口气,好像放下了心事一般。

“你在干什么?”江北走出来,盯着面前的江南,厉声说道。

大概是因为做了什么亏心事,江南竟然只是鼻子一个哼气,翻了一个白眼:“关你什么事。”

她是家中的掌中宝,母亲又独独偏爱她一个人,因此她也有骄傲的资本。

她是江南。

她还是江北。

如果一切都停留在那里多好。

江北慢慢睁开眼,叹了一口气,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她江北却已经是死了的人了,可她江南,害死了唯一一个在世界上对她好的人的江南,如今好端端地躺在医院里,丝毫没有愧疚感地活着。

老天真是不公。

她江北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却偏偏一直被所有人对不起着。

她慢慢走着,在这一所百年学校里回忆着当年所有的往事,一石一树一草,都仿佛昨日一样,丝毫没有变化。

好像当时年少的白夏和江北,还在这里追着,跑着,跳着。楚子墨在一旁懒洋洋地垂着头,楚柳煜紧张地注意着四周的景象,还有萧乾,他应该还在笑楚柳煜的胆小吧。

江北慢慢地想着。

远方朗朗的读书声传到她的耳侧,她闭着眼,数着节拍,走着脚下的青石子路。

这是她的青春。

这是属于江北的一切。

风中还夹杂着一丝甜甜的粟子香味。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