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不可以 我大不大,你试试就知道了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江北生得美,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而今天晚上这么一打扮,完全艳压了在场的所有人。

她清了清喉咙,握紧了话筒,抬起眸来向下一扫,心里莫名有些紧张。

呼。

她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来。

没事的,江北,有什么可紧张的?

就算她说错了什么话,做错了什么事,顶的也都是江南的身份,惹了祸事也都是她江南来背。

她压下心中的忐忑,再次抬眸望向台下的时候,面上神色已经是波澜不惊的了。

她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我这次父亲举办舞会,我生为他的女儿自然也是要捧场的。相信在场的大家也都知道,我前几天说我成立了塞外江南的事情。”

说在这里,她突然顿了一下,好像在犹豫着什么,偏过头,目光犹疑地看向顾珩弈的方向。

顾珩弈举着高脚杯坐在那里,看见她望过来,宠溺一笑,举起酒杯向头示意,看起来两人恩爱无比的样子。可是只有在看不到的正面,江北知道,他的目光无疑是凶狠的,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江北故作慢半拍的样子,有些瑟缩着扭过头,露出了一个微笑。

一个很淡很淡的微笑。

带着稍稍惊恐不安。

这一笑落在台下的那些记者眼里,就带了些不明的意味了。

江辰在台下眯起了眼,唇角处勾起一个笑。

“我和顾珩弈感情一直很好,这次也是我们共同的主意,他对我也真的挺好的,对了,关于那个视频的事情,不过是角度上的问题罢了。”

台下的顾珩弈突然面色一冷,却还是不动声色地看着台上的江北,除了他已经因为过分用力而显得发白的手指。

江北。

你想要干什么?

江北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一般,扭过头,露出一个微笑,点头,最后在大家打算接着听她说下去的时候,她却突然停下了所有,走了下去。

一片喧然。

江辰一直勾着的唇角也是僵住了,双眼眯成一条缝,紧盯着江北。

他突然好想就明白了。

江北此举,虽然说的一切都非常简短,但是因为她在途中一直频频望着顾珩弈,给人造成一种她要看着他人脸色行事的感觉。

就算她说那视频只是角度问题,但是会有谁信呢?

谁都会觉得她是因为迫于顾珩弈,才会说出自己和他的关系好的话。

当然,只是表面上的好,而在背地里,或许手段还要更加残忍。

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有谁会去相信他的人品,会把事业安心地交给他呢?

没有一个人。

所以就是江北这随随便便的几句话,或许能让短时间之内顾家受到重大创伤。

这个道理,江辰竟然能明白,那说明顾珩弈此时也是明白了过来的。

江北在下台之后,没有去往一个地方,虽然是笑着的,却带着勉强的感觉。在外人看来,她就是匆匆离场,好像在逃避着什么人一样。

顾珩弈脸色一黑,站起身来,对着众人露出一个微笑,匆忙跟着江北走了出去。

江北一直往前走着,深夜的草丛的露水打湿了她的裙子,她却置若未闻一般,只顾往前走去。

打击了顾珩弈,她自然是喜悦的,但是因为这喜悦,她却只能自己独自一个人分享,而不能分享给任何人。

她一直走到了一旁的院子里,带着白炽灯光的底下。

她开始莫名分外想白夏。

或许真的是深夜太多愁善感,她竟然突然觉得眼睛有点热。

泪慢慢涌上了她的眼,江北只觉得鼻子酸得厉害,却还要故作不在乎的样子,偏过头,努力想把那泪憋回去。

可是心脏处那一抽一抽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她,一切都不一样了。

白夏不在了……

再也没有那么一个人,懂她的一切,比爱自己更爱她了……

头顶上的灯光白得炫目,透过薄薄一层眼皮还是可以感受到那道光亮,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就是一道熟悉的声音带着疑惑和疲惫响起。

“你怎么在这?”是顾珩弈。

江北赶快伸手擦干净眼泪,动作飞快,可顾珩弈还是瞥到了一点。

她在哭?

可是当江北转过头来看向他的时候,却好像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浑身都长满了刺,防备着他。

顾珩弈突然就觉得有些不舒服起来。

想着之前自己告诉她需要为顾家生一个孩子,她的反应明明那么激烈,却在听到了孩子的父亲可是是顾子良之后变得分外平静。

或许还是有些期待的……

顾珩弈摇摇头,在心底嘲弄着自己。

疯了不成?竟然开始关心这个女人的事情了。

她明明刚才才在台上说了那么一些事。

“顾总再见。”一旁有刚端着酒杯走过来的服务员的人走上来,对他打了个招呼。

他点点头,示意自己听见了,转过头将目光再次投向江北。

眼角处还是有泪痕。

他抬手看了一眼表,发现已经是深夜十点了。江北顺着他的目光也望过去,似乎也想看清现在是什么时间。

出来的急,她也忘记了带手机。

看得太过关注,顾珩弈重新将目光投向她的时候,突然就产生了一阵恍惚。

从某一个角度来看,她和江南真的不分彼此。

但是从内心深处的一个角度来看,她又有点像那个人……

“吃东西吗?”话刚一出口,他就突然想收回刚才的那句话。

江北有些诧异地望向他,眼眸里充满了不可置信,好像这是记忆里的第一次,顾珩弈这么好心好意地对她说话。

而且还是在自己想来看他笑话的时候。

而在思想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就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点了点头。

顾珩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明明两人应该是争锋相对的。

这个聚会他本来就不想来参加……

头顶的灯光还是一样的耀眼,深夜里刺得人眼皮也疼,江北低头的瞬间,余光却也瞥见了顾珩弈有些不自在的偏过了头。

为什么自己会答应他呢?

江北想,或许是刚才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太像白夏了,也太像春风十里了吧。

一直等自己坐到了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时候,江北都还沉浸在自己为什么要答应顾珩弈来的事实里。

“吃点什么?”顾珩弈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江北愣了愣。

大概是太冷了,她又穿得少,脑子也一下子冻僵了,噗嗤一笑,倒是顾珩弈愣了下。

“怎么,堂堂的顾氏总裁,就请我在这种地方吃东西吗?怎么说也得让我在那种暖气开足,有些音乐,红酒,牛排的地方吃东西吧。”

顾珩弈突然愣了下。

这句话太熟悉了。

好像很久很久之前,也有人对他这样说过。那时还隔着冰冷的电脑屏幕,充斥着各类心情的话语就顺着那根网线,传达到另一头。

“我没什么钱啊,所以一直挺向往着那种很高档的地方,有小提琴手在演奏着音乐,有穿着燕尾服的服务员端着牛排上来,然后我可以和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翘着兰花指,然后慢慢喝着红酒。”

“你想想,在寒冷的冬天,开着暖气,做着这一切,不是很浪漫吗?”

那时候他还不认识这个人,却也早已被她深深地吸引了。

而在此时深夜,这一直藏在记忆深处的事件,突然就因为江北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被勾了出来。

是因为她和江南是双胞胎姐妹的缘故吗?

可是你别忘了,顾珩弈提醒着自己,就是面前这个和江南拥有一模一样的脸的人,害得江南失去了心脏的配源,也让她之前成了一个植物人。

他的目光突然深沉了起来。

一旁穿着红色套装的服务员打着哈欠走上来,有些好奇地盯着面前的这对男女,明明身上穿的衣服是上等货,却在深夜走进了和自身完全不搭的便利店里面。

“要吃点什么吗?”她彬彬有礼地问道。

江北正想报出自己比较喜欢吃的那些食物时,一旁的顾珩弈突然沉吟片刻,开口。

“拿桶方便面来吧,要泡椒味道的,加三个鸡蛋。”

话一出口,江北突然愣了下。

他怎么会知道?

这是她一贯最喜欢吃的口味和习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啊。

除了……春风十里。

也表示了只有白夏一个人才知道这件事情。

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就是缘分?

对上了江北有些疑惑的目光,顾珩弈才解释道说:“在这便利店里你还想吃什么啊?这么冷的时候,不就也只有吃一桶泡面才能热起来了。”

而且,自己也不完全是为了她。

不过是因为江南曾经作为天行有常的时候对他提过这个愿望,而现在,却又因为身体原因根本吃不了这种东西。

看着和江南一模一样的脸来做着她一直没有完成的事情,说到底,也是一种满足吧。

江北哦了一声,没再说话,气氛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这样一番话,白夏也对她说过。

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今天晚上所有的一切,都约好了和她作对一样,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她关于春风十里的事情。

也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她,白夏已经离她而去了的事实。

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心里有些好奇平时对自己态度那么恶劣的顾珩弈今天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好,而且还主动邀请自己来吃东西。

难道是因为江南做了什么事情刺激到他,才会有这么反常的情况?

面很快就泡好了,服务员打着哈欠端上来,热腾腾的雾气一下子就让江北舒适地眯起了眼,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一样。

打开盖子,也不想管面前的顾珩弈到底怎么样了,直接用力喝了一口汤,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好喝。”胃一下子就暖了起来,顺带着心情好像也好了许多的样子。

“你也带过别人来这里吃吗?”江北突然开口,又大口喝了一口汤,挑起几根面条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问到。

“没有,”顾珩弈开口,顿了顿,才又开口说道,“只带了你一个来。”

“哦。”

“怎么了?”顾珩弈有些好奇地问。

江北摇摇头:“没有,看你不像是可以在这种地方吃东西的人,而且还这么娴熟,一点都不像。”

“哪里不像了?”顾珩弈好心情地开口,环抱着手臂,向后靠去了椅子上,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女人。

和江南一模一样的脸,却带给他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她双颊上有两坨红红的高原红,应该是吃面弄出来的,此时和猫一样微微弓起了身子,带着一丝慵懒。

和平时的江北完全不是同一个人的样子。

“反正就是不像啦。”江北懒得去解释那么多,面最重要,况且面前的人是顾珩弈,谁知道下一秒他会不会突然心情又不好,对她干出什么事情来。

“我还没有问你今天怎么来了?怎么,来看我怎么处理公司的吗?”

江北暗地里翻了个白眼,心想谁想去看你干嘛干嘛,可是嘴上还是敷衍一般奉承着:“是啊,还不是来看看你顾珩弈的处事风范啊。”

顾珩弈勾了勾嘴角,突然轻笑了两声:“傻子。”

江北突然停下了咬面的动作。

傻子。

多么熟悉的一个词汇,熟悉地让她差点落下泪来。

当初有一个人,一直喜欢叫她傻子,她就觉得这个人一定阳光极了,后来见了面,才发现果然和自己猜想不差。

可惜后来,他却再也没有叫过她一句傻子。

开始她还以为他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出来,还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自己真的是挺喜欢那个称号的。

可是现在突然就从顾珩弈嘴里重新听到了这熟悉的话。

一直含在嘴里的面好像一下子如同嚼蜡一般,变得没有什么味道可言,心里酸涩的厉害,好像憋了一个晚上都没有落下来的泪突然就涌了出来,她状似无意一般扭过头,借着帽子擦掉了那颗泪。

顾珩弈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直起身,皱了皱眉,问她:“怎么了?”

江北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咽下了口中的面条之后,她才推开方便面的盒子,站起来。

“没事,就是冷,想睡觉,回去吧。”

顾珩弈盯着她看了一会,确定她没有什么大事的时候,才直起身,从身上掏出了一张大额面积的钞票丢在了桌子上,才追随着江北的脚步离开了便利店。

四点整。

原本荒无人烟的街道也出现了一些车,匆匆忙忙地开过,带起一阵冷风,江北本来就穿得少,现在再被这么一刺激,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

等着顾珩弈开过车,她直接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伸出手哈了一口气。

一路相对无言。

其实江北是因为今天晚上的太多事都让她勾起了关于白夏的回忆,而顾珩弈今天的所作所为,却也带着莫名的熟悉感,好像之前自己就和他认识一样。

这和最开始,白夏给她的感觉,更加强烈一样。

顾珩弈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给了她一种熟悉感。

可是对方是白夏啊。

害死了白夏的顾珩弈,怎么会让自己产生了对方真的很熟悉的感觉呢?

而且在他做了那么多对她过分的事情之后。

车极速开过,因为在深夜,车子也不多,在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之后,终于停在了顾家门下。

打着寒颤哆哆嗦嗦一路走进来的江北,打算去洗一个热水澡暖暖身子,再好好地睡上一觉,将这些事情都抛掉,等明天早上醒过来了之后,也就不会被这些事情所困扰了。

再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前,顾珩弈突然站在身后,看着她有些消瘦的身体,思绪一个恍惚,突然就叫住了她。

“江北。”

江北有些疑惑地回过头,对方却目光深沉,盯着她看了几秒,才摇头示意没有什么事。

今天的顾珩弈真的很不寻常啊。

想了想,她最后还是在打开房门之前,转过头,深思片刻,目光重新投向他:“谢谢你,还有今天晚上的面。”

顾珩弈一愣。

而在这一愣之后,江北转身进了房内。

夜好像真的挺寒冷,可是他好像有点想登录电脑,找到那个熟悉的人,再次诉说几句。

虽然不会再有任何回复。

当初在知道了天常有行就是江南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用过那个账号和江南聊过了。

说起来,不免也是遗憾。

摇摇头,顾珩弈终于决定回房睡觉。

他想见到江南,不如说,他想见的是天行有常。

而当江北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迷糊着从一旁摸出手机,凭着感觉输入密码,再看到了江辰给她发的消息之后突然就睡意全无。

江辰?

他怎么会给自己发消息?

点开消息一看,原来是约她私底下见面的消息,地方时间都约好了,完全是不容置喙的。

江北看了一眼时间,继而有些苦恼地蒙上了头。

不想起来啊!

她又在被子里磨蹭了几下之后,才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爬了起来,飞快地弄清楚了一切以后,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就发现顾珩弈已经不在家了。

现在的时间也不过才堪堪八点左右,她们昨天弄到那么晚才回来,他却起来得比她还要早。

一旁的佣人走上来,看出了她的疑惑,告诉他顾珩弈已经去了医院去了。

看真正的江南。

她差点忘记了,现在自己的身份是还活着的江北,不是已经死掉了的江南。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突然就灰暗了下来。

她回到房间里找出一顶帽子戴上,顺便再戴了一副大墨镜。都说现在江南基本上都是在医院里面度过的,对外界也没有什么影响。但要是被有心之人看到了,指不定会去怎么猜测。

猜来猜去,最不好过的,还不是她江北吗?

她还没有傻到那种地步,和自己过不去。

收拾好了一切以后,她对着镜子再三确认无误之后,她才吩咐了司机下去走出了门。

报出地名之后,江北将帽子和墨镜都摘了下来,靠着窗户上面看风景。

心里一阵平静。

堵了近半个小时的车之后,在迟到了近四十分钟之后,江北终于踏入了和江辰约定好的地方。

再进去的那一瞬间,她都不怀疑,江辰已经是走了的。

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江北数着迟到的时间,找到约定好的位置,出乎意料的,在那里看见了熟悉的人。

“父亲。”她放下包,恭敬地开口。

江辰微微抬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听说顾家要你生一个孩子?”江辰也不想绕来绕去的,直接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问题。

江北点头,心里不免也有些诧异,这件事情也是刚决定不久的,按理来说不应该会这么快就传到了这老狐狸的耳中。

那他又是怎么会知道的呢?

难道他找自己出来,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吗?

略微一沉吟,江北直接开口问道:“怎么了?”

“孩子的父亲你要顾子良来当?”

江北一愣。

她怎么也没想到,江辰是因为这件事才会来找她,心里不免有些嘲讽。

“怎么了?”她慢慢说道,端起桌子上的被子,轻轻地转着,“这好像不在我们的合作范围里面吧?”

“况且,这也算是我的私事,我也不必每样事情都告诉你吧?”

这番话一说出来,江辰也是一下子呆住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应该说,他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毕竟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大女儿不受宠,性格也应该是懦弱的,而此刻直接公然地反抗他……

倒是头一次见。

说不气都是假的,他直接一拍桌子,动作挺大,惹来旁边一群人的侧目相看。

“不行!”

江北挑了挑眉。

这个动作,好像顾珩弈也经常会这样做。

好像潜移默化中,自己的一举一动,好像也都变得和顾珩弈有些相似了。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他顾子良有什么好的?没权没势,对我们有什么帮助?我说不行就不行!孩子的父亲,必须就是顾珩弈才行!”

“这件事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你有不满意的也可以去找顾珩弈去说啊。”

江北直接开口,偏过头。江辰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激动的,喝了一口水,才和颜悦色地对着江北说:“你要考虑清楚,如果你生下来的是顾子良的孩子,对你今后的影响有多大,就是换一个角度来说,你都不能指望从他那里拿到太多钱,懂吗?”

“我说了,你去和顾珩弈说去啊。”

江辰闭上了眼睛,努力深呼吸几口气,想让自己平复一下即将失控的情绪。

他不是没有找过顾珩弈说过这件事,但是对方也表示自己也没办法,这件事是江北要求要生一个顾子良的孩子的。

而在顾家这边的态度的话,不过是只要有一个孩子就好了,随便是谁的孩子。

江辰自然知道如果孩子是顾珩弈的好处,不管怎么样,都是比顾子良多得多的,可是江北就是不干,偏偏说要生顾子良的孩子。

如果孩子是顾珩弈的,那也说明了这辈子江北注定就要和顾珩弈有关系了。自己的两个女儿之中,现在也就只有江北一个女儿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利益,江南,完全是不可能的了。

他怎么说也是一只在商场上磨边打滚下来的一直老狐狸。

多少新起之秀的公司的人都夭折到了他手里。

不管怎么样,孩子的父亲,都必须是顾珩弈才行!

江北自然也是知道他想的都是些什么,心里也早就是不耐烦的样子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在发现快要到中午的时候,她才发现好像自己还什么都没有吃。

除了昨天半夜吃的那桶泡面。

而且还是没有吃完的状态下。

江辰不把女儿当女儿她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了,不想再继续和他扯下去,方正也都是些什么劝她生顾珩弈的孩子的事情。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同意的。

当初白夏死掉,江南装植物人,她被迫嫁给了顾珩弈,她这一生,也都是算毁掉了。

现在支撑着她唯一活下去的愿望,也只能是去为白夏复仇了。

江辰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江北也懒得再继续坐在这里和他探讨这件事,站起来,戴上墨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下次再说吧,我有点累,到时候再电话联系吧。”

正准备走,她又突然转过头,叮嘱他一般,说:“我觉得你还是少联系一点我比较好,毕竟我现在住的是顾家,要是顾珩弈起了一点什么心,不也就全军覆没了吗?”

说完之后,也不想再看身后的江辰是什么样的表情,她直接拿上包,就走了出去。

身后的江辰坐在那,微微眯起了眼睛。

自己的女儿,好像越来越难掌控了啊。

关乎到自己的利益问题。虽然他已经决定好整垮顾家,但是顾家最没权没势的也就是顾子良一个人了。顾家就算有天再怎么败落,也轮不到他顾子良来当家。

生一个完全没有利益可言的人的孩子,这辈子也可以说再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他总是要使用一些手段,来阻止这一件的发生。

而另一边江北刚出店门,肚子就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突然就有点可惜自己为什么刚才不去吃那些东西,白白要饿着肚子站在这里。

她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附近有什么好吃的地方,看来看去,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感兴趣的地方,却发现,自己的初中学校离那里可以说是挺近的了。

如果可以再次回归到校园里面去的话……

回顾一下当时自己还是江北的身份时所发生的一切。

她的内心突然就充满了期待。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