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好久没做了 宝宝我们穿裙子做好不好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子尾音摇曳,轻笑道。

看面容,便是刚刚和江南聊完合作的城念!

“是。”一旁的人躬身应道。

“假的,他们要是能闹掰,那母猪都能上树了。”城念轻描淡写道。

“但……”下属似乎有所顾忌。

“以我的了解,他们俩不会的。”城念摆了摆手:“咱们将计就计,让宝宝认为,我觉得她和萧乾已经闹掰了。”

“是。”下属点了点头,恭敬退下。

城念坐在椅子上,缓缓向后靠,笑容愈发明媚。

宝宝,真是个好对手。

但可惜……她碰上的,是自己!

江家,宝宝与江辰坐在主事厅里,相顾无言。

半晌,江辰率先打破了沉默:“所以,你希望我也动手?”

“嗯,顾家虚弱,不如我们一网打尽。”

“不行,顾家的底蕴比你想得还要庞大结实,不可能就这样轻松瓦解的,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江辰摇了摇头,道。

“那……”宝宝还打算说些什么,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个贱//人,把你妹妹弄成那个样子,还有脸再回来!”一个妇人言语粗鲁,直接冲入了主事厅,照着宝宝脸上就是一巴掌。

“啪。”这一巴掌打得结结实实。

宝宝顺势低头,她嘴里甜丝丝的,脸上很痛。

李星雨,从小一直虐待她的母亲!

“扇得我手都疼了!贱//人!”李星雨不满地骂了一句,转向江辰:“你怎么跟这玩意儿坐在一起,我不是说她回来就赶出去么!”

“你安静点。”江辰语气冰冷,跟李星雨像是陌生人:“我在跟宝宝说事情。”

“有什么好说的?!”李星雨眼睛一瞪,不打算松口。

“出去!”江辰终于重重说了一句:“不是跟你说过,主事厅不许进么!”

“你!”李星雨语塞,她完全不懂江辰为什么会护着宝宝这个小贱蹄子:“你为了她竟然敢凶我!”

“我不想再说第三遍,立刻出去!”江辰目光带怒意。

“好啊江辰,你门户大了,竟然干这么对我!当初我带着楚家嫁妆嫁给你的时候,你可是听话得很!”李星雨骂道。

江辰立刻起身,向李星雨逼近。

李星雨见江辰真的动了火气,只好哼了一声,瞪了几眼宝宝,退了出去。

宝宝抬头,看到江辰抱歉的笑容,吐了口血水,也笑道:“我还不知道,李星雨竟然是楚家的人。”

江辰心里暗叫不好,宝宝果然抓住了这个关键点,只好一笔带过,转移了话题:“是不是都无所谓了,你先回去处理伤口吧,我抓紧准备,和你一起对付顾家。”

“好。”宝宝顿了顿,继而道:“我把你给我的手机扔了,我觉得顾珩弈似乎也在手机上动了手脚。”

宝宝把扔了手机的事推给了顾珩弈,反正江辰着手算计顾珩弈,不可能细问手机的事情。

“嗯,无所谓。”

宝宝点了点头,起身,出了江家。

李星雨竟然是楚家的人,那么这么多年来,楚家和江家为何不合作?反而是江顾两家关系颇好?

宝宝纤手抚上有些疼痛的面颊,唇边带笑:“江辰,李星雨,无论你们和谁扯上关系,我都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刚落,身后突兀传来喊声:“宝宝小姐!请回来!”

宝宝回头,看到的是江家的车。

车缓缓停在了她身前。

江辰探出头来:“宝宝,顾珩弈给我打电话说江南要出院了,她想见你,跟我去医院。”

“出院?”

她出院找自己做什么?

宝宝心里疑惑,却上了车,跟着江辰一起去了医院。

医院内,江南坐在床边,而顾珩弈在一旁半搂着她。

见江辰和宝宝进来,江南率先笑起:“姐姐,你来啦?”

宝宝一瞬间切换角色,眼中带上悲痛,上前扶起江南,道:“对不起,妹妹,因为你重病,所以我只好暂代你参加订婚典礼。”

“没事,我不怪姐姐。”江南声音甜美:“反倒是委屈了姐姐,以后只能和我还有珩弈一起住了。”

“没事,妹妹你健康开心就好。”

三言两语间,宝宝轻松将自己从和顾珩弈纠缠的情况中洗白,江南也逼得宝宝以后只能住在顾珩弈那儿。

这才是高手过招。

宝宝心里暗暗警惕,江南看来要开始认真对付自己了。

之前碍于她只能在医院,而且还“身体虚弱”,所以手脚放不开。

所以从现在起,才算是江南真正要给自己下套的时候!

江南在宝宝的搀扶下,向病房外走去。

“啊!”

一声惊呼,宝宝还没来得及反应,手里一松,江南就摔在了地上!

“阿南!”

顾珩弈快步上前,搂起江南,看向宝宝:“你真是反了天了!”

“珩奕,是我不小心,要出院了太激动,别怪姐姐。”江南轻轻捂住顾珩弈的嘴巴,道。

她眼眶泛红,笑容却坚毅。

顾珩弈越看越心疼,将江南抱到了床上,招来医生为她看看,逼着宝宝出了病房。

“你真是越来越恶毒了!”顾珩弈冷笑,抬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扇下。

“啪。”

又是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打在宝宝刚被李星雨打过的脸上,疼痛更明显。

“我说是她自己摔的,你信么?”宝宝冷笑。

“谁会没事儿摔自己!”顾珩弈冷眼相待:“是不是觉得我之前对你不好,所以现在就欺负你什么都不知道的妹妹!”

“哪敢,您对我可是‘好的很’呐。”宝宝知道顾珩弈不信她的话,反讽了一句。

“宝宝,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对阿南干了这种事,小心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顾珩弈咬牙切齿,江南还在里面,他不好动手。

“那真是劳驾了。”宝宝冷冷一笑,立刻转身而去,进了病房。

房门外,顾珩弈气得牙根痒痒。

宝宝,真是嚣张至极!

一个江家的弃子,能做什么!

“不对……”顾珩弈突然想起了什么,语气一转。

他按宝宝说的去看了监控,那段监控,是空白!

宝宝的身后绝对还有人!

顾珩弈眸子微微眯起。

不知道她身后人是谁……又对顾家,持什么态度?

病房内,宝宝扶着江南慢慢走着。

江南的手暗暗掐着宝宝的,十分用力。宝宝也毫不示弱,从下面抠着江南的手心。

两人面上一片和气,姐妹情深,可暗地里却要争个你死我亡。

“宝宝,你不能和阿南出现在一起。”江辰伸手欲接过江南:“自己回去。”

“父亲,姐姐带着口罩扶我就行了。”江南却不肯,伸手拉住宝宝的手腕:“我好久都没见姐姐,怎么忍心跟姐姐分开呢?”

“好好好,依你。”江辰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宝宝扶过江南,笑容淡淡的:“你呀,老是粘着我。”

“嘻嘻。”

宝宝心里却疑惑。

江南平常能离自己有多远,就离自己有多远,今天是怎么了?

可也只能疑惑,表面上还要装着开心的样子。

顾珩弈推门进来,看了看宝宝和江南,道:“公司有点事情,阿南,你跟你姐姐先回去吧。”

“好。”江南点头,女主人模样尽显:“早点回来,我等你。”

“嗯。”顾珩弈情绪收敛得倒是很好,没有刚刚面对宝宝时的咄咄逼人。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宝宝,走了。

江辰也道有事,先回去了。

宝宝一下子松开江南,找了口罩帽子给自己戴上。

而江南也换下了病服,换上一套跟宝宝一模一样的衣服。

宝宝缓缓看了一眼近乎跟自己没有差别的江南,没说什么,率先走了出去。

而江南快步跟上,两人坐了车,各怀心事,都没再说话。

车越走越远,宝宝看着车外渐渐陌生的景色,眉头皱起。

“你想做什么?”宝宝打破了沉默,问道。

“帮姐姐完成梦想呀。”江南笑眯眯的。

“你去死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宝宝面色镇定,心里却有些慌乱。

萧乾派在江南身边的线人,并没有没告诉她最近江南有什么大的准备啊。

那江南这是突发奇想带自己来这儿?

不像是江南的做事风格。

“呀,到了。”江南看向窗外,缓缓说着。

宝宝顺着江南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一栋高大现代化的大楼,楼的玻璃侧边映着四个大字。

塞外江南!

宝宝猛地看向江南,她摸不清江南想干什么。

自立门户?

她这是什么时候做好的准备!

“姐姐,我一会儿要下车接受媒体的采访,所以姐姐乖乖在车上呆着哦。”江南抬手摸了摸宝宝的面颊,而后自顾自地下了车,走向那大楼。

车外,媒体蜂拥而至。

“江南小姐,请问您为什么要将弈南更名为塞外江南,还宣布自立门户?”

“因为一段视频。”

宝宝在车里听得清楚,心里也愈发慌乱。

江南把江顾两家为她和顾珩弈创设的品牌“弈南”更名独立了?!

她到底要干什么!

突然,塞外江南的大楼上光彩变动,一段视频赫然而上!

男子紧紧拥着女子,而下一秒,男子却重重推开了女子!

“城念!”宝宝脱口而出。

这就是城念给她看的视频!这视频上就是顾珩弈和宝宝!

“大家也看到了,我和珩奕的感情最近不太顺,所以才出此下策。”车外,江南略显伤感:“今天的采访就到这儿吧。”

语罢,有保镖上前隔开江南和疯狂的记者,护着她进了大楼。

车内,宝宝面色煞白。

她终于知道江南刚刚为什么执意跟她一起走,为什么要换跟她一样的衣服了!

江南在这儿算计着她!

可她怎么会有城念的视频?城念也联系她了?他们要怎么动顾家?

无数疑问从宝宝脑海中划过,可没一个能得到回答。

宝宝神色连连变幻。

如果顾珩弈看到这个采访会怎么想?

他肯定会以为自己绑架了江南,然后替江南决定独立!

既然那时宝宝问了他关于公司监控的事情,那么一切的过错都会被推到她身上,就连那个吊灯事件也可以顺势推在她的身上!

城念真是好算计!

难怪城念会来找她。

那城念是在什么时候找上江南的?他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车子被开往塞上江南的车库,宝宝瘫软地坐在车内。

城念,真是太可怕了!

宝宝拿出手机,看到了萧乾给自己发的短信。

【我的姐呀,您玩儿得这么大啊?】

【那是江南,不是我。是那个城念搞的鬼!】

【城念?他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我也不清楚,你去查,查江南这几天都接触过谁,查塞外江南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

【好。】

宝宝收起手机,看着缓缓打开的车门,面色不善。

“姐姐,你看,我帮你创立了个大企业呢!”江南笑着迎了上来,挽着宝宝的胳膊。

宝宝一甩,甩开了江南,冷笑道:“原来是城念的手笔,你还真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谢谢姐姐夸奖,可你不也是不择手段么?”江南站稳脚步,笑容依旧。

“……”宝宝眯着眸子,不说话。

“姐姐,你有时间在这儿看我,还不如想想,怎么跟顾珩弈解释清楚吧?”江南转身,留下一句嘲讽十足的话语。

宝宝看着自家妹妹离去的背影,拳头缓缓收紧。

得快点联系江辰了,还要再去找楚家小子沟通一下。

她思量着局势,只觉得情况愈发焦灼。

顾氏集团,顾珩弈看着电脑里播放的画面,呼吸渐渐沉重。

“今天的采访就到这儿吧。”

“嘭。”

顾珩弈抬手将电脑直接推到地下,电脑零件七零八散碎了一地。

“顾……顾总。”

“给我召集公关部,我倒要看看,这玩意儿能翻出什么水花儿!”

江家主食厅内,巨大的屏幕同样放松着画面。

“啧啧,宝宝小姐可真是好手段呐。”声音轻佻,尾音摇曳,看模样,这是楚子墨!

“我也是越来越看不懂她了。”江辰感叹一声,缓缓道。

“罢了,一个小小的宝宝能做什么。”楚子墨唇角掀起一抹轻笑,环起手臂:“我们继续吧,江楚两家这么久的合作,可不能断了。”

“好。”

“呦,稀客。”楚子墨怀里抱着个靓丽的姑娘,目光看向来人。

“正经点。”宝宝面色阴沉,坐在了楚子墨对面。

楚子墨耸耸肩,松开了那姑娘,正色道:“姐呀,怎么又想起来我了?”

“事出突然。”宝宝叹了口气:“突然出现了个叫城念的神秘人,你查查他是谁。”

“萧乾哥最近力不从心啦?”楚子墨挑眉,反问道。

“他也不能太投入,毕竟有萧老爷子在上面。”宝宝点了点头,继而道:“你尽快查。”

“对了,我今儿看到关于塞外江南的新闻了。”

“这就是那个城念干的。”宝宝一脸无奈:“还不知道他目的是什么。”

楚子墨点了点头,一副送客的模样:“姐,我要继续跟小姑娘交流人生了。”

“行行行,小心肾虚。”宝宝点了点头,劝了一句:“你姐最近是不是要去美国了?”

“嗯,她今天看了你的新闻之后就有点疯疯癫癫的。”

“看来她还是没走出来……”宝宝叹了口气,不再逗留,起身走了。

她走后,楚子墨身旁的姑娘坦坦荡荡地坐在宝宝坐过的位置,笑道:“楚少,商会诚意我告诉您了,您看?”

“我会考虑的。”楚子墨一笑,桃花眼弯了弯。

“那我明天再来。”女子起身,也转身离去。

顾氏集团,顾珩弈正面对一大堆文件,摁着额角。

秘书抱着另一堆文件进来,放在顾珩弈面前:“顾总,这是一批订单。”

“放那儿。”顾珩弈点了点头。

顾氏最近的订单不减反增,这群人都是看准了塞外江南成立的时机把事情都堆起来了。

想借着订单挤兑顾氏。签成了可期待顾氏违约,从而获得违约金,签不成,也能让自己更忙一点。

宝宝那个女人,竟然劫持江南自立门户,真以为他不敢对付她么!

“顾总!”门外,有一个秘书冲了进来:“江家要开晚会!”

“晚会?”顾珩弈想了想,旋即面露笑容:“来得好!”

江家的晚会,不仅能让顾氏联络人情,而且还能逼出宝宝。

身为江家的女儿,在江家晚会上怎么能不出席?

“着手准备!”

与此同时,江辰正坐在塞外江南,面对着宝宝。

“晚会?”宝宝冷笑一声:“这是觉得我成立了塞外江南,就要开始帮顾氏了?”

“不,这对你来说,反而是一个机遇。”江辰面色凝重,缓缓道:“你可以趁机找一找愿意和塞外江南合作的企业。”

“……”宝宝缄默无言。

是,江辰以为是自己开了塞外江南,所以帮自己召开舞会,这是没错。

但问题是,塞外江南是江南干的好事啊!

唉,走一步算一步。

“好,我会去的。”宝宝点了点头:“帮我安排一个单独发言的机会。”

“嗯。”江辰点了点头,递给宝宝一张帖子,后转身而去。

宝宝捏着这薄薄的帖子,一阵唏嘘后上了塞外江南最高层。

塞外江南的最高层,是一个极大的私人房间,也就是宝宝现今的住处。

“江南,你猜猜江家给我了个什么大机遇?”宝宝笑容明媚起来。

江南还在一旁看着肥皂剧,她细细思量了下:“江家要举办晚会。”

宝宝挑眉,没再继续说下去。

“城念先生告诉我啦。”江南笑眯眯道。

“嗯,我打算去尽量跟顾珩弈讲明白这事儿。”宝宝点了点头,而后去了旁边儿的房间。

江南撇嘴,拿出手机发送了条信息,继续看自己的肥皂剧。

房内,宝宝挑选着晚会去穿的衣服。

既然有江南这个“内奸”,为什么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正好替自己传个假消息,好好误导一下那个城念。

彼时,已到了晚上,宝宝穿着长裙下楼,而江南则笑盈盈地送她出去。

楼下,一辆车早已在等待着。

宝宝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才发现车后面还有一个人,很是眼熟。

“阿北。”那人开口,声音温润,还带着丝丝担忧。

“子良?你怎么来了?”宝宝有些惊诧,这难道是江辰安排的?

“我偷偷来的。”顾子良替宝宝披上了一件外衣:“我想着你自立塞外江南,这次晚会很不好过,所以我来替你做个人证。”

“人证?”宝宝挑眉,转瞬便懂了顾子良的意思。

他是让自己买惨,然后他来证实自己卖的惨都是真的。

而且,顾子良在这儿,肯定会让商会那些人“想歪”。

既然自己现在又有江南的身份,又有顾子良,为什么不好好利用一下?

帝都酒店。

这儿依旧被包了场,各种大人物说笑着,但目光都有意无意地往坐在一处圆桌旁的顾珩弈身上瞟。

顾珩弈正在和一位与顾氏合作密切的老总聊着,感觉两人相谈甚欢。

江辰接了个电话,而后迎了出去。

众人的目光立刻被江辰吸引,一起汇聚到了门口。

一位身着黑色西服的温润男子牵着一位长裙女士,男子笑容款款,女子明眸动人,让人忍不住赞道好一对金童玉女!

然而,这儿的人可没那个胆子。

因为这两人一个是顾珩弈的弟弟,一个是顾珩弈的妻子,谁敢乱想!

江辰迎了上去,向顾子良点了点头,看向宝宝,压低声音道:“你怎么……”

“我自有安排。”

江辰没再说话,引了两人到一处圆桌旁,去招待别的大人物了。

顾子良投来关切的目光:“阿北,江辰以前对你很不好,现在这是……”

“我跟他有些合作。”宝宝伸手端起一杯果汁:“记住,现在的我是江南。”

“嗯,阿南。”顾子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换了称呼。

一旁,顾珩弈投来目光,如怨如泣,引得宝宝回头,两人遥遥相望。

顾珩弈目光阴狠,而宝宝却笑以对之。

“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江家主办的晚会。”

江辰上了舞台,说着。

“为了庆祝江家近期的大单,也为了多见见老朋友,所以我举办了这次晚会。”

“我的女儿江南今天也来了,她有些话想对大家讲。”

一时间,目光汇聚在了宝宝身上。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