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昂~哈昂够了太多了好大 口述好湿好紧噢噢噢好大好硬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江北等了将近半天,晚上很晚的时候,顾珩弈才姗姗来迟。

他看起来很疲惫,衬衣的扣子从上开了两颗,极具威势地看着床上的江北。

就像大灰狼看着自己窝里的小白兔,他冷冷一笑。

“江北,你最近……很嚣张?”顾珩弈缓步向前,似乎打算和江北好好聊个天再慢慢享受。

“我只是做我该做的。”江北慢慢地拉过被子,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她明悟了被子是最好的掩体这个道理。

“你知道今天阿南在病房里有多难过吗?!这就是你该做的!”顾珩弈突然激动起来。

一聊到江南,他就格外激动。

江南今天在他怀里哭了整整一个下午,哭得她近乎昏厥过去!

仅仅是因为江北告诉了江南,江北替她参加订婚典礼的事情!

“我有错么?我做的那些,不都是你要求我的么?”江北耻笑,虽然她不知道江南具体说了什么,但按着顾珩弈逼迫她说下去总没有坏处。

“那是谁让阿南心脏病突发进了医院!”顾珩弈压了上来,将江北压在身下,言辞质问着。

“顾珩弈,这世上从来没有谁为谁担心到死这一说,那只能是她咎由自取。”江北向后一翻,半坐起来,看着顾珩弈。

“你还有没有点良心!那可是你妹妹!”顾珩弈抬手便要扇江北巴掌。

江北毫不畏惧,她抬手抓住顾珩弈的胳膊,直视着他的眼睛,掷地有声道:

“顾珩弈,就因为你爱江南所以我受的一切伤害在你看来都理所当然了嘛?”

“我也有自己爱的人,我也有爱我的人,你无情地剥夺了我的一切,然后告诉我要有良心!”

“顾珩弈,你从来都以为自己的横行霸道是理所当然的,你从未顾忌过别人的任何感受!”

顾珩弈被说地呆滞了一瞬间,继而反应过来:“江北,你以为你的花言巧语就能让我心软了?不可能!虽然江南向着你,但在她看不到的背后,你也要为伤害她而付出代价!”

“你为了什么?”江北眸子轻笑了下,似是嘲笑。

“我什么都不为,我只是爱她!”

“好!”

好一个爱她!

顾珩弈,你在江南眼中,和顾子良在我眼中有什么区别?

啊,可能是你已经被她彻底开发利用,而我还未对顾子良下手吧……

顾珩弈甩手,江北整个人都被甩在了床上,但没有丝毫痛感。

他突然不太想动江北了。

因为江北和当初的她好像……

就好像……两个人是一个人一样。

顾珩弈不想听江北讲下去了,他怕继续下去,他会把江北错认成她。

“顾总,电话!”门外,有人敲门。

顾珩弈眉头微皱,这个时间点,公司里一般不会有人做什么事儿啊?

除非……有大事发生!

他上前开了门,接过电话接起,聆听了一会儿后面色巨变,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冲了出去。

江北看着顾珩弈慌忙冲出去的模样,心中已了然。

她下床,穿好外衣,也跟了出去。

顾家公司出了大事儿,她这个“女主人”怎么能不到场幸灾乐祸,不,加油鼓劲呢?

边走着,她拨通了萧乾的电话:“喂,你最近办事效率很高啊?”

“啊?什么效率?”萧乾愣了愣。

“顾家公司出事情了,不是你干的?”江北反问了一句,笑道:“好样的。”

“我准备的人还没动手呢啊?”萧乾完全不揽功,因为这根本不是他的功啊!

“嗯?”江北也愣了一下。

不是萧乾?那是谁!

江辰不可能自己动手去撕顾家,他现在还在准备阶段。

楚家那小子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也不可能。

白家主心骨根本就在国外,动不了手啊!

那还有什么能让顾氏如此慌张的?

江北心里很不舒服,这种事情脱离她掌控的情况让她太不舒服了。

突然冒出来的不知名势力竟如此强大……也不知是敌是友……

不过,既然他动了顾家,那在一定程度上算她的半个“友”。有搞垮顾家这个共同利益目的的,就算是朋友!

江北打了车,很快就到了顾氏集团。

顾氏的大楼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人显得很慌张。

这可是深夜啊……

江北感叹一声,走进了顾氏大楼。

保安想上来拦她,结果被一旁一个白领给叫住了,那个白领上前几步,小跑到江北面前:“夫人,顾总在九楼会议室。”

江北笑了笑表示感谢,然后乘电梯上了楼,悄悄混进了会议室。

坐在后排,江北的视野很宽敞,一下子看到了在前面滔滔不绝的顾珩弈。

她单手撑起头,竟然听起了顾珩弈的讲话来。

“公关部,你们连夜拟定文案。信息部,你们负责拦截信息。市场部,沟通客户,回收资源。技术部,给我全体加班!”

“给你们讲过大道理,你们听不进去,给你们奖金,你们也不感冒!在座的有哪位能问心无愧地告诉我,今年他的业务都好好完成了?”

“不要以为自己在前头就骄傲,要知道在你身后的可是一群豺狼虎豹,你一松懈,他就会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江北眼前一花,她突然觉得,这句话有点熟悉。

“既然有人在你前面,你就当豺狼,当虎豹,追上他,吃掉他,取代他。要想受人关注,自己要变得优秀!”

这是什么时候听过的话呢?

江北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幅画面,那个当年在网上可怜巴巴求助的少女收到了第一封回信,激动地点开后尖叫着叫起。

“追上他,吃掉他,取代他。”江北喃喃了一句,有突然傻笑了一下。

她抬头,觉得顾珩弈的身影莫名有点熟悉。

江北又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眼眶忍不住红了一圈。

啊,我是太想你了么白夏……

竟然会把别人认成你……

你回来好不好?你说好,要带我去看全世界各地的落日的……

顾珩弈的会议还在继续,江北却愈发无聊。

她起身,打算再偷偷地溜走。

“江南,怎么来看我开会了?”

语气温和的声音让江北的脚一下子钉在了原地,她缓缓回头,对上顾珩弈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你身体不好,应该在家静养才是。”顾珩弈快步走近。

“我……我就是担心你。”江北缓过神来,低下头,一副委屈的样子。

“阿南,很晚了,我们回去吧。”顾珩弈温柔地牵起江北的手,将她揽入怀中。

“可是……公司这么多人都等着你开会……”

“嗯?”顾珩弈眯起眸子,环视一圈,刚刚还打算看戏的诸多白领儿们顿时打着哈哈退了出去。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剩了他和江北两人。

“顾家的下人也真是没用,竟然连你也看不住!”没了人,顾珩弈的态度冷了下来,一把推开江北。

江北稳住步伐,笑容不减:“顾家的产业出了问题,我江南,似乎也该担心一下吧?”

“收起你虚伪的笑,你模仿不出阿南的!”顾珩弈连退数步,面色不善。

我模仿她?

是她在趁机模仿我吧?

江北嗤笑一声,也干脆不装了,拉了个凳子坐下:“怎么,公司出问题了?”

“滚,趁我发火前滚回顾家!”顾珩弈眯起眸子:“你一个江家弃女,有什么资格来过问我顾家的事情!”

“之前商会吊灯事件的时候,不是和我一起分析得头头是道么,现在装什么装?”江北不屑地哼了一声,起身:“既然您不欢迎我,那我走。”

顾珩弈脸色发青,却也只能目送着江北的离去,毕竟外面是诸多员工,在他们眼里,这位可是他的爱人,“江南。”

“哦,对了。”江北在门口突然转身:“商会在几个小时前突然开了个会。”

“你什么意思?”顾珩弈目光危险。

江北这是知道隐情?那之前的吊灯事件应该也是商会干的!

不,不能被她的话蒙蔽了,这女人很有可能给商会泼脏水,让顾家疏远商会,这是离间!

“字面上的意思。”江北慵懒地开口,语罢,再不看顾珩弈的反应,转身而去。

顾珩弈的第二个猜想是对的,江北就是想把这盆脏水往商会身上泼。

既然她不知道是谁干的,那就随便栽赃嫁祸,而这其中刚刚因吊灯事件让顾珩弈怀疑的商会最为好泼。

顾家如果真的跟商会闹翻,那么她联合萧家和商会,迟早都能干翻顾家和江家。

江北迈着愉快的步子走了出去,打算找萧乾好好商量一下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带着口罩的人拦住了。

“江北小姐,您好。”那人道:“我家先生有请。”

这人叫她江北,而不是江南!

江北一下子警觉起来,向后退了两步,打算事情一不对,就往顾氏跑。

“我家先生出于好意,江北小姐您不用太过紧张。”口罩人抬手,展示了一张纸条。

【顾家,是我袭击的。】

短短七个字,却让江北一下子头皮发麻。

这到底是谁!竟然还能找上她!

这人竟然完全抓住了自己将顾氏削弱的契机!

不,不是抓住,而是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干的一切!

江北出了一身冷汗,她抬眼看着口罩人,目光警惕。

“请吧,小姐。”

口罩人说完自顾自地转身而走,江北犹豫了下,才缓缓跟上。

她还真想看看这幕后是谁,能不能……与她一起合作。

江北偷偷扔掉了手机。

手机里有江辰的GPS,可不能带着去见幕后之人。

口罩人带着江北拐了好久,到了一家小的咖啡厅门前,站住。

江北深吸口气,独子走了进去。

店内很干净,空无一人,只有一个笔记本电脑。

“欢迎,江北小姐。”

声音从电脑传出,画面一下亮了起来,可画面中是带着面具的人,声音也用了变声器模拟,江北完全认不出是谁。

“你想做什么?”江北坐下,开门见山。

“先看一段影片吧?”

没等江北回答,电脑画面切换。

一男一女在画面中相拥,可下一秒,男子突然狠狠推开了女子!

江北手心冒汗。

这,这明明是刚刚她和顾珩弈对话时的影像!这人怎么会有!

“监控,很容易弄到。”那人说:“别害怕,江北小姐。”

“你是谁!”江北声音提高。

“你可以称我为城念,一个可以和您合作的人。”城念说,不男不女的声音里充满笑意。

“你想做什么?”很显然,这是个化名,可江北不会在化名上再做纠缠,她有更重要的事。

“打垮顾家。”

江北眯起眸子,想透过电脑看透城念的想法,可她真的什么也看不出。

凭空冒出的城念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嘘,有些东西说透了,就不美了。”城念将手指搁在唇上,道。

江北问不出,也就作罢,只要城念能祝她在毁掉江顾两家的路上更近一步,那么她不会去在意“城念”到底想干什么。

“你想和我合作?”

“是的,能让萧家和江家为您合作,我怎么也要来见识见识您吧。”

“吊灯是你做的,你想杀了顾珩弈?!”江北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萧家和江家合作的只有这次吊灯事件,那么显然,萧乾说的那个调整吊线的人,就是城念!

“嘘,我只是想得到顾家的钱财罢了。”城念不疾不徐道,镇定万分。

江北不予回答。

城念确实有毁掉顾家的意思,但他完全不顾江北的性命!

如果顾家垮台后江北死去,而江家还生机勃勃,那可不是江北希望看到的!

“江北小姐,我的人会经常出现在您身边,希望您能给我满意的答复。”城念道:“那么,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儿吧。”

语罢,整个屏幕黑了下来。

外面的口罩人推门而入,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小姐,请回。”

江北起身,她觉得身上突然压上了千斤的重量。

城念到底是谁!

能弄到顾氏监控的人绝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

江北突然愣了一下。

城念这个名字……似乎很耳熟?

当江北再度回到顾家,顾珩弈早已在等她了。

顾珩弈看着江北,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别看了,再看也不是你的江南。”江北走向冰箱,从中挑出点心后拿着,毫不顾忌地坐在了顾珩弈对面。

顾珩弈眯起眸子,道:“订婚典礼那天你对我可是很怕的。”

“哦。”江北面无表情地应道。

再次回想起当初,只觉得自己是怕给白夏的身子被玷污了。

可现在已经玷污了,再惧怕也没有什么用了。

顾珩弈上前,捏住江北的下巴,抬起她的脸让江北面对着他。

“你到底想做什么?”顾珩弈俯身,一点点贴近江北的面颊。

“我告诉过你了。”江北目光直直对着顾珩弈:“自从你让我代替江南参加订婚典礼的那时起,我就想你去死。”

“哦?”顾珩弈饶有兴趣地勾起嘴角:“江家的弃子,你说你如何让我去死。”

他的语气肯定,十分自信江北翻不出什么浪花儿来。

可惜,他错了。

“你觉得,顾氏真的像表面上那么团结么。”江北毫无表情,声音冷清:“难道,不会有人暗地里对顾氏下黑手?”

“谁敢!”

江北心里冷笑。

顾家三代以来都极为强盛,尤其是顾珩弈的父亲顾斐希,把顾家发展得近乎帝都第一家。

可惜,可惜到了顾珩弈,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

顾珩弈竟还在借着顾斐希的威风,以为顾家固若金汤!

真是天真!

“这说不准。”江北说得极缓:“谁知道你今天在会议室推开我的监控还在不在。”

顾珩弈瞳孔猛地一缩,捏着江北下巴的手微微用力。

他竟然忘了顾氏的会议室有监控,真是该死!

“还不快去看看?”江北吃痛,却顺畅地说出了这话。

顾珩弈的目光充斥着危险,他盯着江北,好似要撕碎她一般。

可半晌后,也没做些什么。

如果那监控流出去,让外人知道自己是那么对待“江南”的,商会说不定会借机强行隔断江顾联盟!

“该死的!”顾珩弈低骂一声,甩手将江北扔在沙发上,转身离去。

江北倒不痛,她缓缓坐起,看着顾珩弈离开的背影,笑容明媚。

她一块块捡起掉落的点心。

城念想毁掉顾家,是可以跟她一起合作。

可是……压垮顾家的最后一根稻草,必须是自己亲手放上去的!这才足以解她心头之恨!

所以她刻意提醒顾珩弈,让他有所准备。

一来让最后弄垮顾家的人是她,二来,则让顾家牵住城念的脚步,让那家伙必须考虑和她诚心合作,而不是她不顾她生死的“吊灯事件”的重演!

市人民医院,一张和江北一样的面庞此刻焦虑着,正是江南。

“你想跟我合作?”江南看着面前的男子,举棋不定。

男子面貌姣好,一双桃花眼分外迷人,相貌绝是上上乘!

“是。”男子的声音低沉磁性,细细听来,还有一丝清澈:“我们联手,杀了江北。”

江南眸子微眯:“你跟我姐姐,可没有这么大的仇吧?”

“有些事情,你不必知道。”

“……”江南一直觉得面前人不对劲。

以面前人的身份,明明可以自己动手杀了那个被江家抛弃,现在靠子良救命的贱//人,怎么会来找她?

而且,他又是怎么知道江北代替自己出席订婚典礼的事情……

“再问你一次,合不合作?”男子缓缓站了起来。

“合作!只要能杀了那贱人!”江南脱口而出。

现在的她,除了江家,至少还要再留一张底牌!这样才能有杀掉江北的双重保险!

要知道,在杀江北这方面,她可是宁可多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

“好,你用这个跟我联系。”男子从衣兜拿了个手机,递给了江南。

江南接过,道:“我还有一个要求。”

“说。”

“我要你把杀掉江北说成杀掉‘江南’,让我假冒她。”

然后和顾子良远走高飞!

“没问题。”男子转身,突然顿了一下,道:“以后,称我为城念。”

“城念?可你的身份……”

“我自有安排。”

语罢,城念大步出了病房,扬长而去。

江南在病房,拿着那手机,细细品味起来。

城念……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罢了,既然他想用这个名字,便用。

只要能除掉江北,她无所谓!

“阿嚏。”坐在咖啡馆里的江北又摸了摸鼻子,最近怎么老爱在咖啡馆打喷嚏?

“你……不会真感冒了吧?”江北对面,萧乾一脸嫌弃地看着江北。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神秘人,承认自己是‘吊灯事件’的始作俑者,还想跟我合作,搞垮顾家。”江北白了萧乾一眼,道。

“嘶……”萧乾收起嬉皮笑脸,揣摩着:“能在商会插一脚的人,不简单……”

“叫城念,我老觉得这人名字耳熟。”

“我没印象。”萧乾摇了摇头。

“你怎么这么没用。”江北瞥了一眼萧乾,道。

“我没用?我一直尽心尽力地帮你好不好!”萧乾突然暴起:“如果没有我,你怎么会如此轻松地布局!”

“你不想跟我干了就直说。”江北也冷冷一笑。

“江北,你得寸进尺!”萧乾怒道:“你以为我有多在意友情!”

“哦?那就滚吧。”江北声音冰冷:“正好我也有个送上来的盟友。”

“哼!好自为之!”萧乾拍桌而去,留下江北一人在咖啡馆。

江北坐着,胸膛上下起伏,半晌,才平静地走了出去。

她去了一家手机店,买了个手机,又买了个卡,摆弄起来。

【演技不错。】

【那当然,你萧小爷当初可差点被星探拐卖!】

信息回复,赫然是萧乾。

【行了,你这段时间好好装装,最好再跟老爷子哭诉。】

【得嘞!】

江北收起手机。

自己和萧乾的关系暴露在城念面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她联系萧乾,合伙演了一出戏。

一场让城念以为自己和萧乾闹掰了的戏!

只要自己和萧乾闹掰,城念肯定会以为自己无所依靠,不得不找他合作,到时候戒心会放下很多!这对江北十分有利。

江北唇边掀起一抹笑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