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做错一题就c一下 今天坐在我的棍子上写作业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帝都最大的酒店被帝都唯一的商会包了场,香槟与红酒的香气相融,映照出一片和谐的场景。

女人们优雅地踩着高跟鞋,男士们绅士地相互交谈,场景融洽。

不多时,大厅的门被推开,又有人手挽着手走了进来。

商会的舞会,一般越晚来的就是越大的家族。

像江家,顾家,萧家,楚家,白家,这五大家族,都属于最后到场的。

而今天江家楚家萧家都已经来了,所以这来的应该便是剩下的两家的大人物了。

江辰率先迎了上去,笑容满面。

细看,推门而入的是一对男女,女子身材先细高挑,姣好的面容配上黑色晚礼服宛若仙子一般,而男子比女子高出一个头,身着黑色的西装,与女子的装扮相得益彰。

“珩弈,阿南,来了。”江辰递给顾珩弈一杯酒。

“嗯,父亲,阿南收拾得慢,所以我们来的有些晚。”顾珩弈眼神温柔地扫过江北,然后回道。

江北在一旁陪笑,她跟顾珩弈冷战了整整三天,顾家才将“育人计划”的人选从顾珩弈换成了顾子良,她可真是收拾得“够慢”。

“阿南,我跟珩弈一起去商量些事,你先去跟别家小姐夫人聊聊天。”江辰道,引走了顾珩弈。

江北这才松了一口气,要在人前装出和顾珩弈恩爱的样子,可真不容易。

她走到大厅的角落,径直坐在了长沙发上。她现在的身份是“江南”,一个从小柔弱的女子,怎么能站那么久?

“你就是江南!”

尖锐的女声让江北下意识地皱眉,她回头,看到一位面色狰狞的富家小姐,摸不着头脑。

这……是江辰准备的意外?

“就是你这个贱人抢了我的珩弈哥哥?!我要打死你!”富家小姐的眼眶红了一圈,说着便伸手过来打江南。

我的天,顾珩弈的情债!江北在心里暗暗叫道。

你要喜欢顾珩弈你拉走,我举双手赞成!

富家小姐动作很快,一下子便冲了过来,江北想躲,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身体柔弱”,只要装作没反应来就行了。

“你去死吧!”富家小姐大叫一声,抬手蓄力,一个巴掌抡圆便要往江北脸上抽去。

“这可不好哦,小姐。”

清爽的男声响起,江北眼前一晃,便看见熟悉的人影拉住了富家小姐。是萧乾。

那富家小姐被拉住,重心不稳,一下子向后倒了下去,萧乾见状,唇角勾起一模弧度,当着江北的面儿,光明正大地给了那富家小姐一脚,而后瞬间收起动作,无辜地看着那富家小姐。

“爽。”江北给他做了个口型,果然还是萧乾这种干净利落的性子最合她胃口。

“啊!”富家小姐杀猪般的惨叫响起,立刻吸引了诸多目光,要知道这可是上流社会的舞会,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声音呢?

“子文!”一个中年男子从人群中窜出,几步到了那富家小姐身旁,抱住了她。

“爹地,这个贱//人欺负我!你帮我好好的教训教训她!”子文的眼泪刷地一下流了下来,指着江北,眼神恶毒。

“怎么回事?”

顾珩弈和江辰也快步走了过来,江北可不能出什么事儿啊!

“是这样的,我刚刚看到这位小姐想袭击顾夫人,便拦了她一下,谁知道她自己自己站不稳,摔倒了。”萧乾缓步走到了江北面前,笑道。

“是的,我刚刚吓坏了。”江北面色有些苍白,抚着心口:“多亏了这位少爷。”

“你是……萧家小子,萧乾!”江辰想了下,便一下叫出了萧乾的名字,上前热切地拉住他的手:“真是谢谢你了!”

顾珩弈也上前,走到了江北身边,装模作样地拉起她的手,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没打到你,可惜了。”

“谢谢关心。”江北甜甜一笑,同样压低声音道。

那对被遗忘的父女略有些尴尬,人群围着他们指指点点。

上流社会的圈子其实也很八卦,只要哪个世家有点儿什么风吹草动,绝对是在圈子里大为传扬。

“闭嘴!哭什么哭!”那父亲突然暴起,抬手打了女儿一巴掌。

清脆的声音让在场众人都安静了,连同那女儿也忘记了哭。

不过继而。

“你打我!爹地你打我!刚刚那个贱//人都没打我!”女儿爆发出比刚刚更猛烈的哭声。

周围人切切私语,还有些低低的笑声。

“这是怎么教女儿的?”

“真丢人。”

那父亲一咬牙,索性不管女儿,走到了江辰面前,笑了笑:“对不住了,江总,我家这个孩子比较娇气。”

“没事,但女儿要好好教才是,老温。”江辰早早便认出了这是谁。

商会里算不上太重要的成员,温刘希,和他的女儿,温子文。

温刘希面色有些黑,不过很快点了点头,立刻拉着温子文下了场。

江辰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把你女儿拉回去好好教育教育。

温刘希咬牙,真是丢人!

另一边儿,江辰的心情还算不错,因为突然出头的萧家少爷好像有和江家合作的意思。

顾家娶到了江家的女儿,如果再来个萧家……那帝都可就没什么可怕的家族了!

“萧乾,我们那边儿聊,给珩弈和江南小两口一点儿空间?”

“您先请!”

两人走后,人群也算散去了,江北被顾珩弈搂在怀里,动弹不得。

她的高跟鞋缓缓踩上顾珩弈的脚,微微用力:“放开!”

“我安慰我的妻子有什么错?”顾珩弈不松手,反而更用力。

江北吃痛,抬起了脚,不敢再踩,嘴上却不放:“你的妻子现在在医院躺着呢,可怜的你的妻子还不知道,你和她的姐姐此时此刻正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看来你们男人嘴巴里的情情爱爱,还真是不能信。”

“哦?我发现你最近真是越来越活泼可爱了,只要我一靠近你,你就立刻张牙舞爪,像个炸毛的刺猬。怎么?想要保护自己?”顾珩弈缓缓贴进了江北的耳朵,温热的气息喷洒,弄得江北痒痒的。

“不要脸,放开!你再这样我喊人了!”江北退了一步,不再言语挑衅。

顾珩弈送开了江北,突然泛起笑容:“亲爱的,你要知道,我什么出格的事情可都做得出来,医院可以,现在可以。”

江北咬牙,却最终没有反驳。

她以前怎么没注意到,顾珩弈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亲爱的,我们去跳舞吧。”顾珩弈笑起,英俊的面庞配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让许多偷偷看着这边儿的小姐心跳侧漏一拍。

语罢,缓缓朝江北伸出手。

江北强憋出一丝笑容,将手搭在了顾珩弈手上。

顾珩弈牵起江北,搂住她的腰,手不安分地向下滑动着。

“顾、珩、弈。”江北压压低了声音,语气恨恨,却始终保持着笑容。

该死的,如果不是要配合江辰的计划,她刚刚就直接“心脏病”突发,去医院了!

两人手挽手进入了舞池,引来了一道道目光。

顾珩弈架起胳膊,江北轻轻搭住了他。

两人都是富家出身,从小就受过“教育”的,虽然说江北是在江南学的时候偷偷蹭着学的,但也算差不多。

于是两朵黑色的花朵绽放在舞池,优雅的舞步配上两人好看的面容,赏心悦目极了。

“好!”

于是一阵阵掌声响起,舞池周围的人都走了个光,整个舞池就剩下他们两人,翩翩起舞。

掌声,欣赏,憧憬的目光,顾珩弈似乎很享受这些,整个过程表情温和。

其实……江北完全跟不上他的步子,她踩了顾珩弈不知道多少脚了,整个人几乎都是被顾珩弈拖着飞的。

顾珩弈也真是憋得住……

江北想着,然后顺手又踩了顾珩弈一脚。

顾珩弈面色依旧温和,可江北感受到,他的气息似乎……低了那么一点点?

活该!江北踩得不亦乐乎,顾珩弈却完全没有发作,众目睽睽之下,他哪能动江北?

一舞毕,顾珩弈搂着江北在舞池中央停下,挽着她的手,接受着注视礼,向舞池边走去。

“嘭。”

突然,舞池顶的水晶吊灯若利剑一般掉了下来,砸落在距江北不远处,碎片飞扬,江北甚至都能感受到溅起的碎片划过她的面庞!

她一下子懵了。

这是江辰说的意外?这意外一不注意就可以要了她的命啊!

可她没有时间反应,一下子扑住顾珩弈向后倒去,期间,声音很恨地骂道:“该死的商会!”

周围的人群一下子慌乱,女士们捂住脸向后退去,保安们和男士们关切地上前,尤其是江辰。

一切碎片落下,声音安静,只剩江辰的喊声。

“珩奕!阿南!”

江辰激动地冲了过去,看到顾珩弈正搂着江北。

顾珩奕脸色阴沉,他摇了摇江北,道:“装心脏病发,父亲,这绝不是意外!”

当然不是意外,这是江辰在萧乾的帮助下完成的,江北心里道。

但她面上还是乖乖的,立刻蜷缩起身子,双手捂住心脏,面色苍白。

江辰一下子冲了过来,从衣兜里掏出什么给江北喂了下去。顾珩弈抱起江北,向场外冲去。

“我希望商会给我一个交代!”顾珩弈环顾在场众人,掷地有声地道。

顾珩弈此刻十分狼狈,西服被划开了几道,脸上也被划烂了。

可没人出声,就连剩下三家也没人出声。

这事儿太大了,顾家第一顺位继承人,江家仅剩的唯一一个宝贝女儿,没人能承担江顾两家的怒火!

顾珩弈重重地吸了两口气,抱着江北就向场外走去,江辰也跟了上去。

场内,萧乾也是愣愣的,他当初检查了,灯掉下来的地方绝对不会离江北那么近,这灯掉晚了!

难道江辰又做了什么手脚?!

一旁,今天格外安生的楚子墨凑了上来,装作不认识萧乾:“萧家少爷,你觉得今天这事情……”

“商会越来越大意了。”萧乾摇了摇头,将事情往商会身上揽。

“嗯……”楚子墨淡淡地应了一声,又压低了声音,道:“吊灯上面缠了线,有人改动。”

萧乾心里一惊,面上不动声色:“我知道了,我们去看看顾夫人吧。”

“嗯。”

另一边儿,江北被顾珩弈搂着上车,江辰坐进来后三人一路去了医院。

“父亲,这会是谁做的?”顾珩弈语气冰冷,刚刚差点砸死他和江北两个人!

“我觉得商会不可能干这么蠢的事情,这不明摆着是他们做的么。”江辰沉吟了一会儿:“今天萧家小子跟我突然热络,很有可能是他们。”

“商会难道不能利用你们以为他不会这么蠢的想法,故意来一出以陷换险?”江北缓缓道,她对于江辰这种在顾珩弈面前埋汰萧家的行为极为不齿,明明刚刚萧乾还在那个温子文手里救了她。

“哼,江顾两家一联姻,其余的家族都觉得可能会威胁到他们,巴不得将我们除之而后快。”顾珩弈眯起眸子:“总有一天,我要让他们都付出代价!”

“别气了,现在我们还得演下去。”江辰冷静地说道:“江北,一会儿把你安排进阿南旁边的病房,珩弈今晚去陪阿南,你千万别出来。”

“……”江北没回答,她现在应该扮演的是一个被“抛弃的人”。

顾珩弈冷冷看了江北一眼,便不予理会。

他也两天没去看过阿南了,不知道阿南怎么样了?

车子开得很快,到了市人民医院,医院里多的是江顾两家的耳目,江北被安排进了江南旁边的病房,顾珩弈和江辰去陪着江南。

江北自己在病房里玩儿了一会儿手机,然后赢来了一个客人。

顾子良。

顾子良依旧是温温柔柔的样子,他的眼神中带着悲伤:“阿北,我听说了,你……没事吧?”

“没事。”江北笑了下,对于这个从小到大的玩伴顾子良,她还是态度很好的。

虽然顾子良是她这么多年被江南排挤的原因,但他现在不是还有利用价值么?再说了,顾子良和她一样,都是无辜的陪葬品。

“我……我……”顾子良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江北坐在病床上,也是苦笑了一下:“你在顾家没有什么地位,就跟我在江家是一样啊,说起来,我们也算是绝配。”

顾子良目光暗了下来。

“没事。”江北蜷缩起身子,看向顾子良,“我都听顾珩弈说了,顾家想要一个孩子。”

“本来应该是我和顾珩奕的孩子的,可我选了子良你。”江北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如果顾家执意要这个孩子,我是绝对不会接受顾珩弈的。”

顾子良看着江北,眼神中流动着什么。

“但……能不能等等,我还没从白夏的事情中缓过来……”江北声音一下子低落下去,头埋进被子里。

顾子良想上去安慰,江北却又开口了,“子良,你走吧,给我一点点时间冷静一下,我今天又遭遇了这种事情……”抬头,眼眶红红的:“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么?”

“……”沉默半晌,顾子良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终于开口:“好。”

语罢,他缓步退出了病房。

江北的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

对不起,子良,现在的我只能利用你来对付江南。

你是个好人,可我的心,早就随着白夏的死而冰冻了……早已跟着白夏一起死了!

江北拿起手机,看了看萧乾刚刚给她发的消息。

【吊灯被人动过手脚,在我和江辰之后,不知道是江辰又去调整,还是别的人知道了什么。】

是江辰么?还是别的人呢?

江北眸子微垂。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有办法不是?

她给自己盖上被子,将脑袋里杂七杂八的想法全部清空,是时候该睡一觉了,明天还要去找江南呢。

清晨来得很快,江辰和顾珩弈都去了商会,而江北则光明正大地进了江南的病房。

病房内,一张憔悴苍白的面庞好奇地看着她。

江南遣散了医生护士,自己缓缓半撑着坐了起来,笑容明媚:“我亲爱的姐姐,昨晚怎么没砸死你呢,真不高兴再见到你。”

“那可真是我的罪过。”江北早已习惯江南的这种挑衅,坐在了床边,道:“顾家想要个孩子。”

“和顾珩弈吗?和姐姐真是般配。”江南病恹恹的样子十分欠打:“呀,如果有了孩子,顾珩弈是不是可以不用缠着我了?”

“是和顾子良。”

淡淡的声音传入江南耳中却犹如雷劈,她一张脸铁青了下来,面色阴沉,完全说不出话。

“本来是和顾珩弈的,结果他不愿意,顾家就把我推给顾子良了。”江北说着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顾家原本以为顾子良会反抗一下,谁知道,他一口答应了。”

“你在骗我!”江南声音一下子尖锐起来。

“你自己去问问你的子良哥哥不就好了?”江北笑容依旧,顺手从江南床头的果篮里拿了个香蕉,走了出去。

半路,她突然停下,将香蕉扔了回来:“算了算了,你的香蕉我可不敢吃,谁知道这是不是你夜晚的‘子良哥哥’呢?”

“江北!你个婊//子!去死!”江南情绪激动,尖叫出声。

江北却心情极好,悠哉悠哉地走出了病房。

好了,如果江南介入了这件事情,以顾珩弈对江南的在乎程度,顾家想让自己生孩子的事情估计也黄了。

那么下来去哪儿呢?

去找萧乾那小子聊聊。

于是乎,市人民医院的咖啡厅里,又迎来了两位大人物。

“我说,你最近很闲呐?”萧乾满脸黑,看着面前的江北:“江大小姐,您心情好像很不错?”

“岂止不错,简直是很好呀!”江北笑眯眯道。

“别,你这样我害怕。”萧乾抖喽两下,鸡皮疙瘩密密麻麻。

“行了,我给你来送温暖的。”江北吹了吹咖啡:“顾家最近要有大变故了。”

“怎么讲?”

“江南要跟顾珩弈一哭二闹三上吊,顾珩弈没有照顾生意的时间,然后要被萧家趁虚而入,江家赶来救场,为时已晚,顾家已受损伤,萧家大获其利,与江家达成合作关系。”

江北分析得头头是道。

“萧家什么时候要趁虚而入?我怎么不知道?”萧乾有点愣。

“明天的现在你会就知道了。”江北撇嘴,表示不屑。

“那……”

“我未卜先知,行吧?”江北起身,道:“我不能留太久,先走了,把握住机会。”

萧乾叹了口气,他从小就看不透这位姑奶奶,现在也看不透,唉……算了算了,就按她说的来吧。

江北离开咖啡馆之后,迅速地给江辰打了个电话。

“喂,萧家昨天的那小子来找我,说要跟我合作,弄顾家,他们像是盯上顾家这块肥肉了。”

“也对,顾家比江家确实能大一点。”江辰道:“那……”

“我给江南说了一些事情,她今天绝对会让顾珩弈抽不开身,然后明天萧家会趁虚而入。”江北唇边掀起笑容,可惜江辰看不见:“如果你因为担心江南,稍微管得晚了一点……”

“我知道了。”

“我希望得到你更有效的承诺。”江北继续道,给这个老狐狸放利益不收点儿什么,怕他怀疑:“我帮你击倒顾家,你帮我恢复自由身和一家可以让我生活下去的小企业。”

“没问题。”江辰刚刚还有些怀疑,但现在,他完全信任江北。

江北对让她替嫁的顾珩弈恨之入骨,对杀死了白夏的江南恨之入骨,只要加点筹码,江北就能为他所用!

挂了电话,两人同时掀起一模笑容。

同是狐狸,谁能算得过谁?

当然,可能江北这个掌握了更多人脉资源,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破釜沉舟的人,更能看得远一点吧。

江北心情颇好地回了医院,果然透过房门看到了江南病房里焦头烂额的顾珩弈。

她站着看了一会儿,顾珩弈像是突然注意到了她一样回头,目光一下子凶恶。

“你,死定了!”江北认出了顾珩弈的口型,却没有任何反应。

顾珩弈的威胁无效,他怀里还有个要死要活的江南呢。

于是江北跟盛怒下的顾珩弈对视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最终走开了。

唉,没想到让顾珩弈看见了,那尽量不要被他抓住……

反正现在顾珩弈还被江南缠着,没时间出来找自己麻烦,不如出去逛逛?

江北哼着小曲儿离开了病房,她上次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

白夏在的时候吧?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