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渺渺被老师做了一节课 渺渺没擦黑板老师做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渺渺面色通红,双手被禁锢着,而下身一片光洁,纤细白皙的双腿一丝不挂的暴露在空气中。

“江南刚醒过来,她的身体一定还很虚弱,我不能动她,伤害她,所以渺渺,你可以随时做好迎接我的准备。”他说得轻巧,“哦对了,这正好也可以当做你对江南的一部分补偿。”

顾珩弈俯身,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渺渺耳边,没有任何挑逗的意味,反而灌满了威胁!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要每次看到这张和江南一模一样,但仔细看却又丝毫不同的倔强脸庞,就像狠狠地蹂躏她,像蹂躏江南一样。

但他不能蹂躏江南,因为江南在他的心中,就好像一个圣洁的天使一样可爱柔弱,是绝对不被允许玷污的。

不过渺渺不同,她生下来就是江南的替代品,替江南做些事,履行一些义务也是无可厚非的。

顾珩弈不带一丝感情地抚摸着渺渺的脸庞,擦去一滴冰冷的泪珠,他心中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

渺渺眼神冰冷,紧咬着牙关,不做声。

见状,顾珩弈冷哼一声,转身洗了洗手后摔门而去。

病床上,渺渺压抑着下身传来的阵阵颤栗,缓缓起身,去独立病房的洗手间洗了洗,穿上衣服去了江南的UCI。

江辰和顾珩弈都在江南的病房照顾她,怎么说也不能缺了她这个“姐姐”吧?

渺渺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和分毫不差的面庞,但这张脸与她不同的是带了些许虚弱和苍白,看上去似乎更加的惹人忍不住的想要去疼惜她了,江南似艰难地半睁着眸子,十分可怜。

“姐……姐姐……你来啦……”江南看到渺渺的到来,挣扎着要做起来。

渺渺赶忙上前扶住了江南,柔声道:“你身体还没有好透,还是别乱动了。”

“姐姐我好想你啊,虽然珩弈说你拒绝给我捐献心脏,但我不怪你,我能理解你对白夏哥哥的……”江南的眼神温柔得能滴出水,欲言又止,看得渺渺一阵恶寒。

明明前不久还是丑陋狰狞的嘴脸,此刻竟然堆满了让人看不出真假的情意,真是恶心坏了。

“是我不好,我那天不该出去,不该没看好白夏让他出了车祸,我应该替他去死的,这样,你就可以用我的心脏了……”渺渺眼神渐渐伤感,对戏如流。

江南一下子激动起来,似乎很怕渺渺难过:“姐姐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啊,我……咳咳。咳咳。”话没说完,她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渺渺还没反应,身后一只大手过来就将她向旁边儿一甩。

“阿南,你没事吧!”顾珩弈立刻搂住江南,一群医生护士围了上去,好不热闹。

而渺渺则是撞到墙上,后脑勺疼得抽气,可却没有任何人看到。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到江南的身上,她就好像一个发光体。

渺渺眼神暗了暗,这么多年以来,她早该习惯了被忽略……

只是为什么这一次,心口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发酸呢……

渺渺缓缓站直,刚一抬头,却让突兀间对上了一道目光。

这目光冰寒,却带着些许期待,可期待中还有些戏谑。见渺渺看了过来,这目光不闪躲,反而直直地迎了上去。

“父亲。”渺渺很冷静,缓缓地做了个口型。

江辰点点头,指了指顾珩弈,又打了个手势。

江南一下子懂了,江辰是在说一会儿要和她谈谈。

江辰和她有什么好谈的?他不是一直偏爱江南么?

“啪。”地一声响,伴随着剧痛一同刺激着渺渺的神经,她被顾珩弈这莫名其妙的一耳光打得脑袋嗡嗡作响。

头昏脑涨,脸上发烫。

口中蔓延过一股血腥味,她张口呸地一声将血水吐了出来。

“江南现在还不想看到你,你给我滚!”顾珩弈暴怒的声音传入渺渺耳中,让她暂时清醒了一些。

她抬头,眼睛有些模糊,视线中,江南轻轻抽泣着靠在顾珩弈的怀中,两人视若无睹的说着悄悄话。

“珩奕,不要……不要打姐姐…你打她我会心疼的…咳咳。咳。”

江南一下子激动起来,咳嗽越来越激烈,顾珩弈不得不回去安抚她。

“阿南乖,我知道你现在压根不想看见她。”

“可那是……咳咳。”

“阿南,你听话,现在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你可受不了什么刺激了。”他说话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和刚刚暴起抽了渺渺一巴掌的模样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渺渺在江家被冷落,没有什么地位,在江辰眼里也从来都如同废物。

所以,顾珩弈才敢在江辰面前打他的女儿。

因为顾珩弈知道。

没有人会帮渺渺,哪怕是她的亲生父亲!

江南是会阻止他,但一针镇定剂下去,江南不也什么都不知道安安稳稳地入睡了吗。

“顾少爷别动怒,我来教教渺渺什么是规矩。”江辰一脸恨铁不成钢,上前一只手拎起渺渺,帮她站起,然后推着她走出了病房。

渺渺还有些晕,顾珩弈刚才那一巴掌用足了力气,打得她快要昏过去了。

她稳了稳神,看向了江辰。

“跟我过来。”江辰眸子暗了暗,转身而走。

渺渺眯了下眸子,跟了上去,左手抚摸着发烫的脸颊,那里似乎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她,这具身体所受的屈辱有多么不可原谅。

两人出了医院,进了一家咖啡馆的包厢。

“我给你的GPS安在手机上,你如果想取消可以随时换一部新手机。”江辰眸中精光一闪:“这是我的诚意。”

“诚意?”

“我,站在商人的立场上,想和你谈谈,最好是能够成为合作伙伴。”

渺渺没有接话,沉吟着,思索着这话的可信性,看样子,江辰是有事情需要她帮忙,并且这件事情还是江南做不了的,要不然,他是绝对不可能浪费时间和他最讨厌的女儿坐在一起喝下午茶的。

“恩。”渺渺点了点头,白皙的脸蛋上印着五个清晰发紫的手掌印,可想而知顾珩弈刚才出手有多狠。

“你现在已经替江南嫁入了顾家,也算得上半个顾家人,我希望你能够和我合作,让自己的下半生能过得更有意义一点。”江辰话里有话,但渺渺却猜不出他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

渺渺愣了愣。

江辰是个彻底的利益至上主义者这一点,她一直都铭记于心。

那,他从小对江南很好,是因为顾珩弈从小就喜欢江南吗?

“所以您……现在是只求利益?”渺渺试探道。

“是。”江辰不置可否:“作为我江家的人,你应该从小就明白如何做才能使得自己本身的利益最大化。”

渺渺眸子闪烁。

这……这就是她从小到大都被冷落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没有利用价值?那现在呢,她又有了什么价值被利用?

这也算是为人父?

明明是他的骨肉,怎么能如此冷漠!

渺渺深吸口气,道:“直说吧,您希望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帮我把顾家的市场都抢过来,让我们江家一家独大,成为市场的龙头。”江辰面上沉着冷静,但语气里却藏着野心和霸业,“到时候,你才有资格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渺渺。”

“顾家和江家一向是世交,爸爸这么做不怕毁了顾家的信任吗?”渺渺眯起眸子,她突然又看不透自己的父亲了。

“那……可不一定。”江辰笑了,像是嘲笑,又像是善意的笑容,他道:“你看到的,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

渺渺:“……”

“走吧,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我的提议,三天后我会到顾家去看看你,到时候,给我答复。”

江辰起身,出门而去。

留下渺渺独自一人在原地发呆。

江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为什么那么笃定我会和你合作?

你又怎么会知道,我就是想毁了江顾两家呢?

顾珩弈在医院守了一天,连带着渺渺也在医院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在这么诚意十足的照料下,江南的“病情”很快稳定了下来,医生说,她最多只要两个星期就能出院了。

渺渺对此嗤之以鼻,躺了三个多月,江南这个身体健全的人终于打算下地跟她“较量”了。

顾珩弈带着渺渺回了顾家私宅,简单休息了一下,他派人接渺渺吃晚餐。

地点订在一间西餐厅,高空楼阁上,夜景很美。

渺渺觉得,顾珩弈应该是准备跟她“摊牌”了。毕竟江南已经醒来了,在顾珩弈看来,自己和他成婚会让江南心里介意。

说起来这顾珩弈也真有够可怜的,他应该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深爱着的女人居然对他完全不感冒,甚至还有点厌恶。从始至终江南想要的,只不过是借着顾珩弈的势,接触顾子良,让顾子良爱上自己罢了。

想到这儿,江南不禁有些同情顾珩弈了。但同情归同情,她是不会对顾家的人心软的,白夏死的那天,她分明看到了顾珩弈在公司的助手取车跟在他们的身后。

她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一心一意为心爱的女人付出,为了她伤害了不计其数的人,但那个女人,却丝毫不在意他,这未免也太悲情了些。

但如果没有他们,白夏就不会死,她现在应该和白夏成婚,然后可以顺理成章的逃离这个家,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她和白夏甚至都已经商量好了度蜜月的地点,可如今

眼前,是顾珩弈的面庞,心里,是数不清的恨意疯狂席卷。

“渺渺,你觉得你自己是什么?”顾珩弈冰冷的声音传入渺渺耳中。

是什么?你当我是个东西么?

“江家的牺牲品,江南的替代品,你的。泄火器。”渺渺毫不顾忌,咬了口牛排。

“哼。”顾珩弈被渺渺的态度弄得突然火大:“我奉劝你最好态度给我放好点,江南已经醒了,我随时随地可以休了你。”

“随时随地?是吗?我想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对于江南的重要性。”渺渺笑了,在顾珩弈眼里,江南是个极其依赖姐姐的妹妹,她掀起眼皮看着他,问:“你说江南如果知道了你对我做的事情,会怎么样?她会不会就此崩溃?然后又变回了植物人?”

“彭”地一声,顾珩弈用手拍在桌子上。

“你这是在威胁我?”他眯起狭长的眸子,语气愈发危险。

“不敢,就算是一些建议吧。”渺渺缓缓捧起咖啡,吹了口气:“我知道江南过不久就会搬进顾家,我呢,也很愿意给她让位,眼下我们谁都不希望江南知道这件事,所以,你最好也不要来招惹我。”

渺渺在赌,赌江南在顾珩弈心中的地位。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顾珩弈突然笑了,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光芒:“你不敢的。”

“是么?”渺渺不置可否,缓缓低下了头。

顾珩弈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那可是他心心念念的江南……居然也敢和她拼?

就算江南知道了,也只不过是多给她一个理由摆脱顾珩弈的纠缠罢了,这反而合了她的意……

无论从哪边说,她渺渺,都赌不起。

“一个月后,我会和江南举行婚礼,你入住我和江南的房子,准备应付外人。”顾珩弈道:“反正当年车祸,对外声称你已经‘死亡’了,现在的你,才正式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替代品。”

“祝你成功。”渺渺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她现在希望早早结束这顿晚餐,好去找萧乾分析一下现在的局势。

“还有,我爸希望。”顾珩弈拉长了声音,似乎也有些不乐意:“我能和你们江家有一个孩子。”

“江南的身体你确定能撑得住十月怀胎吗?”她笑问。

“对,她是撑不住。”顾珩弈直直看着渺渺:“所以,是和你。”

“凭什么!”渺渺“嘭。”地拍了桌子,站了起来。

凭什么要这样规划她的人生!

凭什么在夺走了她本应该属于白夏的第一次之后还不够!

凭什么。凭什么要她来替自己的妹妹代孕!

她不要!

“就凭顾家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弄死你。”顾珩弈平淡地看着渺渺的过激反应:“我也不愿意,但顾家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要求。”

“用孩子来加固你们和江家的关系么!真是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做出来啊!”渺渺咬牙:“顾珩弈,我绝对不会给你生孩子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顾珩弈冷冷宣布。

“你!”渺渺语塞,没多久,她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散发出幽冷气息的人,“顾家和江家的孩子是吗?可以,你回去告诉他们,如果孩子是顾子良的,那么,我愿意。”

顾珩弈皱起了眉头,“顾子良?你居然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是啊,人活着总要有点寄托不是。”渺渺点头,而后向着餐厅外走去。

顾珩弈并没有拦她,刚刚告诉了她顾家的决定,她需要时间想清楚。

反正最后都会屈服的,就让她多冷静一会儿,好做出一个正确的抉择。

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顾子良?

是喜欢顾子良么?

呵……还是单纯的为了跟他赌气?

渺渺走在路上,心里一阵波澜。

顾家做得太出格了,江顾两家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友好,一定有什么隐情!

既然顾家想要孩子,那么她拉上顾子良,江南一定会暴起,顾珩弈肯定会阻止,江辰说不定也会施以援手,再加上她现在要去说服的楚家……

顾家想让她有顾家的孩子?

不!可!能!

“嗞。”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渺渺眼前突然一片白光,她惊恐地回头,看到的,是一辆冲向自己的车子。

还没来得及尖叫,她的眼前便只剩下一片模糊,身子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最终重重落地,意识断线。

“少爷!撞到人了!”副驾驶座上,焦急的声音响起。

被称作少爷的人在后座,正搂着个漂亮姑娘,面色不悦骂道:“该死,你个废物连车都不会开了吗?”

“少爷,是……是个女人……”

“嗯?下车!快让我救助一下弱小女孩!”

男子下了车,走到渺渺的面前打量了几眼,然后一把横抱起,又上了车。

“去医院。”

“是!”

一旁的漂亮女人见状,委屈巴巴地拉着少爷的衣服:“少爷,人家吃醋了呢~”

“乖,救人要紧。”少爷在女人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但是人家就是不想你抱着这个女人嘛……”女人似乎有些得寸进尺。

“停车。”男子脸上的笑意没有消失,目光澄澈道:“阿娇,你跟我也快一个礼拜了吧?自己下车。”

“少爷……您……”那漂亮女人一时间怔住了。

“乖,我可不想亲自动手。”

闻言,漂亮女人面色难看,却还是不情不愿地下了车,她是知道少爷的脾气的。

“清净,阿德,走!”

“少爷,怎么连阿娇都赶下去了?”阿德有些惊讶,少爷最近可是很宠阿娇的。

“啰嗦,好好开你的车,别一会儿又给我撞一个上来!”说完,男子的目光渐渐移到了渺渺身上,轻笑了下。

他一寸寸看过渺渺的皮肤,啧啧了两下,喃喃,“真好看!要不是你是我嫂子,我还真想试试看呢……”

睁眼又是一片雪白,病床上的渺渺悠悠转醒,她缓缓半坐起,上下打量着这似曾相识的环境。

自己之前……是被车撞了吧?

“你终于醒了。”磁性的男声传入耳中,让渺渺下意识看向了发声处。

入眼,是一张可以算得上“漂亮”的男人面庞。狭长的丹凤眼闪烁着光亮,薄唇带起一抹浅浅的笑容,惊艳非凡。

然而渺渺却撇了撇嘴,完全不为这张好看面庞所动:“楚子墨,你撞的我?”

这脸她太熟了,承包了她中学六年早餐的楚家小子。

“姐,咱俩也有一年多没见了吧?”楚子墨笑了笑,有些呆呆的感觉。

“别套近乎,我还不清楚你什么样儿?”渺渺完全不吃他这一套。

这可是被誉为“帝京公子”的那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王子!

“咳咳,我的错我的错,我这就不是带您来医院检查了嘛。”楚子墨尬笑两下。

这位姐姐他可惹不起,要知道自家那位老姐和面前这位老姐关系非凡啊!

“行了,你不是在国外进修么,怎么回来了?”渺渺自然而然地绕过“检查”这个话题,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能让楚子墨细问:“在国外招惹的妹子太多,被赶回来了?”

“哪有,我早就进修完了,现在已经进楚氏了。”楚子墨扬扬眉毛:“是商会要开舞会了。”

“商会?”

江顾两家联姻肯定会让商会那帮老家伙忌惮,这才会急急忙忙来试探。

“但是不知道商会打的什么主意,竟然要求我们楚家给和江家顾家送帖子。”楚子墨似是很不满。

渺渺皱眉。江顾两家和楚家几代都有世仇,商会这么安排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把帖子给我吧,我去给顾家。”渺渺也不见外道。

“行。”楚子墨一口应了下来,说着便让手下人拿进来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渺渺接过,入手只觉一片冰凉,上好的玉石做的盒子,啧啧,商会那帮老家伙真奢侈。

渺渺掂量了一下不怎么重的盒子,突然在这次舞会嗅到了一丝机遇的味道。

如果真的能让商会暗地里定下反对江顾两家的联名,对她来说,可是很有利的。

“我睡了多久?”渺渺随口问道。

“一天半吧?”楚子墨道:“我等了很久呢,昨天晚上还错过一次party。”

“这么久?”

那她和江辰定下的时间也快到了。

“楚子墨,你撞了我,打不打算赔点儿什么?”渺渺下床,在楚子墨的搀扶下活动了一会儿。

“这样,我刚从老姐弄来一张黑卡,我给姐你进贡几个月怎么样?”楚子墨思索了一下,笑嘻嘻地说。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渺渺调笑道,然而转瞬便沉了脸:“你姐姐怎么样了?”

“姐姐越来越要强了,她揽了家里大半生意,天天都在忙。”楚子墨眼神也是一暗。

“哇,没想到她居然能坐到这样的地步。”渺渺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惊讶问:“她会去舞会么?”

“不会,她那天要去谈生意,我代她去。”

“那还好,我就不会遇见她了。”渺渺语气一转:“卡给我。”

“得嘞。”楚子墨从口袋里掏出卡,渺渺也毫不客气地接过装进口袋。

“走了,舞会见。”

语罢,渺渺捧着那请贴盒子,离开了。

楚子墨把她送的真是地方,这家医院,正好就是江南入住的市人民医院。

她一路出了医院,到了那天江辰和她一起去的那家咖啡馆,进了包厢后才给江辰发了消息。

江辰既然给自己的手机装了GPS,那么只要叫一声就行了。

她现在面对江辰,不像女儿面对父亲,反而像两只老奸巨猾的狐狸在相互拉扯。

原来从渺渺小时候起,江辰便认为她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于是一次又一次的冷漠让她和江辰之间的亲情越来越淡。

渺渺想起,她的待遇从小就不好,吃的用的无一不比江南低一等,而且被忽视,哪怕她在别处受了欺侮江家也没有任何人关心她。

那次江南声称自己被车撞了,“假死”后,江家也没有对外举办葬礼。

罢了,她与江家现在有的最多只是仇恨吧,仇多一分,少一分,于她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渺渺,我希望得到你的答复。”江辰依旧是冷脸,丝毫没有“父亲”的样子。

渺渺将桌子下面的盒子拿了上来,推至江辰面前:“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江辰挑眉,看了看盒子,又看着渺渺,似是在询问。

“商会给你们请贴,打开吧。”渺渺抬了抬下巴:“是楚家送来的。”

江辰开了盒子,将里面薄薄的两张金色的纸拿出来看了看:“看来商会对江顾联姻有所忌惮啊。”

“我觉得商会眼里根本容不下沙子,很快就会有人打着某些名义来试探你们了。”

渺渺对江辰不问她从哪得来楚家的帖子很满意。虽然江辰可能动动手指就知道是楚子航墨给自己的,但他没有。

这是一个商业合作最基础的条件,信任。

“嗯。”江辰点了点头:“我会在这次舞会上安排一次陷害,你把自己保护好,然后让顾珩弈以为这是商会做的就行了。”江辰收了盒子。

“那我走了。”渺渺起身,向外走去。

“你。”江辰开口,渺渺的脚步停顿了一瞬:“不扔了手机么?”

渺渺轻轻笑了一下:“你不也没问我从哪里得来的帖子么?而且,我还有用。”

语罢,转身而去。

江辰坐在原处,眸子眯起,闪烁着道道危险的光芒,却没人看得清他在想什么。

“看来,我养了个好‘女儿’。”

渺渺出了包厢,四下里看了看,突然发现一个靠窗正在看报的人,觉得有些眼熟,便寻上前去。

“最近商会要办舞会,萧家也会去吧?”渺渺敲了敲桌子,问道。

那人抬头,又点了点头。

“江家要安排什么,你让萧乾去查查,帮江家打通一下关系。”渺渺顿了顿:“顺便让萧乾结识一下江辰。”

“是。”语罢,渺渺便回首走出了咖啡厅。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