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体育老师c一节课作文渺渺 我被体育老师c了抽插嗯啊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渺渺瞪大眼,张着嘴巴,发不出任何一丁点的声音。

巨大的痛楚让她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晶莹的泪珠也像是断了线般从眼眶滑落,嘴唇也早已被牙齿咬破。

然而,这一切对于体育老师来说,却无法激起他的任何怜悯心,反而让他有种在替他心爱女人江南报仇雪恨的快感!

他伸手抓住渺渺的长发,向上一拉。

渺渺吃痛地抬起头,眼中红晕更盛,这简直疼得她失声尖叫!但她咬住了唇瓣,她不想让外面的顾子良听到自己发出的任何不堪的声音。

体育老师将唇缓缓靠近渺渺的耳朵,低低的话语载着满满的威胁味道:“别让我看到你用江南的脸哭。我想看的,是江南在受我鱼水之欢时候的快乐!”

渺渺咬牙,她死命拽住床单,闭起眸子,努力隐忍着痛楚。

“叫啊!给我叫啊!我告诉你,除非你把我的江南还给我,否则我体育老师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她那么无辜的替你躺在病床上,而你,也不配拥有幸福!”体育老师的声音带着一丝疯狂,他这是要彻底毁了她!

渺渺只有疼的感受,那痛楚快让她昏过去了!

可她就是死死地闭着嘴,不肯发出任何声音!

体育老师伸手掐住渺渺,使劲扭了起来,他似乎很享受折磨渺渺的感觉。

“啊!”渺渺终于受不了身体的疼痛,闷哼出了声。

然而这似乎更加刺激了体育老师的神经,愈发疯狂。

“顾…顾…珩弈,我…会告诉…告诉……”渺渺断断续续的说着,希望体育老师能就此收手。

“江南?江南?”体育老师停下了动作,眼神一下子放柔了,他看着渺渺的脸,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人。

他抬起手,轻轻抚摸着渺渺的面颊,竟有了笑容。

“对,江南她……啊!”

突然,体育老师大力捏着渺渺的面颊,身下动作如疾风骤雨,比先前还要猛烈!

是夜,冰冷而漫长。

渺渺不知受了体育老师多少折磨,终于禁不住痛楚,昏了过去。

再度转醒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带着满身的伤和满心的痛。

渺渺在床上蜷缩起来,双臂环着双腿,原本温柔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她的身上,但她却依旧感觉到有一种撕心裂肺的冷。

她想起了白夏。

那个与她初识于网络,用了三年融化了她的心,再一步步走进她生活的白夏。

那个,与有着先天性心脏病的江南心脏唯一配对的白夏……

渺渺抬手捂住面庞,悲痛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盛夏的夜,站在路边的白夏和努力劝阻的她,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

白夏穿着单薄的衬衣,在夜色里飞舞着,他的不远处,有辆发动的车子蠢蠢欲动。

他笑了笑说:“阿北,江家又来人找我了,他们每天都给我施压,让我答应把心脏捐献给江南,阿北,我觉得自己快抗不过去了。”

“白夏,你别冲动!”渺渺的腿发软,迈不出一步。

“啊,对了,如果我真的死了,你能在我和体育老师中间抉择出一个么?”

“不要!”渺渺颤抖着,说不出话。

“我已经通知江家的人了,江南现在应该早已经在手术室准备好了,一会儿你就直接把我带去最近的医院,在我的心脏捐赠手术书上签字好了……”良久,他又补了一句,“阿北,这颗心,是我送给你的。”

语罢,渺渺还没来得及反应,刺耳的刹车声与喷溅的鲜血便充斥在她的眼前。

眼前模糊,耳边一片尖锐……

渺渺被司机拉到了医院,看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江南。

那张和自己相同的脸看上去是如此的可憎,她安然无恙的躺在洁白如雪的病床上,一动不动。

“白夏指定的家属,签字吧。”

渺渺木楞地接过,撕碎了这张协议书。

江南,凭什么。

凭什么要让你用白夏的心脏活下去?

江家父母来了,顾家父母来了,顾子良来了,体育老师也来了。

可渺渺没有签字。

江家父母将渺渺踢翻在地,开口痛斥,体育老师也在一旁煽风点火。

可渺渺还是没有签字。

再后来江南因为没能及时换下心脏,最终成为了“植物人”。

渺渺被江家软禁,他们甚至要求她更名为“江南”,从此以后替江南而活,可她没有答应。

她没有来的及出席白夏的葬礼,那是一个人也没有的葬礼,该有多么的孤单!

白夏本就是孤儿,走得荒凉似乎也成了人之常理。

体育老师说:“渺渺,江南想做的事,你必须一个不漏的替她完成!”

“江南,我的好妹妹啊,你还真是赢得彻头彻尾。”渺渺抬起头,看着手臂和大腿上或轻或重的淤青,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走出了房间。

门口,顾子良坐在角落,见到渺渺出来,快步上前:“阿北,你没事吧?”

“嗯,没事。”渺渺点了点头,道:“带我去江南那儿吧。”

“体育老师他……”顾子良眼神暗了暗。

“带我去江南那儿。”

顾子良没再开口,开车送渺渺去了医院后驱车而走。

渺渺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江南的重症病房,遣散走佣人护士之后,反锁了病房。

她坐在病床旁,单手撑头,看着病床上的人:“喂。”

床上的人儿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红润,看着还真有几分像已死之人般。

“别装了,这儿已经没人了。”渺渺说完,目光带笑的看着她。

病床上的人儿突兀动了动,片刻后缓缓睁开了眼,那张和她极为相似的脸上勾起了一抹笑意,看上去格外的俏皮可爱。

“姐姐,不知有何贵干呀?”江南笑了笑,声音甜美:“让妹妹猜猜,是又来为自己死去的小情人伤心吧?”

渺渺垂眸,目光黯然。

“江南,两年前,是你一面雇人给白夏施压,让患有抑郁症的他自杀,一面又给家里说听到了我出车祸的消息,旧病复发,让家里人赶到医院的吧?”渺渺嘴角喊着一抹苦笑道:“你的手段,还真是厉害啊。”

渺渺从江南床头的花瓶中取了一枝玫瑰,撕着花瓣,继续道。

“你全身而退,不用跟爱你爱得发疯体育老师结婚,让他把我拖下了水。进而了成功的阻止了顾子良对我可能会有的求婚。”

“我最近当植物人当得好无聊啊,姐姐。”江南慢斯条理地看着指甲,道:“我说不定过不久就会醒过来哦。”

渺渺抬头看着她,嘴唇动了动,“你赢了,赢了我。”

“我的荣幸。”江南眸子弯成好看的弧度,笑得明媚。

“但你却输了顾子良。”渺渺注视着江南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

“怎么会呢,我的人告诉我,姐姐你昨晚可是和体育老师缠绵了一晚呢。”江南轻蔑地笑了,目光带着几分怜悯地看向渺渺。

“那你的人是忘了告诉你,顾子良昨晚在我的门口守了整整一晚上吗?”渺渺扔了手中早已“遍体鳞伤”的玫瑰,语气淡漠,“而且刚刚,也是他送我来的医院。”

“你觉得他会要一个已经失身了的婊/子么?”江南的甜美的面庞开始渐渐爬上几缕狰狞。

“我怎么觉得不重要,重要的是顾子良会怎么觉得。”渺渺起身,“江南,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你的‘植物人’吧,这样一来,我说不定真会好好地跟体育老师结婚生子。但如果你突然醒了的话……那顾子良说不定”

渺渺知道,她这个妹妹从小就暗恋顾子良,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顾子良才能让她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不会的!你拗不过江家和顾家的。”江南面色若寒霜,瞪着渺渺。

“但如果是我和顾子良的话,说不定可以。而且,我现在也算是了无牵挂了吧?”渺渺走到了门口,回头道:“所以,你还是乖乖做你的植物人吧,我的好妹妹。”

语罢,渺渺摔门而去,背影决绝。

江南坐在病床上,原本白皙的面庞因愤恼而渐渐红润。

她盯着门口,呼吸渐渐急促。

半晌,她拨通了床头的电话。

“喂,去告诉体育老师,渺渺来过我的病房,说了一大堆昨晚体育老师和她‘欢爱’的事情来刺激我。”

“还有,我有复苏的迹象……”

挂了电话,江南双拳紧握,唇边掀起一抹冷笑:“渺渺,你死定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顾子良是我的!”

不远处,刚刚走出医院的渺渺打了个寒战,似乎有所感应,她回头看了看江南病房所在的位置。

医院的人潮拥挤,她站在人||流中,面色一点点凝结成了霜雪。

激将法一向对江南都很有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收到江南苏醒过来的消息了吧?她期待的想道。

渺渺不在乎体育老师会对她做什么,也不在乎江南会如何算计他,那些江家的生意,顾家的权势,通通与她无关。

她只要那些伤害过白夏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嘴里喃喃着。

“白夏,你一定要等着我为你报仇!”

“顾总,照顾江南小姐的人打电话过来说,渺渺今天去了江南小姐的UCI。”

体育老师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眉头一拧:“她做了什么?”

“我们的人都被渺渺小姐赶出病房了,所以不知道她们之间具体说了什么,但医生说江南小姐好像被刺激得有知觉了。”秘书犹豫了一下,继而道:“好像……渺渺小姐还动手了。”

“备车,去医院!”体育老师迅速起身,抓起了身旁的西装就出了门。

渺渺,你竟然敢动我的江南!

“阿嚏。”渺渺揉了揉鼻子,这才八月,怎么就开始打喷嚏了?

她捏着咖啡勺搅了两圈,抬头看向对面,没有开口。

对面,一个眉清目秀的红衣男子撑着脑袋坐在她的对面,目光灼灼地盯在渺渺身上:“初中到现在,你怎么就一直这么无情啊?”

“萧乾,你是萧家大少爷,我只是个已经‘死了’的渺渺,怎么能跟您这种大人物有旧情?”

“我之前也是被萧老头子困住了,没办法去帮你,你就别跟我闹脾气了,咱们这都多少年的老朋友了。”萧乾挠了挠头,带着几分讨好说道:“外面的那些消息我也听到了一些,要不你还是来我这儿避避吧,江南可不是省油的灯。”

他们自小就玩在一块,所以萧乾对于渺渺目前的情况也是十分的能够理解。

江家虽然明面上摆着是有两个女儿,但在江家二老眼里,一向都是只有乖巧懂事的江南的,而渺渺,却一直以一种江家女儿替代品的身份出现,甚至在外界,很多人压根都不知道渺渺的存在。她的出生,仿佛生来就是为了江南。

“不了。”渺渺喝了口咖啡:“白夏的仇我还没有报。”

“江家和顾家加起来,你一个人是很难得对付得了的……”

“滴。滴。”

萧乾的话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渺渺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了手机。

“喂,渺渺!江南突然醒过来了,体育老师去了医院,还吩咐了秘书找你。我现在去接你吧!”电话那头传来顾子良紧张的声音。

渺渺一听,虽然这早已是她意料之中的消息,但内心却还是忍不住的欣喜,“子良,江南醒了对我不是件好事情么?我就不用再替她活下去了。”江南,你还是忍不住醒过来了。

“渺渺,你别傻了,江南怎么可能不说你的坏话!她一定会跟”

知道他要说什么的渺渺抢先道:“总之,我现在没事。谢谢你,子良。”

语罢,渺渺挂了电话。

“哦对,我差点都忘了顾家还有个心心念念誓死也要保护你的顾子良。”萧乾调侃一笑:“但是这也是不好的根源啊……”

“不管怎么样,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渺渺眼神渐渐冷了下来:“我会去找顾家和江家的竞争对手。楚家,说通他们跟我合作,想必他们也很乐意扳倒江顾两家劲敌。”

“说动楚家,有点难。”

“你忘了,楚家我可是还有帮手在的。”

萧乾无奈叹了口气:“知道了,有事找我,我会安排人在你身边的,小心自己的安全。”

“嗯,我先走了。”

渺渺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萧乾则坐在远处,捏着酒杯的手渐渐用力,半晌,才有轻叹声响起:“白夏啊,你说……我该不该告诉阿北那件事呢……”

另一边,渺渺走在去楚氏集团的路上,却被突然出现的黑车拦下。

车上,缓缓走下一个人,身材修长却头发花白,他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渺渺,你闯祸了。”

“爸。”渺渺认出了这是谁,眼神一暗,咬牙道。

“你原本可以安心做顾家的新娘,让江家和顾家携手横扫整个市场。”那人眼神愈发冰冷:“然而,你却放弃了这个大好的机会。”

“我只想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而且,您不也更希望江南醒来么,爸爸。”渺渺看着江辰,语气嘲讽:“从小就是这样啊,您一直更偏爱江南。”

“跟我去找体育老师吧。”江辰抬手,立刻有保镖上前,团团围住了渺渺。

“我可不想打扰我妹妹和她许久未见的‘情人’亲热。”渺渺轻笑了下:“我等下会自己回去的。”

“别想跑了,我在你身上装了GPS,你走到哪儿,我都能知道。”

江辰挥手,渺渺立刻被几个保镖摁住,强行塞进了车里。

“放开我!你给我放手!”

“对不起小姐,这是老爷的命令!”

江辰远远地看了后座里的渺渺一眼,随后也上了车,吩咐司机,驱车前往医院。

医院内,脸色苍白的江南被体育老师紧紧地抱在怀里,医生护士围了一圈。

女子天真无害的脸上绽放开一个纯洁无害笑容,她似乎刚刚从很大的痛楚中恢复过来,唇瓣发白。

“江南……”体育老师抬手,温柔地拂过江南的面颊:“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看看电影了……”

“珩奕,我好想你,我也想姐姐,想爸爸想妈妈,他们都还好吗?”江南在体育老师怀里,像个精致可爱的瓷娃娃一般被搂着,声音细弱:“我睡了三个月那么久吗?”

“江南,你知道吗。你的姐姐渺渺,原本她是可以救你的,但就在最后的紧要关头里,她居然拒绝在白夏的协议书上签字,这才让你因此陷入了沉睡。”体育老师眼神渐渐阴冷:“还好你醒过来了,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管她是不是你的姐姐,我都会要了她的命的!”体育老师的眼神中写满了深情缱绻。

“姐姐是很爱很爱白哥哥的,所以可能一时接受不了吧……”渺渺虚弱地笑了笑:“珩奕,放我下来吧,你这样抱着我一定很累呢,我想睡一睡。”

“好。”体育老师眼神中爱惜不言而喻,轻轻缓缓地放下了江南,叮嘱着周围的医生。

秘书突然上前,低低在体育老师耳边说了什么。

体育老师面色一暗,看了看闭上眸子的江南后起身走了出去。

门外,江辰上前跟体育老师耳语了几句,便进了病房。

而体育老师则在江辰走之后,一把抓住了原本在他身后的渺渺,拖着渺渺进了角落的一处病房,反锁了门。

他抬手将渺渺像扔货物一样扔在了地上,面色也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渺渺,你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江南的病房前?!”

“我为什么没脸来?你别忘了,唤醒她的人,是我。”渺渺被摔得生疼,却成功地激起了体育老师的怒火。

体育老师上前揪住了她的衣领,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对她说了些什么!?”

“你关心自己老婆的妹妹做什么?”渺渺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你跟她可没关系了。”

“呵,好一个渺渺,嘴皮子这么利索?看来你是不怕死了!”体育老师拎起江南,把她扔在了床上,一下脱下了渺渺的裤子。

渺渺抓住被子,往后躲着:“江南已经醒了,就在隔壁,体育老师,你不怕她发现么!”

“怕什么?反正我老婆是你!”体育老师不由分说,粗暴地褪下渺渺的内裤,用手指直接插了进去!

“啊!”与上次不同,渺渺突然觉得一阵酥麻感传遍全身,让她迅速痉挛起来,她咬住牙,尽量不让自己再次叫出声来,眼眶隐隐泛红。

“你看,你这不也是怕自己的妹妹知道么?给我叫啊,你有种就给我大声地叫出来!”体育老师看够了渺渺一副不冷不淡的模样,铁定了心要让她难堪,而她这样的性格又偏偏什么都不怕,只怕失身。

体育老师将手指不停地旋转着,笑容越来越讥讽:“江南受的苦,你就用肉-体来偿还吧!”说着,他对着渺渺炸了眨眼,仿佛这不是一个恶魔条约,而是恋爱约定一般。

渺渺咬牙,痉挛中压抑着自己。

忍住,再忍忍。

一定不能让他得逞,他越是想要让她难堪让她求饶,她就偏不!

体育老师,你真的以为江南爱得是你吗?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骗局!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