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渺渺和体育老师c一节课的作文 渺渺上课被捅了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渺渺很早就醒来了,她回头看看苏念还在沉睡着。

她转过身,盯着苏念看了一会儿,给了他一个吻,然后轻手轻脚地下床穿衣。

渺渺没有打算叫醒苏念,今天是周末,她想让他多睡一会儿。

她照例开始洗漱,今天不知道苏念有什么安排,她是要去驾校学车的。

丽水别院离唐氏集团不算太远,每天坐公交车差不多四十分钟的路程。按照苏念的意思家里的车是现成的,再雇个司机就行了,每天接送她上下班,渺渺没有同意。

自己在唐氏集团说的好听是个部门经理,其实跟小职员也没什么区别。一个小职员上下班有专车接送太不成样子。还有一点她没对苏念说,她欠苏念的太多了。

打从两个人认识起,外婆手术住院的费用都是苏念承担的,现在外婆家里的阿姨还是苏念给雇的,前两天外婆换的房子也是苏念给买的。

想起这房子,渺渺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苏念居然瞒着她用她的名义买了一套别墅。要不是那天在外婆面前说漏了嘴,这死家伙准备瞒我多久?

外婆搬进新房子还没两天,老房子就卖了,而且比预想的还要多卖了一些。渺渺甚至怀疑那也是被苏念买走了,外婆把卖了的钱都给了渺渺,渺渺知道这些钱也只够那套别墅的三分之一。

当她把存钱的卡给苏念的时候,苏念没有要,他说“算是外婆给你的嫁妆,等我娶你的时候再拿出来吧。”这也是她喜欢苏念的地方,苏念总是能用看起来很合理的理由让她不用在某些事情上纠结。

总之,苏念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所以当苏念提出要给她雇个司机接送她上下班时,她回绝了,不能什么事情都靠苏念。不仅如此,她也该想着为苏念做点什么了。

正想着,忽然看见苏念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靠在门上看她,“吓我一跳,怎么不睡了?”

苏念一脸惺忪,“你怎么起这么早?今天不休息?”

“休息,我要去驾校练车。”

“哦,对,你昨天跟我说来着……”苏念盯着渺渺看,渺渺让他盯得有些发毛,她问道:“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你去驾校练车,打扮这么漂亮干嘛,别化了,素颜就行了。”苏念一边说着,一边把渺渺推出了洗手间,还把门也关上了。

渺渺气结,冲着里边嚷:“我就随便化一下,喂,让我进去啊。”

里边传来苏念闷声闷气的声音,“随便也不行,不能化,这是为了广大练车的人民群众考虑。”

渺渺愣住了,“什么意思啊?”

“人家都看你了,谁还有心思看路啊。”

李婶把早饭做得了,上来叫他们吃饭。

“我陪你去吧?”吃饭的时候苏念问。

“不用了,我听说练车要好几个小时那,你等着很无聊的。”

苏念哦了一声,“我记得以前你说你有个男朋友叫林健,是吧?”

“是的,怎么了?”渺渺有些警惕地看着苏念。

“跟我再讲讲。”

关于跟林健的相处经历,其实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就是两人上学的时候一起吃饭,有时候一起看书什么的,即使有渺渺也不想瞒着苏念,如果真心的爱一个人,就应该毫无保留。

“我们两个相处了两年,今年我过生日的那天……就是遇上你的那天,”渺渺有些脸红,也就是那天渺渺的第一次给了苏念,“那天我才发现,其实林健早就跟唐小柔在一起了,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苏念皱了皱眉,真如他所料,渺渺跟林健根本就什么事儿都没有,都是唐小柔。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渺渺看见苏念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

苏念看着渺渺,他不想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她,省的她为这些事情不高兴。

“就是想了解一下,随便问问。”

“那么苏家大少,我能不能也随便问问你的过去?”渺渺很严肃的看着苏念。

“我的过去,那可有的讲了。”

渺渺一直还没有问过苏念这个问题,听见苏念这么说,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你谈过多少女朋友?”

“让我想想啊,”苏念夸张地在数着手指头,“嗯,三十多个吧,差不多一个连。”

渺渺不爱听了,站起身就要走,被苏念一把拉住了,“逗你的,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和你一样,只有。”

“那后来呢?”

“分手好多年了,都没联系过。”

渺渺是相信苏念的,她相信苏念是爱着他的,既然要爱一个人,那就要全心全意的爱,爱他的现在,也包容他的过去。

“行了,不聊了,我去练车了。”

“我和她早就过去了。”

渺渺看着苏念惴惴不安的样子,笑了起来,“行了,相信你,走了。”

平安驾校是市里规模最大的驾校,这时时间还早,但是练车场周围已经挤满了人,大家都在等着练车。

渺渺在教练的带领下上了一辆教练车,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兴奋的满脸通红。

教练和颜悦色的开始讲解,渺渺在教练的指导下开始了练习。

可渺渺对于机械实在是没有什么天赋,笨手笨脚的总是出错,几次下来,教练都忍不住了,“这位同学,咱们休息一下吧,我开车快二十年了,还是头一次晕车。”

渺渺几乎是被赶下来的,她有些委屈地站在练车场边看着别的学员练车。

“这怎么了?脸阴的像是要下雨一样?”

渺渺扭头一看,居然是夏夜。

“咦,你怎么在这儿?”

夏夜一身名牌运动服,越发衬托出那健将一样的身材,“这个驾校是我开的,今天休息,过来看看。”

“你是来学车的?”夏夜问渺渺。

“嗯。”

“那怎么不练?没到你吗?”

渺渺不好意思起来,“我太笨了,教练让我休息一会儿。”

夏夜哈哈大笑起来,渺渺气恼地瞪了他一眼。

“你别误会,我是真的……真的在笑你笨。”夏夜是那种很有幽默感的人。

他冲着渺渺说:“跟我来。”

渺渺有些疑惑地看他,“去哪儿啊?”

“来了就知道了。”

这个驾校的规模很大,除去刚才渺渺所在的几个练车场,最里边还有一个小型的练车场,这时正空着。

夏夜叫过一个教练,“给我找一辆车来,这位小姐要在这里练车。”

当真是老板的派头,教练飞奔着去了。

一辆崭新的教练车停在了两人的身前,“行了,这儿没事了,你去忙你的吧。”夏夜对着那教练说。

然后转身冲着渺渺做了个“请”的手势,渺渺乐了,“我就在这里练车?”

“是啊,唐小姐来了,哪有跟他们一起练车的道理。”

渺渺就钻进了车里,“可是没有教练啊。”

夏夜上了副驾,“你看,我给你做教练,怎么样?”

渺渺笑了起来。

与貌似温和的教练员相比,夏夜就不那么客气了,他在副驾上叫唤,不过说的内容跟刚才的教练员不一样,“加油啊,上档,对,给油,给油,这才不到二十迈,再加油……”

渺渺紧张地盯着路面,“太快了,太快了。”

刚才的教练员嘴里是不停地唠叨,“慢一点,慢一点,小心。”

夏夜则在旁边叫唤,“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

这就是个心理问题,渺渺是新手,对于这个机械家伙本身心存恐惧,在加上教练一吆喝就会乱了方寸。而夏夜的做法是,只管开,管他对不对的,只要能开起来,其他的再说。

于是教练车在渺渺的驾驶下,时而咆哮,时而呜咽,走的路线也七扭八歪。

“让你加油啊,干嘛减速啊?”

“我怕碰了。”

“怕什么,车都有保险的,更何况这是开车,怕是学不会的。”

就这样,在两次差一点就撞上了防护栏之后,渺渺渐渐地能开直线了。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越是谨小慎微,战战兢兢,反而做不好。开车本就是个胆大心细的活儿,只要你放得开,就会发现没有你想的那么难。

本来每个学员规定一天只能练两个小时的车,渺渺却几乎在驾校里泡了一天。

现在她正坐在夏夜办公室里喝着饮料,感觉小腿都有些抽筋了,不过实在是很过瘾,很享受,她看了看夏夜的办公室。没有唐氏集团经理办公室那么奢华气派,只简单的放了一张写字台,一套招待人的沙发,一个很大的书柜。

夏夜不在,他出去办事了。

渺渺很感激夏夜,在今天的练车过程中,夏夜一直在给她充当教练。对于夏夜她了解的不多,只知道他是公司的主管,很忙,因为有很多事情都得他去处理。

她对这个长相英俊的男人印象不错,夏夜人很随和,跟谁都很客气,很真诚,有那种男子汉有的坦荡胸怀。还有,他跟苏念也很谈得来。

夏夜回来了,“久等了,练了一天车,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开车也没那么难。”

夏夜笑了,“这就对了,本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主要还是有个好老师。”渺渺恭维着夏夜。

“哪里,哪里,不过下一次我得提前准备点东西。”

渺渺瞪大了眼睛,“什么东西?”

“速效救心丸,人身保险……”

两人大笑起来。

“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感谢你今天教我学车。”

夏夜挠了挠头,“空倒是有,不过不能你请,要请也是我请。”

“这就别争了,你想吃什么?对了,苏念也过来,你认得他,对吧?”

“认识,当然认识,哦,那就不同了,他要是来那就吃他的,是吧?”

渺渺点头笑,“对,吃他的。”

“那我得好好想象,吃点好的了。”

三个人的小聚,吃的是海鲜。

苏念和夏夜要了一瓶酒,正在推杯,渺渺坐在苏念身边已经开吃了,一天下来她饿坏了。

“听小婉说,今天是你教了她一天的车?”苏念说。

“嗯,今天我休息,正赶上她来学车。”

“我听小婉说,你这老师很有些暴力啊。”

“嗨,暴不暴力要分人了,对于她这样的,要是好言好语的,估计明年这时候也学不会。”

渺渺白了夏夜一眼,“我怎么听着好像我有受虐倾向啊。”

苏念跟夏夜碰了一杯,“你家的汽车制造厂规模已经很大了,怎么还要出来工作?”

夏夜一边吃着一边道:“也没你想的那么大,这些年国内的汽车制造竞争很激烈,我家老爷子也在想着接触一些其他领域,这不就让我过来跟唐叔他们学习学习。”

“哦,那你在唐氏集团怎么样?”

“还行吧,平时跟着唐叔,帮他处理一些日常事务。”

渺渺接过话头,“他那是谦虚,公司里谁都知道,他名义上是主管,其实顶个副总经理呢。”

夏夜抬头望着天花板,学着周星驰电影里的台词,“哎,名声有如天上的浮云……”

几个人就笑。

苏念半严肃半玩笑地问夏夜,“你有没有兴趣来我的公司?工资随你开。”

夏夜也没怎么当真,“去你的公司,我去了干嘛?”

“我公司里的副总经理最近辞职了,我身边缺人,你如果能来,就作副总经理。”

夏夜有些受宠若惊,但是看着苏念好像也不是在开玩笑,“这……这不行,我才刚毕业还没两年,差的远了,这么重要的工作我不行。”

渺渺也有些吃惊,李伊东被辞退她是知道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苏念会邀请夏夜来做这个职位。

“嗯,给你时间考虑考虑,我这儿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

夏夜举起酒杯,“我先谢谢了,咱们喝一杯。”

渺渺有些心烦,把书合上放在一边。

这几天公司里传出一些风言风语,内容是关于她和林健的。还不光是她和林健,还牵扯到了唐小柔,说是林健本来是唐小柔的男朋友,而渺渺想要横刀夺爱,结果没有成功才转而勾搭苏念的。

反正大意上是说她是个水性杨花的人,想要抢妹妹的男朋友。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她认识林健的时候,唐小柔还不知道在哪儿那。

正想着,唐小柔进来了,最近唐小柔没事总往她这里跑,“干嘛?”

“没事,看看书。”

唐小柔过来拿起桌子上的书,翻了两页就毫无兴趣地放下了,“就这书啊,没意思。”

“怎么,找我有事?”

“没事,你也知道,我跟咱爸当助理,今天他出去办事了,我就没事做了。”

其实唐国兴就是在的时候,唐小柔也不需要做什么,绝大多数都是别的人在做。

“哎,对了,你听说了吗?最近公司里有人在说你的坏话那。”唐小柔故作神秘的说。

“是吗?说我什么了?”

“各种各样的,有的说你才去了苏氏几天就把苏念弄到手了,还有的说,你之所以把林健甩了也是因为苏念比林健有钱,反正都是些个胡说八道。昨天我在楼道里听见两个保洁阿姨还说这事,气得我把她们两个骂了一顿。”

渺渺很奇怪林健两个字从唐小柔嘴里说出来很自然,像是根本就没有林健和她睡在一起被她撞见那么回事,她有些感概唐小柔这脸皮真是厚的可以。

“你骂人家干嘛,嘴在人家身上长着,说什么由她们去吧。”

唐小柔还在假装替渺渺不忿,“我就是不愿意你被她们说,有她们什么事啊。”

这话到说的像是真有那么回事一样,渺渺苦笑,“对了,你跟林健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他家境不好,爸妈肯定不会同意我们交往的。”

林健的家境还不错,中等水平,渺渺是知道的,不过在唐氏集团的眼里,那也就是穷人。

不交往也是好事,就林健那样的渣男走到哪儿也只会祸害别人,渺渺虽然不喜欢唐小柔,但是也不愿意看着她受到伤害,她是那种很能替别人着想的人。

“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找一个正式的男朋友,好好的交往,别再瞎混了。”

唐小柔眨着眼睛,“你说的轻巧,这世上好男人都快绝种了,要不,你把苏念让给我得了。”

渺渺警惕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瞧你吓得那样子,逗你的。”唐小柔嬉笑着说。

“我该去开会了,你在我这儿坐着,还是?”

唐小柔撇撇嘴,“你这儿除了书啥也没有,我还是回去了,你先开会吧,回头见。”

上午有个内部会议,是渺渺自工作之后要开的第一个会。

她走进人事部的办公室,这间屋子里的三个员工是他们人事部的全部人马。

一男两女,男的叫小张,在人事部工作三年多了,两个女的一个姓王一个姓马,也都工作了快两年了。

“今天咱们开个会,把最近工作上出现的问题说一下。”

那三位就看渺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我最近看了看,咱们的认识档案有些混乱,有些人明明已经不在原来的部门了,可分类的时候档案还没有分到新的部门去,还有的已经不在单位上班了,可档案还在。大家是不是应该重新把档案整理一下,划分清楚?”

没人响应,沉默的有些尴尬,渺渺有些莫名,“怎么了?我没说明白吗?”

小张推了推眼睛,“唐经理啊,不是我们不整理,而是有些事情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啊,说是人事变动,都得跟咱们打招呼对吧?可是很多事情,咱们都不知道。有的人工作岗位已经调动了一个多月了,才有人过来说一声。开始我们几个还询问一下,再到后来也没有人主动过来提,我们也就不问了。”

关于人事方面的问题,都是白梅说了算,这一点渺渺是知道的。可这是最基本的流程,总要给人事部打个招呼才对吧。

“嗯,这件事我去给白总说。大家把档案重新拿出来,挨个跟各个部门核对一下人员情况,重新整理一遍。”

女职员小王忽然冒出了一句,“公司里两千多号员工,这么一一核对,得到什么时候?”

“这是工作,咱们做的就是这份工作,不然公司凭什么发工资给你?”渺渺被小王的话惹怒了。

另一位女职员小马出来打圆场,“唐经理,小王不是这个意思,她是想说这么做的话工作量太大了,您能不能出面让各个部门把他们的人员名单和资料交上来,这样,咱们不就方便归档了嘛。”

这倒也是个办法,渺渺想了想,“行吧,我去找部门经理协商一下。你们都是老员工了,我很尊重你们,但是在工作上,咱们还是要敬业。先这样吧。”

渺渺看着那几个死气活样的,就有些来气,强忍着没发火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背后传来小张阴阳怪气的声音,“又有事要干喽。”

渺渺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男职员小张也偷偷溜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那家伙一口气跑到了楼上唐小柔的办公室,“唐总,我来跟您汇报来了。”

那家伙眉飞色舞添油加醋的把刚才开会的情形告诉了唐小柔,“我们几个商量过了,硬顶着,就是不整理,看她能怎么样。”

唐小柔满意地哼了一声,“嗯,她说什么你们就假装答应,比让她下不来台,弄僵了也不好。反正以后她说她的,你们做你们的,知道了吗?”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