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能把遥控器关了嘛作文 c了瑜伽老师一节课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程诚一时不知用什么样的方式留住她,竟然想出了这蹩脚理由。

刚出口就开始后悔这理由漏洞百出。

“我没有钱。”言梓诺不卑不吭,实则手心里全是冷汗。

“所以来这里卖?”程诚话中带刺儿。

“你……真不要脸,这种话都说。”言梓诺气的。

程诚好笑,一针见血问:“说吧你跟多少人做过?”

言梓诺听了脸色难看极了,她狠狠咬牙道:“像你这种人,我凭什么告诉你。” 

程诚骨节分明的手抬起,指腹在她白嫩的脸颊扫过,过往的那些事就像是隐藏在他身体里的无数的荆棘,一不小心触碰了,就会隐隐作痛。

他越是想隐忍此刻的情绪越是难以得到平复。

程诚嘴角一弯,勾勒出一抹邪魅的弧度,冷笑着:“你内心渴望的不就是我这种人?一夜多少钱?”

程诚的话像是破碎后的无数个玻璃碎片洒进了她的心窝。

虽然,在工作前也会想到会被要求陪和客人睡,自己也下定决心宁可到时候丢掉工作,也坚决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否则她也不会有勇气站在这里。

言梓诺不服输的抬起头,骤然一笑:“怎么?想睡我吗?你是付不起的!”

“每次都向雇主用这种方式推销自己?”。

言梓诺的脸立刻一阵红一阵白。她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狂躁赌了一把说:“你错了,我只针对你。”

表面一副满不在乎无所谓的样子,内心却在呐喊:“你快些离开吧,差不多就够啦!”

“你开个价。”说着程诚从西装口袋拿出一支笔和纸,递给了言梓诺。

当她接过那以张薄纸,中间的那几行陈旧斑驳的字迹,让她感觉这张纸有千斤重,压得她喘不过气。

言梓诺下意识地问:“这张纸,你一直带在身边?”

这张纸是她当初当着全校师生们,拒绝他,羞辱他,伤害他的唯一证据——婚约书。

抬头看向程诚,言梓诺努力自己守住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

原来真的是他,上次还傻傻以为只是同名同姓,仔细一看,他脸上依然留着少年时稚嫩的模子,现在只是轮廓比以前更加精致些,也更挺拔英气逼人了 。

现在却以这种方式见面,让她情何以堪?

程诚脸上原本暗淡表情彻底冷漠了下来:“这纸,只不过是用来提醒自己,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带给我的屈辱,迟早我要双倍还给她而已。”

原本以为会委屈哭出来的言梓诺,忽然发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学会了,就算眼眶里噙着泪水也绝不掉落,那叫倔强不服输,她苦笑了一声说:“你想怎样?”

程诚会如此恨她,也一定是因为当初自己做得很决绝吧?她不悔离别,不悔当初,甚至不悔自己做过狠心的人,唯一悔得就是在过去陪伴江离然的岁月中,为何她还不曾快乐?而让她曾经快乐过的人却是被自己狠心践踏伤害最深的那一个。

这致命的爱情就像是负伤的江洋大盗,暴尸荒野似乎才是它合理的结局.

程诚的目光灼视着她,脸色一沉:“按照最低的价格一百三十八万,你赔得起。”

一把抓过言梓诺手中的纸,在上面刷的写了一组数字,给她看。

“什么意思?你要买我?”言梓诺不懂这数字的含义问。

“买? 你不配。”程诚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个字,说着他慢慢逼近言梓诺,直至把她逼入一个偌大的包间,一个不小心跌坐在了沙发上。

“就算是我现在做了你,也是你的工作。”程诚漫不经心道,同时慢慢俯下身.

言梓诺不由地小鹿乱撞,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油然而起,她洋装镇定道:“你敢,凭什么你!”

程诚看到言梓诺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就莫名的感到愤怒不已,她越是顶着一张平静的脸,程诚想要毁灭她的欲望就更深重,他轻蔑一笑:“为什么不敢?凭我有钱。”

“卡嚓~”衣服的撕裂声音响应在包间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动作就像当初她撕毁那张婚约纸一样不留余地。

看着一丝不挂的言梓诺,程诚直视她那张不知所谓的脸,欺身而下:“又不是第一次,你装什么处?”

现在就算说是第一次,她想他也不会相信吧。当从身体里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言梓诺才惊醒过来,想到正在失去自己的身体,她用尽全力去推开这个如猛兽一样正在啃食着她的男人,却发现有些力不从心。

而这种力不从心却让程诚以为她居然还懂欲拒还迎?不由地,他更深的再一次伤害着她.

言梓诺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什么能让她感觉到痛,才发现高估了自己,原来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比起身体的疼痛让她更痛苦的是程诚的变化,都变得让自己快不认识他了。

第二天。

当言梓诺从喧嚣吵杂的汽车喇叭声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偌大的陌生的床上。

她没有去想为什么?因为不想知道,也不想让自己去回忆一次。

她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走到窗边一看,这是一栋欧式风的别墅,高端大气上档次。

可惜,放眼一看一个人也没有。刚想去洗漱,发现不远处放在桌上的便条。

凑近一看,是程诚的笔记:“醒了来我公司上班,不准逃。”

简单明了。

言梓诺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从满是男装的衣柜里挑到一件最小号的黑西装,穿上就往外跑。心想:“羞辱我上瘾了是吧?还想绑我去公司?没门儿。”

以她的性子不跑才怪。

今天是于佳的生日。

她和于佳在小餐馆完饭后,就来到一个最便宜的时尚商场兜了一圈。

可是呢因为很久没有买衣服了,还价水平一直线的往下降。

买第一件的时候,老板说:“150又便宜又时尚”

言梓诺说:“包起来吧。”

出了门之后,于佳鼓足勇气问她:“你为什么不还价呢?”然后言梓诺就石化了。

买第二件的时候老板说:“250”,言梓诺说:“160。”老板迟疑了一会儿说:“好吧,下次记得来照顾我的生意。”言梓诺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以为老板说的是:这件衣服160不卖,你下次再来买吧。”于是她就说:“最多200!”言梓诺回过头去。老板石化了。于佳嘴角抽搐了两下,一同石化。

接着言梓诺陪她和其他朋友去来到了KTV。

四瓶酒后,她男朋友战在桌子上艳舞不休,裤腰上都被塞了现钞无数,全是毛爷爷,(一毛)而于佳自己和一块沙发垫子聊天聊了半小时无数曲结束后,另一个女孩大吼一句:“老娘唱得XX都要出血了!”

一片俱寂,一包厢的人都被这个用词给震住了,你们想破胆,也想不出,XX到底是什么器官.

刚愉快的结束这场生日宴。走出酒店,就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见言梓诺一帮人出来。

就见两个身体健硕,穿着一身笔挺黑西装的大叔就把言梓诺抱上了车。

等到车子扬长而去,于佳一行人,才发应过来迷糊的说:“梓诺怎么这么着急走啊?”

车内,言梓诺难以置信盯着被车甩在后面那一行人道:“没看见我被人绑了吗?你们就无动于衷?”。

十分钟后言梓诺被带到了INDER集团公司楼下,下车后,向她迎来一位年长的大叔说:“小姐,我们董事长在楼上等你,请你去28楼,董事室。”

听完,言梓诺没有来的心中一团火,冲进电梯。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程城干的,心想:“昨天的事都没找她算账,今天陪朋友生日好不容易心情好,又被他给毁了,再也不想和他有任何关系。”

电梯里,一个贵妇人牵着小狗她对着乱跳的小狗温柔低声说:“坐下,坐下—!”

小狗无视,突然她歇斯底里甩头一吼:“坐下!!”

小狗依然淡定,但言梓诺被吼的肝胆欲裂,下意识想坐下,好息事宁人.

“叮”电梯声响了,28楼到了。

言梓诺只身冲了进去,未见其人先问其声:“程诚,你到底想怎样,我和你已经没关系了。”

程诚敲击着办公桌上的电脑,没有看言梓诺,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说:“忘了跟你说,欠我的债就用工作来偿还吧。”

“我不。”言梓诺坚决不同,要她整天和这只恶魔在一起工作?宁死不屈。

程诚敲打按键的手顿了顿:“也行,一百三十八万就用你的身体来还,除去你来亲戚的日子,你要为我服务”

“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我工作还不行吗?。”言梓诺万万没有想到,程诚变得如此冷酷无情,简直就是没人性。

“喽,这就是你今天缺勤后的工作。”

言梓诺向着程诚的眼色看过去,她触目惊心的看着那两大摞足足有一米高的文件,下颚顿时掉下,嘴成"0"型。

她一秒收回表情,笑靥如花问:“我想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心底却在呐喊:"这些文件就算是半年也做不完,你逗我玩呢?!”

程诚面无表情:“没错。”

简单的两个字把言梓诺最后的一丝希望给扼杀掉了。

言梓诺算是看透了,这摆明的就是他故意的,暗自决定不管他建立起了多高的城墙来困住她,她都会坚强不服输的一一越过。

于是她忍气吞声的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言梓诺忙得昏天黑地,办公桌的文件也没见少了多少。

于是,继续埋头工作。

当言梓诺从噩梦中惊醒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黑了,还下着沥沥细雨。

她站起身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一阵清脆的骨头的搬家声和衣服唰掉落的声传入了耳朵。

没有多想,她拾起了掉落在跟前的衣服:“这不是程诚的衣服吗?难道是怕我着凉?。”

转念想,摇了摇头,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

一眼望去,玻璃的镜片上映着一个,披头散发顶着一双熊猫眼,疲惫不堪突然老了十几岁的人?差点没能认出自己。

电梯降落在一楼大厅,她加快了脚步,现在的她只想快点回家,冲个凉把自己洗干净,舒舒服服的躺在软软的被窝里一觉睡到大天亮,发现世界依然如此美丽。

可是不远处的路灯下,一个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场景,只是换了一个人而已。

正准备扭头就离开,可是手却被人一把拉住了,耳边传了了熟悉的声音:“梓诺,对不起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瑜伽老师她原来并没有怀孕,我……”。

言梓诺甩开了那只手冷冷的:“又在演戏?给谁看?滚开。”

刚迈开步子就再次被拦住了,江离然恳切的说:“至少听我解释清楚,我……”

见他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言梓诺开口道:“你不走是吧?我走。”

说完她便一头栽进了路旁的出租车内,离开了。

附近停车场,一辆黑色宝马车内。

江离然靠着座椅,眼睛微微闭起,对着他旁边的女人,瑜伽老师道:“你早知道程诚已经回国了?你确定真的要这样做?可是你不是已经没有……”

瑜伽老师冷笑了一声:“怎么?你后悔了?后悔现在也还算来得及。”

“不,我不后悔,只是这种方案骗言梓诺容易,程诚却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对我而言就是一样,你只要按找我说的办事就行,我要毁了言梓诺连同程诚一起毁灭。是他们教会我如何变成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的。”

郊外,一栋高端设计的别墅里。

一眼望去,一位端庄优雅的贵妇人坐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沙发上喝着咖啡。

突然对着对面正在看文件的程诚语重心长的说:“现在公司的状况也被你恢复的差不多了,经济也得到了缓解,正常运行了,如此我也放心了,现在就只剩下,”

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继续说:“剩下你的终生大事了,我已经给你物色了一个好姑娘,明天抽空见个面好吗?”

程诚从小就比较遵从父母的安排,也就是比较孝顺父母,现在易是,所以他答应了说:“好的,妈。”

那是那是炸酱面、担担面、阳春面、就在言梓诺兴奋的伸手去拿眼前数不清的美食时,突然被自己的手机铃声给惊醒了,下意识地按下了接听键,开口就骂:“谁呀?三更半夜打电话,让不让人活了?。”

电话那头带着磁性的声音让言梓诺顿时间睡意全无:“言梓诺,你明天六点半必须给我赶到公司。否则你的债务双倍还我。”

不等她回答,程诚就挂了电话。他只想象着言梓诺此时此刻那张抓狂的脸,嘴角就不经意弯出一个好看的微笑。只是他自己并未发觉。

第二天,天蒙蒙亮,言梓诺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发现自己的心情还不错,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头枯草般的黄头发,就想着给自己做个发膜。

哼着小曲在头上涂涂抹抹又包上了保鲜膜,20分钟后她愉快的打开水龙头冲洗,结果没水了。

打电话到物业,“言小姐,对不起哦,我们正在检修管道,要后天才能有水的。”

此时她坐在镜子前,有点万念俱灭的感觉。

只好跑去小区外的澡堂,潦草的结束早上的洗漱。

当她火急火燎的下了公交车,发现江离然依旧站在那栋办公楼下,和昨晚同样的位置,就好像他昨晚一直呆在这里一样。

若是放在以前,那个单纯的言梓诺一定会感动到趟在他怀里哭,然后再原谅他的吧。

可现在不一样,现在的她没有任何感觉。

反而看着江离然现在的样子就会想起以前那个让她厌恶的自己。

当她与江离然擦肩而过时,身后传来了他有些沙哑的声音:“我会一直等你的。”

言梓诺没有回答,径直走进了电梯里。刚走进职员室时就听见有人议论:“你们听说了吗?董事长夫人刚才领着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进了董事室,然后自己就走了。”

“是呀,还说是董事长的未婚妻呢,好漂亮呀,真般配。”

“而且比上次董事长自己领回来的秘书不知强了多少倍。”

“你们快别说了,言秘书朝这边走来了。”

言梓诺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乱嚼舌根的人了,她不想骂人,觉得骂来骂去很是无趣。

比起骂人她更喜欢赞美人,而她也真的这么做了。她在不知不觉中插进刚才议论的人群里说:“谁说不是呢?这世界上就两种人最能吸引人。一种是你们口中的那个最漂亮的,一种就是你这样的。”

那人还傻傻的点了点头说:“对呀。”等她们反应过来时,言梓诺早就不见了。

“咚咚!”

“请进。”听见程诚的声音后,言梓诺推门而入,看着依靠在沙发上那个微笑看着她的女孩,她愣住了。

完全没有想过程诚的未婚妻就是她。

突然她意识到,难道说这就是程诚让她来的目的?

亏昨天自己还以为他虽然有时候冷漠无情,但也有让她觉得他也会关心人的一面。

现在正化成利器在她心里划出一道浅浅的伤。

“你来了,那就是你今天的工作。”程诚看着言梓诺说,可是,言梓诺一时没回过身,问:“你刚才说什么?”

程诚眉头微皱淡淡的:“回你的工作岗位。”

“噢”,言梓诺答了句,就回到了程诚对面的办公桌。

就在程诚和言梓诺对话的时候,另一边一个美丽优雅的女人,瑜伽老师,在茶几上程诚用过的茶杯中放了一颗速溶丸子.

而程诚和言梓诺并没有发现,继续喝了下去.

程诚放下已经喝完的茶水杯,视线却落在了言梓诺的身上,对着瑜伽老师说:“我们的婚事你知道的,我只是不想让我妈为我担心。”

听了程诚的话,瑜伽老师拿起茶水的手停顿了一下,牵强的微笑道:“No problem,那你可以送我回酒店吗?”

程诚见言梓诺没什么较大的反应,也是觉得无趣,就说:“那我们去酒店。”

其实打从一开始他母亲递给他瑜伽老师的简厉信息资料时,想着言梓诺痛苦的表情,看到了她此刻的表情。

可是言梓诺满不在乎的脸,心里有些小失落。

言梓诺见他们出去后,才慢慢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她怎么也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出。

昨天还傻傻的以为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恶劣,甚至感觉他对自己还有着一丝在意与关怀,让她心里觉得暖暖的。可是为什么偏偏是瑜伽老师?用这种方式?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在钻心的痛。

程诚坐在车内,额前渗出细细碎碎的小汗珠,表情却一脸淡然。

身旁的的瑜伽老师一个犀利的眼色,心想:“程诚,看你到底能撑多久?”

酒店内,程诚把瑜伽老师送到了房间后说:“我还有其它事,先走了”

话音未落,程诚努力克制住体内的药物作用,有些逞强的伸手去撑着墙面支撑起自己。

瑜伽老师一双纤细白嫩的手轻轻的搭上了程诚的肩,身体地慢慢靠近他。

瑜伽老师纠缠让程诚感到厌烦。

但是,他对瑜伽老师的欲望在全身涌动。

躲开瑜伽老师凑过来想要亲吻的嘴,一把抓住瑜伽老师的下颚,让她与自己的对视,眼神里一片阴霾,恶狠狠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瑜伽老师不以为然靠近程诚的耳边道:“怎么?现在的你不是更应该担心你自己的身体吗?”

“你对我做了什么?”程诚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瑜伽老师淡淡的:“我给你的茶水里放了销魂丸,通称丸子。平时心思如发的你会犯这种错误,是因为谁呢?” 

程诚感觉自己的心思被她看的一清二楚,有些不耐烦道:“你以为我程诚是什么人?竟敢对我用这种手段。”

瑜伽老师冷笑了一声:“有什么不敢?又不是第一次了。五年前你不也没让我失望,中了你最痛恨的“这种手段”吗?”。

程诚皱了皱眉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瑜伽老师挣脱开程诚有些无力的手,说:“看来言梓诺什么都没有跟你说呀,你们之间的感情也没有强大到能够战胜“信任”这两个字。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当初她当着全校师生狠心的哭着撕掉你们那张婚约纸,无情践踏你对她的感情时,为什么能如此决绝?那是因为她认为你程诚欺骗了她的一切,背叛了她,包括对你的那颗无比认真地心。

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你,不记得了吗?曾经那个鼓足勇气满怀期望跟你告白后,却被你伤的无地自容的女孩。”

在程诚体内产生副作用的销魂丸让他吃力地在脑海里拼凑曾经的记忆,他吃惊的看着瑜伽老师说:“你就是当年那个丑女孩?怎么?容貌变了,名字也变了?。”

程诚的语气里带着些许的讽刺。

“呵,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就算是言梓诺也不例外。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毁灭它。以前是,现在更是。”

瑜伽老师看着程诚越来越痛苦的脸继续说:“当初你拒绝陪言梓诺度过你们的订婚纪念日。而是参加自己家宴的时候;当天你抱着一个晕倒在公交站的女孩,送她去她所在的酒店,第二天出来的时候,就应该明白你们之间已经完了。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