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住去上学不可以掉下来作文 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出来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本公主就长得丑怎么了?碍着两位什么事了?我丑我骄傲,有本事你丑一个给我看看,酸什么酸?本公主辣着你们眼睛了?”苏轻盈不怒反笑,再次翻了个白眼,显然不把她们的人身攻击放在心上。

反正过了今晚,她的容貌就能恢复了,何须跟这两条疯狗逞那口舌之快?

“……”见苏轻盈将她们的嘲讽全盘接收了,赵若芷与蓝非雨脸色一阵青白,顿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这傻子怎么脸皮变得这么厚了?居然还以丑为荣!

“啪!”苏子翼沉怒着一掌拍向桌子,声线冷冽慑人,“金陵三公主,蓝小姐,请你们慎言!我泱泱东岳国的公主岂是你们能妄加批论的?西冥就是如此招待我们东岳的么?此番待客之道本宫真是见识了!”

一看事情闹大了,蓝博赶紧赔礼,“东岳太子息怒,小女教导无方,不识大统,还请东岳太子海涵,非雨,还不快向东岳太子赔罪!”

“不必了,西冥如此目中无人,本宫消受不起!”冰冷的声音像是裹了冰凌,苏子翼显然是真的动了怒。

气氛紧绷,这时候轩辕洛宸若是再不说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但见他冷着声音开口:“右相,朕看你是老了!”

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听得蓝博冷汗直流,立马跪下,“皇上,是老臣教女无方,请皇上降罪!”

看到自家爹爹都跪在地上,蓝非雨这才后怕,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赶紧跟着跪在地上,身子抖得像个糖筛。

赵若芷亦是才后知后觉,虽然南疆与东岳同为四大国之一,但他们南疆可是四国中实力最弱的,要是把苏子翼被惹恼了,她可就惨了。

冷睨着跪在殿中的蓝博,轩辕洛宸寒眸微闪,现在还不是动这老狐狸的时候。

淡淡勾唇,轩辕洛宸遥举酒杯,道:“东岳太子,朕自罚一杯,算是赔罪,望海涵。”

说着,一饮而尽。

一国帝王都已经这样说了,要是再计较那就是他们东岳的不是了,但苏轻盈可不是有仇不报的人,“皇兄,算了,狗咬了咱们,咱们还能咬回去不成?狗毕竟是畜牲,跟他们计较岂不是低了我们的身份?且由他们乱吠去吧。不过,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还是请你们买条结实一点的狗链将自家的狗看好咯,省得她们到处乱咬人。”

“噗——咳咳……”上官惊鸿一个没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咳得死去活来,“小丫头,你这是把整个西冥跟南疆都得罪了啊!”

挑了挑眉,苏轻盈唇边漾开可一丝讽刺的笑,“我可没有点名道姓,谁硬要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西冥右相不过一个正一品的大臣,恐怕还代替不了整个西冥吧。”

闻言,上官惊鸿嘴角轻扬,这丫头当真聪明,几句话轻描淡写就把西冥撇开了,这样西冥众臣再不满也说不得什么了。

抬头看了一下西冥右相,再看一下南疆的使臣,一张张脸都憋成了猪肝色!

“玥曾听闻,东岳五公主面有青斑,甚是恐怖,今日一见,才知传闻果真当不得真,谣言误人呐。”就在这时,左相容玥突然轻笑出声,状似不经意地说道。

这话明面是帮着苏轻盈,可是苏轻盈眸光却沉了沉。

妈蛋的!

又是一个长嘴的!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她还有活路么?!

就是因为她的脸上有青斑,识别度极高,所以才故意带着面纱的好么!

青斑!

君离夜跟轩辕洛宸眸子一顿,两道清凌凌的视线狠狠朝她直射而来,压的她险些透不过气。

果真是她!

这个该死的女人!

苏轻盈冷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轩辕洛宸隐下眸里的寒意,当即似笑非笑地开口:“哦?左相如此说来,朕倒是有些好奇了。五公主,朕有个不情之请,可否……”

苏轻盈想也不想,飞快开口拒绝,“既是不情之请,就请西冥皇不要为难我了,人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有什么……”好看的。

话未说完,一道掌风就向她迎面拂来,她一惊,下意识地快速往后一仰,避是避开了,可是面纱就这样被打落了,她的容貌就这样完完全全地展现在众人前!

全场寂静!

妈呀!真的丑爆了!

君离夜脸色猛地一沉,他笑了,笑得异常绝美,却叫人无端感到胆寒,“好久不见!”

“!”君璃夜这句话就像一滴水落入了油锅,瞬间在人群里炸开了!

东岳的傻子公主跟北陵翻手覆手便可逆转乾坤的摄政王扯上关系,这下可有意思多了。

苏子翼沉声道:“北陵摄政王与舍妹认识?”

苏轻盈从小到大都是在东玄,要说君离夜跟她有关系,他打死也不相信。

“认不认识,东岳五公主心里有数。”哼,把他卖到小倌,他岂会轻易放过她?!

苏子翼立马看向身边的苏轻盈,“盈儿?”

苏轻盈虎躯一震,默默将自己的小脑袋埋了下去。

说什么,说她把人家卖到了小倌倌么?但是这话能说么?说了她明年就只剩清明节可以过了。

“咳,皇兄,不知为何,感觉最近许多事我都记不太清楚了,想来许是我年纪大了,记忆力衰退了,至于北陵摄政王嘛,我很确定,绝对不认识他。”

“……”听着她这番鬼扯,众人嘴角不可抑制地抽了抽。

年纪大了?她明明还二八年华好么?真是睁眼说瞎话!

于是轩辕洛宸当即幽幽开口道:“朕看也是,东岳五公主自小就生活在深宫,怎会认识远在北方的北陵摄政王?”

随即,他的眸光落在苏轻盈身上,意味深长地睨着她,“不过,朕怎么觉得东岳五公主看着这么眼熟呢?”

闻言,君离夜懒懒地抬头。

听轩辕洛宸这语气,看来这该死的女人也同样得罪了轩辕洛宸啊,轩辕洛宸跟他是棋逢对手,落在他手上,这女人必定活不长,只是他目前还不能让那女人死,要杀她也是他君离夜亲自动手,何需借用他人之手!

“西冥皇,本王看你是眼花了。”君离夜毫不客气地冷声道。

轩辕洛宸神色一冷,还未来得及出口反驳,一道声音便如平地惊雷,带着滔天怒火贯穿了整个大殿,“皇兄,臣弟绝不会娶苏轻盈的!”

一句话,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众人循声望去,便见一俊朗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殿门口。

望着那与轩辕洛宸有着几分相似俊美男子,不少人脸上顿时出现幸灾乐祸之色,纷纷摆出了看戏的姿态。

瑞王当着各国诸君的面退了东岳五公主的婚约,这戏绝对精彩!

不得不说,皇室的基因真的很好,轩辕洛宸跟轩辕墨个个都是惊为天人的妖孽美男,轩辕澈亦不会差了去。

但见他五官若鬼斧神工,毫无瑕疵,狭长的凤眸中染上了淡淡的不羁跟不受世俗约束的潇洒,令人见之难忘。

睨着那俊美非凡的轩辕澈,苏轻盈面色徒然一冷,总算出来了,她名义上的渣男未婚夫!

想要开口,但是一瞥到自家皇兄那阴沉沉的脸色,苏轻盈欲脱口而出的话又咽了回去,算了,她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轩辕墨慵懒地瘫坐在在位置上,好整以暇地望着轩辕洛宸,一点想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轩辕洛宸瞪了他一眼,旋即对轩辕澈沉声道:“胡闹,两国之间联姻,岂由你胡来!还不快坐下!”

“皇兄,若真要两国联姻,臣弟可以接受,但臣弟绝不接受自己未来的王妃是个不贞不洁之人!”轩辕澈径直走进大殿,看都不看苏轻盈一眼,好像看她一眼都是在侮辱他的眼睛。

就是因为跟这傻子有了婚约,现在他走到哪里,背后都有一群随行团监视他,怎么甩都甩不掉,连上茅房也……

真是气煞他也!

哗!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整个现在再次炸开锅了。

东岳五公主未婚失贞?这消息太劲爆了!

苏轻盈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了讥嘲的笑意。

哟,这渣男是打算倒打一耙?

可惜,要让他失望了!以前的苏轻盈好糊弄,她可不好对付!

按住动怒的苏子翼,苏轻盈冲他微微一笑,那眼底的冷芒晓是苏子翼都感到有些心惊。

他叹了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也罢,盈儿如今今非昔比,就让她自己处理吧。

见苏子翼让步,苏轻盈这才不疾不徐地站起来,很不文雅地掏了掏耳朵,痞气十足地开口,“那谁,别看了,说的就是你,不好意思,本公主耳朵不好使,听的不太清楚,麻烦你再说一次。”

一干人看着她粗鲁的行为,相继咂舌,真是越看越配不上俊美出尘的瑞王殿下。

君离夜好整以暇地睨了苏轻盈一眼,清冷的狭眸染上了一丝兴味,他知道这女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怕是轩辕澈要遭殃了。

实在忍受不了她的粗鄙,轩辕澈厌恶地转过了头,冷声道:“哼,身为堂堂一国公主,行为居然如此粗鄙不堪,东岳公主的教养,真叫本王大开眼界。”

闻言,苏轻盈大大翻了个白眼,嗤之以鼻道:“你也说了,本公主是出了名的痴傻,你跟一个痴傻之人谈什么教养?可笑!还有,身为一国王爷,竟在大殿上当众欺辱一国的傻子公主,啧啧啧,你的风度跟教养还真是连个傻子都不如。”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