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学渣含着学霸的写作业视频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苏轻盈转身关上了门。

看样子她只能等到晚上再另寻打算了,白天她不方便动手,到了晚上她可就是这暗夜的王了,谁能拦得住她?只是希望在这之前学长千万不要回来这么快。

是夜。

苏轻盈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夜晚给盼来了,而上天也很眷顾的没有让学长提前回来过,倒让她松了一口气。

“公主,我们现在就走么?可是外面的守卫……”夕儿紧张地看着苏轻盈。

“嘘~看我的。”苏轻盈示意她不要害怕,拉着夕儿的手来到门口,左手抚上身旁的盆景,在夕儿不解的目光下,摘下几张绿叶,红唇狂傲地扬起,对着梨木桌上的红烛准确地将绿叶飞射而出。

空气中有轻微的破空声,电光火石间,整个流云殿陷入了一刹那的黑暗,苏轻盈就趁着这一刹那,带着夕儿无声无息地掠了出去。

等到劲风过后,几张叶子直直地贴着烛火射进了漆红的柱子里,桌案上的红烛依旧明灭地燃烧着,无人发觉。

夕儿被苏轻盈马不停蹄地拉着跑,忍不住出声问道:“公主,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出来他们却是未曾发觉?而且,公主您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厉害的武功?”

比起夕儿的气喘吁吁,苏轻盈呼吸平缓,心里摸索着离开这里的路口,随意回道,“人的眼睛在光线瞬间消失时需要短暂的适应才能看到,所以我们刚才出来他们是完全看不到的,至于我的功夫,那可是保命用的。”

“公主您好厉害!”夕儿看着她的目光充满了崇拜,现在公主貌似不傻了,还变得如此聪明,真是太好了。

苏轻盈挑挑眉,不置可否,在现代这些可是常识。带着夕儿七弯八拐地跑着,夕儿的脚步越来越沉,而苏轻盈的眉头也深深地蹙了起来。

该死,这里怎么像个迷宫一样?到底哪里才是出口?

“公主,您到底要去哪里啊?”夕儿从来没这么剧烈地跑过,现在基本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离开西冥皇宫!”气定神闲地开口。

苏轻盈可以跑十几公里大气不喘一下,可是夕儿不行啊。

她累得松开了苏轻盈的手,双手撑着膝盖,两腿隐隐有些发抖,“公,公主…奴婢,奴婢不行了,奴婢实在跑不动了……”

“那好,你先呆在这里,等我找到确切路线再回来接你,你不要乱跑。”这样带着夕儿的确很费时间,她也不强迫夕儿跟她再跑下去了,扔下这句话她就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皇宫的夜景很漂亮,雕栏玉砌,所过之处无不花红柳绿,一片生机勃勃,光是牡丹之类的花卉就有好几种。

现在看这季节也不过是立夏,可有些花种似乎并不受季节的约束,依旧竞相开放,阵阵幽香扑鼻而来。

可惜,这大好的美景苏轻盈现在可没什么心思欣赏,洁白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腻的汗珠,几缕发丝凌乱地贴在额头上。

“特么的,这种布局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设计的?怎么每个地方看起来都好像一样?找了大半天了到

苏轻盈刚要提脚继续找,却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条件反射地抬起头,视线在看到一抹温润的蓝色时,吓得她赶紧闪进旁边的窗口。

她不知道的是,她闯进的殿宇门匾上龙飞凤舞的闪烁着三个漆金大字――凌霄殿!

苏轻盈闪进窗口后,悄悄地竖起两个耳朵听着学长的脚步声,好不容易等到他的脚步声走远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松下去,敏锐地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力道带着浓烈的杀意向自己席卷而来。

双眸猛然一沉,双手伸开往后倒去,一条湿漉漉的白绫险险从她的脸上掠过,深深地在她身后的墙上划出一道痕。

“我靠!太凶残了吧!”看着身后墙上那一道深深的痕迹,苏轻盈微微缩了缩脖子。

尼玛,这一下要是打在她脖子上,她铁定去见阎王了!

伴随着她话音一落,白绫若灵蛇般一转,继续往她脖子缠去。苏轻盈心下一惊,凤眸微眯,寒芒轻掠,身子迅速地做出了反应,连连跃起、后退。

可是这白绫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招招都想要了她的命!而这具身子的体力又太过于差劲,苏轻盈有些应付不来。

“特么的!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是吧?叫你嚣张!”最终苏轻盈被幕后之人逼得忍无可忍了,一手抓住白绫,借力打力,随着白绫向室猛然收回的轨道,身子宛若游龙般贴近。

妈蛋的,她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在暗算她!

身子被飞快地卷进室内,一个偌大的浴池映入眼帘。

里面热水蒸蒸,雾气缭绕,清脆的水珠声划破了空气,滴到水池上,漾起了层层涟漪。

有风吹进室内,白色轻纱随风飘荡。

而在浴池边上,一墨发滴水的绝美男子静静地坐在当中,手上轻握着一条白绫,显然他就是幕后攻击苏轻盈之人。

这个男人相当妖孽,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白皙如玉的脸上似有宝光流转,美到令人不敢逼视,深邃的琥珀色眸子不自觉地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男人看到被白绫卷进来的苏轻盈,一双琥珀眸冷冷地睨着她,带着一股让人惊滞的冷冽和胆寒的杀意。

苏轻盈双眸快速一沉,眼前这个男人身上那一股凌驾于一切之上的霸气绝对不是一般人若能拥有的,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敛了敛思绪,白绫带着她的身子快速经过屏风,她点漆般的凤眸迅速隐过一抹暗沉的流光。

长臂一捞,苏轻盈猛的抓在手里的紫色衣服骤然甩向他,漫天的衣服落下,挡住了轩辕洛宸的视线。

“哼,雕虫小技!”轩辕洛宸冷哼一声,抓着白绫的手一抖,内力震慑下,漫天的衣服瞬间碎成了布条。

见此,苏轻盈灵动的眸子闪过一丝算计的笑痕。

“扑通!”苏轻盈落入水池,摔到轩辕洛宸面前。

“你是谁?胆敢擅闯朕的凌霄殿!”伴随着轩辕洛宸冰冷的声线落下,他的手危险地朝苏轻盈的脖子伸去。

“我是你苏大爷!”苏轻盈挡住轩辕洛宸夺命的手掌,青葱玉指精确地搭在他的脉门上,只要她稍稍一用力,对方就绝无还生的可能。

“你的身手很诡异,你不是西冥国的人,你到底是谁?”眸子微眯,冰冷中,看不出轩辕洛宸的太多情绪。

“都说了我是你苏大爷!”话音一落,苏轻盈趁其不备,长腿一屈,撞向他的老二,轩辕洛宸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居然这么卑鄙无耻,顿时疼得他一声闷哼。

“你……”苏轻盈见他开口,小手骤然一扬,迅速往他嘴里塞进了一条方才偷偷藏起来的白色亵裤!后面的话全都淹没在轩辕洛宸的口中。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暗算我,大爷我赏你一条内裤尝尝,不用客气,这是老子赏你的!叫你敢暗算老子!哼!”没有半点停顿地说完,趁轩辕洛宸没反应过来,苏轻盈赶紧跃上浴池,头也不回地跑路了!

轩辕洛宸顿住,呆滞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嘴里塞着的到底是何物了!

“你个该死的女人!”连忙吐出口中的裘裤,一想到那裤子是穿在那啥里面的,恶心得他差点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滔天的怒火狂涌而起,轩辕洛宸掌心运气,毫无保留地朝苏轻盈打去一掌。

苏轻盈已经跑到门口,一脚还没跨出,身后的掌风逼人,带着滞血的杀意,苏轻盈心下一惊,脚尖轻点,往旁边躲开,轩辕洛宸的掌风直接把凌霄殿的大门打碎了!

苏轻盈这下乐了,嘿嘿,看这傻逼,怕她跑不成直接把门给打碎了,这下她连开门的功夫都省了。

“谢了大傻逼!回头你苏大爷请你多吃几条内裤,拜拜咯。”凌霄殿发生这么大的动静,相信很快就有人赶来这里,所以苏轻盈也不恋战,朝轩辕洛宸霸气地竖了一下中指,三十六计,先走为上。

轩辕洛宸额角的青筋不断暴起,后背气得冒烟,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敢冒犯他,他定要将这丑女人碎尸万段!

眼看着那女人已经跃到百米之外的背影,轩辕洛宸怒不可遏地吼道:“御林军何在!”

这一声雷霆之怒,四下都是往此地聚集的脚步声。

御林军统领急急忙忙的赶来,冒着冷汗飞快跪下:“臣在!”

里面半晌无声,帝王强大的气场沉沉地笼罩在这一方天地,一股令人胆颤的寒气扑面而来,冷得众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紧紧的咬着牙关,众人好不容易才没有被吓得颤抖!

御林军统领瘫跪在殿前,冷汗已经浸湿了全身,见此,大着胆子又喊了一声,“启禀皇上,属下护驾不利,还请皇上恕罪!”

就在他们内心极度忐忑不安的时候,轩辕洛宸那隐隐带着沉怒的冷冽声线瞬间刺透了他们的耳膜:“传朕旨意,所有禁卫军出动,在皇宫捉拿女刺客,见到了就地格杀!不得惊动东岳国太子。”

“是!属下领命!”御林军统领马上起身,恨不得脚踩风火轮离开这低气压带。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