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儿子就是用来c的 被当成玩具发泄的一天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西冥皇城城门口,位于西冥朝堂百官之首的左相容玥早已恭候在此。

他是负责接待东岳太子的使臣,自是不敢怠慢了。

半晌,东岳国声势浩大的随行团渐渐出现在了容玥的视线中,待到白马上的苏子翼靠近,他上前拱手道,“东岳太子远道而来,我西冥是蓬荜生辉,辛苦了。”

苏子翼嘴角牵起了淡淡的笑意,翻身下马,海蓝色的衣袂翩飞,更衬得他英俊如阳。

“容丞相客气了。”

苏子翼对这个年仅二十几岁却名动天下的第一名相是有所景仰的。

传闻他长得相当俊美,睿智非凡,常常能在文武百官争论得不相上下之时,一语定乾坤。

据说,他从不属于哪一派势力,却又因为高明的社交手段,几乎让每一派别都自动自把他规划为自己人,如此,由此可见此人的城府之深,手段精明。

一开始,苏子翼认为不过是世人对他的过分赞誉,今日一见,这个容玥给人的感觉当真是难以窥探,深不可测。

出于礼节,苏子翼跟容玥难免要客套几句,而坐在马车里的苏轻盈早就忍不住了,一把掀开帘步,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跳下了马车。

苏子翼剑眉微蹙,还没开口轻斥她的冒失,苏轻盈就一手扶着马腿大吐特吐了起来。

“……”众人只觉得天雷滚滚,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

容玥伸手掩唇,干咳了几声,咳咳,这东岳五公主真是真性情。

“呕……呕呕……”一阵狂吐之后,好在苏轻盈早晨并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吐了一会酸水后,她脸色微白地将整个身子椅在马身上,再一次深深地加深了她要好好训练这身子的强烈目标!

特么的,老子飞檐走壁,高空跳机都没什么反应,一次马车就差点吐了老子半条命!

正在她无限感叹间,周围突然莫名响起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苏子翼心中一惊,急声道:“盈儿,小心!”

嘎?什么小心?

苏轻盈茫然地举目望着他,却在她倚着的马匹前蹄离地跃起时,心跳顿时跳漏了一拍。

“卧槽!要被踩死了!”苏轻盈两眼珠差点没像弹簧一样弹出来!

双眸一凛,这身子的反应能力没有前世灵敏,这时候想要有所反应已经来不及了。

心下忍不住流下两根蜿蜒的面条泪,老天啊,你不是这么玩我吧!难道我的故事就要这样交待了?

从前有个人穿越了,然后……然后她被马踩死了!

谁能告诉她这马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发疯了呢?!

眼看那马蹄就要在她身上盖章了,下一秒,她腰上蓦地一紧,随即自己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有风从自己的眼角掠过,她被人往后带了几圈。

见苏轻盈脱离险境,苏子翼提着的一颗心方才落下。

苏轻盈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同一个动作,躺在容玥的怀里,两人目光相接。

容玥剑眉微挑,发现她并没有露出一点刚才该有的慌张,有的只有悲愤,模样倒是有点呆,难不成是吓傻了?但是她这样抓着自己身前的衣服不放,让他如何是好啊?

“公主?让公主受惊了,玥在这向公主赔不是,公主,现在没事了……”

“呕——”很不客气地吐了他一身,原本苏轻盈只是吐一些酸水,但现在被容玥这一转,更是吐得胃水都要出来了。

靠!你救我就救我啊,转个毛线?你当你跳芭蕾舞啊!

“……”容玥嘴角一抽,眼底有明显的嫌弃。

他不过是救了她,她用不着这样对待自己吧!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前的那一堆污秽物,眉头一拧,显然有些嫌弃。

“嘶——”所有人皆有种晕眩的感觉,四面都是此起彼伏的抽气声,谁都知道他们的左相大人有严重的洁癖啊!那个东岳公主真是胆子太肥了!

苏子翼也是觉得自己的大脑一阵一阵发蒙,连东岳的随行团们都有种脸红的感觉,公主真是太丢他们东岳国的颜面了!

“盈儿!”温润的声线响起,听得出苏子翼已然不悦了。

苏轻盈的小心肝一颤,眼珠子一转,两眼一翻,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下晕死过去了。

“盈儿,盈儿你怎么了?”睨着昏厥过去的苏轻盈,苏子翼眸光微闪,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流光,心里也紧了起来,连忙过去接过他的身子。

“……”苏轻盈躺在苏子翼的怀里,死闭着双目,在心里狂翻了个白眼,皇兄啊,您老人家难道看不出来我晕死了么?

“东岳太子,玥瞧着贵公主的脸色不是很好,你们一路舟车劳顿,不如先到行宫休息一夜,待明日再见我朝皇上如何?”容玥浅笑的声音传来。

苏子翼略有些尴尬地开口,“那便谢过容丞相了,多谢丞相对盈儿出手相救,这个人情本宫承下了,还望丞相海涵盈儿的冒失之举。”

容玥笑了笑,不甚在意地开口:“太子客气了,不过一件衣服罢了。”顿了顿,目光调向苏轻盈,明眸有一抹玩味的深意,“贵公主身子虚弱,可需要玥请御医看一下?”

苏轻盈心里咯噔了一下,暗骂西冥的丞相真他妈的多事,这能请御医么?一请御医她不就露馅了么!

苏子翼滴水不露地笑着回绝,“本宫初来乍到,就不麻烦容丞相了,容丞相的好意本宫心领了。盈儿自幼顽皮惯了,休息一下应无大碍,有劳容丞相挂心了。”

闻言,容玥也不再说什么,点点头,“如此,玥这就回去向皇上复命,太子,请。”

“容丞相,请。”

……

东岳随行团一路来到西冥行宫,苏子翼将苏轻盈抱到流云宫的软榻上后,便遣散了所有人,静静地站在床前,一双凤眸沉沉地凝着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眸中隐过几分不太明确的晦涩。

苏轻盈又不是真的死人,被苏子翼这样看着,心里快速地隐过一丝紧张,心底哀嚎,他怎么还不走啊?不会被看出什么了吧?

就在苏轻盈无比忐忑不安的时候,苏子翼的声音突然响起了,“夕儿。”

夕儿闻声走进来,微微行了个礼,“太子殿下。”

“好好照顾公主。”说完,他转身就往门外踏步离去,只留下一道华丽的背影。

“是,太子殿下。”夕儿对着他的背影再次福了福身。

苏轻盈神经紧绷地躺在床上,连呼吸都不自觉放慢了些许。

她的听力极好,感知到他的脚步声已经走远,这才敢睁开双眼。

看到她醒来,夕儿惊喜地开口,“公主,您醒了?您还觉得哪里不舒服么?”

“没有,我身体好得很,夕儿,你知道皇兄这是要去哪么?”隐约的,她总觉得苏子翼似乎对她产生了怀疑。

“奴婢不知,太子殿下没有说。”夕儿老实回答。

听她这么一说,苏轻盈心里的不安愈加重了,不假思索就下床就收拾几样东西准备跑路。

这个苏子翼看起来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实则却是深不可测,万一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苏轻盈,他一定不会放过她!趁苏子翼还没有完全确定,她还是先跑路吧。

夕儿看着苏轻盈不停地收拾东西,忍不住问道:“公主,您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啊?”

“废话,当然是要逃跑了。”苏轻盈头也不抬,继续忙活她的,她带的都是些很值钱的东西,当然,那三千两银票她也带上了。

“逃跑?!为什么啊公主?”夕儿愣住了。

“逃跑当然是为了保命呗!”说话间苏轻盈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东西,该拿的都拿的差不多了。

看苏轻盈没有一点的开玩笑,夕儿急了,赶紧拦在苏轻盈的身前,“不行啊公主,太子殿下吩咐奴婢好好看着您,若是殿下回来看不见公主,一定不会饶过奴婢的。”

“你就说你拦不住我不就行了么?”

“不行的公主,奴婢会没命的。”

“那你就说是我打晕了你,这样我皇兄就不会怪罪你了。”

“太子殿下这么精明,不可能会上当的,公主,您不能走啊!”夕儿站在门前拦着她的去路,大大的眼睛染上了焦急,生怕苏轻盈当真就这么走掉了。

太子殿下性子一向温和,对待下人也很是和善,可之前公主在驿馆走失了,殿下可是一怒之下打杀了一个婢女呢!

闻言,苏轻盈还真的站住了,她是想走,但也不希望夕儿因此被她连累,想了想,她开口,“要不,我亲手把你打晕?”

好吧,原谅她的无耻。

“……”夕儿一听,险些晕死过去,都快哭出来了,“公主……”

为什么公主变得如此无耻了?

夕儿紧紧地拉住苏轻盈不放,眼泪汪汪,“公主您要去哪里?”

“夕儿!算我求你了,你就让开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亲!”苏轻盈被夕儿缠得不行,想着要不就这样直接把她打晕算了。

见苏轻盈一副非走不可的样子,知道拦不住她,夕儿咬咬牙,道:“公主,您若真的要走,就把奴婢也带走吧,让奴婢跟着您。”

苏轻盈略一思索,旋即点了点头,也好,这样她走了,也不会有人被她连累了,相信以她的能力,只要出了这行宫,苏子翼是绝对找不到她的。

走到宫门口,苏轻盈看了一下周围,凤眸不禁微眯。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