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有木棒的椅子上写作业作文 公主成为众人的玩具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意地看了看自己那一身红衣,苏轻盈作势就要往楼下走去。

“啊?公主,您今天不梳妆了么?”夕儿连忙拉住她,神色颇为怪异。

“化妆?算了吧,你看我这脸,化不化有什么区别么?顶多就是丑得别致了点,还是别麻烦了,你随便帮我梳个简单的发型就好,我怕皇兄等急了。”苏轻盈郁闷地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青斑,唉,还得再等两天,这毒斑才能完全解开。

夕儿见她面色郁郁,以为她又在暗自神伤,遂轻声安慰道:“公主,您不要这样,其实那青斑也不是很难看的,您不要自暴自弃了。”

“嗯,它不是很难看,它只是非常难看,非常恶心。夕儿啊,真是难为你了,为了哄我开心,竟是昧着良心的谴责说这般违心的话,本公主很是欣慰。”苏轻盈拍了拍她的肩头,径自坐在了梳妆台,用眼神示意她过来为自己挽发。

“公主……”夕儿娴熟地帮她梳着墨发,眼眶红红的。

“好啦,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放心吧,我没事的,本公主也不是丑一天两天了,丑着丑着早就习惯了。”某女耸了耸肩,没心没肺地安慰道。

“……”一听这话,夕儿猛然吸了吸鼻子,顿时更想哭了。

嘤嘤嘤,她家公主好可怜,丑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怀着悲痛万分的心情,半晌,夕儿总算帮她梳好了个相对简单的流云髻。

三千墨发仅用一些零碎的珠花装饰,一支双凤衔珠金翅步瑶稳稳插在脑后的墨发上,不单调,却也不庸俗,矜贵中自有一分淡然。

苏轻盈刚要带着夕儿下楼,想了想,便随手取过案上的白色面纱,轻轻蒙在了脸上。

“哇!公主,您这样一作打扮,好漂亮哦,一点也不丑了。”夕儿眼睛一亮,由衷赞叹道。

她五官本来生的极美,尤其是那一双漆黑的凤眸,眼波流转间,更是灵动逼人,如今她用面纱遮住面容上的青斑,整个人竟透出了几分空灵的飘逸之感,叫人完全移不开视线。

驿站外,苏子翼等人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眼看旭日高升,他温润的双眉不禁一蹙。

时辰不早了,盈儿究竟在干什么?今日代表东岳国初次进宫,万不能误了时辰,否则这不仅是对西冥皇帝的不敬,亦会有损他们东岳的颜面。

“皇兄。”

终于,左等右等,苏轻盈总算是带着夕儿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轻快的一声招呼,引得驿站所有人的侧目,顿时,人人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张得老大。

眼前这张扬夺目美人是谁?这还是他们东岳国的鬼颜公主吗?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个样?

“盈儿?”苏子翼狐疑地开口,他也觉得玄幻了。

“嗯?怎么了皇兄?人家今天是不是格外好看呐?有没有被惊艳到?”苏轻盈捧着脸蛋,一脸羞涩状,说话间身子不断扭成了条麻花,凤眸害羞地眨了眨。

“……”所有人脸上的肌肉都不可抑制地抽搐了下,脑后垂下了数根黑线,头顶上仿佛有一群乌鸦飞过。

夕儿无语扶额,她怎么觉得自从公主昨夜回来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脸皮厚了许多。

“咳,走吧,万不能让西冥等急了。”苏子翼用袖子遮住嘴角咳嗽一声,敛下心中的思绪,淡淡开口。

“嗯。”某抽风女主还是一脸无比羞涩状。

“……”苏子翼眼角再次抽了抽。

苏轻盈是一国公主,身份尊贵,自是要乘坐马车的,在夕儿的搀扶下,她那无比做作的羞涩姿态,就连身下的骏马都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等苏轻盈上了马车后,苏子翼这才纵身跨上侍卫牵来的白马,驾着白马走在队伍最前面,浩浩荡荡地往青冥皇宫出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西冥国,皇宫御花园。

阳光明媚,暗香浮动,亭台楼榭内,流水清波。

一座红柱绿瓦的亭阁静静地坐落在斐绿色的湖心上,亭阁两段,各有一条鹅卵石铺饰而成的小道,大气不失雅致。

望月亭内,白色轻纱随风飘扬,好似女子蒙上了一层面纱,美的空灵。

亭阁中央,两个绝世美男相对而坐,石桌上,一张暖玉棋盘,黑白两色棋子纵横交错。

一个紫衣束发,清冷高贵,戴着紫色金冠,仿若深渊心兰,寒意森冷摄人,俊秀的面容上带着傲视天下的霸气。

一个墨袍加身,墨发披散在肩头,刀削般般的容颜无半分瑕疵。

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眸光清锐,却深邃迷离。

两人各执棋子,僵持不下。

只听黑衣男子不羁的声线缓缓响起,“明天便是皇兄的生辰,再一个月后便是四国大典了,霎时,四国将同聚西冥。东岳国位于我国邻国,路途较近,是以,已经进入皇城,不出意外,今日便会到宫中。而北陵与南疆也已步入我国边境,皇兄怎么看?”

四国大典是四国友好往来的象征,三年一届,声势浩大,形同帝王登基。

而今年,恰巧伦到西冥国主持,届时,大陆四个国家都会齐聚于此。

闻言,轩辕洛宸凉薄的唇角微微勾了勾,眸光寒凉刺骨,“哼,四国交好,西冥作为东道主,自是好好招待,若是他们不识相,西冥也不是任别人随意拿捏的软柿子!”

轩辕墨浅浅地勾了勾完美的唇角,眸中的精光一闪而过,“有密报说,北陵摄政王君璃夜于昨夜便已到达皇城,只是他为人太过警觉,我们的人目前并未查到他的踪迹。”

轩辕洛辰冷嗤一声,“若他这么容易就被我们发现了行踪,那么,北陵国也不会位居四国之首了。”

顿了顿,他眸光一闪,看着棋盘,忽然落下一子,接着道,“这个人,远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危险。”

棋落,局定。

最终轩辕洛宸以半个棋子略胜轩辕墨一筹。

他凝着棋局,默不作声,良久,轩辕墨方才抬头摊了摊手,笑了一声,“皇兄,你赢了,臣弟甘拜下风。”

“既是我赢了,那么按照约定,明日朕的寿辰,你可得给我准时到场,不可缺席。”冷着一张冰山脸的轩辕洛宸此刻才露出了一丝笑意,一个“我”的自称,更是道尽了一名帝皇对他的兄弟情及信任。

“……皇兄,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么?你也知道我的性子,像这种无聊的宴会,我会闷死的。”坑爹啊,他就说皇兄今日怎么这么有兴致,跑来跟他下棋,原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

“没有!”只可惜,回应他的只有冷冷清清的两个字。

“皇兄……”

“没得商量!”

“哥……”

“叫父皇都没用,必须去。”

“皇姐……”他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甜甜地冲他开口。

“……”轩辕洛宸脑后划过一丛黑线,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皇姐?他还真敢叫!

轩辕洛宸黑着一张脸,“今日不管你如何巧舌如簧,你都必须给朕去!”

“皇兄,你明明答应臣弟可以不理朝堂政事,允臣弟做个逍遥王的……”某人还想据理力争。

“你若是不去,倒也可以。”此话一落音,轩辕墨心下一松,可是,很快,他的笑容就僵住了,“不过,墨,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成家立室了。朕听说此次四国大典各国的公主郡主亦都会来,到时候朕会细心为你挑一个王妃。你别妄想逃婚,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朕就是绑着也要把你绑过去咯!”

“皇兄,为了西冥国的江山社稷,莫说是参加您的寿辰宫宴了,就算是让臣弟上刀山,下火海,臣弟自当义不容辞,还请皇兄一定要让臣弟去。”

一滴冷汗自他的额角滑落,轩辕墨当即单膝跪下,面上一副精忠报国的模样,心下两根面条泪蜿蜒而下,皇兄真是会戳他的死穴!

“嗯,容朕考虑考虑……”轩辕洛辰面色冷峻,那双琥珀眸里,一抹笑意一闪即逝。

这小子,自己平时真是太纵容他了,也该好好教训他一下。

“……”轩辕墨脑后隐隐有黑线冒出,石化的表情顿时再次风化,不是吧,皇兄来真的啦?

“皇兄,臣弟身为你的胞弟,理应出席,臣弟恳请皇兄答应臣弟。”轩辕墨掷地有声道。

“你能这么想,朕就欣慰了。”轩辕洛宸将他从地上扶起来,淡笑道,“起来吧,这几天好好准备一下。”

轩辕墨一脸的便秘,郁闷极了,蓦地想到了什么,笑道,“皇兄,臣弟听说东岳国来的可不只有苏子翼,还有那个丑如青鬼的傻公主。”

轩辕洛宸斜睨了他一眼,冷哼道,“小七这小子居然敢给朕逃婚,看来是朕太纵容他了!”

“哈哈,对方可是有名的傻公主,小七不跑才怪呢。”想到这几年那个傻公主跟在轩辕澈的屁股后面死缠烂打,轩辕墨就觉得好笑。

听到他语气中的幸灾乐祸,轩辕洛宸淡淡地睨了他一眼,冷声开口,“这几天给我把小七看好了,他若是跑了,朕就让你代替小七跟东岳联姻。”

“不是吧皇兄,这跟臣弟有什么关系啊?”轩辕墨瞪大了双眼,看他却没有丝毫的开玩笑的意思

,遂苦着脸开口道,“皇兄请放心,臣弟一定睁大了眼睛,就算上茅厕亦是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绝对不会让他逃了去。”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