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生物课性实验的教具作文 随时随地都能干的学校作文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君璃夜双目通红,太阳穴突突直跳,凌厉的目光狠狠切向她。

所以,这死女人在把他的欲火撩起来后,是打算就这么把他晾在一旁,不管他了么?!

该死的女人!若不是现在他动弹不得,他一定会一掌劈了她!

刷的一下从君璃夜身上跳了下来,苏轻盈那张满是青斑遍布的恐怖容颜,顿时绽开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她嘿嘿笑道:“帅哥,恭喜你,幸运地守住了身子。哈哈,那啥,既然我身上的媚毒解了,那我就不打扰您泡澡了,您随意,我们山水有相逢,后会有期了,拜拜。”

说完,苏轻盈便朝他摇了摇手,很不负责任的潇洒转身往岸边游过去了。

“丑女人,你敢!”君璃夜气得肺都要爆炸了,眼看她就要上岸溜掉,他拼着毒素加深的危险,运起内力,迅速套上衣服,瞬息便到达她身前。

五指成抓,闪电般准确无误地扣住了她的脖子,力道微微收紧,君璃夜狭眸杀意森森,冷冷道:“丑女人,敢戏耍本王,你好大的胆子!”

苏轻盈猝不及防被他掐住了脖子,呼吸微微有些困难,可那满是青斑的小脸并无丝毫畏惧之色,有的只是更为浓郁的杀机。

特么的!她苏轻盈出道多年,还从未被人这般威胁过!不就摸了他一把么,横什么横!

凤眸一眯,眸底冷光乍现,苏轻盈迅速做出了反击,双手抓住他紧掐着自己脖子的大手,反手一扣,同时右脚同时出击,狠狠一踹一扫,竟是被她轻易挣脱出来了!

君璃夜没想到她居然还能瞬间发起反击,登时愣了一下,一不留神,竟是被她踢得连连后退数步。

他敛了敛神色,看向苏轻盈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与深意,“如此凌厉的身手,你究竟是谁?”

“孙子!我是你奶奶!”揉了揉自己被掐红的脖子,苏轻盈极为嚣张地向他竖起了根中指。

“你找死!”果然,君璃夜一听这话,脸色当即一沉,内力形成的阵阵罡风宛如刀子般在这一块地方肆虐着。

苏轻盈忍着罡风带来的割裂般痛楚,背脊挺得笔直,身上那一袭红衣被吹得猎猎作响,宛若站在迎风口,像极了那张扬夺目的火焰。

“噗——”正要出手将苏轻盈给击杀,就在这时,君璃夜瞳孔却是猛然一缩,忙不迭捂住自己的胸口,体内气血翻涌不止,他喉头一甜,忍不住张口吐了口血出来。

两眼一翻,他竟直挺挺躺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什么情况?”拧了拧眉,苏轻盈被眼前这一幕给弄懵了,该不会是这妖孽使诈吧?

鬼使神差的,苏轻盈轻轻朝他走了过去,犹豫再三,她伸出两根手指,娴熟地搭在他脉搏上,布满青斑的小脸眉头紧锁着。

前世她不仅仅是一名杀手,同时还是一名医术精湛的神医,只一探,她就轻松探查到君璃夜体内古怪而又霸道的毒素了。

这毒表面上看起来并不难解,可难就难在,这毒,毒中有毒,只要解了其中一种,立马就会产生其他毒素,环环相扣,压根让人无从下手。

“呵,我说呢,原来是强行运功,毒发了。啧啧,真是风水轮流转啊,让你横,这回栽我手里了吧。”半晌,苏轻盈收回手,无限惋惜地摇了摇头。

“唉,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就这么挂了。”苏轻盈蹲在君璃夜身边,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一瞬不顺地盯着他的俊脸打量着,“长得这么好看,不去当牛郎着实可惜了。”

啧,瞧瞧这五官,看看这眉眼,简直天生就是为了牛郎事业做贡献的!要真当了牛郎,一定能卖不少钱!

想到钱,苏轻盈眼底瞬间浮现出了狂热的光芒,旋即,一个大胆的想法跃然浮现在她心头。

她摸着下巴并不存在的胡子,眉眼弯弯,当即一拍大腿,贱笑道:“嘿嘿,凭他的姿色,我若是把他卖去小倌倌,铁定能大赚一笔!灭哈哈,老天待我不薄啊!我要发财咯!”

擦了擦嘴角笑出来的口水,苏轻盈连忙伸手探了探君璃夜的鼻翼,虽然呼吸有些微弱,但她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

搓了搓手掌,苏轻盈笑得一脸猥琐,俏脸上那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可爱,“哈哈,还好还好,还没死透,这事有戏!”

苏轻盈并拢两指,快速在君璃夜的身上点了几大穴道,强行将毒素集中控制在他的丹田内,不让它扩散。

只要他丹田内的毒素不扩散,她有信心,绝对能让他活得久一点,反正她只要保障他能活过这几天就行了,之后的日子她可就管不着了。

“搞定!”满意地扬起红唇,苏轻盈一双媚意天成的凤眼弯成了月牙儿。

且先不论她医术有多精通,但要论人体的各个穴位,她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因为这可是她前世的必修课程――

杀人的必修课程!

控制了君璃夜体内的毒素,苏轻盈一把将他背在了身后,女子娇小的身子被男人的身躯完全覆盖,只露出一个灵动的小脑袋。

苏轻盈刚一背上君璃夜,脚步一晃,顿时来回踉跄了好几下,小腿一软差点摔倒,好在她扶住了一旁的树干,才勉强站稳了身子,“靠,怎么这么重?我的老腰要闪了!”

苏轻盈双眉兀自一蹙,他姥姥的,这具身子也未免太娇气了吧!要不是她有古武傍身,岂不是要被压成歪脖子树?不行,以后得赶紧找个时间训练一下这个身子。

咬咬牙,苏轻盈抬头看了一下林子的大致方向,摇摇晃晃便往东方离去。

体内的毒素全被苏轻盈控制在丹田一处,是以君璃夜的昏迷并没有持续多久,不久便悠悠转醒。

鼻翼传来女子淡淡的幽香,君璃夜感觉自己的身子似乎正被什么东西驮着慢慢移动,下意识地就要睁开眼睛。

可是眼睛就像个千斤顶一样,沉重得完全睁不开。

凝眉,兀自催动了体内的内力,猛然发觉自己的任督二脉有几处穴道被人强制性的封住,内力堵在那里,仿佛一道无形的结界,无论他如何运转也冲不开这道禁锢!

君璃夜心下蓦地一沉,这种淡淡的幽香他记得,是那个女人的!

她究竟是什么人?如此诡异的点穴手法他从未见过,诡谲奇妙,不符合常理,自成一脉,让人无从下手。

君璃夜虽睁不开眼,但却能暗中感知她走的方向,发现她是往西冥皇城方向走去的,脑海顿时闪过困顿,她到底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当然,正悲催驮着他离开的苏轻盈是绝对想不到他的意识已经清醒过来的,更想不到自己会因此跟这个男人有着一生一世牵扯不清的纠缠!不过这都是后话,咱暂且不表。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苏轻盈终于走出了那片林子,踏上了大道,繁荣的夜景扑面而来。

夜已入深,可丝毫不影响西冥皇城的盛世景象。

灯笼高挂,酒旗招招,市列珠玑,川流不息。

苏轻盈现在只想快点找到传说中的鸭店,没什么心情欣赏这盛世夜景。

背着这妖孽走了好几条街了,依旧没有发现目标,她脚都断了!

“踏马的!这古代女人都不寂寞的么?怎么走了老半天都没看到鸭店?”苏轻盈很是大咧咧地爆出一段粗口,一点也不考虑她背后的君璃夜的感受。

背后,君璃夜一字不落地将她的话听了去,却在听完苏轻盈这话后,嘴角不可抑制地抽了抽,而后长眉不动声色地拧在一起打了个死结。

踏,踏马的?寂寞?

这西冥的女子也未免太彪悍了吧!

还有,鸭店是什么地方?是他太孤陋寡闻了么?他怎么从未听说过西冥有这样的地方?这女人带他去那做什么?

隐约的,他的眼皮一阵狂跳,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强烈升腾了起来。

正想着,那独属于苏轻盈的魔性狂笑骤然传来,扭头,小手猥琐地拍了拍他的屁股,她那一双点漆般的凤眸熠熠生辉,亮得出奇,“咩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小乖乖,我们走,保准给你卖个好价钱!”

说完,她就撒开蹄子,迈起风火轮飞快跑向了前方的小倌倌。

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她把这妖孽美男给卖掉了!

“老板娘!”人未到,声先到,苏轻盈的大嗓门远远就传进了风流倌里,引得整个风流倌的众人纷纷侧目。

风流倌这时候差不多该关门了,现在客人不是很多,多数都是风流倌的人。

“干什么干什么!你是来砸场子的?”听到楼下的动静,一个略施粉黛的半老徐娘从楼上的帐房走了出来,面色不悦地望着苏轻盈。

这也不能怪人家态度不好,人家兢兢业业地做生意,苏轻盈扯着大嗓门来叫喧,怎么看都像是来踢馆的。

“凤姐。”女人一下来,几个有点武功底子的下人走到她面前。

猜想这位凤姐十有八九就是这风流倌的老板,苏轻盈连忙抬起眸子望向她。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