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当成玩具发泄的一天作文 同学把我带回家做那个作文50字

  • A+
所属分类:感情故事
街拍摄影

一间残败的破庙里,一面长青斑,丑如恶鬼的女子紧闭双目躺在草堆上,其身上,压着一名粗壮的傻子。

热,好热,身体感觉热得快要被炸开了!

燥热难耐,身体传来的极致痛苦,让本已昏厥过去的女子猛然睁开了眼。

刚睁眼,就看到一流着哈喇子的男人压在自己身上,不断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苏轻盈一惊,来不及恶心,下意识抬脚狠狠撞上了他的跨处。

“唔……”那傻大个顿时捂着胯下跪在原地,痛得半天起不来。

苏轻盈趁着着空挡,连忙从他身下爬了出来。

“特么的!也不看看自己那什么德行?居然敢强上老娘?活腻了!”

强忍住身体涌来的阵阵灼热,苏轻盈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睨着眼前痛得半天起不来的傻大个,点漆般的凤眸闪过一道惊蛰的冷芒,杀意浓重。

浑身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力气,苏轻盈几乎是站都站不稳。

抬眸扫过周遭环境,她蹙了蹙眉。

“这里……是哪里?卧槽!我不是被炸死了么?”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执行一个SSS任务,由于在拆除延迟引线时不小心打了个喷嚏,结果手一抖,剪错了,导致炸弹爆炸,这把她自己给炸死了。

堂堂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被自己拆的炸弹炸死,想想都有些伤感。

就在她疑惑间,独属于另一个人的记忆疯狂涌入了她的脑海,撕裂般的疼痛,让她险些窒息。

她痛苦地捂着脑袋,在脑子里几乎是走马观花般看完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原来,她穿越了,成了东岳国的傻子五公主,赫赫有名的青斑丑女,西冥国瑞王轩辕澈的未婚妻。

巧的很,这东岳的傻子公主也是叫苏轻盈。

至于她为何会躺在这里,不用说,定然就是她那个未婚夫的好手笔!将她从驿站骗出来,不但给她灌了春药,还一棒将她打晕给扔到了这破庙中,任由这傻子肆意凌辱她,毁她清白,好让她婚前失贞,以达到被西冥国退婚的目的!

其用心不可谓不歹毒!

只是他没想到,那一棒却是生生将原来的苏轻盈给打死了,这才让她这抹游魂有机会借尸还魂。

想到这,苏轻盈潋滟的凤眸一闪而过的戾气。

想当初,若不是她舍命帮他吸出了毒血,她的脸上又怎会长出块块青斑?

当初承诺要娶她的人是他,如今千方百计想悔婚的人也是他,这渣男简直是狼心狗肺!不念旧情!

不过,既然穿越,那么她苏轻盈就会以她的身份好好活下去,她的仇,她的恨,她的怨,她会一点一点帮原主讨回来的!

“娘,娘子……”一道傻里傻气的声音,骤然打断了苏轻盈的思绪。

那傻大个捂着胯下,流着满嘴哈喇子踉踉跄跄朝她扑了过来。

“谁是你娘子?滚!”苏轻盈厌恶地皱了皱眉,如今中了春药,是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脚步一晃,险些被那傻子撞到地上。

“该死,这媚毒药效居然这么强,轩辕澈,你这渣男!给老娘等着!”随着体内药效越来越强,苏轻盈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模糊了。

狠狠咬了咬嘴唇,直到鼻翼传来淡淡的铁锈味,这才让她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了几分,毫不犹豫的,苏轻盈果断转身往破庙外跑去。

该怂还得怂,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她可不想被一个傻子给强上了。

“娘,娘子……娘子,不要跑,不要跑,我要亲亲,要亲亲,回来,快回来。”那傻子一见苏轻盈跑了,顿时急了,连忙紧追在她身后。

这傻子虽傻,可他跑起来,那速度还是挺快的,好几次竟差点抓住了她!

夜黑风高,更深露重,就连那高悬的明月亦不知何时悄悄藏在了重重乌云后。

苏轻盈跑出破庙后,便慌不择路跑入了一林子。

随着她剧烈奔跑,体内血液加速循环,无形中加深了她的媚毒,热得她仿若浑身置于火炉之中,愈发难受了,深深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啊!”

林子里一片黑漆漆,视线本就暗,再加上她意识愈来愈模糊,苏轻盈脚一软,当即一脚踩空,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往坡下滚落下去。

噗通一声,她直挺挺滚落到一深潭中,潭水冰冷刺骨,倒叫她昏昏沉沉的意识清醒了几分。

“谁?”苏轻盈刚从深潭冒出水面,突然,一道冷酷至极的声线便从一旁冷冷传了过来,那语气中带着的铁血杀意,惊得她立马寒毛直竖!

“谁在那里?!”苏轻盈神色一凛,锐利的眸光直直射向身后。

隐匿在黑云后的月亮,这时刚从云层中爬了出来,借着冷月清辉,苏轻盈这才发现出声之人是一个男子。

那是个极为俊美的男子,晓是她前世见过无数美男,在见到这男子的面容后亦忍不住惊艳了下。

他颜如舜华,面如冠玉,黑浓的长眉斜飞入鬓,鼻梁若山峰般陡峭,淡色的薄唇紧紧抿着,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长眉下,那一双血红色的狭长凤眸清锐逼人,昭示着主人无双的霸气与狂傲。

此刻,男子正慵懒地倚靠在潭岸边,冰冷的潭水没过他的身子,露出了蜜色的胸膛,显得邪肆妖冶至极。

苏轻盈一时不由看呆了,满脑子只剩两个字:妖孽!

“唔……”苏轻盈正犯着花痴,忽然,她身体中那本已淡下去的热度,发了疯似的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起来,似要寻找一个突破口,热得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

“好热,好热……”苏轻盈实在受不了,双手用力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双目迷离。

可恶,没想到这媚毒竟是这么强烈,难道她真的必须得跟男人那个那个么?

冷睨着苏轻盈的行径,君璃夜刀锋般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冷酷俊美的面容上是深深的厌恶,这女人长得这般丑陋,竟也敢在他面前脱衣服勾引他?谁给她的自信!

“滚!不然休怪本王不客气!”冷意厚重的声线再次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令人惊惧的杀机。

闻言,苏轻盈颤着身子抬眸对上他冰冷的凤眸,盯着他的盛世美颜看了许久,银牙咬了咬,她瞬间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既然这媚毒必须得跟男人交合才能解得开,与其被那个恶心吧啦的傻子玷污了,不如直接把这美男给强了,怎么说他也是个绝世美男,睡了他她不算吃亏!总比被媚毒弄的爆体而亡好吧。

思及此,苏轻盈当即飞快往君璃夜那边游过去。

“丑女人!你站住!再敢靠近本王,本王定然将你挫骨扬灰!剥皮拆骨!”见她朝自己游了过来,君璃夜俊脸当即就黑了,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寒冽的目光死死瞪着她,仿佛要用眼神将她凌迟一般。

无奈他体内毒素暴动,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苏轻盈如八爪鱼般牢牢缠在自己身上,君璃夜简直要气炸了,“丑女人,你活腻了?立即给本王放开!”

“嗯,美男,你身上好冰凉,好像冰块,太舒服了!”火热的身子刚一触碰到君璃夜的肌肤,苏轻盈体内那股难耐的燥热顿时得到舒缓了,她忍不住舒服地呻吟了一声,情不自禁将他抱得更紧了。

“乖,别怕,我会好好疼你的。”苏轻盈大逆不道地拍了拍君璃夜的脸颊,一双灵动的凤眸闪动着猥琐的笑意,像是调戏良家少女的地痞流氓。

君璃夜徒然瞪大了眼睛,简直被她的无耻行径给震惊到了。

俊美无俦的面容上仿佛笼罩着一月寒霜,他怒极反笑,冰寒刺骨的声音像是从紧咬的牙缝中一字一字挤出来,瘆人得很,“丑女人,你敢!”

苏轻盈这人天生反骨,你越威胁她,她就越是偏要跟人反着走,最是激不得。

闻言,苏轻盈当即不悦地撇了撇嘴,小手一缠,勾上他的脖子,红唇直接覆上了他的薄唇,对他的唇又啃又咬。

君璃夜浑身猛然一震,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被一个丑女给轻薄了。

苏轻盈柔若无骨的娇躯几乎是完全挂在了君璃夜身上,而且,她的小手还不安分地一直在他身上乱摸乱拧,他即便再是清心寡欲、冰冷无情,可也是一个正常男人,如何抵得住她这般撩拨?

不一会儿,君璃夜的呼吸就徒然加重了起来,那全身血液在苏轻盈的撩拨下,疯狂往身下某处汇聚而去,炙热坚挺得吓人。

微微倒抽一口凉气,君璃夜情欲暗涌的血眸闪过一丝妖异之色,他素来冷心冷情,从未对任何女人有过丝毫感觉,但如今,他身子竟是对这个丑八怪有了感觉?!

就在君璃夜的欲火被撩到顶点之时,苏轻盈却是突然中断了下来,那感觉就像是火山快要喷发,你丫突然一块巨石砸了下来,堵住了火山口,喷发不得,难受至极。

君璃夜现在特么就是这种感觉!

他浑身青筋都快爆起来了,咬牙切齿道:“死女人,你做什么?!”

“嗯?我身体好像不热了耶。”体内燥热消失,苏轻盈迷离水润的凤眸渐渐变得清明了,她眨了眨眼,惊奇道。

想来,许是寒潭太过于寒冷刺骨,压制住了这霸道的媚毒,从而阴差阳错解了她的媚毒。

街拍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