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傻傻的问她: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病了?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我前女友叫李莉,很好记,也很好听的名字。

其实高中的时候,我跟她,虽然在同一个班级,甚至最近距离,坐过前后座,但至始至终,跟她都处于平行的两条线上,没有任何交集。

我是农村出身的孩子,读小学是在村小学,读初中到了镇上,高中则在县城里。

每换一个地方上学,同学就换一拨,起初,我的学习成绩很不错,但随着升学,周围厉害的学生就越来越多,慢慢的班级排名,也就滑落到了中游水准。

特别是见到了农村孩子跟县城里的孩子,其实家庭条件,就已经有了天壤之别,从平时用的学习用具,到身上穿的衣服,还有可以支配的零花钱,都可以看得出来差距。

特别是高中时,我骨子里已经因为这种对比,落下了深度的自卑,哪怕明面上没表现出来,内心里却是知道的。

而李莉,就是县城里的人,她家境好,聪明,自信,学习成绩拔尖。

所以整个高中时期,我几乎没跟她说过什么话,因为我们任何一个方面,都完全不一样。

然而,却因为我一次脑子进水的举动,让我们产生了奇妙的缘分,两条平行线,终于相交。

尽管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她以后会成为我的女朋友,并且在一起整整三年。

那是高考前的一天,李莉因为肚子不舒服,小半天都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大家都因为要积极备战高考,沉浸在学业之中,没有发觉。

我却是早早就发现了,福至心灵一般,莫名有点在意,时不时的看她一眼,甚至想上去过问一下到底怎么了,看她要不要去医院。

但我一直没有勇气,迈不出那一步。

正好最后一节课,我们摸底考试,她一边捂着肚子,一遍做完了试题,然后继续趴着,感觉要昏过去了似的。

我是小组长,往前收卷子,就收到了她跟前。

她将一只手臂枕在桌上,手掌刚好压住了卷子,我站在她身边十几秒钟,都没忍心打扰她。

就在这时,老师催我了,我一急,就脑抽的伸手握住了她压住试卷的手掌。

其实当时我是想去抽试卷的,但因为心里一直在想她身体不舒服的事,就又想碰一下她,问问她要不要帮忙之类的。

结果两个念头碰在一起,却把她的手给握住了。

她的手,软若无骨,而且还很凉,而我自从知道男女有别之后,就没跟女孩子有过肢体接触,这一握感觉很奇怪,愣着就没松开。

她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住了,脑袋抬起来,可能因为身体不舒服,还有点晕,双眼就那么懵懵的看着我,也没有去抽回自己的手。

我还傻傻的问她: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病了?

然后,她用尖叫声回答了我,惹得全班同学都看向我。

这一幕,成了我在高中三年里,记忆最深刻的画面。

后来我还被班主任抓到办公室,狠狠训了我一顿,我猜想,是她告了状,不过后来她成了我女朋友之后,两人聊起这事,她却说不是她,不过当时她恨毒了我是真的,觉得我就是个小流氓。

高中生嘛,男女生牵一下小手,感觉被夺走了清白似的。

我还傻傻的问她: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病了?

自此,直到高中毕业,甚至是散伙聚餐,同学们之间哭哭闹闹,喝得大醉,男女生在一起畅所欲言,她都没理过我。

到了大学,我因为高考失利,进了一个大专,她则考得还不错,进了一所重点大学,学校也在不同的城市。

突然有天,她加我qq,主动找我聊天,有一句没一句的,我都记不得聊过些什么。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她问我:在大学有没谈女朋友?

我如实告诉了她说没有。

因为我大专选的是个理科专业,班上三十几个男人,女孩子就六个,稍微有点姿色的都在军训后不久,就名花有主了。

更何况,我还没从高考失利中缓过来,哪有心思谈女朋友。

这时候,寝室一个室友看到了我们的聊天框,他说,你这个傻比,人家这么问,明显对你有意思,你会不会聊天?

我都懵了,反问我室友,你怎么看得出她对我有意思?

这种事,我可不敢想,因为我直到此刻都觉得,跟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室友鄙视了我一眼,问,这妹子漂亮不?

我点头。

室友就拉开我,噼里啪啦的帮我敲字:不是谈不到女朋友,而是不想谈,心里早就有人了。

李莉就问:看不出来啊,还以为你挺老实呢,心里有谁啊?

室友又打字:你啊,暗恋你很久了,你有男朋友了吗?

李莉回:暂时还没,不过,我心里也有人了。

室友朝我挤眉弄眼,说:看到没,成了。

我也明白了,原来,李莉真的也喜欢我啊,这暗示已经很明显,就差最后一层窗户纸。

这一刻,我感觉太不可思议,心脏也都快爆炸似的,能找到李莉这样的女生做女朋友,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想到这,我就自己抢过键盘,手不停哆嗦的给李莉发了消息过去:你心里的人,是我吗?

因为表白这种事,我还是希望自己来做。

谁知,李莉却没有很快回答我,中间间隔了大约半分钟,我都不敢睁眼,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屏幕,感觉比看高考成绩还紧张,手心里全是汗。

虽然只是短短的半分钟,对我而言,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屏幕闪了闪,李莉的消息终于发了过来:不是你。

我紧绷的身体,瞬间软了下去,像是失恋了一般的沮丧。

本以为就此结束了,李莉却又发了一行字过来:我打算下个星期去他学校看看他。

我不想说话,去看她自己心上人,告诉我干什么,存心来戏弄我吗?

我有理由相信,这是她对我高中时摸了她手的报复。

她接着又问:对了,你学校在哪啊?

我完全没心情跟她聊,也不想告诉她地址,回道:我要上课了,下次聊吧……

她回了两个字:好的。

我叹口气站起来,准备关掉电脑。

室友在旁边见我这样,一把拦住,说:人家很可能就是来找你呢!

我一听也有道理,就补充了句话发过去,告诉了李莉,我学校的地址。

她很快回道:恩恩,我知道了,洗香香等我哟,下星期,我来找你。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