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铃响起,来晚的几名学生飞奔进教学楼。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去年,他依靠父亲的关系在学校谋得一个语文老师的职位。但他还是放不下自己是个作家的身份,应付着教学工作,得过且过,课堂上完全按照教案照本宣科。唯一的乐趣就是打压学生们的作文,从而体现他的写作能力和作家身份。

办公室里,暑期好久没见的老师们聚在一起,聊着长假的各种旅游、美食和奇谈怪论,年级主任提醒他们收心,大家表面应和,顿时气氛有些严肃。但当田建秀进来,大家再次欢快起来。

“大作家,您来啦?”

他常常不经意间提及自己的作家身份,起初众人都有些崇拜,可是根本没人看过他的《金鱼》,他又故作矜持,不能放下身段人手送一本,那是书卖不出去的滞销书作家才干的事儿。

渐渐地,大家耳朵听得生茧了,但凡遇见他,从学生到老师不等他提起自己的作家身份就主动聊起文学,近乎嘲弄的提醒他——他的作家身份,这个作家身份像是祥林嫂一样把他死死捆住。

田建秀没搭理他们,想要用沉默来息事宁人。但另一个语文老师,在田建秀看来的油腻中年黄老师,却对他穷追不舍。

“田老师,暑假这么长,您又写了什么大作,让大家拜读一下啊。”

田建秀狠狠瞪了他一眼。

黄老师毫不在意:“哟,是不是出版社不给您出版啊,他们瞧不上您,那说明他们瞎了眼,您可不能放在心上啊。这年头,出版社净搞些速食品,快餐文化,严肃文学怕是朝不保夕了吧。”

上课铃响起,来晚的几名学生飞奔进教学楼。

掀开老师的裙子挺进去 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图文无关

田建秀忍无可忍,他刚要发怒,本想说恰恰是因为老黄这样的人太多,严肃文学才步履维艰,却意识到老黄无非是故意激他,想看他暴跳如雷,想让他当众出丑,他把肚子里那番反驳的话咽了下去,转而堆出笑容。

“可不是吗,如果我新写的小说没人出版,那就拜托黄老师帮我找找关系了,毕竟黄老师是老前辈了。”

黄老师讪讪地走开了。

新学期随着夏天的结束而到来。

教学楼粉饰一新,两名工人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补刷遗漏的地方。学生们穿着新校服走进教学楼,起先是三三两两,而后如潮水一样涌入。

上课铃响起,来晚的几名学生飞奔进教学楼。

班里的学生有新转学过来的。田建秀无意与他们认识。学校只是他暂时栖身的地方,学生们的成绩跟他没有关系,毕业之后更是行同路人,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他给学生们布置了作文的作业,写一下暑期生活。几个新学生不知道老生们为啥长吁短叹。

田建秀是出了名的喜欢布置作文作业,他明知道大家为此对他百般嘲讽,却仍然我行我素,实际是他不想面对和承认大家对他的轻视。

同时,他恨不得将自己的不快全都转移到学生身上,摧残学生的方式就是让他们写作文。反过头来,他还可以用爱的名义、教育的名义拔高自己的所作所为。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