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真来到门前,扎好车子。看门开着,便走进了屋

  • A+
所属分类:两性情感
街拍摄影

八月一日,正直一年中最热的时刻,全镇各中小学校都在放暑假。惟独镇一中初三班的学生们不等过完暑假,就提前回校上课。

刚进初三的何真,蹬着破自行车,汗流浃背的在柏油路上行驶。柏油路被毒辣的烈日照得冒了油,车行在上面,犹如蜗牛一样的缓慢,还发出烦人的“沙沙”声。他不停地用手背擦着汗,头皮也被晒得发了麻,极不情愿地骑向十几里外的镇一中。

镇一中,是全镇四所初中里教学质量最好的。全镇三十一座小学的学生都希望考进镇一中,但毕竟能实现理想的还是少数。说来惭愧!何真也曾立过这个志愿,他的学习成绩在班里也是前五名,可还是因只差一分而没能挤进少数之列,又不想上其他中学或再复习一年,于是他爸便掏高价让他进了镇一中。不过,自从进入镇一中,他就努力学习,认真听课,第一次考试便考了个班级第五名,全年级第十八名,没有给家里丢脸;初一、初二这几期,他也没有再掏高价。

以前,这段路需走四十分钟,而今日竟走了六十五分钟。

他才终于站在了校门前,被累得大口大口地喘粗气,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没有先进学校,而是推车径直走到校门左边的一家冷饮店,买了一瓶冰镇桔子汁,慢慢地喝起来。

这时,成肇和王宋朝俩人也从外面走进店里。脚刚跨过门槛,成肇就冲着何真后背说:“嘿,怎么你一个人喝啊?也不叫小弟一声!”

何真一仰脖把最后一口喝尽,空瓶放到柜台上,这才回过了头。一看是他俩,用手一指冰柜说:“那里面的,随便拿,我请客!”

“呵,真大方!那小弟可不客气了?”成肇说着,就径自走到冰柜前,挑了一块脆皮雪糕,撕开包装,便喜滋滋地吃了起来。

王宋朝拍了一下何真的肩膀,问:“有没有我的份啊?”

“当然有啦!咱们谁跟谁啊?!”

宋朝听后,哈哈一笑,也毫不客气地拿了一块。

此刻,何真脸上的汗已消了,口也不干了,就从兜里掏出两块钱递给了老板。出了店,推上车,三人有说有笑地迈进了校门。

成肇,家住镇北,与何真、宋朝不是同班,他在三(1)班,何真和他相识在初一上期。那时,何真刚进镇一中被分在了一(2)班。平时,他不爱和班里的同学说话,只是埋头学习,但和同桌却处得很好。同桌家是镇上的,也是初一的留级生,因此认识很多人,和成肇关系也不错。何真通过同桌和成肇便相识了,下期渐渐就成了好朋友。

他们三人绕过花坛,走向教室。

“你俩先进教室吧,我得去班主任那里拿书,并把车先放她哪儿。”何真推车往东走。

“怎么不把车放在你的住处呢?”成肇咬下最后一口雪糕,随手把雪糕棒抛进了花坛里。

“只有一把钥匙,刘超拿着,可他还没来呢。”

“你去咱班主任那里,小心挨训!”宋朝甩甩“郭富城式”的发型,扬起那张不会笑的脸调侃。

何真笑了笑,不已未然的继续朝班主任的住处走去。

班主任的住处在教学楼东边的一排平房正中心的那间,一房两用,既作办公室又作住室;门前的西边搭建了一个小房,算是灶屋了。就这样,一家四口全挤在这间不足10平方的房里。

班主任王倪,女,四十岁左右,一米五八的身材,有一张慈祥的脸,温和的态度,慈母般的心肠,对学生的关心无微不至。然而,训起人来却比别的老师都凶。她是从何真这届才由四中调到一中的,教三(1)、三(2)两班的代数。虽然在管教学生上很严厉,但是平时对学生却像母亲对待儿子一样仁慈。在四个班的班主任当中是最好的,在学生们当中的口碑也是最好的。

何真来到门前,扎好车子。看门开着,便走进了屋

在教室里强奷美女班主任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图文无关

何真来到门前,扎好车子。看门开着,便走进了屋。

一瞅,屋里没人。就自各往东边墙角的一堆书里,翻找自己的书。

无论过星期还是放假,凡是家不在镇上的学生都乐意把书放在班主任这里,只拿几本重要的书回家。这样书既不会丢又省了许多的麻烦,因此一到放假,书就堆满了东北墙角。于是,班主任干脆就把东北墙角腾出来收拾好,专门供学生放书。

正在这时,班主任王倪手里捧着期终考试的代数卷子进了屋。瞅了何真一眼,没说什么径直走到里面的办公桌前,把卷子放在上面,站在那里边翻卷子,边开口问何真:“你啥时候来的?”

“我刚到,还没进教室呢,”何真边回答边继续整理书。

“你咋不傍晚来呢?这会儿天正热呢。”

“傍晚来,我怕耽误上晚自习。”

“缸里有刚从井里打的凉水,你舀点水洗把脸凉快凉快!”

“嗯!”何真整好书放在凳子上。然后,就拿起脸盆去灶屋舀了些凉水,回屋放在盆架上,洗了一下脸后,又把水泼到外面,放回了盆架上。洗过脸后,他感觉比刚才就是凉爽多了,舒服多了。

“你过来一下。”班主任回头对何真说。

何真的心里咯噔一下,向上提了一截。他知道班主任叫他近前,准没什么好果子吃,肯定得挨训!因为这次期终考试他考得不好,虽然也没有再掏高价学费,但是并不理想,距离班主任的要求差远了。所以,他的心里有点虚,只得硬着头皮走到桌前,站在了班主任的身旁。

班主任翻出他的卷子,放在了上面。两眼紧盯着卷子,脸沉着,很严肃,用手指着卷子上的分数说:“你看看你的代数才考了几分,错题一道连一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何真站在桌前,一动都不敢动,把头低得很低,结结巴巴地说:“这些题我……我都会做,可……不知怎么的,做出的答案却……错了。”

“不知怎么的?……我看,你的心根本就没有放在学习上!你不只是代数考得不理想,别的科也不理想,总分才三百多分,名次在班里从上期的15名一下子降到了36名,滑得也太快了吧!望珂,以前在班里的名次一直都没你高,可这次却比你高12个名次,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何真不敢再说话了,只是一味的把头往下低得更低一点,心在激烈地跳着,默默地挨训。

班主任继续训他:“刚进初中时,你的学习是多努力!虽说你是掏高价来的,可第一次考试你就考了个班级第五名全级第18名,让各科老师和同学们都另眼相看;虽说你以前的学习成绩也往下滑过,可从来没下过15名。这次呢,居然一下子滑落到36名,真是让我无法想象,各科老师都感到很吃惊!……哎,何真啊,你现在也不小了,都十五、六了,该懂事啦!明年,就要面对中招考试了,你这样的成绩怎么去迎接七月呢?听老师的吧,不要再跟着王宋朝他们瞎混了,他们从初一起都学习不好,各科老师都拿他们没办法。可是你与他们不同,你有很好的基础,只要把心全都放在学习上,只要上课认真听课,我相信你的学习成绩立刻就会上来的;我更相信到这期期中考试你的名次定会升到前20名以内的!”

何真听完班主任的这番话,心里一阵热乎乎的,感到得眼睛都湿润了!只有三(2)班这样的好班主任,才会对学生们这样全心的负责;只有班主任这样的好老师,才会对自己的学习格外的关心!

“班主任,您放心,我一定记住您的话好好学习,我一定不会再让您失望的!”何真抬起头,坚定地说。

“嗯,我也相信你的话!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班主任扭头瞅了何真一眼,脸这才又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那你回教室吧!”

“我走了,班主任!车先放这儿吧,傍晚我再过来推。”何真边说边离开了桌前,走回书堆旁,抱起自己的书要出屋。

“等一等,你顺便把卷子捎进班,发给大家看看,晚自习我讲卷子。”班主任抱过卷子,摞在了何真的书上。

他这才出了屋,走回三(2)班教室。

avatar
脚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